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爱我别虎我 >

第9部分

爱我别虎我-第9部分

小说: 爱我别虎我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模驳每烧媸且磺弧U庵痔颖艿男奶幌袼淖鞣纭

    李全听得想笑。「她怎麽扰乱你的心智?是植入晶片?还是对你催眠?」

    办公室的门忽然发出「啪啦」一声,童凝直挺挺地站在门口,反手再用力将门关上。

    「李全,你说,为什麽沈放那麽讨厌我?是不是跟我的名字有关?!」

    这个问题困扰了她一夜没睡,仍是百思不得其解,非问个水落石出不可。

    李全坐在椅子上,把脚跷到办公桌上,双手放在後脑勺上,一派隔山观虎斗的悠闲。

    「哈,我的办公室」早就像菜市场一样热闹!」

    童凝不懂他在说什麽?心直口快地逼问一次。

    「你说呀!为什麽沈放一见到我就讨厌?」

    这下子可有好戏瞧了!李全一脸正经地建议她。「我想你最好问他本人!」说著眉毛还向右边的落地窗直挑。

    她还傻呼呼地呓语著。「嗯?」眼睛跟著李全的眉毛方向看过去,有个人站在那一扇亮得教人张不开眼的窗前。

    待她微眯著瞳仁仔细看清楚,才发现那人正是沈放!

    「你——什麽时候来的?」吓得倒抽口气,全身的皮绷得紧紧的,等著被他骂。

    沈放愣怔在落地窗旁,被她的出现和她的问题反吓一跳。

    原来童凝以为他讨厌她?看她焦虑的神情,显然还很介意呢!他的心情忽然舒坦起来,哈哈,没想到他也困扰著她呢!想她方才冲进门时,那副坦率的神情,真是可爱。

    沈放整一整那件象徵创意人的颓废风棉麻衣衫,嘴角有一抹欲笑还忍的笑意。喉间发出两声轻咳,刻意装出一脸虎虎生风的严厉冷峻,逼视著童凝。

    「我什麽时候来的?不必跟你报告吧?别忘了我是你的上司!」说完有点得意地走出李全的办公室。

    童凝压根儿没在听沈放的话,因为她的鼻子正忙著吸收沈放身上那股特有的麝香男人味道,好好闻啊!她用力地吸进肺叶,舍不得呼出去,整个腹腔憋得又胀又满。

    直到沈放走了,她才松懈下来,有一种被全身麻醉的感觉,头晕晕的。

    李全真是有点迷糊了。「你们两个到底是谁在困扰谁?!」

    童凝脸上露出不悦。「他说我令他困扰吗?」

    「是啊!」

    她突地拍起桌子,怒斥反驳。「我何德何能啊?」他的中枢神经秀逗啦,还是没神经了,她明明百般想讨好他,却被说成是「困扰」,那她可真欢迎他也来「困扰」她」下!

    李全站到她的身旁来,悄悄声地说:「大概是你的名字困扰了沈放吧!」

    什麽?「我的名字会骂他?还是会『青』他?」

    李全拿出一张照片,亮在她面前。「睁大眼睛看清楚一点。」

    她把照片的地理景观和人物说得一清二楚。「这照片里有两男一女,後面有山,前面有河,旁边有一堆烤肉过後的木碳馀烬。」

    李全发出一声叹息,充满秀才遇到白痴的无力。「谁要你看什麽『我家门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我是要你看那个女的——」

    好复杂的解释,不愧是广告人,能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她快要跪下来求他「讲重点」了。

    「那女的怎麽?」她还特地以男人的角度去看那女的——胸部。「哇,横看成岭侧成峰耶!」下意识地瞄一眼自己的双峰,也挺傲人的,只是有幸亲眼目睹的没几个。上个月她喝醉酒那一晚,就有一个男人,挺好狗运的,只是人家现在还觉得她在「困扰」他,什麽屁话!真是气死五百人!

    「啧,谁教你看她的身材!」

    「那到底要看哪儿?真受不了男人这麽龟毛!」脾气有点要跳出来了。

    李全可没被人这般指责过,低声喃喃自语。「哇,果然是只母老虎!」她一发起飙来似乎是不管天皇老子还是发薪水给她的人,照样像在教训下属一样凶你。

    他就别讨骂,直说了吧!

