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昏睡二十年 >

第3部分

昏睡二十年-第3部分

小说: 昏睡二十年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几个侍应生正在打扫,看到小鬼,纷纷打招呼。走到店中间的吧台,小鬼对里面叫了声:“夜哥。” 
正在忙的那人转过头来。 
哦,我的天。我活了四十岁,都没见过这么美的人,比琴子还好看啊,不知她有没有男朋友,喜不喜欢成熟的美中年,肯不肯跟我来 
段忘年恋。。。。。。 
那人扬了扬眉毛,姿势优雅地推推鼻梁上的眼镜,问:“你就是小冉的爸爸?” 
声音有点沙哑,但是很有磁性,美女果然连声音都好听。 
“对,请问小姐芳名?”我摆出个英俊的笑脸。想当年,琴子可是被我的笑容电倒了。(琴子:才不是,我是看你很像狗狗,才会去 
泡你的。) 
小冉脸色变得很差,那美人还是很优雅地站着,笑眯眯的,手里拿着一把很锋利的餐刀。 
美人伸出手,握住我的手,然后一拉,我的手就被定在吧台上了。 
“你说谁是小姐?”美人笑眯眯地,把刀钉在我的拇指与食指之间。小鬼连忙扑在我身上,道:“我爸他睡了那么多年,脑子不太好使,请您原谅他吧。” 
美人这才抽掉刀子,道:“我是这里的老板凌夜,请多关照了。” 
十五 
美人是男的,我也是男的,没戏!怎么现在的男人都长这样子啊,伤害了我纯纯的少男心。 
就这样,我晚上在“你那杯茶”里当起了侍应生,为小鬼偿还债务。 
客人的搔扰是一定有的,否则怎么对得起我这张脸。还好只是被些色女吃吃小豆腐,摸摸身体,也没什么损失。 
狐狸眼跟他的编辑好像没戏了,这几天编辑都没再出现,狐狸眼也一直待在巢穴里。偶尔出巢,一副失魂落魄样,本就高瘦,这下就 
更加随风摆柳了。 
我也不是歧视同性恋,但就是接受不来。他们这样,我也就松了口气。 
“爸,你这样好坏心哦。”小鬼边擦杯子边说,“只要真心相爱,性别什么的,根本不算什么。” 
我震惊地看着他:“你竟然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发烧了?”说着,还想要摸他额头。 
小鬼没好气地拨开我的手,说:“我本来就有深度。大哥写的书里有这话,我顺来用用。” 
“两个男人,还是不好吧?”我摇头,坚持自己的想法。 
小鬼撇撇嘴,道:“这么说,你不肯帮大哥了?” 
我不管他,继续泡茶。 
不知道小鬼用了什么方法,狐狸眼跟他的编辑竟然和好了。我那天回家时,正要回房里睡觉,经过狐狸眼房门时,那门开了,赵暖穿 
着浴衣站在门口,满身香气。身后的床上,一片狼藉。 
“你你你~~~~~~”我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他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着说:“爸爸。” 
我正要施展武功踹飞他,就听得里面传来一把声音:“赵暖,限你一分钟之内去拿来,否则。。。。。。” 
是狐狸眼的声音?还带了点让人起鸡皮的语气。赵暖那家伙,立刻像箭一样冲下去了。 
我打了个寒颤,急急走进门。狐狸眼的房间是天蓝色的,深蓝的床上,他正斜斜靠着在打字。裸露的上半身点点红紫,长发散着。手 
腕上还有淤痕。床上,散落着一条领带。 
“原来如此,你是被他绑着硬上的啊。”我恍然大悟。 
(PS:惊喜嘛;还没到揭开的时候;请看事件的发展吧~~~~~~) 
十六 
“所以呢,只要让他们静静坐下来谈谈,就可以解决了。”小鬼边吃蛋糕边说。那蛋糕是凌夜给的,免费。 
我抠了一块,吞进去,说:“你这多事的小鬼。” 
小鬼看我,道:“痛不痛啊?” 
我摸摸左眼的乌青,唉声叹气道:“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懂得尊老爱幼了。” 
小鬼笑嘻嘻道:“谁叫你踩到哥的痛脚了。” 
“那也不用那么大力啊。”我奋奋不平地说,又抠了一口来吃。 
“不过,爸你好厉害,竟然能接下大哥的拳头。”小鬼很崇拜地看着我,“妈说过,你以前是混帮派的,是不是真的?” 
我正喝茶,一下就喷了出来。我边擦水边嘿嘿笑道:“骗小孩的啦,你也信。” 
“哦,是假的。”小鬼有点失望地说,低头继续切蛋糕。 
“。。。。。。爸,蛋糕呢?” 
