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116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11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滂沱大雨之中,两人一骑,静静地驻立在黑暗之中,等待着曙光的来临。

    雨无休无止地下着,气温也跟着迅速下降,浑身湿透的我,渐感冰冷,脑袋越来越沉,靠在上官逸怀里渐渐睡了过去。

    “小萱,别睡,快醒醒……不能睡……”

    “凌飞,是你吗?你来了,我好想你……”一片虚无之中,我又见到了北凌飞,他离我远远的,我想向他跑过去,却发现自己浑身虚脱一般,怎么也动不了,“凌飞,别走,我……我想你……”

    “小萱,坚强一些,快睁开眼睛,你不能再睡了,答应我,睁开眼睛。”

    “可是,我很冷……凌飞,别走,抱抱我。”我朝北凌飞伸出手,想要拉住他的手,可是北凌飞却不见了。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背心处传来阵阵暖流,那暖流随着身上各个穴道,流入四肢百骸,之前的寒意顿时消失,浑身暖意洋洋的舒服极了。

    “上官逸,是你吗?”我轻声低喃了句。

    “无双,别怕,我在这里。”上官逸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悬着的心顿时安定下来,又沉沉睡去。

    不知了过多久,耳中听到一阵阵锵锵的兵器交割声,我的心一跳,猛然睁开双眼。天已蒙蒙发亮,大雨已停,只淅淅沥沥地飘着细雨,上官逸矫健的身躯在细雨之中来回奔腾,玄铁阔剑舞得虎虎生风,每挥动一下,便带出一道寒芒,将丝丝细雨斩断。

    可待我看清眼前情况,不由吓得冒出一身冷汗,二十多名悬剑阁的人,正向上官逸发起猛攻,而我正被斗篷包裹着,躺在一棵白桦树下,蝠王正站在我身旁。

    我迅速将斗篷掀开,在蝠王的马鞍上抽出长剑,正要冲过去帮忙,上官逸却大声喊道:“别过来!危险!”

    我四顾一望,寒枫他们不见影踪,可能是昨晚的大暴雨将众人冲散了,那些装着武器的车子也不知去向,此刻只剩了我与上官逸两人,而对方却有二十多人。上官逸在悬剑阁的人中左右穿插,开始时还挥洒自如,可时间一久,却见他脸色开始发白,出招也没之前凌厉了。

    我的心不由紧张起来,昨晚我发冷时,他不断发功为我驱寒,必定消耗了不少内力,此时或许已力不从心了。我不再犹豫,提起长剑纵身一跃,朝其中一人刺去。虽然我的剑法远不如上官逸,但我只想借机扰乱悬剑阁的人,减轻上官逸的压力。

    所幸悬剑阁的人不敢伤我,每逢接招之际也只是尽量躲避,让我和上官逸有了喘息的机会。悬剑阁的人数在减少,但上官逸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身上已有几处轻伤。

    此时悬剑阁的人已死了大半,只剩了六人将我们围在中心,其中一人长剑指向上官逸,大声道:“晨煞,将圣女交给我们,自断一臂,我们饶你一命。”

    “混帐!你算是什么东西,不知天高地厚!”上官逸一手将我护在身后,玄铁阔剑斜斜地指向地面,鲜红的血随着剑刃滴落草地上。

    可是,这一刻,我能感觉到他拉着我的手在微微颤抖着,我的心一沉,以往经历过这么多次的打斗,我从没见过上官逸会出现这种情况。

    六名悬剑阁的人互望一眼,同时出手,六把长剑从六个方向刺向我和上官逸,俩人同时向上跃起,上官逸的玄铁阔剑自上往下一扫,将三把长剑劈断,在我们落地之前,六人同时一扬手,六道寒光向上官逸齐发,上官逸长剑一挽,划出一道圆弧,将暗器击落,但两人刚一落地,电光火石之间,另外三把长剑已到。

    当当两下,上官逸一削一劈,将其中两剑挡开,嗤地一声,第三剑正中其中一人的胸膛。可是,那一剑在刺入那人胸膛的同时,上官逸的胸膛也被那人的剑穿透而过。

    “上官逸……”我呆立在当场,看着两人同时往后倒下,倒在血泊之中。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荆西草原4

    “上官逸,你怎么了?你快起来,你不能死!”我冲上前抱住倒地的上官逸,用手按在伤口处,可是那血却不断地往外涌,从我的指缝中流出,染红了我的手。

    “圣女,请跟我们回祁丹,我们太子殿下吩咐过,无论如何都会礼遇圣女的,请圣女放心。”五名悬剑阁的人围了上来。

    “别过来!”我抓过地上的长剑,架在自己脖子上,“我就算死了,也不会跟你们走的,你们再上前一步,就把我的尸体带回去!”

