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爱我别虎我 >

第1部分

爱我别虎我-第1部分

小说: 爱我别虎我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第一章
    周末前夕的星期五,快下班前,沈放接到童凝的电话,当时他正埋头於一支防水睫毛膏的广告比稿企划内容。

    「沈放,你现在有空吗?」

    他有点心不在焉地说:「我很忙,下班後可能也要加班,最近有个大案子——」

    童凝没让他讲完大案子有多大就说:「那明天呢?」

    他当时还没察觉出事情有蹊跷,只知道这个大案子非抢到手不可。

    「明天、後天甚至大後天我都很忙。」索性一次全交代往後三天的忙碌情况,省得童凝多费唇舌发问。

    电话那头的童凝停顿了一下,嗡嗡的话筒好像传出一声叹息声吧!但他没空闲也没心情去思考童凝为何会叹息,他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沈放,今天晚上你最好抽空和我见面……」语气有点犹豫。

    他还开玩笑地说:「今晚是你的生日啊?非见到我不可!」

    当然不是,所以也就不必非去不可了!他经常用这种方式搪塞和童凝约会。

    童凝的语气则越来越凝重。「……有件很重要的事,我想当面告诉你。」

    沈放只顾著用力地思索比稿的事,轻忽地问她。「什麽事?」

    「你来了就知道,我在市郊那间度假旅馆,用我的名字订了房间——」

    「还订房做什麽?我没空陪你过夜的。」他现在整颗脑袋瓜子都塞满了睫毛膏的广告,想得都快炸了,哪有心情留下来温存。

    童凝显得有些犹豫。「我想——你可能会喝醉酒,不能开车——」

    这就是童凝,总是那麽细心,什麽事都替他设想得很周到。

    而且还选在两人第一次出游的度假旅馆,可真是用心良苦。

    沈放,忽然灵机一闪,暗叫一声,哎呀,该不是——童凝有了吧?!

    背脊一阵冷汗直冒,脑袋陷入一片空白,所有伟大的广告创意全部淹没在奶粉以及尿布里了!

    这一吓非同小可,五点一到,五点零一分马上跨出办公室的大门。

    「各位,我先走了!」

    全体的同事都傻了眼,所有的眼睛整齐一致地向他们伟大的创意总监行注目礼,那盛况大概只有双十国庆的阅兵大典差可比拟了。

    公司创设三年来,他几乎是以公司为家,这可是头一次准时下班。

    沈放一想到可能要被迫当爸爸就头痛,那种重责大任,他恐怕还扛不起吧!心里顿然浮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意识。一下班就冲进交通尖峰时刻的人潮里,由东而西横越过城市,匆匆忙忙赶赴女友的约会。

    当他抵达市郊那家度假旅馆时,正好七点,花园小旅馆的上方,有个音乐钟转啊转的,叮叮当当地流泻出清脆悦耳的报整点乐声,吸引了经过的人群,伫足聆听,也牵住了他匆忙的脚步。

