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115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11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什么时候走的?你知道他们去哪了吗?”

    “几天前走的,往那边去了。最近我们这里好热闹,好多人来。”

    “好多人来?还有什么人来过?”

    “不知道是什么人,是一个很长很长的车队,有很多很多马。”

    阿吉拉始终是个孩子,很多话说不清楚,我又问了许久才搞明白,原来月初的时候,有一大队人马,拉着很多辆车子入了草原,但那队人马却不像普通商旅那样沿途做交易,没有人知道车子里面装的是什么,那队人马只匆匆经过这里便往东去了。而北凌羽他们在这些人走后,也到了这里,在这儿住了三天,便沿着那队车马的足迹跟去了。

    普通老百姓、商人拉货物一般都是用牛来拉车,但据阿吉拉说,这个队伍是用马来拉车,由此可见,这队人马绝不是普通人这么简单。

    上官逸仍坐在草地上,静静地望着星空出神,我来到他背后,挽起他的头发,用发带替他束起。

    “上官逸,明天一早我们继续往东走吧。”

    上官逸想也不想便答道:“好,你说要去哪儿,我就陪你去哪儿,只要是无双想去的地方,我上官逸就去。”

    我心里不由一热,这就是上官逸,至情至性,直来直往,一旦他认定了的事,便毫不犹豫地去做。

    第二日一早,我们告别了阿吉拉和他的家人,用牛车拉着换来的皮革,往东继续深入草原。路上我有意留意马队留下的痕迹,也不时向当地牧民打听马队的动向,一路沿着他们的踪迹跟去。

    一路向东,渐渐接近荆西草原最大的部落,白琅族。白琅族是整个荆西草原族人最多、占地最广,同时也是最凶残、好战的部落,由于他们占据了整个荆西的最东面,与墨渊只隔了一个燕荆山,总是对墨渊虎视眈眈,每隔一两年总要骚动一下,一旦突破燕荆地区进入墨渊,便大肆抢掠,让墨渊不胜其烦。我的义兄萧剑扬长年驻守燕荆地区,就是为了专门对付这个白琅族的。

    这日,一行人在一个小山坡的桦树林歇脚,我跃上山坡上最高的那棵白桦树,极目远眺,四周仍是茫茫一片青翠,除了草还是草。我有点失望,正要跃下,一瞥眼之间,却赫然见到树杆上有一片用黑炭笔画的羽毛,这是飞羽帮的标记,我匆匆跃下树,在树下仔细查看,果然见到树下摆了几颗小石头。这个标记是留给来接应的人看的,意思是他们已经发现了情况,往东三十里便可找到他们,今晚动手。

    “我已经派了寒桦和寒榆去打探了。”在我仔细查看这些记号时,上官逸突然走到我身边。

    “呃……察看什么?”我在心里打起小铜锣,我知道上官逸是不喜欢我跟飞羽帮再有瓜葛的。

    上官逸的脸色果然不太好,“哼,明知故问。你这一路向东走来,是为了什么,你当我不知道?”

    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他又接着道:“那队人马离这儿不远了,今晚应能赶上,飞羽帮这次来了很多人,估计是发现那队人马有什么问题。”

    “那……我们也去看看?”我试探着道。

    “我饿了。”上官逸扔下这一句,便转身走开了,我却望着他的背影笑了,他是个口硬心软的人,如果当面不拒绝我,那么便是答应了。

    是夜,走了约三十里路后,一行人换上黑色紧身衣,全部改骑黑马,将牛车和货物留下,一路追寻寒榆和寒桦留下的记号,轻身上路。

    远远的,一堆堆篝火染红了半边天,每一堆篝火旁都围了一圈人,一些穿着盛装的少女,正围着篝火载歌载舞,围坐于草地上的人,正大声说笑着,不时捧起装着马奶酒的觥,大口大口喝着。看那些人的服饰,一半是悬剑阁的人,一半是白琅族的人。

    悬剑阁自从几年前助当今赤霞惠帝夺位后,便成了赤霞朝廷的鹰爪了,这番悬剑阁的人远道而来,想必也是奉了朝廷之命。

    “不知道那一车车的货物是什么?”我望着远处那一排一排的车子,小声向上官逸问道。

    “弓箭、长矛、盾牌等兵器。”已带上蝙蝠面具的上官逸望着那些篝火,面无表情地道。

    “你怎么知道?”

