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64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6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A浇O嗷鳎⒊鲲巷系慕C褚羟逶茫⒄寥绫┘采ā

    两人将集仙诀使了一遍才收剑,我拿出一方丝帕轻轻擦拭着御凤,“这两把古剑固然是罕见的绝世好剑,但绝没老夏说的那样神乎奇神,看来老夏说的话不可尽信。”

    犹记得夏桑菊当初提到这对宝剑时,曾说过如果得到宝剑,配合上集仙诀的招式会威力大增。但刚才一试之下,老夏说的这种情况根本没有发生。之前装着御凤的那个铁盒子,因在水里浸泡了几百年,早已长满铁锈打不开了,北凌飞用驯龙轻轻一削,铁盒子便应声断开,所以若将这对古剑称为削铁如泥的宝剑,它们当之无愧,但若是赋与神灵之说,能让使剑的人功力倍增,则是后人将它们神化了。

    但无论如何,我与北凌飞历尽艰辛终于得到了宝剑,这确实是一件让我们感到欣慰的事情。当初我之所以费心寻找宝剑,不过是为了证明我与北凌飞是宝剑的主人,有宿世姻缘。可现在,这对宝剑对于我们来说,却有了新的意义。它见证了我与北凌飞的生死相扶,哪怕它只是一对普通的剑,对于我们来说也有了非凡的意义。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内奸

    “在想什么?”

    安梧苑梧桐树上,北凌飞与我紧紧相依,他的目光落在夜幕上那稀稀落落的繁星上,双唇紧紧地抿着,剑眉微蹙,怔怔出神。

    听我这样问,他才转过头来,朝我一笑,“小萱,日后我们泛舟湖泊,你最想去的地方是哪儿?”

    我眼睛不由一亮,“哪儿都想去。”

    北凌飞低头望我一眼,用下巴碰了碰我的额头,“好,那我先带你去荆西一带,你不知道吧,荆西指的是燕荆山以西的大草原,有好几个游牧部族,我一直想去看看。游遍荆西之后,再北上赤霞、宸邑两个大国,小国值得去的有东泽、蓬龙等,我们到时便随遇而安,喜欢哪里就在哪里住上一年半载,玩腻了再往其它地方去。”

    我把头藏在他肩窝,噗嗤一笑,“好啊,咱们就四海为家,吃喝玩乐这种事我最喜欢了。咱们就一直吃啊玩啊,直到老了牙齿掉了,腿也走不动了,咱们就回琉璃湖隐居。”

    “琉璃湖?”

    “嗯,终有一天我们会老的,到我们再也走不动的时候,就回琉璃湖,每日在湖边看朝阳东升、夕阳西沉,闲来无事,便将我们走过的地方,所见所闻一一写出来,写成一本游记,留待后人鉴赏,倒也是件乐事。”

    “你喜欢琉璃湖?”

    “当然喜欢,你不喜欢吗?”

    一直对琉璃湖有种莫明奇妙的归属感,如今我才得知那是因为御凤一直在琉璃湖底等待着我。原来当年涣尘大师早就知道御凤的下落,所以狄靖才会一直守候在琉璃湖畔,等待我的出现。而飞羽帮这么多年来,找的其实只是驯龙。

    “你喜欢的,我当然喜欢。”北凌飞笑了笑,只是这笑带着点苦涩。

    已是回到晋阳的第五天,北凌飞最近似乎有什么心事,可是每当我试图去试探他心中所想时,他总是若无其事的带过。

    “凌飞。”我抬起头,轻轻抚着他的脸,“你还生气吗?”

