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53部分

霸圣-第53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追魂并不介意遇到强大的对手,因为他对于变得更强的渴望,比任何人都要大!!

    两股力量轰然间撞到了一处,撞击最为猛烈的那个地方,如同被强大的力量撕开了一道裂缝,光亮俱都消散不见,虽只一瞬间,却如同身处在深深的黑夜之中。

    追魂借着这黑暗,身如泥鳅诡异一扭,已然移形换位到了吕布的侧方,他身前的剑如蛟龙,化作一道幽亮的光芒,速度猛增,一抹耀眼的流光轻划出优美的曲线,朝向吕布的脑后激射而去!

    这细微的光芒刹那间将浓浓夜幕彻底撕开,像一道照亮亘古的电光刺向苍穹!而追魂的眼眸里同样映照出两道皎洁无瑕的雪光,仿佛要直刺吕布的内心。

    间不容发之际,突然见到吕布手中的【无双画戟】长鸣一声,看也不看便一式【倒转乾坤】,向追魂的【空明剑】迎了过去,与此同时,吕布身后的【天使之翼】闪出金色的光芒,令到他的速度猛然间加快。他体内的【天荒古镜】之上,在这一刻终于寻到了一缕追魂的身形闪烁其上。

    “啪!”剑锋与画戟相撞之下,金石长鸣中爆绽出一簇簇闪亮的光花。二人的身影在这火花交错之中来回战斗不羁奔腾!

    *****。

    “中埋伏了,是六品的禁制法阵。”南宫煜扫了一眼周围,面上一片冷若冰霜。毕青一听是六品法阵,面上不由得一阵青白之色闪过,他经验丰富,自然明白六品法阵意味着什么,而眼下除了吕布之外,其余人并未分开,显而显见,这阵法是冲着吕布而来,他现在定然是在危险之中。

    臧霸铁枪一横,怒气冲冲地打量周围,瓮声道:“什么人胆子这么大?南宫姑娘,赶紧寻出破阵的方向,我们冲杀出去吧。”先前在落英堂内,南宫煜对于叶知秋布下的【清玄法阵】,所施展的夺阵之术出神入化,也是令到他眼目大开之余,对于南宫煜法阵上的造谐,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荆晓灵在禁制法阵之中移步款款,面带笑意望着眼前的这几人和数百军士。听见南宫煜的那一句话,她不禁低笑道,“这南宫煜果是有几分本领,竟然认出了我这【莲华星罡阵】的品阶,看来,我要好好的与你们纠缠一番了。”

    只见她的手轻轻一扬,法阵之上光华闪动,缓缓运转了起来。

    【莲华星罡阵】,乃是利用六品天罡木碾成沙尘之状,而后以星辰之力加以蕴养,形成星沙作为法阵的主要材料,这些星沙外表坚硬,内里依然保留了天罡木的罡雷特性,若是星辰之力消去,便会发生剧烈的爆炸。

    而在星辰之力的融合之下,但见到万千星沙带着绚丽的色彩,自法阵的各个方向不断的激射出条条气息如剑,每道气息的颜色各不相同,射出之后,在天空中凝结成了一朵巨大的多彩莲花,把方圆数十丈的区域都冻结得如同沼泽一般。

    【莲华净世】!!

    南宫煜短剑在手,感受着那巨大沉重的压迫,就似乎在不断挤压着自己身体,要将血液自身体中挤压出来那般,她体内的星辰之力豁然间荡开,凤凰清鸣声中,气息如火般飞腾而出,带动着手中短剑生出了十丈长的火红色光芒,向着那多彩莲花重劈而下。

    【凤凰虚境】!!

    这是南宫煜突破之后的第一次战斗,这一式使将出来,立时令到荆晓灵大惊失色,她没有料到南宫煜看似柔弱,招式竟然如此威猛。

    而臧霸也是呆呆的立在一旁,嘴巴大张,眼中的惊诧难以形容,

    “不是我率先突破到第五级归元境的吗?为何她竟会更快的修炼出虚境出来呢?”

    啪啪啪!

    多彩莲花就像泡沫般破碎,周围的光影变化更加剧烈,可是这些并没有影响到南宫煜的判断,她踏前一步,星辰之力如同火焰般,从她身体内涌出,虚虚的幻出了如同凤凰的残像。眨眼间,她周身覆盖了薄薄的涅槃之火,星辰之力也是运转到了极致。迎风而立的南宫煜,此时就如同浴火而生的凤凰,带着不可一世的威压,手中的短剑朝着前方,重重的劈下。

    【火舞啸天】!!