    「那女的和你同名同姓!」

    李全不说不气,越说她越火了。「那你早讲嘛,同名同姓用眼睛看得出来吗?」

    李全是个没脾气的人。「哎呀,说的也是。」自己是不是被她骂傻了。

    赶紧在她又要开骂之前,把沈放为何会讨厌她的原因说出来。

    「那个和你同名同姓的女孩正是沈放的前任女友,她在一个多月前将沈放抛弃、和别人结婚去了,现在又冒出一个叫童凝的女孩,还成了沈放的同事,你说沈放会不会很困扰呢?」

    童凝错愕了。「原来是这样!」

    难怪沈放总是对她怀有一份怨怼和怒气,还有——那一晚两个人为何会上错床抱错人,原来就是因为两个女人同名同姓!

    忽然,她的脸上出现了几许哀怨和无辜,就因为自己和抛弃他的女人同名同姓,她就一辈子不能翻身,注定要被沈放「顾人怨」吗?

    没道理!她没必要概括承受沈放对另外一个童凝的恨意吧!

    霍地转身离去,心头忿忿不平地念著。「我去找他理论,抛弃他的人又不是我!」

    她不要做代罪的羔羊,他也不该把怨气转移到她身上,以前那些发生在她身上的爱情,已够悲惨的了!她心中还暗自希望能和沈放发展一段美好的恋情呢!

    ☆☆☆

    沈放办公室的门霍地被打开,他正在和另一位文案人员讨论事情,两个人被童凝突如其来的举动所震。

    「你根本不是讨厌我,而是在怕我,对吧?!」

    她边走边说,直走到沈放的面前,小脸蛋早已气得胀红。

    沈放的心头震了一下,眉目随即皱成愁困。

    他不喜欢她对他说话的语气,老是那麽凶悍泼辣,不懂得温柔,更不喜欢她将他的心思猜得如此精准。

    「童——」喊不出来了,他像患了重度语言障碍似地,无法完整地讲出後面的「凝」字。

    那就跳过去吧,他必须立刻制止这个胡言乱语的女人。

    「一个小小的文案居然敢骑到创意总监的头上来,如果你不想被fire的话,就快点滚出我的办公室!」

    然而,新的文案没被他的怒斥吓退,倒是把原来在办公室里的那位旧文案给吓得全身皮皮抖。「总监,对不起,我马上走!」

    那人一走,办公室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了,怒眼对怒眼,嘴里各自喷火。

    她是反应迟钝,还是假装没听到?沈放更生气了。

    童凝却是出奇的冷静。「你不必急著赶我走,因为你越生气,就表示你心里越怕我!」

    他有点被激得恼羞成怒了。「我怕你什麽?」

    童凝挑起他的下巴,逼著他和她对峙,两片可人的红唇徐徐地吐出千锤百链般的金科玉律,敲打著沈放的心口。

    「你、怕、爱、上、我!」

    沈放两只托在办公桌上的手忽然一软,失去了重心。那一身好不容易建构起来的武装和对她的防御能力,刹那间被她那简短的几字击垮了!

    她会读心术吗?瞧她的眼神燃著一股热力,像座强力的磁场,吸引著他这块顽强抵抗不愿靠拢的废铁。

    他费了很大的劲儿才能将视线移开。不能再和她对视下去,否则他的灵魂没被吸过去,也迟早变成斗鸡眼。

    「别把自己说得像是个万人迷似的。」就怕他也被她迷住了。

    「我是个万人迷就好了,男朋友也不会一个一个分手!」唇边那两颗浅浅的小梨窝,盛载了三分笑意,七分哀怨,笑得很苦。

    那淡淡的言词,自我解嘲之下勉强装出来的潇洒,令沈放动容动心。

    不行,他不能对她动容动心!同情和爱情是不一样的,别混为一谈。此时此刻,不管哪一种情都不该发生在他和她的身上!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麽讨厌你吗?」

    是啊、是啊!只要他不喜欢的,一定立刻改善。她拚命点头,只差没把舌头也吐出来一起点。

    「我讨厌你老是在我身边出没,像影子似的,很烦!」害他没处可躲,最近连睡觉都还会梦见她,难道真如童凝所说的,他怕自己爱上她?心里才会如此焦躁不安。

    啊?有美女相伴,他居然嫌烦?童凝的脸低垂下来,含颔敛眉,一副要用泪水倒灌他的办公室报仇似的,但是挤了很久却哭不出半滴泪来。

    沈放看了不忍,其实他不但不讨厌她,甚至还挺欣赏她的个性。如果两个人没有上错床在先,事情就不会这麽复杂了,他也不必每每恶言恶语地想将她气走。如果哪天她真的走了,错过了一个真心率性的女子,他会後悔吗?

