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63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6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啊,原来是老夏的师弟,怪不得,不但身材跟老夏相似,连名字也是这么像啊,一个夏桑菊,一个夏枯草。”我哈哈大笑,又道:“可是,这夏枯草怎么有点……不大正常?”我指了指脑袋。

    狄靖感慨地叹息一声,“夏帮主有两位同门,师弟夏枯子和师妹夏茉子,三人感情极好,年轻时一起闯荡江湖,因他们是在踏星坞学艺的,又爱行侠仗义,江湖人称踏星三杰,在江湖中颇受敬重。后来夏帮主受涣尘大师所托,做了飞羽帮掌门,夏枯子任副帮主。三人不但武功精湛,也懂医理,尤其是夏茉子,医术极高且心怀天下,常年奔走在穷山僻壤为贫苦庶民义诊。有一年,一汉子上山砍柴时不慎跌落山崖,村里人将重伤的他抬回村里,请来夏茉子替他医治,但因伤势太重还是不治,他怀孕的妻子受不了打击动了胎气,在夏茉子替她接生了一个不足七月的女婴后,也跟着去了。夏茉子见这早产婴儿可怜,便将她带回了逍遥谷悉心照料。夏枯子很是喜欢这女婴,便认了做女儿,取名夏灵儿。夏枯子对这女儿可谓是倾注了全部心血,可惜夏灵儿因早产先天不足,从小就体弱,就算有夏茉子悉心医治也无力回天,到她十七岁时,终是去了。当初夏枯子为了救夏灵儿,不惜走遍天下四处寻求灵丹圣药,听说哪里有好药他就去哪里,别人不肯相让,他便想办法去偷。夏灵儿死后,他大受刺激,认为是夏茉子没有尽心去医治。夏茉子本就因夏灵儿的死难过,两人大吵一架,夏茉子负气回了踏星坞,而夏枯子从此也变得疯疯癫癫的,神志一时清醒一时糊涂。在我到了逍遥谷两年后,他便离开了,有时偶尔神志清醒时,便回逍遥谷住上十天半月,一发起病来便不辞而别。自上次他十年前离开,便再也没回来过,夏帮主这些年也不断找他,可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给我们遇上了。”

    原来这小老头是爱女心切,神志失常了,他的记忆始终还停留在女儿未死之前,还不断地四处寻访好药一心为女儿治病。天下最好的药材自然是在皇宫里,这个身材瘦小的小老头,这些年来为了弄到好的药材给女儿治病,不惜身犯险境,偷遍了各国皇宫。难怪之前他偷我的小黑时我们一无所觉,他偷了这么多年,早就练就一身妙手空空的绝技了。

    “灵儿,尝尝这桃花乌梅子,这可是宸邑国那些妃子们最爱吃的,老爹一直舍不得吃,要留着给灵儿吃。”夏枯子又从布袋中掏出一包梅子递给我,我接过来,放了一粒在嘴里,“嗯,真的好好吃,老爹,你也尝尝。”

    狄靖又道:“想来你年纪跟夏灵儿相仿,刚才我一声宁儿,他误听成灵儿,将你当成他女儿了。这也是一种缘分,你且迁就一下他,我们将他送回逍遥谷再做打算吧。”

    我点头应了,一个人能够忘却前事,将最伤心难过的事忘记,只记住那些愉快的事情,这何尝不是他的福份?

    终于回到军营,北凌飞正和专程前来接应的青羽堂堂主宋青林说着话,见了和我们一起进来的夏枯子,均是又惊又喜。只是夏枯子完全不记得他们,对他们理也不理,仍是滔滔不绝地拉着我说话。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我朝那老头子道:“老爹,灵儿现在就住这儿呢,不如你先去你的房间歇息一下,把你给我寻的小玩意儿收拾收拾?”

    夏枯子听了,侧着脑袋想了想,欣然点头,我朝吉祥努努嘴,吉祥会意地领着小老头往内堂去了。我大大吁了口气,这下耳根终于清静了。

    宋青林带来了帮中的最新消息,那日林戟和卫寅两队人马离开千阳谷后,半途中果然遭到伏击,这些伏击的人中,不仅有云影卫的人,也有其它门派的人。但众人谨记北凌飞吩咐,不管那些是什么人,都不和他们正面对决,点然手中的烟雾弹便各自散开拼命策马狂奔。他们所骑的全都是百里挑一的千里良驹,又分散朝各个方向跑,那些伏击的人一时也奈何不了他们,只能在其中一两人后面追着,不久又发现有其它人马从千阳谷里出来,过了两招后又是没命的狂奔。如是这般,不断有人从谷里各个方向奔出,很快又沙子一般四处散去,让人摸不着虚实,那些伏击的人顾得东来顾不得西,顾了此又失了彼,等他们回过神来,我们的人早已跑光了。当然也有小部分帮中兄弟和飞鹰骑的人员伤亡,北凌飞下令好好抚恤。