    只一剑,她便破开了前方的一片光华,显出了一条道路出来。

    在她的前方,立着十位面容肃然,手持重剑的甲士,他们各自依方位站定,十柄重剑光华冲霄荡散光幕,在同一时间重重劈下,似乎要利用这一击将南宫煜绞碎成粉!

    而十位甲士的身后,荆晓灵飘身近前,长长的睫毛在雾中朦胧不清,那张精致妩媚的脸庞,变得更加迷离,她手中的灵兵如一弯浅月,名唤【月晶轮】,灵动多变,变幻莫测。

    【月晶轮】滴溜溜地飞快转动,瞬间化作一片光华,荆晓灵曼妙的舞姿,在月华之中,若隐若现。

    “南宫煜,你我便在今日…比试一场吧。”她清亮的声音悠悠响在南宫煜的耳边。 

第77章 攻破心防() 
臧霸和毕青二人早已蓄势待发,此刻见到南宫煜处于夹击之中,便立刻攻上,臧霸手中的黑铁长枪如黑龙踏海,用力向着十位重剑甲士击去,长枪之上,星辰之力幻作黑黢黢的气息在半空中翻腾旋转形成巨鼎。鼎身上的精光炫动,呈现出丝丝缕缕的细密篆文于其上,如同一座小山般砸向了重剑甲士。

    这些重剑甲士乃是荆晓灵采集天材地宝寻得名师所秘制而出,平日里置于百宝囊中,于战斗时便可以释放出来,给到对手出其不意的打击。

    十位重剑甲士排成【十绝阵】,凌空步虚威风八面,举剑劈斩毫无惧色。

    “喀喇喇——”如同一连串疾电炸响,黑色气息之中的巨鼎直攻而上,将其中的三位重剑甲士打得千疮百孔扭曲涣散,臧霸在突破之后,勇武之力无人能挡,这一击更是声势震天,直接以蛮横力量破开这【十绝阵】。

    巨大的气浪牵引之下,其余的重剑甲士踉跄退步,金色光华褪去小半。

    *****。

    “唿——”南宫煜借着臧霸的这一击,娇躯微晃向前掠入,短剑闪动着星星点点的涅槃之火集丝成束飞向荆晓灵,星辰之力在燃烧之中凝练得更加的精纯,杀伤力也更是惊人。

    荆晓灵脸上带着笑意,水袖长舞,身形婀娜,飘渺幽然的声音,如同袅袅扩散的涟漪水波,在南宫煜的心头掠过,

    【月华满天】!!

    光华如雨点般散开来,每一滴都光滑如玉,带着源源不断丝滑流转的星辰之力,更是衬得荆晓灵风华绝代,美艳不可方物。

    她在第五级归元境呆了多年,也已修出了虚境,此刻面对着南宫煜的【凤凰虚境】毫无惧色,这【月华虚境】施展出来,虽没有南宫煜的涅槃之火那般锐利强悍,威力却也是非同小可。

    月晶轮飞上了天空,化成一弯浅月,悄然散开的光华生成雨幕笼罩大地,水雾弥漫。

    这些雨点看似柔弱,然而却令到南宫煜剑锋前方的那些涅槃火焰,在这漫天大雨之下,骤然间慢了许多。

    每一滴雨点都蕴含着极强的力量,犹如最锋利的锋矢,能够洞穿铠甲。脚下的地面,转眼间便千疮百孔。

    两个美丽的身形冲至了一处,腾转挪移间,银白与火红的颜色交织成一片光怪陆离的美丽世界。

    *****。

    毕青手中的灵兵乃是一根铁索,使出来如长鞭一般灵活,却更加有力且变化多端,在他将星辰之力贯注其中之后,柔软如蛇的铁索乍然间拉直如长棍一般。

    他手中的铁索配合着臧霸猛烈而强大的攻击,身形如走马灯般换位游动,斗转星移间变幻如银河横空,又如一道匹练席卷向重剑甲士。

    两人虽是第一次配合却默契无间,一枪一索使得招式空阔如山如海,百息之内,已然将重剑甲士俱都击倒。

    然而战斗结束过后,他们却望见莲华再现,一蓬星沙疾冲而至,爆炸声响在身前不绝于耳,南宫煜的身形也在这法阵当中消失不见了。

    臧霸眉头之中现出无尽忧色,头顶之上的巨鼎再现,不惧星沙之中的罡雷之威,向着那多彩莲花发动了更加勇悍的攻击。

    *****。

    吕布的眼中闪着两团火焰,手提无双画戟,又一次立定脚步。在一次疾风骤雨的攻击之后,他再一次失去了偷袭者的踪影。

    来无影,去无踪,难以捉摸的身形,比起望得见的危险更加可怕!