    悠悠的思绪回到几年前,那时候城市里还很少有这样的报时音乐钟,所以一到整点,旅馆前的广场上就挤满看新鲜的人潮,童凝就是在那个时候不小心撞上他的。

    童凝此刻该在餐厅里等著他吧!快点进去,别让孕妇等太久了。

    当他移动身子要进去时,忽然一个女孩跌跌撞撞地冲过来,和他擦肩而过,害他的额头撞上了旁边的大理石柱。

    「哎呀,好痛!」

    那女孩踩著飞快的脚步赶著要进大厅,边跑边丢下一句。「对不起!」

    等他揉著又红又肿又痛的额头想开口教训人时,那有著一头齐肩直发的女孩,潇洒的裤装背影早已消失了。

    华灯初上的城市带著一股夜色的浪漫,还有些许神秘的况味,就像今晚他和童凝的约会。

    ☆☆☆

    周末前夕的小型度假旅馆的餐厅里,高朋满座,沈放一眼就看到童凝坐在那儿了,只是显得有些坐立不安。

    他才刚落座,就急著发问。「你今晚为什麽非见到我不可,是不是出了什麽事?」

    他闭起眼睛、双掌合十,祈求老天爷保佑,但愿事情不是如他所想像的那样。

    童凝很冷静地说:「我、要、结、婚、了。」

    沈放瞪大了眼,趴在餐桌上,做出昏倒状,无奈地说:「不会吧?你真的怀孕了!」

    童凝摇著头,以一贯温柔的语气道:「我没有怀孕啊!」

    沈放的脖子立刻又弹起来,带著绝地逢生的表情。「真的?!太好了。」随即站起身来准备再回公司打拚,但也不忘安抚童凝。

    「结婚的事,慢一点再说,我现在真的没空。」

    才转过身,脚步还滞留在半空中没踏出去,童凝忽然说了一句话。

    「我不是要和你结婚!」

    沈放一个踉跄,险些跌跤了。

    是他听错了?还是童凝说错了?他耳力向来很灵敏,可以耳听八方,所以不可能听错。再看童凝那一脸安详镇定,一点也不像说错了话的表情,那麽……是哪里出错了呢?

    童凝看了一眼他的後方,似乎有人声骚动。她站起来,轻声细语地说:「沈放,我想你永远都不可能有空和我结婚的。」

    「我——」他是没有空,但是他没有说不和她结婚啊!

    他的座位後面立著一道玻璃墙,有个男人从墙後方走出来,那男人居然还大大方方地当著他的面挽起童凝的小手,也不怕被他海扁一顿。

    他以为他是谁?!当场卷起袖子握紧拳头,打算K人。但是一看到童凝露出满脸幸福洋溢的神采,他的拳头却逐渐无力了。

    童凝大方地介绍著。「他,就是我要嫁的人。」

    看上去是个方头大耳,体格魁梧,笑起来很憨厚老实,可以给女人幸福的男人。

    那男人向他点头致意,他也回以点头礼,咦?!他干麽跟他点什麽头?那人要抢他的童凝呢!

    「那我呢?我怎麽办?」他忽然觉得自己像个没人要的孤儿,惶恐起来。

    童凝依然温柔婉约地摸著他的脸颊。「沈放,你从来就不需要任何人,你有忙不完的工作,你的时间永远都不够用,所以,你不是我要的男人。」

    那一席话有如当头棒喝,打得沈放整个人震住了。

    即便童凝说出这麽残忍的话,他还是无法恨她的背叛,因为她是那麽恬静,那麽惹人爱怜,又把他的性格说得那麽精准,一让他无从反驳。

    男人紧紧地挽住童凝的手,以防他会横刀夺爱。好笑吧,横刀夺爱的人明明是他。

    忽然弯腰向他一鞠躬,先礼後兵,露出略显腼腆的笑容说:「童凝过去承蒙你的照顾,谢谢你。」

    他下意识地说:「不客气。」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够白痴,竟然向抢了他的女朋友的情敌说不客气。

    他急得拉住童凝的另一只手说:「童凝,等我忙完这个大案子,咱们就去结婚,好不好?!」

    童凝皱著清秀的眉目,摇著一头沈放最爱的长发。「太晚了,沈放,我们明天就要飞美国结婚了。」

    轻轻拨开他的手,仍是一派的安详。「再见了,沈放!」也许还有些许的愧疚巴!

    他看不出来,只觉得童凝的眼神灿烂如星光,那光亮的眼里都是幸福,是他以前从不曾见过的眼神。

    他们两个人还小手拉小手,当著他的面,愉悦地步出餐厅大门。

    而他,只是傻愣愣地杵在那儿,什麽也没做,什麽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著相恋多年的女友拉著男人的手,一步一步地从他的眼里消失——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服务生走过来帮他点菜。

    「先生,您要点什麽?」

    沈放两眼失神地瞪著服务生看,低声呢喃。「童凝,你怎麽可以抛弃我?!」心头一股不甘再也强忍不下了,忽地放声疾呼。

    服务生拿著笔傻了眼。「对不起,你说什麽?」

    沈放暴跳如雷,声如宏钟地大吼著。「我要童凝——」

    服务生这回听清楚了,直盯著菜单仔细研究了半天。

    「可是,我们好像没有这道菜喔?!」

    服务生把菜单放在桌边,先後退三步,以防被那位脾气暴躁的客人打到。「先生,您要不要点别样?」

    他什麽也不要,只要童凝回来!

