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女相+番外 作者:人生若初(晋江金牌推荐vip2014-10-24正文完结) >

第45部分

女相+番外 作者:人生若初(晋江金牌推荐vip2014-10-24正文完结)-第4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偏偏女儿看不穿,还闹出一场离家出走,可把她吓得够呛,若是女儿出点什么事情,她一辈子都心中难安。有时候段夫人也后悔,只因为女儿天生体弱,有心疾,所以一向都宠溺着,养得她这般透明心肝,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只是再后悔,女儿的性子也养成了,要打要骂段夫人都硬不下心肠,更别说段宏南出了名的疼女儿,若她真的上手教训,这男人肯定都要拦着。这次也是,段夫人有心教导一些,但刚开口说了几句,段雨燕就不耐烦听她的长篇大论了,就是被逼着听着,也是左耳进右耳出的。
    最后段夫人叹了口气,算是认了命,大夫都说女儿活不过二十,若是活着的时候还不能开开心心,自自在在的,这一生也太苦了一些,连个盼头都没有。这般想着,段夫人便随着她去了。
    只是看了几日,段夫人却有些心惊胆战起来,原来女儿认认真真绣花倒也罢了,居然还时不时脸红耳赤的,那副少女含春的模样,她哪里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若是女儿是个健康的,段夫人即使心中不乐,南中风俗开放,也不至于大怒,但段雨燕出生的时候就有心疾,大夫断言不能行男女之事,否则有碍性命。
    心疾是段夫人,段宏南这般宠爱段雨燕的愿意之一,但他们私心里也知道,一个连男女之事都勉强,绝对不可能生儿育女的女儿,恐怕一辈子都要留在家中。他们不怕养着女儿一辈子,却怕女儿无故送了性命。
    段夫人脑中转过万千心思,却不敢直接去女儿面前将这事情捅穿了,只好叫来段老六旁敲侧击,问问女儿离家出走的这段时间,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见过一些什么人。
    段老六这段时间跟贺文麒没少打交道,已经被收买了,听自家老妈问起,忙不迭的说道:“妹妹这次真是命大,多亏了新来的知府大人。”
    段夫人向来不太管外头的事情,听见这话心中更是咯噔一声,她对知府大人的印象,还停留在上一任脑满肠肥的模样呢,自家女儿的审美观不会扭曲到这样的程度吧。虽然自小自己就管着这孩子,不让她出门,但总不至于捡到一个就心动了吧。
    段夫人看了眼毫无所觉的儿子,拍了他一下说道:“那位贺大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瞧着倒像是把你心都掏走了。”
    段老六被打了一下也不在意,笑嘻嘻的说道:“贺大人是个青年英豪,不但是朝廷的探花郎,读书有本事,为人也豪爽的很,一点儿没有读书人的迂腐,是个值得结交的。”
    段夫人左问右问,但段老六愣是发表自己对贺大人的无限敬佩,弄得段夫人哭笑不得,觉得在这个儿子身上问不出什么东西来,想了想又把二儿子找来,这么多儿子里头,就是这个儿子最是靠谱的。
    段岳羽确实是个靠谱的,段夫人问了几句,他就察觉出不对来,皱眉问道:“阿妈,你问这个做什么?”
    段夫人知道瞒不过他,便将自家女儿的情态说了一遍,又说道:“我瞧着,这位贺大人年轻俊美,又是雨燕的救命恩人,她恐怕已经情根深种了。”
    段岳羽听了却皱起了眉头来,他当然也是疼爱唯一的妹妹,平时雨燕又是个聪明懂事贴心的,但要论亲家,即使他有心偏爱自己的妹妹,也知道大部分人家,都不会愿意娶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媳妇回家,更别说汉人向来重视传宗接代。
    想到那位惊才艳艳的贺大人,模样确实是俊美的很,在南中实在少见,段岳羽倒是有些理解自家妹妹,对这样一位出色的男子动了心,也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是他还是说道:“阿妈,这事儿不成,贺大人家中只有他一个儿子,是寡母辛辛苦苦带大的,如今已经是正四品的官员,可说是年轻有为,妹妹那个身体,贺家怎么可能答应。”
    段夫人听他这般说,心中也是难受,顿时垂泪说道:“都是阿妈不好,若不是当年我不小心,你妹妹也不会一出生就受罪,否则的话,凭着她是你爹的女儿,哪个人嫁不得。”
    段岳羽见母亲哭得难过,连忙安慰道:“阿妈,你别责怪自己,就算妹妹身体好,这事情也难成,你想想看,贺大人早晚都是要回京城的,到时候难道要让妹妹跟去,我们再难得见?”