“。。。。。。别小气巴拉的。” 
正谈着,店门推开了,进来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人,大大的卷发,像洋娃娃一样精致的脸,跟我小时候弄坏的芭比娃娃很像。 
她走向吧台,露出像天使一样的笑容:“凌夜在吗?” 
小鬼正要说什么,我立刻摆出迷人笑容,压低声音说:“老板在休息室。” 
她对我甜甜一笑,进了休息室。 
小鬼拉拉我的袖子:“完了,夜哥完了。” 
我正想开口问,休息室里传来一声惨叫,好像是美人老板的声音。然后就见一个戴墨镜的高大男人走进店,进了休息室。 
不一会,芭比娃娃微笑着走出来,身后是那男人,肩上扛着凌夜。芭比娃娃对我笑笑,与那男人离开了。 
“夜哥还是躲不过啊。”领班的小飞叹着气。 
“怎么回事?”我摸不着头脑。 
小鬼道:“刚才的是夜哥的未婚妻,那男的是夜哥家的保镖,这几天就要订婚了。” 
“订婚好啊,早点结婚,定下来。”我点头,继续喝茶。 
小鬼努努嘴,道:“爸,你好古板哦。”我劈了他一掌,他立刻就乖乖的了。 
十七 
小鬼今天要值晚班,我就先回家了。 
“还是这样的生活好啊,虽然琴子不在了很寂寞,但还有三个儿女陪着,人生还有什么可求的呢?临哥,对吧?” 
讨厌的声音,我回过头,看到路灯下,站着一个高高的人,穿着黑衣,像极了电视上说的露阴癖。如果再打上荧光灯,就更完美了。 
“你是谁?”我没好气地问,肚子都饿扁了。 
那人急急跑过来,紧抓着我的衣襟,激动地说:“临哥,你竟然不记得出生入死的兄弟了?” 
我借着昏暗的灯光,仔细看着眼前这张脸。 
有点熟,记得好像我的军师就长这副德行。不过现在看起来老老的,头发是黑的,穿着西装,像斯文败类。 
“哦,是陶缪啊,混得还好吧?”我摸摸肚子,问道。 
陶缪好像很感动,眼泛泪光道:“临哥,你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这样我们就能帮你报仇了!” 
我越听越摸不着头脑,好不容易截住他的话头,问道:“你说清楚,报什么仇?” 
陶缪莫名其妙地看看我,说:“就是害你躺在医院二十年的青龙帮首领啊,我们这下有证据告他了。” 
我记得狐狸眼说,我是被天上掉下的鸟粪打昏的,怎么跟青龙帮扯上关系了? 
好不容易支走陶缪,我才能回到家。 
狐狸眼跟他的编辑在餐厅卿卿我我。这是阿透的说法。 
依我看,是编辑被狐狸眼按在餐台上死命亲,还揪着头发。 
“咳咳。”我干咳了几声,“能不能暂停一下,我有事要问儿子你。” 
狐狸眼不耐烦地放开编辑,问:“有话就讲,有屁就放!” 
真是粗俗啊。我不敢说出口,只在心里说。 
“就是我为什么会睡了二十年啊?告诉我。”我说。 
狐狸眼拨了拨头发,眼神锐利地看着我,道:“我在医院不是告诉你了吗?” 
我挠挠头,笑呵呵道:“哦,这样啊,我都忘了。” 
看他还在瞪我,我问:“怎么了,我又变美了?你都看呆了。” 
狐狸眼翻翻白眼:“问完了还不出去,想看活春宫啊,我不介意的。” 
编辑早就红了脸:“爸爸,您快出去吧。” 
我关上餐厅的门,这才想起来,我的晚饭还在里面呢! 
