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爱我别虎我 >

第10部分

爱我别虎我-第10部分

小说: 爱我别虎我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男【莆眩苯倘诵恼郏慈绱耸肿阄薮耄枫纺寻材兀

    是他多疑吗?怎麽老觉得童凝那慧黠的笑眼里透著一丝诡谲,像知道了什麽,又像在嘲弄他什麽?否则,她到底在开心什麽?

    「你以为这样我就不会凶你了吗?回去做事!」老虎不发威,会被她当成病猫,到时她又会骑到他的头顶上来无法无天的。

    童凝的笑容僵住了!不是握手言和了吗?这男人怎麽这样对待人家啊?!
第六章
    沈放期待许久的大case机会来了!

    广告预算高达近亿的HANDO汽车,一放出消息,要重新寻找合作的广告商,各家广告业者从业务部门到创意部门无不摩拳擦掌暗中较劲,连打扫洗手间的欧巴桑也用力地清扫,因为只要能拿到那上亿的广告预算,哇,升官、加薪、百万年终奖金、出国旅游做SPA所有的福利,呵呵,就唾手可得,不是在作梦了。

    这就是今天沈放召集创意部同仁开会的主要目的,希望藉由大家的脑力激荡,激发出吸引业主的完美创意,可以一举拿下HANDO汽车的年度广告。

    会议进行中,有人已经开始双手托腮,两眼发呆,痴痴地傻笑著。「一亿耶!光数一後面有几个零就让人忍不住要流下一加仑的口水了。」

    另外有人则发光发热地想像著。「是啊、是啊!我也觉得关岛的艳阳还有沙滩上数不完的比基尼美女,离我越来越近了。」

    主持会议的沈放拍一下他的後脑勺。「鼻血流出来了!」

    那人还信以为真,用手背去揩一下人中,逗得创意部的同仁笑他白日梦作多了有碍身体。

    其中尤以童凝的笑声最为响亮。格格格,大剌剌地笑著,刺进沈放的耳朵里,真是奇痒无比。刚开始他挺不习惯的,久了,才发现这个女人笑起来就是那副天真烂漫旁若无人的傻大姊模样。

    「你的文案呢?我看一下。」笑的时候也不懂要遮一下嘴巴,以为她在拍牙膏的广告啊!

    嘻嘻,童凝心里也笑著,沈放总算注意到她的存在了。

    为了帮助沈放拿到大案子,她可是熬了几天几夜没睡觉,榨乾脑力才想出来这些文案呢。双手奉上,希望沈放会发现她除了天生丽质的美貌,脑子里也不是只装了浆糊而已。

    她的唇角忍不住微微露出几许得意的笑靥,沈放一定会对她另眼相看,今後将会更加爱戴她这个内外兼备的资深才艺美少女,哈!

    「这真的是你写的吗?」他的脸上有不可思议的表情。

    「当然!」她信心满满地点头。

    沈放不敢相信那份文案是出自一个新人之手,即使是一个资深的广告创意人都不见得写得出来这样温馨感人的文案,完全把汽车这件商品和亲情结合在一起,连他都不得不佩服!

    没想到童凝是个天生的广告人,依她的聪明才智,假以时日必将是一位可敬的敌人。他望著一脸嘻矜矜又性情单纯的童凝,脑子一转,为了不给自已树敌,最好的方法就是化敌为友,以她的聪慧稍加磨练,来日他们两人必将成为广告界最顶尖的一对佳偶!天啊,他想到哪儿去了?总之,必须将她留在身边多加训练,防止她的创意才华太早问世,引来其他业者高薪挖角等等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决定暂时先别让她的作品曝光。

    啪!

    那是童凝呕心沥血的杰作,被沈放当成肉饼一样甩在会议桌上所发出来的声音!

    「你在写小学作文啊?」

    童凝瞪大了眼。「小学作文?」哇咧——他在放什麽狗屁?

    会议室里顿然陷入一场风雨欲来的低气压,没有人敢出声替她说情,因为每个人在刚进公司时,都嘛领教过那一句话「你在写小学作文啊?!」。毫无疑问的,那是沈放骂新人的口头禅!即使她是和咱们创意总监的前任女友同名同姓也不能例外。

    童凝一脸不服地试图解释。「那文案是我花了几天几夜的心力和脑力——」

    「根本就文不对题又缺乏创意!」他循正常的模式批评童凝的佳作,新进人员都要挨他几枪的,才能成长茁壮,他没再加上「垃圾」两字已经算是对她很礼遇了。

    童凝还不死心。「可是——」

    还顶嘴?怎麽会有这麽白目的女人呢?一点也不懂工作伦理的基本礼仪。上司在骂下属的时候千万别顶嘴,只要乖乖立正站好听训就好了,否则下场只会更惨。偏偏她的神经超大条,反应又超迟钝,还敢一句来一句去,不知死活!