    一想到云影卫的人瞎忙乎了一阵,却徒劳无功,北凌云这次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我心里一阵得意。

    两日后,众人与萧剑扬依依相别,带上夏枯子,向晋阳启程。飞鹰骑的人早就回了晋阳,北凌云自然以为我们也一早回去了,一路上相安无事。一行人回到晋阳,便直奔逍遥谷。宋青林和其余人带着夏枯子上主峰见夏帮主,北凌飞却拉着我来到琉璃湖。

正文 第七十一章 驯龙御凤

    “来这儿做什么?”

    北凌飞得意地笑了笑,说道:“你忘了?我说过要带你去找御凤的。”

    我一拍脑袋,“哎呀,这一路上都被夏老爹烦得不行,早把这事儿给忘了。可是要找御凤,来琉璃湖做什么?”

    北凌飞望着我但笑不语,却脱起衣服来,露出线条匀称肌理分明的上身,我吃惊地望着他,难道他想在这里献身给我?北凌飞望着呆呆的我,伸手捏了捏我的脸颊,“想什么呢,脸这么红?乖乖在这儿等我。”

    待我回过神来,他已咕咚一声跳入水中,几下游到湖中心,朝我挥挥手,一翻身便潜入水中。

    难道御凤就在琉璃湖里?当初无意中闯入逍遥谷时,脑中不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我,引着我一步步走近琉璃湖。当第一眼见到琉璃湖时,我是那样的震惊,一直在我脑中存在着的一副影像,竟然和琉璃湖完全重叠了,琉璃湖给我的感觉,竟是那样的亲切,似乎我本来就是属于这里的。

    望着湖面荡漾着的粼粼波光,我的心一阵阵激动,终于明白了为何当初会有那样的感觉,因为御凤一直在琉璃湖底,一直在湖底等着我,我在琉璃湖的一年里,御凤与我竟是近在咫尺。

    我按捺住心里的汹涌激荡,两眼一眨不眨地望着湖面,北凌飞潜入水中已经好长时间了,我从开始的期待渐渐变成了不安。夏天时我经常在湖里游泳,深知湖中心的水是最深的,极难潜入湖底,而且如今正是冬天,湖水冰冷刺骨,北凌飞在水里这么长时间实在危险。

    我的心开始慌乱,站起身来将外衣脱去,正要跳入水中,湖面突然哗啦一声,北凌飞终于冒出了水面,手里举着一个长型的铁盒子。

    “讨厌!你怎么下去那么久才上来,把我吓死了。”我将北凌飞拉上岸,心里还是心有余悸。北凌飞上了岸,将铁盒子一扔,身子一歪便仰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脸色白得吓人,身体像冰块一样冰凉僵硬。我不由慌了,慌忙用之前脱下的衣服抹去他身上的水,将他紧紧抱在怀里。

    “凌飞,你怎么样了,还冷吗?你这笨蛋,既然已经知道御凤在这里,何必这么着急下去取,这大冬天的,湖水这么凉,你的伤又没全好,不会等夏天才取吗,真是笨到家了。你老是这样爱冒险,是想吓死我吗?明知道我不在乎什么宝剑的,偏要冒这么大的险,万一你……”我的眼泪已经掉了下来,却发现北凌飞仍是一句话也没说过,躺在我怀里呆呆地望着我,“你、你、你怎么了?别吓我,是不是冻坏了,快来人……”

    北凌飞伸手抹去我的眼泪,终于开口道:“傻瓜,你不停地说,我哪有机会插嘴。”

    我松了口气,狠狠掐了他一下,骂道:“讨厌!你这混蛋,就会装死吓人,就会欺负我,活该让你变成冻人,我这就把你扔回水里去!”

    北凌飞的脸渐渐恢复了血色,“哎哟,圣女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灵儿!你怎么哭了?是这臭小子欺负你吗?”远远的突然传来夏枯草焦急的声音,“臭小子!竟然敢欺负我乖女儿,找死吗?”这话一说完,他的人已经来到我们身后,一掌便往北凌飞背心抓去,身法快得让人咋舌。

    “别……老爹,快停手!”我死死护住北凌飞,大喊道:“他没欺负我,误会!老爹,是误会!”

    夏枯草硬生生收了掌,却气呼呼地道:“灵儿,你别怕,有老爹在,断不会让这小畜生欺负你的,待老爹宰了这不要脸的小畜生!”

