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爱我别虎我 >

第2部分

爱我别虎我-第2部分

小说: 爱我别虎我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诜裆砩狭恕

    服务生只好扶著她去前台,用她的名字查询房号。

    在只知道发音的情况下,前台人员透过电脑,键入她名字的注音。

    宾果!电脑真的找到「童凝」的房号,立刻把备用钥匙交给服务生。

    「快点把这位喝醉的客人送回她的房间吧!!」

    醺然酩醉的女孩在服务生的搀扶下,一双蒙胧微张的视线,望著那道玻璃砖墙上恍恍惚惚的影像,只觉一切迷离魔幻,好像一场梦境。

    ☆☆☆

    好心的服务生送她进房後,也不敢奢望这个醉得不省人事的女孩会给小费,替她将房门反锁,就功成身退了。

    她觉得浑身发烫,软绵绵的使不出半点力气,眼皮有几千斤重似的,直睁不开来,膝盖也乏力,连走路都有困难,索性蹲趴在地,从门口爬向十步外的床铺。奇怪了,她的房间什麽时候变那麽宽敞?

    爬呀爬的,用最後一点力气,把不舒服的衣裤一件一件地沿途脱去,爬上床时,已是脱得一丝不挂了,总算可以无拘无束地睡个好觉了。睡姿不良的她,开始翻来覆去,像在床上打太极拳兼练瑜珈似的。

    床铺的另一边,沈放的睡意正酣,房内似乎有什麽动静,吵人安眠。他翻了个身,一只大手正好覆盖到丰满柔软的女人胸部,那美好的触感,使他本能地多掐了几下,犹舍不得放开。

    「童凝?!是你吗?」

    全身的细胞都泡在酒精里的女孩,才刚要就著酒意,痛痛快快地睡一场大觉,好忘掉那个才刚和她分手的花心男人,怎麽好像又听到有人在唤她的名字了?大概是酒精的缘故吧!她的身体变得格外敏感,立刻感觉到有一厚实的大手掌不停地在挑逗著她。是他舍不得她,又兜回来了吗?

    「是啊!你干麽又回来,不是要和我分手吗?」那只调皮的手熟练又技巧地对她发出催情攻击,她的喉间忍不住发出吟哦声,真是给他小小破坏良家妇女的好形象。

    那充满情欲的女声,启动了沈放的男性本能,翻过身去,搂住那光滑柔软的女体激情狂吻。

    「童凝,不要走,我不准你走——」

    沈放的身体似已到了箭在弦上,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忙碌地在她的身上寻找共鸣的所在。

    她感受到来自男人那一波波狂风暴雨般的情欲,那是她未曾体验过的境界,心中惊喜畏惧各半。迷离的幻觉中,纵然偶有一丝抗拒之心,却无抗拒之力,是酒意让她也狂野了吗?

    一阵撕裂衣物的声音,是他迫不及待地要扯掉身上的阻碍。

    她一边沈溺在令人晕眩的肌肤接触,一边无意义地呢喃著。「你在干什麽?」她的脚更紧密地交缠住他的腰,她的手深深地插入他的发中。

    天啊!她到底在做什麽?心情明明清楚他的想望,嘴里居然还会问著如此白痴的问题,没想到这种身体和理智分家的情形,也会发生在她身上。

    「童凝,我要你!」沈放吻遍童凝的每一寸肌肤,最後轻轻咬住她那小巧性感的耳垂,浓烈的喘息声伴著强烈的欲求。「我喜欢今天晚上的你!」平时的童凝太谨守分际,反而显得冷感。但是今晚的童凝格外热情、狂野,像一团燃烧的火球,几乎将他吞噬,他喜欢被她这样需要著。

    哦,天呀,他的声音催化了她身上那该死的荷尔蒙,让她无法只是点到为止,怎麽办?他那麽花心,明明有了她,却还要偷看别的女人,她不能容忍自己和这样的男人上床,但是啊——他的抚摸、他的热吻却又那麽教人无法拒绝!老天爷,快点派出救护车来拯救将要沈沦的她呀!

    因为这样失去理智的冲动行径,严重违反她交男友的原则,无论如何,在还没确定得到对方百分之百的爱情之前,是绝不能轻易交出自己的身体!

    快点停止这场疯狂的爱欲吧,千万不能任由原始的、野性的、愚蠢的本能战胜理智啊!