    玻璃墙的另一边坐著一对男女,女孩有著一头齐肩直发,正是方才在大厅入口处害沈放额上撞出一个包的人。

    女孩正在因为男友的眼神不安分地乱瞄隔壁桌的美眉,心里很不高兴。

    「你再一直偷看别的女生,我就走人了!」

    「我哪有?!」男人的表情有点心虚。

    还想狡辩,她最讨厌不老实的男人,爱情纯度不够。

    忽然间,宁静的餐厅里,她仿佛听到了什麽声音,空气中隐隐传来一股低低切切的呼唤声,她睁大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引领望向墙的另一面。

    「好像有人在喊我的名字耶?!」

    对面而坐的男人,一脸轻忽的不耐烦神色。「嗟,你看,你就是那麽神经质,哪有人在叫你?我明明没有偷看旁边的辣妹,却被你说的好像色狼一样,真受不了你!」

    哼,说得比她还理直气壮,既然没偷瞄,又怎麽会知道隔壁的美眉穿得很凉快,是个「辣妹」呢?

    女孩的个性率直,爱恨分明,对爱情怀有严重的洁癖,绝不容许一粒砂的存在,更别说是才要交往初期的男人当著她的面乱瞄别的女孩,而且还不老实,现在就会骗她,将来结了婚还得了?!

    「你还敢说我神经质,明明就是你花心!」

    男人彷佛也受不了她的一再质问。「你再这样闹下去,我们只有分手了!」

    又来了,为什麽和她交往过的男人,最後总会说出这句话?而且提出分手之後,还要把错误怪罪到她身上,真的是她在胡闹、神经质吗?还是对方的性格有问题,对爱情不专呢?难道她不能要求爱情的纯度吗?有时候她常常会被搞迷糊了,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坚持自己的原则?

    「分手就分手!」对於那种没办法让她交心的男人,她选择宁缺勿滥。

    男人忿然离去之後,女孩显得有点黯然神伤,心里不断地质问老天爷,为何她总是遇到一些爱情不专的烂男人呢?如果爱情也有或然率的话,在遇到一连串的坏男人之後,是否会出现一个好男人给她呢?还是可以用收集点数换奖的方式,集满三个坏男人就可以换一个好男人?!

    墙的这一边,沈放正怒不可遏地将服务生递过来的菜单挥掉在地,拍桌大喊:「我要酒——」

    墙的另一边,女孩也喊著同样的话。「我要酒——」

    心情消沈的沈放还以为是自己的回音呢!

    在情路上跌趺撞撞,却始终得不到相知相惜的好男好女,同时在此时此刻被抛弃,伤心难过得只想藉酒浇愁,哪怕是愁更愁!

    服务生忙碌地在一墙之隔的两桌之间来回奔跑,送酒续瓶。

    沈放灌下一口酒,心灰意冷地望著大门口,不再嘶声呐喊了,只是怎麽也不敢相信那麽乖巧温顺的女友,居然会狠起心来将他抛弃,一边苦笑,一边低低切切地呼唤著。

    「童凝——你别走!!」可惜再也唤不回要远嫁异国的女友了。

    玻璃砖砌成的墙後,那位齐肩直发的女孩也因著酒精的作怪,有点恍惚起来,信手抓住从旁边经过的服务生,眼神迷离地问他。

    「你听到没?真的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哪?!」

    服务生无言以对,只知道她已经醉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

    一对男女,隔著一边玻璃砖墙,各坐一边。同样被抛弃,同样烂醉如泥,同时仰天长啸。

    「我发誓再也不要谈恋爱了——」爱情将永远被他们所唾弃。

    醉得像一摊烂泥的沈放,这时才惊觉童凝为什麽要用她的名字替他订房,是早猜到他会藉酒浇愁,醉得一塌糊涂而无法回家,呵呵,可真体贴啊,没想到房间真的派上用场了。

    女孩也已醉得开始喃喃呓语了,服务生面露担忧地走过去关切,怕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失态。

    「小姐,你有点醉了!你是我们的房客吗?!房间几号?不如我扶你回房休息吧!」她醉成那样,忽而笑,忽而哭,服务生真怕她会忽而跳起脱衣舞来。

    「呃!」女孩打了个隔,吐出来的都是酒气。「呵呵呵……我哪有醉?!」一会儿又醉得发笑,笑起来唇边有可人的梨窝。

    服务生看她那副醉美人的模样,恐怕连自己的房号都忘了。

    「那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只好用名字去查她的房号了。

    她忽然又大哭起来。「呜呜呜……我只是失恋而已,可不是失智啊……才不会笨得跟一个陌生人说我的名字叫童凝……」咚!报完自己的名字後就整个人醉瘫在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