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55部分

霸圣-第55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如此说来,那追魂排在第十位,在刺客榜上算是位极厉害的人物了。”吕布问道。

    听了他的这一句问话,毕青也是点头示意,“没有错,说起来这位追魂虽是在刺客榜排名第十,可他的名气却是极响,因为他是前十名之中唯一的第五级归元境强者。三年前他刚踏入归元境时,他便已然击杀了一名第六级强者,一战成名。这么些年,死在他手中的第六级强者,应该不止个位数了,而且他的手法极是诡异,每一次都会布下精心的局,而后寻求一击致命。

    从吕刺史方才的描述当中,那些攻击手段应该便是追魂所惯用的招式,想不到大人竟然这般厉害,将他的这些招式破去,这可是许多第六级强者都做不到的事情。”毕青的言语之中,带着不尽的钦佩之意。

    “也是侥幸~”吕布说了这句,不由得回想起方才的战斗场景起来,那个时候他固然是无所畏惧,可现在想来,却还真是惊险异常,若不是【秋水御风笛】发挥奇效,只怕他也是要死在追魂的【空明剑】一击之下了。

    而这位名叫追魂的刺客,个性着实是坚忍无比啊。想到这里之时,他也是对于这位年青的刺客有了好奇之心。

    “你还知道多少有关追魂的事情,不妨说来听听。”

    “说起来,若吕刺史击杀的确是追魂的话,那我们这次前往寂灭谷也要小心谨慎,避免节外生枝呢。”毕青说道,他的这一句话,很清楚的表明追魂与寂灭城,实是有着密切的关系,吕布听到此处,却也不打断他,要听他慢慢说来。

    “追魂没有来过寂灭城,这件事情追溯起来,倒是要从三年前他第一次接到刺杀第六级强者的任务说起。对于行走在黑暗之中的刺客来说,有一道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当你接到刺杀任务之后,除非刺杀对象死去,或者是你自己死去,任务才算结束。若是中途放弃,你便再没有成为刺客的资格。

    而在接受任务之前,你也只能知道刺杀对象的大致实力与刺杀难度,其余的都需要接受任务之后,方才可以知晓。”

    毕青知道吕布等人此前对于刺客并不是特别了解,因此在介绍之中,也是说得极为详细,他口才不错,这一番说下来,也是令这几人俱听得极是明白,

    “追魂接爱到这个任务之后,方才发现他所要刺杀的这人,原来竟是他心爱之人倪云裳的父亲倪涛。”

    “难道说他知道了这一点,竟还是将这倪涛给杀了吗?”臧霸听毕青说到这里,忍不住快语问道,不过话一出口,他已然想到了答案,从毕青方才所说的刺客规矩来看,追魂既然现在排行在十大刺客之列,那便意味着倪涛被他给杀死了。而毕青点了点头,显是示意臧霸的猜测是正确的。

    “果然是虎狼之心啊,这等人还是早死的好。”臧霸义奋填膺,他本就是一位至情至性之人,又哪里能想像得出来,世界上竟然还会有这般有着变态性格的人存在。

    可是吕布却并没有臧霸这般极端,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也约略明白了,为何性格如此坚忍的追魂,却会在他的笛声之下心性大变,从而失手的原因了。想来便是这笛声,挑起了他心中尘封的这一段痛苦回忆。

    “只可惜他走错了方向,他只想着如何变得更强大,因此选择放弃自己的情感,却显然忘记了,若是没有内心和情感,便连自己都失去了,又何谈强大呢?”吕布的心中唏嘘,又想起了毕青开头的说话,便问道,

    “你既说他没有来过寂灭城,又嘱咐我们要小心,莫非是这倪云裳在寂灭城中吗?”

    “正是!”毕青倒没有想到,吕布竟然在他说出这些之后,便猜到了答案。

    臧霸却是依旧快人快语,他插口说道,“若是这倪云裳在,那岂不是要感谢我们替她报了杀父之仇吗?”