    然而她的身体却一再地背叛了她的理智,在酒意、狂吻的催化作用底下,她的理智早已溃不成军了。

    两人激战一夜,直到天将亮时,才筋疲力竭地相拥而眠。

    ☆☆☆

    太阳慵懒地自东边的云端露出脸来,散发出光和热照耀著大地。城市里的人们又开始忙碌了,生活像是一具复杂又永不休止的机器,即使是假日的周末。

    日光透著蕾丝窗帘筛洒在女孩那张清秀俏丽的脸庞上,她的眉梢、唇边跳跃著一份从未有过的安然恬适和满足感,即使还没梳洗,仍显得容光焕发。

    光线越来越亮,像个精力旺盛的顽童,调皮地吵醒睡成汤匙形的女孩。

    她先打了个呵欠,啊——咿,好舒服啊,很久没睡得这麽饱满了。

    好刺眼的光亮,把正要转醒睁开的眼睑逼得又紧闭起来,身子也缩回去男友温暖的怀抱里,安心地倚偎成两尊紧紧拥抱的雕像。

    经过昨晚的缠绵,晚餐时的争吵火气早就烟消云散了,她决定再给男友一次机会,让他重新追求她。当然,这无关他的技巧优劣,只是觉得既然两人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如此超友谊的亲密接触,是不是也该试著让彼此的心灵也相爱呢?!

    她侧过脸颊主动地寻找他那热情的唇,献上温柔的一吻,他却一毫无反应,一定是昨晚操累了,她羞赧又淘气地睁开一眼,偷偷瞄向对方。

    「啊?!」

    她吓得失声尖叫,随即又掠住自己的嘴巴,怕吵醒了男友——不!那个人不是她的男友!!他可没这麽帅呢!我的妈呀,她在想什麽?!根本是个不认识的陌生人,管他帅不帅?

    一对圆滚滚的眼珠子转来转去,就是认不出那个到现在还一直抱住她给她温暖的陌生男人是谁?

    天呀!不会吧?!她昨晚居然和一个陌生人上床?!而且还激战数回合!天啊,她到底喝了多少酒?竟然醉到把贞操都糊里糊涂地出卖给一个陌生男子?!真该死!

    虽然他的睡容看起来还挺迷人的,但是——她连他叫什麽名字都不知道,就和人袒裎相见了!这真是天大地大的丑闻啊,事情要是传出去,她的身价肯定连跌十九支停板,永远都不会再有男人碰她这个不贞的女人一根寒毛了,呜呜——她将成为一个没人要的孤独女人直到老了,呜呜呜——真的是酒後乱性啊!一失足成千古恨,她发誓以後再也不碰一滴酒了!

    一想到自己会从一个乏人问津的孤独小女人,过个几年就是孤独的中年女人,最後会变成电视上经常报导的独居老女人,她的一生将简单可怜的只剩下「惨澹」两字可形容了,再多的眼泪都不够流,呜呜——而这一切都是被旁边这个还睡得像猪的陌生男人所害!她忍不住想一巴掌打醒对方,问他为什麽不把自己给阉了,这样冲动又没人性地闯进她的房间来摧残一个好女孩的一生?!

    然而手还没抵达对方的腮帮子,眼睛倒先发现这里好像——不是她的房间?!天啊,那麽冲动的人是她喽,是她闯进这个陌生男子的房间来摧残一个好男人的一生?

    呜呜——代志那ㄟ变这恐怖!?

    她的手赶紧收回来,乖乖放好,身体也乖乖缩回原来的位子,不敢乱动,满脑子的浆糊,现在更是榨不出一点办法来!现在她的身价可能比股市那些鸡蛋水饺股还不值钱了,更不会有人敢要她这个曾性骚扰过男人的女人了,呜呜——

    啊!!除非——除非这个被她性骚扰过的男人愿意娶她?!

    看在他长得还满帅的分上,她倒愿意委屈一下,只是这个陌生男人值得她爱吗?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就要委屈自己,她会不会委屈得太随便了?!

    床头柜上有一个男用皮夹,她尽量以不吵醒对方的姿势去将那个皮夹勾过来,至少要知道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谁吧?!

    抽出男人的身分证来,原来他叫「沈放」,名字倒挺性格的。出生日期上写著民国六十三年二月十四日,情人节出生,该是个好情人吧!二十七岁,属虎的,她喜欢属虎的男人,感觉会有一股虎虎生风、雄壮威猛的样子,还有老虎的温柔,这些特质——她昨晚都领教过了。

    唰!什麽东西掉下去?一张名片?

    XX广告股份有限公司创意总监沈放

    看来,他不但外表英挺帅气得唬人,内在也挺不赖的,创意总监,还颇有才华呢!她对这个发生一夜情的陌生男人越来越有兴趣了!