    “猜的。”

    我诧异地瞪着他,他勾起嘴角无声地笑了笑,才道:“这一路上他们留下的车痕足有几寸深,车上载的一定是铁器等重物。我同时还猜到,你的旧情人北凌飞,正是冲着这些东西来的。”

    我心念急转,明白了他的意思。上次上官逸无意中杀了三个悬剑阁的人,得知朔麒云欲让白琅族的人向东迁三百里,既然要让白琅族冒着和墨渊撕破脸的危险,赤霞必定要有足够的支持,让白琅族获利,而这种支持,体现在提供打仗用的物资上是最实际不过的。

    看来朔麒云是唯恐墨渊不乱,一边暗中支持圣焰教在墨渊生事,一边怂恿白琅族在墨渊边境骚动,居心叵测。

    我极目望去,除了那一堆堆的篝火,别的地方漆黑一片,看不出有什么不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只是来看热闹的。”上官逸白了我一眼。

    我撇了撇嘴,不再说话。他的立场与我不同,我自是不能要求他出手相助,当下也不再说话,只默默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月挂中天,载歌载舞的姑娘们散去了,喝酒的男人们也倒下了,营地里一片静悄悄,只剩残留的篝火发着微弱的光。借助那些微弱的火光,依稀见到一条条黑影,如鬼魅一般,悄无声息地潜入营地里,往那些倒在地上的汉子们嘴上一捂,手中利器闪过一道冰冷的寒光,便往他们脖子上抹去,随即是第二个、第三个……

    “终于动手了。”上官逸又勾了勾嘴角,轻声道。

    我的心开始急速地跳动,死死盯着那些黑色身影,只希望这一切能顺利进行,不被发现。只是,世事往往是事与愿违的,大约一柱香时间后,便有守夜的人大声喊了起来,“有刺客!”

    这一喊,营地里其它睡了的人被惊醒,纷纷抄起家伙冲了出帐篷,埋伏在四周的飞羽帮兄弟此时才从黑暗中涌出,一场混战就此展开。我死死盯着那些黑色身影,想分辨出哪一个是北凌羽,可是人影憧憧之中,根本看不真切,只依稀听到玄羽堂李远、蓝羽堂卫寅两位堂主的呼喝声。

    一时间喧闹纷乱,营地里很快火光冲天,那些白琅族的人此时也被惊醒,纷纷涌向那些装着兵器的车辆,嘴里大喊道:“保护车辆,保护武器!”

    蓦然间,远处一阵马蹄声大响,战马嘶鸣,一队骑兵如从天降,在一片黑暗中冲了出来,当先一骑,一身银色甲胄,头束紫金玉冠,手持长剑,身后旌旗招展,一只雄鹰在旗上威风凛凛地展翅飞翔,那人一马当先冲进营地中,长剑如蛟龙出海,在火光中划过一道道光芒,所向披靡。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荆西草原3

    是北凌羽,他把飞鹰骑召来了。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喉尖,目光紧紧追随着他。而另一边,号角之声大鸣,那是白琅族召集族人抵御外敌的号角声。很快,四周不断有白琅族的人骑着马冲了过来,挥舞着手上的大刀,呼啸着加入战斗。

    目测飞鹰骑大约只有一千人,这次偷袭若不能速战速决,白琅族的人马一旦集齐,则凶险难测。

    “上官逸,帮个忙。”我朝上官逸说道。

    上官逸眉头一皱,厉声道:“你疯了,这是打仗,不是单打独斗也不是江湖厮杀,怎么帮?”

    我忙道:“我不是想你上去冲杀,我只想是将那些兵器劫走。”

    上官逸仍是皱着眉,“你担心什么,飞鹰骑一向以勇猛著称,被选入飞鹰骑的人,人人能以一敌五,你的旧情人既然带了他们来,自然是有取胜的把握。”

    “本来是,可你看这天色,就快下雨了,若不能速战速决,被困在这里,大雨一下,凶多吉少。”

    上官逸抬头望了望天,低沉沉的黑云正翻滚着,将满天的星辰遮挡,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可我不喜欢,不喜欢你这样。”上官逸沉着脸道。

    “我……我怎么了?”我奇怪地问道。

    “不喜欢你仍记挂着他。”

    原来他是以为在营中冲杀的人是北凌飞,以为我还记挂着他,所以生气了,“这……唉,他不是北凌飞。”

    上官逸转过头来望着我,“那人不是北凌飞?”