    段夫人听了这话,嘴唇却微微哆嗦了一下,忍不住想到,大夫都说女儿活不过二十岁,如今她却已经十六了,平日里看着还好,略大一些的病症,就能让她好多天起不来床,这次听说,也是在知府的府衙之内养了一个月才好的。
    不过是四年的时间,那个贺大人若是留任的话,至少也得六年,有他们看顾着,那个贺大人即使心中不满,也不敢对女儿不利,女儿就算是有千般的毛病,但有一个当土司的爹爹,对于知府大人来说,是多大的臂力。
    至于六年之后,女儿若是平安无事,那心疾恐怕也好了大半,或许就能同房生子了呢,若是有一个万一,他们也不会拦着贺大人不让他娶继室,这般想着,对于贺大人来说,娶了自家女儿,还是得到了莫大的好处呢。
    段夫人心中闪过这些心思,一时之间沉默不语,段岳羽以为她还在伤心,只能劝道:“妹妹只是少女心思,过段时间便也忘了,阿妈放心吧。”
    等段岳羽走远了,段夫人却带着满腹心思到了后院,径直去了自家女儿的闺房。
    看见来人,段雨燕飞快的将荷包塞进垫子底下,脸颊红彤彤的说道:“阿妈,你怎么来啦?”
    段夫人眼神微微一闪,笑着说道:“我来看看咱家闺女,这可是要变成大家闺秀了。”
    段雨燕脸颊微红,不依的说道:“阿妈,你就会取笑我。”
    段夫人却走到床边坐下,看了看女儿不自在的样子,笑着说道:“怎么啦,阿妈养了你这么多年,难道还不能取笑一下,一眼不见,雨燕都已经这般大了。”
    段雨燕笑着挽住她的手臂,笑着说道:“阿妈,我天天都在眼前转悠,哪里有什么一眼不见。”
    段夫人却说道:“哪里有天天,前段时间,也不知道谁让阿妈日日夜夜的担心。”
    段雨燕一听这话,心中又是愧疚又是害臊,难得脸颊红彤彤的说道:“阿妈……”
    段夫人却忽然拉住她的手,翻看了一下,上头果然许多的针头,她看着十分心疼,自小宠溺的女儿,这丫头从小就不喜欢针线,如今却为了那个贺大人这般,可见是真的喜欢上了。
    段雨燕还以为自己的荷包被发现了,更是害臊的低下头不说话,别扭的将手指藏在袖中,不让段夫人查看。
    段夫人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一脸心疼的说道:“喜欢针线活,也不要这般委屈了自己,给你的膏药一定要用上,否则的话,一双手可有的你疼的。”
    见她这般说,段雨燕便以为她并未发现,心中松了口气,笑吟吟的玩着段夫人说起话来。段雨燕从来都是知道自己身体的,自然也明白,自己这样的身体,大部分人家都是不愿意娶回家的,有些乐意娶的,都是看在阿爸的面子上罢了,在见到贺文麒之前,段雨燕也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遇到一个,想要嫁的人!

☆、第55章 相看

段夫人心中有了主意,便琢磨着什么时候亲眼看一看那位贺大人;看看是不是可以托付的人。她一门心思的心疼女儿;想要随了她的心愿;但段雨燕看着,却并没有去贺家的意思;倒是让段夫人心中纳闷起来;这般年纪动了心思的姑娘;还不得日日夜夜念着见心上人一面的不是。
    段夫人哪里知道,段雨燕是知道自己身体情况的;这些年来,家里人虽然多多少少都哄着她瞒着她,但自己的身体自己还能不知道;好几次,段雨燕都觉得自己可能熬不过去了。她一个说不准活不了多久的人,怎么可以耽误了贺大人的事儿。
    段家人心疼段雨燕,也不仅仅是他身体差的缘故,其中更有段雨燕本身是个会为了别人着想,十分体贴照顾人的性子。真因为段雨燕不是个刁蛮任性,为了家人着想的,所以段家人才会这般肆无忌惮的宠溺,也正因为如此,段雨燕怎么可能因为自己的心动,就不管不顾的想要嫁给贺文麒。
    只是女儿的顾虑,看在段夫人的眼中更为心疼,再一次愧疚的不行,若不是当年她不小心着了道,怎么会让女儿,连心上人都不敢奢求了。这般想着,段夫人更加想要赶紧见见贺文麒,看看女儿的心上人到底是个什么人。