    从我们回来后,北凌飞就不愿再提燕荆山之行。驯龙和御凤两剑也按他的意思留在逍遥谷中,一来是要替这对宝剑配上剑鞘,二来也避免被江湖中人窥窃。有一次我无意中问起剑鞘配好了没,他少有的黑了脸,脸色难看到极点。我问他为何生气时,他却说是因为我私自带了吉祥和陆悯去找他,我的任性妄为让他担心了,并且要惩罚我,在乾安宫禁足三个月。这话说得让我目瞪口呆,这是多久之前的事了,该生气的时候他没生气,过了这么久,他竟然秋后算账了。我心里不禁好笑,燕荆山之行,北凌飞表现出来的是完全成熟的一面,处事冷静理智,临危不乱,指挥飞鹰骑时那沉稳坚忍的气势,让人为之眩目。我想北凌飞也只有在我面前时,才会这样肆无忌惮的流露出孩子气的一面。我被他这孩子气的无理取闹弄得哭笑不得,他的任性可不比我少,可我也知道他在生气时是毫不讲理的,也只能先顺着他的意了。

    北凌飞微微一怔,略带歉意地望了我一眼,将我拥紧,“傻瓜,早就不生气了,别多想。”

    “嗯,不生气了就好。”我心中一喜,开始盘算着说服他让我回他府里住。

    北凌飞将我的脸扳起,斜睨着我,“我虽不生气了,可禁足令仍在,你少打坏主意。”

    我撇了撇嘴,不服气地抗议道:“哪里有打坏主意了,你难道是我肚子的虫子?连我想什么都知道?”

    “还说没有,眼珠子贼溜溜地转,肯定是想坏主意了。”

    被他看穿了,我有点恼羞成怒,别过脸生气地道:“讨厌,我说没有就没有。”

    北凌飞哈哈一笑,强行扳过我的脸,“真的没有?来来来,让夫君瞧瞧,我最喜欢夫人这双贼溜溜的眼睛了。”

    我强忍着笑故意闭上眼睛,却感觉到他柔软的唇已落在我眼睛上,轻轻吻着。我微微仰起头,任由他的吻在我眼睛上、额上、鼻子上一下下的轻啄,当两唇终于相触时,树下却传来吉祥有点惶恐的声音。

    “殿下、主子,有急情禀告。”

    北凌飞低声骂了句,“该死的家伙!”

    嘴里虽骂着,却也知道吉祥如果不是有急事,是不会贸然来打扰我们的。两人一起跃到地面,吉祥恭敬地将一张纸呈上。北凌飞将那张纸展开,两人不由同时愣住。纸上画着两幅俏像,一男一女,可这一男一女又是同一个人,正是我。

    北凌飞皱着眉盯着那画,沉声道:“怎么回事?”

    吉祥压低了声音道:“三曜今日在殿下府外巡察时,发现两人行踪可疑,遂跟踪两人,后来那两人发现了,几人打斗起来,一人被击毙,三曜本想将另一人生擒,便将他下颚打碎以防他服毒自尽,不料那人被擒后,嘴唇碰了一下衣领便死了,三曜只在他们身上发现了这张画。右护法让吉祥禀明殿下和主子,并请主子这段时间切不可出宫。”

    我与北凌飞相视一眼,现在总算明白了那些袭击我的黑衣人为何会认得出我的模样了,原来他们都有我的画像,无论我是女装或是男装打扮,那画都画得清清楚楚了,且画功精良,又怎么会认错。

    能将我的日常装扮、眉目神韵画得如此真切,那人定是我身边极为密切的人。一念及此,心中不由一寒。北凌飞显然也想到这点了,脸色异常阴沉。

    吉祥退下后,我问道:“会是谁?”

    北凌飞将那画凑近鼻子闻了一下,“仍有墨香,应是这几日才画的。”望了我一眼,见我眉头紧锁,又道:“千汐上月初便去了云府,一直没回来过。”

    我松了口气。在墨渊两年多的时间里,我早已将身边的人当作了亲人一般,无论是谁,我都不愿意他和这件事扯上关系。上次吉祥发现千汐身上怀着我的画像,北凌飞事后故意让她去云府住上一段时间,说是让她陪伴千洛,暗里派人监视,从我们去燕荆山到现在,也没发现她出过云府半步。千汐是千洛的妹妹,我更加不愿意她和此事有关。

    北凌飞见我脸色仍有点难看,搂着我的肩笑道:“看,我有先见之明吧,早说了让你禁足三个月的,你的夫君真是料事如神。怎么了,怕了?”