    毕青脸色沉重的摇了摇头,“倪云裳在两年前来到了寂灭城中,然而她业已改名不叫倪云裳,而是叫做夺命。”

    这两个字自他口里说出,就如同巨石投入平静的湖面,砸得众人的心头一片涟漪荡起,波澜起伏不能停息。

    “夺命,追魂,看起来,这倪云裳终究未能忘记追魂啊。”良久过后,吕布方才悠悠的说道,而他的心中已然明白,毕青所说的小心谨慎其意何在了。

    爱情果然是一件奇妙的事情,除了相恋的两人,是再不会有其他人可以明白得了的。而这追魂与倪云裳之间的爱情,却多多少少听来让人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果然是一丘之貉的一对男女啊,我可不管她叫倪云裳还是夺命,只要她胆敢与我们纠缠,我便一枪结果了她。”臧霸瓮声瓮气的说道,他的心思简单,有一说一,干脆利落。

    可是吕布却是心中泛起忧色,以他的经验来看,往往便是这种人方才可怕,因为他们永远会用出一些你想不到的手段,而他们对于目标的那一份执着和狂热,也是常人难以想像得出的。

    “我已然通过纸鹤传书,令朔云帮查探追魂、荆晓灵和夺命三人的行踪,一有消息便会报与我们。”毕青的最后一句话,也是令吕布的心中稍稍轻松了些。而他也心中明白,追魂不过是出手的工具而已,幕后的那人是谁,不言自明。

    “既是如此,接下来我们便小心行事~~”吕布说了这句之后,便继续往寂灭城的方向行去。

    *****。

    荆晓灵混杂在鱼贯而出的人群中,踏上了寂灭城的土地。整座寂灭城完全建立在一座高山之上,立在城门口向后望去,会望见无穷无尽的阴气在平原上蔓延着,一派死亡的气息之中,不时有阴煞漂浮的身形。

    为了尽快来到这寂灭城,她动用了自己珍藏的传送符,传送符是一张由数个秘法空间叠加形成的纸符,只要先前标识好要去的地方,通过传送符便可以瞬间即到,这张符价值一千金,若不是事态紧急,她担心身份暴露,是绝对不会动用此符的。

    荆晓灵一袭紫裳,明眸皓齿肤光胜雪,亮丽的黑发在脑后盘成一束泻落到腰间,一双同样是紫色的小蛮靴交错缓行,玛瑙般晶莹的小手在淡雅水袖下若隐若现,如此动人的模样,立时吸引了四围许多人的目光。

    不过荆晓灵显然是对于这一切早就习以为常,她的身上闪过淡淡的星月光华,强大的气息立刻将一些实力较低的人吓走,而后,她便扬手招来一辆马车,先塞给车夫一锭金才吩咐道:“去【春香阁】。”

    车夫瞟了眼容颜靓丽的荆晓灵,一下子有些呆住,似乎想不通,似她这般明媚动人的少女,为何要去【春香阁】那种地方。

    “赶紧带我过去!”荆晓灵娇喝一声后,靠在马车柔软的座椅上,经历此前的战斗,她此时方才放松下来,追魂已死,而她也要抛开杂念开始盘算下一步的举措了。

    虽说具体可以做些什么,她尚不清楚,可是她却知道,【春香阁】中她即将要见的那人,于整个计划极是重要。 

第80章 春香阁(第三更)() 
也无怪乎车夫眼神之中会有那种不确定,【春香阁】在寂灭城内可是有名之地,不过带着兴奋之情来此地的都是男子,何曾出现过如荆晓灵这般美丽的少女。

    “难道说她竟也是【春香阁】中的?”车夫想到这里,不由得轻咽了下口水,还过旋即便凝神驾车,不敢多想。他虽是实力不弱,然而却也是有自知之明,心知便算对方是【春香阁】中的姑娘,那也不是他所能够接触得了的。

    马车疾奔如飞,跑得又快又稳。在座椅上舒服坐着思考问题的荆晓灵,全然不知在这短短的一路上,车夫已然冒出这么多古怪的想法出来。而她若是真知道了的话,只怕要一掌拍死这车夫方能泄愤了。

    未过多久,【春香阁】便到了,荆晓灵自马车上优雅的缓步而下,向前望去。

    如帷幕般的红色雾气笼罩下,影影绰绰地矗立着一栋高贵华丽的建筑,建筑最前方的白玉门楹,门上的匾额写有【春香阁】三字,带着鲜红的墨迹,笔走龙蛇,迎风轻动如有灵性。

    空气里散发着颓废**的气息,全不似门外那般的死寂。女子的娇笑声,呻吟声,男人的喘息声呼吼声,从一个个隐秘的空间里传送出来,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就在此时,一阵香风飘动迎面扑来,两个女人朝着荆晓灵所在之处迎了过来,只见她们行走之时,柳腰款摆,如同水蛇般。

