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女相+番外 作者:人生若初(晋江金牌推荐vip2014-10-24正文完结) >

第44部分

女相+番外 作者:人生若初(晋江金牌推荐vip2014-10-24正文完结)-第4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段时间,贺文麒也是看过段雨燕的为人,虽然说话细声细气,看着是个柔弱的妹子,但实际上做事果断,性子活泼,这样的姑娘,出生的家族也不该太差才是。等段家几人上门,亲人之间的情谊,是在京城时候少有的,段宏南对唯一的女儿更是能豁出面子低声下气,可见这个人至少有弱点的存在。
    世界上最可怕的人,就是看似完全没有弱点的人,段宏南既然这么在乎女儿,至少不该是个十恶不赦的人才是。虽然前面三任的知府都死的不明不白,但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谁都说不清楚,天知道这位土司是不是给人背了黑锅。
    段雨燕回去的第二日,以段家大少段岳明为首,老二和老六为辅的队伍就上门道谢来了。段岳明看着十分沉稳,言行举止与段宏南十分相似,这位被当做继承人培养起来的未来土司,面对贺文麒的时候不卑不亢,恰到好处的示意,倒是能让人慢慢放下心防来。
    比起段岳明,老二段岳羽进门之后,脸上的笑容倒是没有断过,只是这个人微微笑着的模样,让贺文麒没由来的觉得危险,似乎自己被一只雪山狐狸盯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上来从身上撕下一块肉来,若是没有猜错,这位段家老二,估计比段老大更加难以对付,幸好,至少现在段岳羽是没打算对付自己。
    相较于两位哥哥,段家老六简直是个再透明不过的人,开心难过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当初为了找妹妹,直接就打上门来,压根没有考虑到其他的事情,如今上门来感谢,脸上也没有丝毫的不情愿,拱手说道:“贺大人,那一日是我鲁莽,没想到居然是你救了咱家妹妹,段六在这里谢过了。”
    比起稳重的段老大和狐狸一般的段老二,贺文麒自然更加喜欢爽朗带着几分莽撞的段老六,要段家都是这样的性子,那才是最好处理。所以这会儿贺文麒一点儿生气的模样都没有,直接伸手扶起段六来,笑着说道:“六少爷客气了,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段六见他笑嘻嘻的模样,理所当然的觉得这人不生气了,琢磨着这个知府倒是比上一个喜欢装模作样的讨喜许多,当下将段老爹和段大哥的嘱咐忘记了大半,拍着贺文麒的肩膀说道:“可不是,咱们这也是一种缘分,我说贺大人,你家那位护卫的身手真不错,什么时候有空,再让他跟我切磋切磋吧。”
    段六的力气大得很,贺文麒好歹也练过一些,才没被拍的一个踉跄,旁边的段老大脸色已经黑了,就知道带着这个家伙出门不靠谱,偏偏这家伙惹了事儿,不上门道歉的话,倒是显得他们诚心不足。连死了三任知府,段家自然也不希望碍着朝廷的眼睛,若是直接撕破脸皮的话,对他们也是毫无好处。
    段老二笑吟吟的捏住段六的手腕,看似力大无穷的段六似乎一下子软了力气,居然直接被他拎到了一遍,贺文麒这会儿倒是对这位段岳羽的武力有了新的认识,瞧瞧段六对他十分忌惮的模样就知道一二。
    段岳羽微微一笑,直接将他六弟甩在后头,才开口说道:“我家老六是个粗人,还请贺大人千万别放在心上。”
    贺文麒眼神微微一动,只是笑着说道:“段二少不必这么客气,六少性情爽直,是个值得依托之人。”
    段岳羽听了这话倒是多看了贺文麒一眼,挑了挑眉头忽然说道:“贺大人看着是个文弱书生,脾气倒是比那些读书人爽快一些。”
    贺文麒不知道他是何用意,只是笑着说道:“在二少看来,读书人该是什么脾气。”
    段二少没说话,段六少也插嘴说道:“当然是满口的之乎者也,半天不办正事儿,老是喜欢弄一些神神叨叨的东西,说话也不直说,最喜欢兜圈子,想要好处还得人家三番四次的主动开口才成,前面那个知府,不就是这样的迂腐读书人吗!”