    「住嘴,我对你的废话没有兴趣!」

    啊,居然说她在说废话?这是他们握手言和之後的结果吗?就是要被他骂得更惨?她还以为两个人终於可以和平相处,再慢慢培养感情,日久见人心,他总会发现她的优点,最後会情不自禁地爱上她。呜呜呜——她真的是太天真、太一厢情愿了!

    沈放吁了口气,挥掉额上冒出来的冷汗。她终於闭上那张伶牙俐嘴,停止和他作对了。童凝,相信我,我也许有点私心,但绝对是为你好!

    为了不让同事们嗅出他对童凝的差别待遇,或任何隐藏得不够好的暧昧眼神,他不得不虚张声势,骂她骂得格外用力。

    「如果那个文案真的是熬了几天几夜的东西,那很明显的,你不适合这一行。或者是你根本就没有大脑?」

    「你说我没有大脑?你才没有人性呢!都说握手言和了,你却食言而肥,骂人像骂狗一样,好像我真的一无是处,」气不过了,只好把被她视为最高机密的秘密武器说出来。「至少人家算命的说我有帮夫运!」而且她一直深信不疑。这种景气不好的年代,男人很需要一个能旺夫的老婆吧!

    同事们忍俊不禁,这边一声噗哧!那边也一声噗哧!好像在接力赛似的。

    连他都差点要大笑出声了,天啊!她一被逼急了,连帮夫运都出笼了?

    「你再胡闹下去,什麽运也帮不了你!」都什麽太空时代了,还迷信什麽帮夫运?看她一副独立自主俨然是新时代的女性,没想到脑子还停留在封建制度的旧社会里,真是太天真了吧!

    童凝大叹不妙,怎麽连秘密武器也对他不管用?本以为沈放如果不喜欢她曼妙的身体,也许相处久了,会喜欢上她善良纯真的心灵,再不行,就祭出最後的帮夫运助他一臂之力,没想到全部失效!呜呜呜————

    她在伤心难过之馀,垂头丧气地说:「对!我是不懂文案该怎麽写,我也不想成为顶尖的文案高手,因为我是来——」

    「来干什麽?」有同事插嘴问她,打断了她险险说出来的爱情告白。

    一回魂,才发现怎麽每个人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盯著她看,包括沈放那双炯然深邃的眼神也瞅著她,她一慌,变成大舌头了。

    「我——我——是——是——来——来——」天啊,她总不能说:我是来确认一下那个晚上和我翻云覆雨缠绵整夜的男人值不值得托付终身吧?!

    沈放看出她的为难,心跳怦怦乱撞的声音,他几乎听得到。她在惊慌什麽?

    「你是来打混摸鱼?还是来做大小姐?」其实她工作不但认真卖力,而且常留下来陪他加班,所以以上两者都不成立,她又为什麽欲言又止呢?

    她的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地转变。「我是来学习的!」她的声音又细又小,像只蚊子飞过。

    本以为有八卦新闻可听的同事,脸上的表情显得有点失望。他们以为男的俊,女的俏,而且女的又和前任女友同名同姓,一定会有什麽奸情来满足他们的好奇心,没想到扯了半天,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什麽也没有。看来那个童凝魅惑男人的技巧有待加强!

    沈放疑惑地望著她那透著心虚的低垂脸庞。不对,如果她真是来学习,为何又一副有何难言之隐的样子呢?