    而潜在暗中的追魂,心中更是暗惊,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吕布已然与他对攻了近百招,虽说在这方圆数丈之地,他布下了一片【黑暗虚境】,再加上他形同鬼魅的身形,依然没能破开对方的防守。

    追魂的身上没有一处伤痕,而吕布已是被【空明剑】割出了十数刀伤口,可是这种战果于他来说,已算得上是极大的打击了。在过往的战斗之中,他还从未遇到过如今天这般的情况。

    他如蹲伏在黑暗之中的凶兽,缓缓的举起【空明剑】,目光如炬望着前方的吕布,预备着下一步的攻击。虽然一片风平浪静,然而却不啻于是暴风雨前的征兆。就在这时,追魂突然发现,吕布竟然单手提着【无双画戟】;另一只手取出了一支碧绿色的笛子出来。这个举动令到他心中一惊。

    “难道说对方感受不到强大的危机,竟还有闲情雅致要吹起笛子吗?”追魂的心头掠过古怪这个想法,不过他一直是抓机会的高手,此刻定是不会错过大好机会,想到这里,他悄然举剑,在黑暗之中潜伏了过去。

    吕布单手举起【秋水御风笛】,一曲高昂空阔的笛声乍然响起,正是御风谱中第一首御魂曲中的第二篇章“摄魂”,曲声之中带着金戈铁马悄然入梦的不尽唏嘘之意,响在了追魂的耳边。

    恍惚之中,追魂的身形不由得一滞,脑海之中黑云一片,似乎有一扇尘封的门被打了开来。他眼望见了一位女子泪眼朦胧的脸。

    “你真的要杀死我的父亲吗?”她抽泣着,俏立的容颜挂满泪痕。

    “嗯,我接了这个任务,便不得不完成,否则的话,今生我再做不了刺客了。”他转过身,背对着这美丽的容顔,语气之中,有种不容置疑的决绝。

    “那。。我该怎么办?”

    这一句话传到了追魂的耳中,令他有一种心被刺痛的感觉。是啊,他该怎么办呢?这是他第一次接到刺杀第六级强者的任务,唯有完成,他才可以在刺客榜中登堂入室,成为其中的佼佼者。这对于渴望着成为第一刺客的追魂来说,是无法抗拒的诱惑。然而他却没有想到,在接下任务以后,他才发现自己遇到的这个难题是何等的大。

    所要刺杀的对象,竟然是他心爱之人的父亲!!

    “我们今日便分开,从此不再相见!”追魂的这一句话说得毅然决然,如寒冬的雪花一般冰冷,说完了这句之后,他再未回头,便朝前坚定的行去,他虽是完成了这任务,可是自这一刻起,他便再未笑过。

    他这一生,注定是在暗夜中行走的孤狼!

    “为什么我会想起这些事情?”追魂自尘封的回忆中蓦然走出来,心中的惊惧难以复加。【秋水御风笛】苍凉的声音依旧在天空之中回荡着,一曲肝肠断!

    而眼前明晃晃的一片光亮,玉光如虹般腾夭颤动,又如苍龙踏云腾雾向着他沓踏而来,气势威威沛然莫御。强大的力量令到追魂的心中有了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对方竟然先于他发动了攻击,这在追魂经历的战斗之中是难以理解的,可是却在眼前,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他不及多想,一记低喝挥剑劈出,剑身上顿时泛起一朵朵三色光花,浓烈醇厚的剑气纵横睥睨,足以发散到百米之外!【空明剑】在这个时候铿然长鸣,再不隐藏任何的实力,敌上了吕布刺过来的无双画戟。

    虽说感受到了追魂突然变强的力量,可是吕布心中却是一喜,他先前借着【秋水御风笛】的摄魂之曲,虽未能如对付碧芒蛇那般,令到他呆立在当下,无法动弹,可是却也同样触动了追魂的内心,在打开他记忆那扇尘封之门的同时,令到【天荒古镜】之上,终于捕捉到了追魂的身形。

    没有人可以完全的控制住自己的情感,便算是他定力够强,又极力的想要忘却,仍旧会在不期然的时间,带来异想不到的麻烦。

    追魂没有料到,对方竟然会以破开他心防的方式,将他的藏身所在给找了出来。

    【碎星连瀑】!!

    一连串的星辰光影连绵不断,如水银泻地攻向追魂的身前,追魂虽是【空明剑】连绵击出,然而整条胳膊在这连续不断的攻击之下,登时变得麻木,犹如无数焰苗在经脉中焚烧炙烤。他此时没有了时机上的优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