    这一日段夫人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笑看着女儿说道:“说起来,你已经回家一段时间了,身体也养的好了,不如亲自上门,感谢一番贺大人,若不是贺大人善心,你呀,说不准要吃什么苦头了。”
    听见这话,段雨燕耳朵微微发红,有些犹豫起来,她自然是想要见一见贺文麒的,只是这般贸贸然的上门去,会不会太过于唐突了。
    段夫人却笑着说道:“听说在府衙的时候,贺大人的娘亲十分疼爱你,于情于礼,我们也该亲自上门感谢才对。”
    见她这般说,段雨燕果然没有坚持,点头说道:“夫人那时候多有照顾,是该上门感谢才对,阿妈,我去准备一些东西,到时候带过去给贺夫人吧。”
    段夫人眼神微微一闪,偷偷的打量女儿的动静,见她果然偷偷的将荷包塞进了怀中,心中便有了猜测。
    准备好了谢礼,段夫人果然带着段雨燕往府衙的方向去,等到了门口,段夫人才想到,这会儿功夫,知府大人该是在办公才对,只是人已经来了,没理由半路在回去,便想着先见一见这位贺夫人,据说贺大人是这位寡母一手带大的,估计脾性也有几分相似才对。
    接到前头传来的话,李氏倒是有些紧张起来,她虽然是贺文麒的娘亲,身上也有诰命在,但在京城的时候,她身上的诰命实在是不起眼,贺文麒那时候处境尴尬,也没有多少人愿意邀请李氏出门做客,去的最多的,不过是忠勇伯府罢了,而段夫人却不同,段家在南中,可是实打实的地头蛇。
    李氏有些害怕自己处理的不好,反倒是给儿子惹了麻烦,但脸上却丝毫不显,客客气气的让人把段家母女俩迎了进来,笑着让人上了茶,才说道:“不知段夫人今日会来,未能远迎,还请夫人不要见怪。”
    段夫人见李氏虽然看起来略微苍老一些,但精神头却十分不错,整个人打理的干干净净,穿着一件蓝色的袍子,头上却是用银钗别起,素净却也适宜。说起来,段夫人身上并没有诰命,但她是南中土生土长的人,又是段宏南的夫人,这会儿也就没有多礼,笑着说道:“却是我的不是,该早早的派人来通知贺夫人才是。”
    李氏见她说话倒是客气,心中微微安了一些,看了一眼旁边的段雨燕,见她气色比留在这里的那段时间还要更好一些,便放了心,笑着说道:“哪里这般客气,只要夫人不要见怪才好。看着雨燕姑娘的模样,倒像是大好了,这样看着我倒是也放心了。”
    段夫人听雨燕说起过,知道她在贺家的时候,多是李氏照顾着她,也是无微不至,否则的话女儿也不会好的这般快。女儿的身体,段夫人是知道的,那段时间,恐怕贺家也花了不少银子:“多谢夫人关心,前段时间,小女多亏了夫人的照料,这是妇人的小小谢意,还请夫人一定要收下。”
    李氏瞧了一眼她拿出来的盒子,做盒子的木料倒是一般,只是打开一看,里头明晃晃不是金就是银,另外还有硕大的几颗珠宝,就是在京城的时候都是少见的,顿时吓了一跳,还以为段夫人是借着谢恩的事情,来贿赂自家儿子呢,连忙推拒道:“这可使不得,之前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夫人不必这般。”
    段夫人看她情态,倒不像是欲拒还迎,暗道看见这些珠宝都能毫不动心,至少不是个眼皮子浅的,南中这地方不稀罕这些东西,但上一任知府夫人,在她送出一盒子珠宝的时候,可是看得眼珠子都舍不得动了。
    这般想着,段夫人对李氏便有了几分佩服,暗道这般女子教养出来的儿子,至少不该是很差才是。只是见李氏执意不收下,只能说道:“夫人若是不收下,那就是不给妇人面子了,南中这些东西,向来是不缺的。”
    李氏心中犹豫,但想到贺文麒曾经说过,若是有人上门来送礼,让她尽管先收下,外面的事情他会处理,想了一想,还是接了过去,只是心中到底是有些忐忑,毕竟从儿子上任开始,她确实是收到不少礼物,但到了如今这份礼却是最厚重的。
    见她手下,段夫人和段雨燕都松了口气,尤其是段雨燕笑着开口说道:“夫人,这是我亲手做的荷包,虽然不值当什么,但也是我对夫人的一片心意。”
    比起方才那些厚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