    「回去工作吧!」至少不必再故意伪装凶悍,和她针锋相对了。

    他的心才软化下来,童凝却又冒出一句大不敬的话,犯了他的忌讳。

    「你怕被同一个名字的女人抛弃两次,是吗?」

    是呀!他是很怕,怕得连正眼看她的勇气也提不起来,只能虚张声势,拒她於千里之外。谁教老天爷跟他开了一个荒谬的玩笑,让他的爱情路上出现了两个同名字的女人,真不知是幸或不幸?

    「可惜,你没有机会抛弃我。」

    也许他有一点点喜欢她,但不会傻到让自己爱上她的,否则等她知道他就是那一晚抱著她又亲又吻又点点点的陌生人,肯定把她吓得连夜卷铺盖逃离他的魔掌,届时他将再度被一个叫童凝的女孩抛弃,那才叫丢脸丢到爪哇国哪。

    童凝顿了一下,忽然又表情生动地朗朗大笑,翻脸比翻书还快。

    「拜托,你也不是我喜欢的那型!」为了要和他和平相处,只好说谎了。

    沈放狐疑地望著她的笑容,是吗?那她为何老是偷看他?又为何明明不会游泳还大演差点溺水的泳装戏?别闹了,童凝,你喜欢我的。

    他也不是对她没感觉,只是不敢放感情,尤其是面对一个率性自然作风洒脱的女子,他很难不倾心。

    「你也不是我喜欢的那型!」为了要避嫌,他也可以睁眼说瞎话。

    童凝的眉尾微微抽搐了一下,是难受,却故做轻松状地大笑著。「嘿嘿,无所谓,反正——我又有新男朋友了!」只要能彻底消弭他对她的戒心,重建两人的关系,再多说一个谎言也无妨。

    这麽快?真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啊!「是吗?!」嘴里说得轻描淡写,心里却气得揪成一团。

    简直是花痴,没有男人她的日子就过不下去了吗?

    看他那般无所谓的模样,虽然有点难过,但至少应该卸下了对她的防范吧,希望从下一秒起,他只单纯地视她为一个会哭会笑会暗恋心仪的上司的普通女人。

    「失恋联盟盟主说过集三个坏男人,就能兑换一个好男人,所以我得加紧谈恋爱的步伐,这样好男人才能早日在我的生命里出现,这叫做『负负得正』。」

    沈放冷笑著,居然用数学的加减运算来比喻爱情,真是幼稚!难怪有人说美女的脑容量比小孩还小,真是一针见血。好男人就站在她面前呢,居然还乱交男朋友!

    「但愿他是你要的好男人!祝福你!」希望她闻不出来空气中的酸醋味。

    咦?!他讲话语调客气多了,还会祝福她呢!看来那些小谎言还挺有效,化解了两人敌对多日的紧张关系了。

    童凝一脸巧笑倩兮,像个甜姐儿。「那我们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握手言和了吧?!」并且主动伸出手表示友好。

    他像著了魔似地流恋在她唇边的笑窝中,无意识地抬起手来握住她的小手。

    啊?怎麽他的手像握住一条高压电,嗞~~嗞~~手心突然起了一阵电光石火,迅速蔓延至全身,引发一股莫名的悸动酥麻。

    心头一惊,立刻甩开她那只带电的小手。

    为什麽只要一碰到她,他的体内就会爆出惊人的动情激素,越隐忍就越闷烧,终至全身血液沸腾,几要蒸发。

    他是个正常的成年男人,当然知道那高度的亢奋情绪是什麽,天啊!他怎麽变得如此邪佞、如此猥亵?一定是在遭逢童凝的恶意抛弃後,心里极端不平衡下又过度纵欲於陌生女子的身体,事後的良心谴责,造成身心失衡,才每每见了她或是触摸到她,便会引爆如此兽性的本能反应。他还是离她远一点比较安全!

    童凝却全然没有发现他的挣扎,迳顾著笑吟吟说:「太好了!总算为我们两人的和平相处踏出第一步了。」

    沈放却感到困惑,她为何可以如此心思清明,云淡风清呢?连绽放出来的笑容,都宛如春光一般灿烂,尤其那对迷人的小酒窝,直教人心折,而他却如此手足无措,惴惴难安呢?

    是他多疑吗?怎麽老觉得童凝那慧黠的笑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