    那几人犹豫了一下,一时也不敢再上前。

    “上官逸,你醒醒,你不是说过要带我回潜龙岛吗?你不是最痛恨言而无信的人吗?你这个骗子,你要说话算数。你快醒醒,我……我答应你,我跟你回去,我们一起回潜龙岛。”

    上官逸微微睁开了双眼,朝我无力地笑了笑,努力想开口说话,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双眼也渐渐没有了焦点。

    我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我从来没想过这个杀人不眨眼、狂傲不羁、武艺超凡的上官逸,也会有倒下时候,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不会随我到荆西草原,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不会消耗过多内力,以至被悬剑阁的人有机可乘。看着他渐渐合上的双眸,我的心悔恨交加,绝望到了极点。

    当的一声,一名悬剑阁的人将我的长剑挑落,两手一紧,已被反绑到背后。我没有再做任何挣扎,任由他们将我扛到马背上。回头望去,上官逸静静地躺在草地上,蝠王跑了过去,低着头,在上官逸耳边低声哀鸣。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再也看不见。

    对不起,上官逸……

    “薛总管,往哪边走?要不要会合白琅族的人,夺回那些兵器?”其中一人开口问道。

    “还夺什么,早就不知被拖到哪去了,现在只剩我们几人,万一再遇上飞鹰骑的人,我们老命不保。如今幸好捉到了圣女,又杀了晨煞。可以将功补过,速速赶回祁丹才是正道,只要一路上不出……”

    嗖嗖几声。几道凌厉的劲风划破长空,随即噗噗两声闷响,刚才说话那两名悬剑阁的人相继续倒下马。

    我扭头望去,泪眼模糊之中,一轮红日正从草原的边缘上冉冉升起。将草原染成了金黄色,前方几骑快马正向我们疾驰而来。

    正中那人,一身银甲,在晨曦中闪闪发亮,身后背着一把长剑,此刻正两手拉开弩弓。弓上三根长箭,手一松,又是凌厉的几箭破空而来。又有一名悬剑的人翻落马下。

    剩下两名悬剑阁的人,见势不对立时调转马头便欲离去,另外几骑快马,立时加速从两边包抄而上。

    刚才那骑快马,已冲了上来。将背后的长剑抽出,往我背后挥去。将缚住我的绳子割断,“萱儿,别怕,没事了。”

    “凌羽……”我将绳子挣脱掉,随即翻身上马,将马头调回来时方向。

    “萱儿,你要去哪儿?”北凌羽吃惊地望着我。

    “上官……不,晨煞,我要回去救他。”来不及多说,我狠狠在马背上一抽,两腿用力一夹,往之前的方向奔去。

    身后传来阵阵马蹄声,北凌羽和秦怒、三曜已策马追了上来,我侧头望去,北凌羽神色黯然,眉头微微蹙起,语气却是坚定无比,“我陪你去。”

    我想说些感激的话,可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只好朝他点了点头。

    蝠王仍站在原地,低着头轻声哀鸣。我飞身下马,冲上去将上官逸扶起,轻轻拍打着他的脸,“上官逸……”

    上官逸紧紧闭着双眼,身体开始冰冷,脸上和双唇都没有一丝血丝,任我如何拍打和呼唤,都没有任何反应。

    我用乞求的目光望向北凌羽,北凌羽望着我怀中的上官逸,双唇紧抿,定定地望了一会儿,才朝一旁的秦怒微微点了点头。

    秦怒马上上前,伸手在上官逸颈部脉搏上一探,朝三曜点了点头,几人合力一起将上官逸的上衣褪去,迅速点了他胸前几个大穴,又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药丸。夏星和夏月拿出清水和伤药,先将伤口清理了一下,上好药后,两人各坐一边,将他扶正坐着,秦怒盘膝坐于他身后,三人一起合力发功,为他输入内力。

    我在一旁紧张地看着,心里不断祈祷,上官逸,你可千万别死。

    “别紧张,他还有一丝气息,不然秦怒不会施救的。”北凌羽在一旁轻声道。

    “凌羽,谢谢你。”我紧绷着的心终于舒缓了点,这才想起为何只剩了他们几人在这里,“怎么只剩你们几人?其它人呢?”