    段二少挑了挑眉头,也没有阻止段六少说话的意思,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位贺文麒贺大人,是真的平易近人,想要为南中办实事的,还是跟上一任知府一样,只想多多的拿走雪花银,镀个金,回去京城好办事的。
    贺文麒倒是不知道,在这几位的眼中,上一任的知府是这样的模样。他跟上一任知府毫无交情,自然也不打算追查他的死因,比起这个来,真正的将知府这个位置做稳定了,干出一些事情来才是最好的。
    听了这话,贺文麒只是笑着说道:“并不是所有的读书人都是这样的,本官倒是也喜欢直来直往,只是怕各位觉得本官唐突罢了。”
    段老六却笑着说道:“那你尽管直说,咱家大哥二哥都是好说话的。”
    贺文麒居然也不客气,坐下来说道:“这段时间,本官处理了不少的政务,发现南中城中尚好一些,山中的各族百姓日子却艰苦的很,有些人甚至连白米饭都没见过,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本官心中大有触动,若是咱们齐心协力,能让南中百姓,都过上好日子的话,那才是一件美事。”
    段岳明眼神微微一动,他家老爹是这一任的南中土司,自己是铁打的下一任土司,自然也是想要改变治下百姓的日子,只是南中这地方,说的好听点是风景秀丽,说的难听点就是穷山恶水,不但许多东西种不活,能用的土地实在也是不多。
    听了贺文麒的话,段岳明心中触动,看了看面前面白如玉,完全不像是南中人的知府大人,这位贺大人的年轻远远超乎自己的预料,不过不管他这话是为了讨好自己,还是真心实意,他都领了这份心:“阿爸常年也为了这个忧思,但贺大人可能不知,南中这块地方,除了南中城之外,许多土地连种植食物都难,更别说其他了。”
    贺文麒其实知道的或许比眼前的人还要清楚,这块地方海拔高,南中城中还好一些,算是最为平缓,最适合居住的地方了,越是往里头走,越是海拔高,四季的温度都偏低不说,雨季的时候雨水太多,旱季的时候,几个月不下雨也是有可能的,这样的地方,一般的农作物连生存都是困难,更别说结果了。
    若是放到后世,这地方种植一些玉米,或者土豆都是极好的,尤其是土豆,即使高海拔的地方也能种植,出产量十分不错,能够填报肚子也容易储存,但问题是,土豆这东西是舶来品,如今在历朝却是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还没有传进来,还是传进来了,但没有被人重视。
    而现在,南中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银器,但银器是贡品,民间留下一些自用,或者少量的换取物资倒是没有问题,若是大部分的截留,第一个饶不了他的,估计就是派他过来的老皇帝。
    贺文麒苦思冥想,忽然一个词从脑中闪过,再看向段家几人的时候,眼中便带上了几分犹豫,这个办法固然好,但若是不成功的话,恐怕付出的,是许多人的性命。贺文麒不敢贸贸然的提出来,尤其是在段家第一次上门的时候。
    段老大段老二都注意到贺文麒的神色变化,对视一眼也没有直接开口问,其实,在他们心中,恐怕也是不相信,贺文麒能够有什么好办法,改变南中如今的情况。
    倒是段老六在那儿咋咋呼呼的说道:“南中百姓是苦啊,若是朝廷能躲送一些粮食过来,倒是顶好的。”
    一听这话,贺文麒也忍不住苦笑起来,这里既没有灾,也没有乱的,朝廷怎么可能送粮食过来。有这个粮食的话,都忙着送到北疆对付胡虏去了,再说了,送往南中路程遥远,被一层层的克扣下来,到了最后恐怕也是所剩无几。
    段老二瞪了一眼老六,淡淡说道:“贺大人不必当真,我这个弟弟向来都是口无遮拦。”
    贺文麒只是摇头说道:“求人不如求己,本官这里倒是有一个法子,只是不知道,土司会不会同意。”
    段老大老二对视一眼,只是说道:“贺大人尽管说来,若是不行,我们也是怪不得大人。”
    贺文麒点了点头,便将自己的主意一点点说出口,他的主意,无非是四个字,茶马古道,虽然这个时代与他所处的世界有所不同,但大的分布却并没有差别,当年这四个字带给南中多大的变化,如今自然也能。
    作者有话要说:哇咔咔,其实雨燕mm是个特殊的角色~

☆、第54章 雨燕心思

听了贺文麒的一番话,不管是段岳明还是段岳羽;心中都是一片惊涛骇浪;这样的事情;他们之前还真没有人做过,唯一平静的;大概是没怎么听懂厉害关系;一心只打算找到方子玉再打三百个回合的段老六了。
    贺文麒也没指望立刻就能打动了他们,只让段家几人回去好好商量,这样的事情;没有段宏南点头的话;仅凭他们几人是做不来的。
    段岳明当下也没有心思多留;带着两个弟弟就回去了,回到家中之后;带着段岳羽就进了段宏南的房间,至于段老六,该去哪儿玩让哪儿玩去。
    将贺文麒的主意一说,即使是段宏南也忍不住皱起眉头来,看了一眼两个儿子,尤其是二儿子,皱眉问道:“你们怎么想?”