    这两个女人身着诱人的红色肚兜,粉白的手臂和修长的大腿都是露在外边,丰润的小嘴微微张开,轻轻地吐气若兰。她们本以为是来了客人,却没有想到竟是一位长相极美的少女,当下,透着媚意的脸庞便立刻笼上了一层寒霜。

    “不知这位姑娘来到我【春香阁】有何贵干,总不会是来寻男人的吧。”其中一个女人轻声说道,女人天生爱美,更加天生忌妒比自己美丽的容颜,面对着荆晓灵如仙子般的美貌,那女子在言语上已是不客气到有些刻薄了,她可不是常常有机会说这些的。

    荆晓灵却是淡然一笑,带着压迫性的气息四散开来,虽说容颜绝美,可是气势上却已然令到那两位女子几欲摔倒,压迫得说不出话来。

    “我是来寻夺命的,你和她说,我来要告诉她关于追魂的事情。”她面上带着一种慵懒的笑容,缓缓说道。

    方才言语刻薄的女子踉跄退了数步,方才站稳,她面色苍白,显是没有料到看似娇滴滴的荆晓灵,实是一位可怕如修罗般的人物。当下也不敢再多说话,便立刻返身入内通报。

    过不多时,她又出现在了荆晓灵的面前,

    “你随我来。”

    两人穿行过几条并不算宽的曲径,来到了一扇朱漆大门之前,带路的女子将门虚虚推开了一道缝隙之后,便闪身退在一旁,示意荆晓灵要单独入内。

    荆晓灵神色淡然,纤手在门上运劲轻推,“吱哑”的声响中,推门而入。迎面扑入她眼帘的,竟是一副不堪入目的**景象。

    在荆晓灵的身前五丈之远,有一处巨大的温泉池袅袅腾起水气如烟云,池边青石碧草围成一圈,屋顶与四壁均以白色玉石雕成各种飞腾虚幻的景物,如远山近瀑,举目望去幽空凄清,营造出一片奇异幻境。

    乳白色的水汽里不时响起**蚀骨的喘息呻吟,荆晓灵定睛望去,就看到一名浑身精赤的少年男子趴在池边,正自翻云覆雨不亦乐乎,他身下那位青春靓丽的美艳女子显然同样春…情澎湃,娇…喘微微欲拒还迎!

    那少年男子望见了闯入进来的荆晓灵,他嘿然笑了一声,眼带淫邪之色却毫不惊慌,继续旁若无人的高呼酣战,甚至比刚才显得更加兴奋。战至酣处,只见他高举起一只黑色皮鞭,用力的抽在女子的身上。

    美艳女子在他的鞭挞下昂昂呻吟,身躯痛苦地扭曲迎合,**拍打在池面上,池水哗哗四溅,凝成一束束乳白色的水柱冲天而起。

    荆晓灵有些呆住了,她浑然没有料到,自己来寻夺命,竟然会望见这幅场景,饶是她胆子极大,也不自禁的面上泛红。

    而这个时候,那美艳女子手臂微伸,少年男子会意之下,动作重又变得轻缓温柔了起来。

    “是追魂让你来寻我的吗?”美艳女子的声音,带着一种勾人心魄的味道,这一句话,自是向着荆晓灵问的。

    原来这美艳女子便是夺命,这座【春香阁】的实际拥有者!

    “是的。”

    “那他为何不亲自过来呢?”在荆晓灵短短的回答过后,这答案明显激起了夺命心中的怒意。她与荆晓灵一问一答间,身体依旧在身前少年男子的抚摸下缓动轻伏。

    “他死了,死在并州刺史吕布的手上。”

    听了荆晓灵的这一句话,夺命的身体猛然间一僵,似乎定格在了那个地方,少年男子浑若不觉,俯下身来,想要捕捉着夺命的香舌。可就在这一刻,他的身体猛然间颤抖了起来,眼睛大瞪,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死死望着夺命那美丽得让人惊艳的脸庞。他的双手捂在喉间,却也阻不住太久,只见温热的鲜血,自他的喉间“咕咚咕咚”的涌了出来。

    夺命动作娴熟的将手中短刀一扔,自池水中一跃而起,单手如长鲸吸水,已然将不远处的一堆如薄纱般的衣服给吸将过来,在半空中转出优美的弧线后,将衣裳穿上。

    她的长相与其说是美丽,还不如说是勾魂,五官处处透着媚意,一颦一笑没有做作,极自然的显出了无限风情。薄纱将她傲人的身材展现无遗,却又留下了足够引人遐想的空间,实在是一个令男人心动的尤物。

    可是方才那少年男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