    「哈~~咿~~」

    糟了,老虎醒了!!

    她一时尴尬得不知怎麽办?索性以不变应万变,继续缩在他的怀里装睡,先看看他的反应再说吧!

    沈放打了个呵欠。

    哇,好刺眼的光线,把脸又埋进怀里女人的秀发里,好香啊!

    「童凝,你什麽时候把头发剪短了?!」只是随意慵懒地问了一下,没期待答案的,看她睡得沈,两只手臂安心地抱著怀里的童凝,吻一下她的唇,她一定也累了。

    想起昨晚,真是过得惊险刺激,童凝先骗他要跟别人结婚,却又在他愁醉在床时,偷偷兜回床上来,带著前所未有的热情和他大战数回合,啧啧,真不像平常的她,却更教人著迷。

    沈放意犹未尽地深吻著缩在他怀里的裸体美人,下半身的生物本能又发作了。

    他边挑逗著那副教人爱不释手的身躯,边微微掀开眼睑,探问怀里的尤物。「童凝……要不要再来一回啊……」

    当他微微睁开一眼,透出一点视觉,立地瞧见近在眼前的清秀佳人的睡容。

    「哇——啊——」那绝不是情欲高涨的欢愉声,而是震惊恐惧的惨叫声。

    她、她、她不是童凝?!

    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只能在受惊过度的喉间低声暗叫,怕尖叫会吵醒对方。

    躺在床上的他,一时之间惊吓得不敢妄动,眼睛往下瞄,两个人的身体,从嘴唇、胸部,到……几乎像连体婴似地黏在一起。

    首先必须先小心翼翼地将两具紧密贴靠的身体进行分割手术,而且绝对不能惊醒了怀里的陌生美女!

    天啊,他的嘴,就像强力吸盘似地吸吮住人家的唇,拉开时还发出「啵」一声清脆的响声;他的手臂,像绳索般捆住对方,只好憋著气轻轻、轻轻地松开;接下来是难度最高的部分,他的下半身和她的下半身,宛如阳极遇到了阴极那样完美且契合,没有几百匹马力是拉不开的,卯足劲,拉——ㄉㄨㄤ!

    呼,吁口气,总算板开了,咦?!下床要用到的脚呢?!哇咧,怎麽他的脚像牛轧糖似地赖在人家的屁股上,还倒勾呢!救命呀,请务必小心轻抬,可千万别吵醒她了。

    终於分割手术完成了,沈放火速离开陌生女子的床上,火速穿回被撕得破烂不堪的衣物,脑海里依稀记得那是昨晚激情因子怂恿自己扯裂的。

    但是他怎麽也抓不到头绪,为何会和一个陌生女子共处一室,共睡一床,共度一夜春宵?!而且还销魂了好几回,望著那张凌乱不堪的床单,骁勇善战的他,昨晚不是一夜七次郎,起码也是五次郎,和一位陌生裸体美女?!噢,外面明明天光大亮,为何他觉得昏天暗地呢?

    被童凝抛弃,心情已经够乱的了,怎麽一觉醒来,怀里居然抱著一个陌生女子?

    瞧那女孩,安详宁静的睡容恍如一朵出水的睡莲,然而一想到昨夜两人的疯狂行径,他的心口又猛烈地怦怦乱跳,像一只小鹿在撞击著。天啊,他到底在想什麽?

    基於使用者付费的原则下,他从皮夹里抽出一万元放在床头。「对不起,我无意占你的便宜,昨晚就当做是一场交易吧!」

    心头乱糟糟的他,此刻只想在女孩还没醒来之前逃跑,因为他不知道要如何对人家解释昨晚发生的事。逃吧,逃得远远的,再也不能见到这女孩了。

    但是,这辈子他永远也忘不了和那陌生女子共度过热情、奔放、狂野的一夜!

    沈放一走,躺在床上的女孩,立即气得从床上弹起来。「太过分了!」

    瞅著床头上那一万元,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当我是妓女啊?!」

    气冲冲的起身穿衣,手里则紧紧地握住那张名片。对她而言,初夜是无价之宝,只献给她爱的男人,绝对不只一万元,更何况那还是新台币、不是美金!

    不过,她还是放进口袋里,总不能便宜了饭店的打扫人员。

    哼!那只叫沈放的老虎,休想一走了之!
第二章
    经历过那荒诞疯狂的一夜之後,深受失恋冲击的沈放任由颓废的情绪往下沈沦,将一切放下——包括那间由他和好友李全所创设的广告公司——把自己的身和心封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