    段岳明本性谨慎,听了这话忍不住说道:“风险太大了,不说这条路从未有人走过,就是这位知府大人,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郎,哪里知道其中的艰辛。”
    段岳羽跟他的想法却有些不同,他跟段岳明不同,这位大哥从出生开始,就注定是下一任的土司,而他最多不过是分一些东西出去罢了,当然,段岳羽对自家大哥并未有什么不满,但让他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却也是他不乐意的。
    贺文麒的主意看起来十分凶险,但若是能成功的话,不得不说,对南中的百姓来说实在是一件大好的事情,他们南中别的东西没有,茶叶却是多的是,但中原地带,原本自己就是出产茶叶的,大部分比这边的还要更好一些,自然也不稀罕他们这边送过去的,可北边却不同。
    从茶叶可以换来牛羊战马,而这些东西,不管在哪里,都是之前的,他们可以留着自己吃,也可以杀了换物资。只是茶叶这东西保存不易,更别说长途的保存了。段岳羽讲自己的想法一点点讲出来,倒是让段宏南多看了几眼。
    若是长子有二子几分聪明,他也能少操心一些,段宏南私下觉得,比起长子来,自家二子才是这么多二子里头最为出色的,但偏偏出生晚了一些,他也没有换继承人的打算,只是平时难免多多依仗一些。
    段宏南听了两人的话,叹了口气说道:“这位贺大人既然敢提出这样的做法,定是有些主意吧。”
    段岳羽听了这话倒是笑了起来,点头说道:“贺大人让我们回来商量,一些细节之处并未细说,若是阿爸有这个意向的话,跟他详谈,想必这位大人有些想法。”
    一件从未有人做过的事情,其中的风险不言而喻,更别说即使是段家,对于南中的土地,也是说不上了如指掌,而这条贸易之路,可不是在南中境内就打住的,越是往西边,北边走,对他们而言越是危险。
    但这样的风险,带来的利益自然也是巨大的,贺文麒提出之后,段岳羽就想到,这里不值一钱的大叶茶,到了那边,或许就能换到许多的马匹牛羊,若是贺文麒自愿出面,为他们与朝廷周旋的话,他们能获得的好处自然更多。
    即使尚未走出这条路,段宏南便知道,这注定是站满艰辛和血泪的一条路,即使他或许能带来极大的利益,但也让他犹豫不决。更有一个,他并不是十分信任贺文麒,文人的肚子里都有数不清的圈圈,若是他故意想一个法子,只为了折腾他们,却并不为他们打点路上的官府,那他们也是要吃足苦头。
    比起段宏南来,段夫人也是有些心焦,只因为他家傻女儿离家出走回来之后,整个人似乎有些不对劲,这丫头平常最喜欢闹着出门玩,如今也不出去了,居然捡起了最为厌恶的刺绣,整天就窝在自己的闺房之中,段夫人偷偷去看了好几次,这丫头居然真没躲在玩儿,而是认认真真的绣荷包呢。
    一开始段夫人还以为,女儿心思还是没有转过弯儿来,一直以来敬仰的父亲,并不是她以为的十全十美的样子,女儿伤心难过也是可以理解的。其实,这次有女人带着孩子找上门来,段夫人倒是并未多少伤心,要伤心,年轻的时候她就伤心够了,只要这些人不出现在自己面前,碍着自己的眼睛,段夫人向来是懒得管的。
    这次的女人,不用自己出手,段宏南自己就能收拾了,段夫人了解自己的丈夫,他虽然有些风流心肠,但都是男人,这一点是难以避免的,但段宏南看重自己的面子,那女人不顾他的脸面闹上门来,可见绝无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偏偏女儿看不穿,还闹出一场离家出走,可把她吓得够呛,若是女儿出点什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