    我摇了摇头,只得简单扼要地将前因后果告知他。

    “竟然会这样,你是说,现在那个墨渊太子其实不是北凌飞,而是他的孪生兄弟北凌羽?”

    我的心隐隐有点痛,点了点头,他又道:“你刚才说,他身上也有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莲印?”

    我再次点头,上官逸侧着脑袋,似乎在想着什么,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终于道:“那好吧,既然你不喜欢他,那我就帮你这个忙。”

    众人悄悄上了马,绕了一个大弯,从侧面接近那些车辆。看守车辆的是白琅族的人,约有数十人,此刻正与一众飞羽帮的人缠斗在一起。

    上官逸掏出怀中的哨子,嘘嘘地吹了起来,须臾,那一层层乌云之下,又多了一层黑压压的影子,迅速朝我们移动。

    我低声朝他说了句:“上官逸,谢谢你。”

    天魔教视蝙蝠为圣物,天下各地的蝙蝠,他们都认为是神圣不可亵渎的,上官逸平时绝不肯轻易召唤蝙蝠帮忙,每一只因他们而死的蝙蝠,天魔教的人都认为是一种罪过,只有遇到紧急情况,或是棘手的对手,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吹响这个哨子。

    上官逸又短促地吹了几声,那些蝙蝠便发了狂似地飞扑向营地中的人。虽然这些蝙蝠就连飞鹰骑的人也一起袭击了,但飞鹰骑的人身上都穿着甲胄,头带钢盔,比起那些白琅族和悬剑阁的人好多了。

    一时间,那些白琅族的人像见了恶魔似的,惊恐失措地叫喊着,天魔教的人看准时机,趁乱解开那些被栓住的马,由寒柏带头,其余人赶着架车的马,往营外冲去。

    “什么人?将马停下!”身后传来一声响雷般的怒喝,一骑快马斜地里冲了上来。

    我回头一看,来人是蓝羽堂堂主卫寅,“卫堂主,是我。”

    “宁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

    卫寅吃了一惊,可此时也无法解释这么多,我朝他大声道:“卫堂主,你只管拦住其它人,我将这些车子带走,咱们在燕荆山外见!”

    卫寅远远朝我一拱手,一策马头便回身冲入营中。

    “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些东西?”上官逸一边策马,一边朝我问道。

    “既然是朔麒云送来的好东西,自然不能浪费了,我想萧剑扬将军应该会很乐意接收这批东西的。”

    我希望北凌羽知道这批武器已被我们劫走,了却后顾之忧,即使不能将营中的人全部歼灭,也可以赶在风暴来临前从容撤退了。

    可是,这草原上的风暴说来就来,刚跑了几里路,空中一声惊雷,震得天地晃动,随即一道道白花花的闪电自云层中穿透,瞬间爆破,将整个天幕劈得七零八落般碎裂。

    电闪雷鸣之后,紧接着便是倾盆大雨,天空像是被撕裂了一般,雨水冲刷直下,落在我们身上像被鞭打一般生生的痛。顷刻之间,天与地几乎连成了一片,除了那哗哗的大雨,我眼中根本不看不到任何东西,耳中也只听得到哗哗雨声,霎时间,天地万物似与我隔绝,只剩了我孤身一人置身在黑暗之中。

    “无双,你在哪?”正彷徨中,上官逸焦虑的声音远远传来。

    “我在这儿!上官逸,我在这儿!”雷鸣声,雨声将我的声音淹没,无论我怎么喊,上官逸也没有回应。我掏出子夜,在马背上用力刺了一下,马儿一吃痛,昂起前蹄嘶鸣起来。

    “无双……”黑暗中再次传来上官逸的声音,那声音渐渐向我接近,我下意识地朝他伸出手。“无双,别怕,我在这儿……”

    一只宽阔的手掌握住我冰冷的手,用力将我一拉,“过来,和我一起,这样我们就不会分开了。”

    两人共坐一骑,上官逸用他的斗篷将我罩住,将我搂在怀里,虽然那斗篷也是湿漉漉的,可是这一瞬间却让我感到了温暖和安心。在大雨中盲目前行是很危险的,上官逸将蝠王勒停,我紧紧靠在他怀中,雨水似乎一下子小了许多,但我知道这是因为他高大的身躯将雨水挡住了。

    滂沱大雨之中,两人一骑,静静地驻立在黑暗之中,等待着曙光的来临。

    雨无休无止地下着,气温也跟着迅速下降,浑身湿透的我,渐感冰冷,脑袋越来越沉,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