唉,只好去啃饼干了。 
十八 
从狐狸眼那里套不出话,只好问问小鬼了。 
阿透这几天不知搞什么,脸臭得像大X,我都不敢跟她说话。 
我坐在客厅等小鬼回来,等着等着就睡过去了。 
睡得正香,被人一脚踹下地。我起来摸摸头,看到小鬼霸占了沙发,睡得死沉,满身酒气。 
我伸手扯他起来,摇了几下,他醒了,臭着一张脸,说:“想打架啊,来啊。”说着,来了记左钩拳,往我脸上招呼过来。 
出拳是很快,力道又够,有练过。可我也不是吃素的,怎么说都是跆拳黑带。两三下,就把他按在了沙发上,动弹不得。 
小鬼大吼大叫起来,现在可是半夜三更,我拿了条布带封住了他的口。他还在扭来扭去,想挣脱我。我连拖带拽地把他弄进了我的房 
间。阿透设计的房间,隔音设备很好,关上门,里面杀猪都没人听到。 
小鬼被我丢在地板上,脸变得通红,跑进配套的厕所,蹲在马桶前吐起来。吐完了,又跑出来,揪着我想打架。 
“你吃了什么?”我边翻他的衣兜边问,果然,翻到了几片药片。我闻了一下,是安非他命!我怒了,打了他的肚子一拳,他又干呕 
起来。 
“你怎么会碰毒品?谁给你的?”我气得连揍了他几拳,痛得他哀叫连连,不过也清醒了一些。 
小鬼喘着气说:“今天,夜哥的姐姐来店里,我跟她说睡不着觉,她就给了我这些。。。。。。”说着,还不停地动着手脚。 
我把他揪进浴室,浴缸里刚好有我准备泡澡的冷水,我把他扔下去,想让他清醒一下。谁知他整个翻腾起来,手在空中乱挥着,口里叫着救命。我忙把他捞起来,他全身都是水,双目紧闭,嘴唇发紫,脸上不知是水还是泪,糊成一片。 
我紧紧抱着他,感到他全身都在抖着,像风里的叶子。 
“救命,不要,救救我。。。。。。”怀里的小鬼还在喃喃地说着,“我会乖的,不要。。。。。。”腮边,两道泪痕。 
他身上的水,湿透了我的身体,很冷。 
我抱得更紧了。 
十九 
天亮了,我睁开眼。 
眼前是小鬼放大的睡脸,尖尖的下巴,睫毛比琴子还浓,头发搭拉在脸颊,看起来好瘦。被子盖在胸口,肩胛骨跟锁骨都很明显,平 
时吃那么多,也不知到哪去了。 
我揭开被子,却看到小鬼没穿衣服,侧躺着。对了,昨晚兵荒马乱的,帮他脱了湿衣服后,倒头就睡,也没给他穿上睡衣。仔细看, 
小鬼还真是竹竿身材啊,估计穿上篮球服,从前头冲进去,可以从后头跑出来。不过,我比较在意,他那东西,竟然是大码的!有没 
有搞错啊。 
他翻了个身,背朝着我。 
于是,我看到了,他背上那一道伤口。从我的经验来看,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伤,由左肩,斜斜而下,直到右腿为止。伤口愈合得也不 
好,像毛毛虫一样,爬在背部。 
我把他揪起来,猛力地摇他。小鬼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瞪着我说:“妈的,想死啊,让我睡一下,再跟你单挑!”讲完,又睡死了。 
我把他扔在床上,走出房间。阿透好像没睡,房门开着,她正对着电脑敲着什么,黑眼圈很严重,像只熊猫,但还是个美人。我走进 
去,坐在床边,有点烦躁地问:“有烟吗?” 
阿透脸上没有笑容,很严肃地看着我,问:“爸,你没发烧吧。”我挠挠头,说:“不是开玩笑,给我支烟。” 
阿透看了我一眼,从抽屉里摸出一盒Salem,递过来。我点上一支,闷闷地抽了一口,道:“小冉背后的伤是怎么回事?” 
她敲打键盘的手停了一下,说:“你看到了?”我点点头:“告诉我。” 
阿透抚了抚额头,转动椅子对着我,说:“爸,你出事时,大哥未满周岁,我跟小弟还没成型。妈妈要抚养我们,还要照顾你,已经 
很辛苦了。后来我提前进了寄宿学校,大哥也是,妈妈就雇了个保姆看顾小弟。有一次,我回家,看到小弟的脸上有淤青,问他,他 
也不答。保姆说是不小心跌伤的。我那时年纪太小,根本没有想太多。直到几个月后,警察打电话到妈妈工作的地方,我们才知道, 
小弟住院了。” 
阿透抽了支烟出来,叼在嘴里,说:“借个火吧?”我凑近,用嘴边的烟帮她点着了。 
她抽了一口,继续说:“我们赶到时,只看到小弟昏迷着躺在病床上,脸上身上,都是伤口。后背那道伤,是被大理石划伤的,深可 
见骨,差点就要了他的小命。造成那些伤的,是那个保姆。” 
我一直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狠狠地抽着烟,问:“那混蛋现在在哪里?” 
阿透笑了笑,吐了个烟圈,说:“妈妈说过,小弟很像你呢,狠起来都是不要命的。小弟没让她好过,揍得她进了加护病房。”她看 
了我一眼,继续说:“你也别气了,妈妈跟大哥,已经连你的那份都打了,快把烟灭了,你的手快烧焦了。” 
二十 
我回到房间时,小鬼醒了,坐在床上,抱着被子,揉着太阳穴。 
他见我走进去,眼蒙蒙地看看我,问:“爸,我怎么在这里啊?”我过去,敲了他脑门一下,骂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嗑药,死 
小子,好的不学,尽学坏的!” 
他抱着头,边躲边辩解:“我没有嗑药啦,我哪知道夜哥的姐姐会给我那些药啊!她平时好好人的。” 
我停下手,一把抱住他,闷声说:“再有下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