    此时,李全忽然开门进来,大家的目光全移到他头上去。

    「喂,怎麽啦?干麽这样看我,好像我没穿衣服似的!」

    同事们哈哈大笑起来,除了童凝和沈放那两张笑起来最美和最俊的脸庞。

    「喂,沈放,这次你一定会佩服我的人脉,哈哈哈。」说完拿起沈放的水杯往喉咙里灌,又继续说:「我刚刚透过关系找到了HANDO汽车的协理,你知道他其实就是HANDO汽车总裁的儿子,嘿嘿,他说可以抽空和我们见个面,先看看我们有什麽不错的广告提案。」

    「可是——」沈放犹豫了,因为这些都只是半成品的提案,还没经过讨论,比稿的最後作品还没产生呢。

    李全看到会议桌上琳琅满目的创意提案,兴奋地大叫。「哇啊,太好了,这麽多!」统统收到他的怀里,连童凝那份「小学作文」也混在其中,然後举起必胜的手势对创意部的同仁说:「我对你们的作品有百分之两百的信心,沈放,我们走!」

    同仁们齐喊三声。「总监,加油!」

    沈放点头致意。「大家一起加油!」

    临走前,又回头望一眼那个来「学习」的童凝。

    「你——」

    童凝如梦初醒,他还记得她的存在吗?是良心发现了,要跟她道歉吗?

    「你等我回来,不准下班!」

    「噢!」这还要交代,她哪天不是等到他下班了才走,他都没发现吗?

    「走了啦!」李全觉得沈放对她太严格了,不知道是不是爱之深责之切的心态?

    沈放一走,大夥就自动散会了。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童凝一个人,表情有点寂寞,因为沈放似乎永远都不懂她的心。

    关於那个被批评得一无是处的文案,其实就是她儿时对汽车的一种想望。记忆中,是一个大雨滂沱的寒冷街道,父亲骑著机车载著一家四口往回家的路上,她和妹妹被父母亲夹在中间,冰冷的雨水打在她们瑟缩的小脸上。忽然有一辆汽车从身边飞驰而过,路上的积水溅起如瀑的水花,打在他们一家四口身上,又湿又冷。父亲马上停下来问她和妹妹有没有怎样?两个人侧著身子望著那辆呼啸而去的汽车,车後座有两个同龄的小孩朝她们做鬼脸,她和妹妹一定是不小心露出了羡慕的神情,父亲才会用一种强有而力的语气安慰她们。「等爸爸赚够了钱,也去买一辆汽车,好不好?!」她和妹妹在雨中欢欣鼓舞,忘记了那寒冷的滋味,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温暖的。

    没错,那是她小学时候的回忆,但也不能就这样批评说是什麽「小学作文」!还一副很鄙视不屑的态度。

    沈放为何待她如此冷,就像她在儿时遇上的那一场寒雨!

    ☆☆☆

    在餐厅等待那位协理的时候,沈放很好奇李全怎麽会认识这位重量级的人物?

    李全说:「首先要画出一张族谱,才能把中国人那种一表三千里的复杂亲属的关系条列清楚。」

    他马上作势阻止,他的身边现在有一个爱说话的童凝已经够吵了。「既然那麽复杂,就不必说了!」那些什麽二舅妈、三叔公、四婶婆的,救命啊!中国人那种族繁不及备载实在太可怕了!

    李全得意地说:「你佩服我了吧,能牵到这条乱如麻的亲戚关系,咱们就赢了一半,」拍一下他的肩膀。「接下来就看你创意总监的功力喽!」

    「可是创意部还在讨论阶段,比稿的作品尚未出炉呢!你应该早点通知我今天要见什麽协理——」

    「嗨,李协理!」

    李全忽然大喊一声,像在呼口号似的,吓了他一跳,愣了一下,原来大人物已经来了。

    李全先站起来,左手不忘扯一下他的背,暗示他迎接财神爷的标准程序。先要立正站好,拉直一下坐乱的西装。(哦,这个程序要跳过,因为他上班从不穿西装,讨厌领带紧勒住脖子的压迫感,像要自杀似的愚蠢衣著。)接著点头、微微拉开嘴角,成四十五度的微笑。(别笑得太大,会显得过於谄媚。)然後伸出右手和对方摇两下,握手的劲道要适当,太重太轻都会破坏气氛进而可能影响到一亿元的生意上门,所以务必小心握手。最後才轮到嘴巴上场,通常也只有四、五个字而已,例如「李协理,你好」,这是理字辈的巴结法,包括经理、副理。如果是三个字的总经理,那就是四个字的情况,如上一回那个防水睫毛膏的「陈总,你好」。如果陈总升官了,变成董事长,那还是四个字「陈董,你好」。总之很少超过五个字的,除非对方是复姓。如果你因为老是忘记对方的名字,只记得他的官阶而内疚,那就表示你的逢迎巴结谄媚功力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最高境界了,恭喜你「钱途无量」。

    不过,那绝不会发生在沈放身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