    我低头一看,北凌飞赤裸着身体,与我紧紧搂在一起,而我又哭得一副凄惨模样,这个爱女心切的老爹自然会误会北凌飞是占了我便宜的畜生了,我急忙站起来,“老爹,这不要脸的小畜生可宰不得,他是你的准女婿呀,你忘了?”

    北凌飞冲冲将地上的衣服穿上,尴尬地红着脸,夏枯草一脸狐疑地盯着他,“准女婿?老爹怎么不知道?这臭小子竟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行,这臭小子一看就是个登徒浪子、小淫贼,老爹不同意!待我一掌毙了他!”

    北凌飞长这么大估计从没被人这样骂过,对着这神志不清的老头子却又有理说不清,干脆一下子跳出老远,夏枯草拔腿便要追,“小畜生!小淫贼!竟敢欺负灵儿,别跑!”

    我慌忙扯住他,正狼狈时,狄靖匆匆赶到,飞身挡在两人中间,“二师叔,夏帮主正四处找你呢。”

    夏枯草一愣,我急忙趁机道:“哎呀老爹,夏帮主可狡猾了,定会趁你不在把酒喝光了,咱们可不能便宜了他,你那几瓶椰子酒可要藏好点,咱们快回去,把那老酒鬼轰走。”

    夏枯草一拍脑袋,“可不是,那老小子可贼了,咱们可要回去把酒藏起来才行。”

    这话说完,他便急不可待地拉着我的手往山上跑了。

    主峰议事堂里,驯龙御凤两把宝剑正端放于长案上,几位堂主正在细细端详。已换过一身干净衣服的北凌飞却远远地站于大厅的一角,在他前身三丈远的两把椅子上,两个老头子正在嗑叨着,正是夏帮主和他失散多年的师弟夏枯子。

    夏桑菊红着眼睛,不停问着夏枯草这些年的去向,可无论夏桑菊问什么,夏枯草的脑袋就像搭错了线一样,说的全是挨不着边的话。

    “师弟,这些年来你上哪去了,帮里的人四处找你,怎么不见你踪影?”

    “嗯,我最爱喝的还是宸邑的贡酒---椰子酒,可了不得,别看材料简单,只有宸邑皇宫里才有,怎么喝也不醉人的。”

    “师弟,你有没有回过踏星坞?阿茉师妹这些年来一直不敢离开踏星坞,就是怕万一哪天你回去了,见不着她。”

    “可惜了的,那只驴子花了我一百两银子,竟然自己跑走了,当初买的时候那人说它会认路的,可我找了十天也没找着。”

    “对了师弟,你怎么会去了古孝镇,这次真是巧了,没想到他们竟会在古孝镇遇见你,真是老天有眼啊。”

    “第九重了,师傅曾说过的,以我的资质,乾坤神功定能突破九重大关的,我终没辜负他老人家厚望。”

    就是这样,两人一问一答,一个自顾自的问,一个自顾自的答,如果不听他们说的话,远远望去倒是很和谐的一幕。

    北凌飞极其无奈地站在角落里,只要他稍微往我这方向挪动一下,夏枯草便像只被挑衅的恶犬一般,朝北凌飞做出攻击的姿态。我朝北凌飞耸耸肩,北凌飞则朝我投来求助的目光,我只得对夏枯草说那个万花筒我弄丢了,应该是刚才上山时不小心落下了,好不容易才将他哄去找万花筒,临走前他还一再叮嘱我要小心那个小淫贼,几位堂主听了都是一阵尴尬地咳嗽,陆悯和吉祥则在一旁偷笑。

    夏枯草一走,北凌飞大大吁了一口气,这才走过来与众人一齐观摩两把宝剑。御凤已被我们从那铁盒子里取出,两把宝剑均有二尺来长,是裸剑,没有剑鞘。青铜剑身上古纹斑驳,御凤的剑身要比驯龙窄一些,两把剑柄上均嵌着一颗深蓝色的宝石,各有一龙一凤环绕着这颗宝石,另一面则刻着一朵盛开的莲花。

    北凌飞拿起驯龙,手腕轻轻一抖,一阵清悦的嗡嗡声在大厅中绕梁不绝,几道清冷的寒光顿时闪烁不定。

    “好剑!”众人均是一叹。

    北凌飞豪情顿生,来到殿外挥剑一阵狂舞,“萱儿,试剑!”

    我拿起御凤,身子如燕雀般轻灵一跃,在空中朝他斜斜刺出一剑。这剑之前拿在手上感觉颇沉,随着各种招式使出却轻灵无比。两剑相击,发出锵锵的剑鸣,振音清悦,寒芒乍闪如冰雪疾扫。

    两人将集仙诀使了一遍才收剑,我拿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