    “我让他们先撤了。”北凌羽从马鞍上解下水囊,又拿出一点干粮朝我递来,“先吃点东西。”

    我接过,却一点食欲也没有,只喝了几口水,“他们撤了,你们怎么还在这里?万一白琅族的人追来,你们只有五人,可怎么应付得了?”

    北凌羽笑了笑,没说什么,只轻轻摇了摇头。这时,夏日将刚才上官逸剩下的伤药和绷带拿了过来,朝他说道:“殿下,你的伤也处理一下吧。”

    我不由吃了一惊,之前见他没事人一般,还以为他毫发无损,“你也受伤了?伤哪了?”

    北凌羽轻笑了一下,只是这笑有点苦涩,“没什么,轻伤而已。”

    他转过身去,将背后的剑卸下,我这时才发现,原来他背后一直背着两把剑,而不是一把,他将驯龙和御凤同时带在身上。

    他抬起双臂,任由夏日将他身上的甲胄解开,再将贴身的内衣脱下,露出肌理分明线条匀称的上身,他的两边手臂和背后,都有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刀剑伤口,虽然都只是皮外伤,却也触目惊心。

    夏日站在他背后,熟练地将各个伤口的血污抹去,涂上药膏,再用绷带包扎。我本想上前帮忙,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待包扎完毕,北凌羽已换上一身干净的便服,又将两把宝剑挂在腰间。夏日牵过向匹马,到一旁的水潭刷洗去了,秦怒、夏星、夏月三人正凝神闭目为上官逸疗伤,一时只剩了我和北凌羽两人,相对无言。

    沉默了片刻,两人却同时开口,“你……”两人均是一怔,随即一笑。

    北凌羽说道:“你先说吧。”

    我点了点头,“你刚才还没告诉我,为何你还留在这里,难道不知道危险吗?你们这次来,是为了那些兵器吗?”

    北凌羽静静地望了我一会儿,如星般明亮的眸子里是深不见底的柔情,“我说了你可能不会相信。我能感觉得到你,像是有个声音在呼唤着我,我也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只知道你一定是出什么事了。我让卫堂主和李堂主带着众人先撤,我要留下来找你,他们怎么也不相信,说你们昨晚早已带着那些兵器前往燕荆山了。但我知道我的感觉不会有错,坚持留下来了。”

    北凌羽说罢,从腰间将御凤解下,轻轻抚摸着剑上的纹理,“萱儿,自你走后,御凤便不曾离过我身,我总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再亲手将它交给你。”

    他将御凤递到我面前,默默注视着我。

    雨后的草原,空气分外清新,晨风拂过,送来一阵野花、青草的清香,也带来霏霏水雾,轻轻地洒在我们脸上。这一瞬间,我有了一种错觉,似乎又回到逍遥谷那个瀑布前,那个刚刚舞完剑,微笑着朝我步来的那个翩翩少年,不正是眼前这个人吗,可为何如今他的眼中只剩下了苦涩?

    时间像是过了许久,我的手微微动了动,不由自主便要伸手去接那剑。

    “无双……”

    身后突然传来上官逸微弱的低喃,我的手一颤,握紧了拳,转身跑到上官逸身旁。

    “上官逸,我在这儿。”我轻声呼唤,可是上官逸仍是闭着双目,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他原本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点血色,身体也渐渐有了点温度。我的心稍安,侧头回望,北凌羽仍站在原地,手中御凤已垂下。

    我没有再望他一眼,拿起刚才他给我的干粮和水囊,坐到一旁,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我不饿,也根本没有胃口,我只是机械地吃着,除了这样,我想不到还可以怎么回避他,那双忧伤深邃的眸子,总是刺痛着我,让我的心纷乱一团。

    一个时辰过后,秦怒三人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我马上上前问道:“三位辛苦了,他……他情况如何?”

    秦怒一向不爱说话,夏星朝我说道:“这一剑要是再往左半寸,任神仙也难救了,所幸他本身体魄强健,且求生意志极强,总算保住了性命,但何时能醒,则要看他自己了。”

    我紧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以上官逸的要强性格,他是决不会轻易放弃的,“我替他先谢过三位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