    我白了他一眼,“看来嫁给你也不是什么好事,成天被莫明奇妙的人追杀,终日为保小命惶惶如丧家之犬。那泛舟湖泊的日子,也不知何时才能实现。”

    北凌飞怔了一下,叹了口气,搂紧我歉然道:“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我伸手捏了他的脸颊一下,“我今日所受的委屈你可要好好记住了,日后要好好补偿给我。”

    北凌飞展颜一笑,“谨遵夫人之命!”

    我噗哧一笑,又将头枕在他肩上,闻着他身上那阵阵熟悉的松木檀香,“只是,我不明白,为何那些人穷追不舍,定要将我捉去?捉了我,对他们有何好处?”

    北凌飞原本轻抚着我秀发的手一滞,沉默了片刻才狠声道:“别怕,不过一群跳梁小丑,总有一天我定亲手将那阴险小人的头颅砍掉!”

    我的心惊跳了一下,环抱着他手不由一紧,“我不许你轻举妄动!你看今天三曜捉的那些人,毒药不再藏在嘴里,而是涂在衣领,这说明他们知道之前有同伙被我们生擒,因下颚被打碎不能咬破藏于嘴里的毒药,所以现在学精了。这一定也是隐藏在我们身边的人告的密,能在我们身边安插细作,那幕后之人的势力绝不简单。”

    “我知道,你放心,我不会轻举妄动的,只是这段时间要辛苦你了。”

    弯弯的月牙儿似乎有了一丝疲倦,藏于几缕云雾之后,今晚的星空也不再绚丽,只偶尔有零星的几颗,像散落于镜子上的碎玛瑙,闪烁着微弱的荧光,陪伴着梧桐树下我俩紧紧相拥着的身影。

正文 第七十三章 神偷

    三皇子北凌雁从南泉州回晋阳了,这次北凌雁平定南泉州之乱可谓是充分展示了他的治世才华。他先是将之前被官署没收的房产归还给那些圣焰教教徒遗孤,又针对这些人特别制定了几项法令,帮助这些遗孤重拾生计。如是农户,将他们的农田先归还一半,让他们勤奋耕作,派专员随时勘察,如这些人两年内安分守己,不作乱生事不再接触邪教,又交足规定的赋税,则两年后官署再将余下的另一半田产悉数归还。如是商贩,可从官署支借一部份银子做本钱,定期归还并交纳赋税,如过期不还官署仍旧没收房产。如是工匠,则由官署安排到各官属工坊做工,头两年只支取半数工钱,若两年内品行通过考核,则两年后一切如旧。

    这数月里,北凌雁事必躬亲,常常只带几名侍卫从简出行,亲自察看各地情况,更深入到各村各户,了解民情,还收养了几名失去双亲的圣焰教教徒孤儿。种种举动,无论是出自真心,还是深谙弄权之术,北凌雁凭他那温文尔雅,谦逊可亲的个人魅力,巧妙地抓住了这个契机,征服了南泉州一众官民。一时间,南泉州民众都对这位三皇子感恩戴德,据说他离开南泉州回晋阳那日,无数民众自发地在官道两旁挥泪相送,风头一时无两。

    那些原来弹劾北凌云的人,也因此禁了声,一场风波就此平息。

    这日,适逢北凌珩和北凌烁刚加了冠,众人吵着要热闹一下,因仍是守孝期间不宜张扬,众人商量了一下,还是到北凌飞府里聚聚算了。这次我突发奇想,向小德子要来一套他的内侍服式,打扮成年轻宦官的样子,与吉祥一起跟随在北凌飞身后一起出了宫。

    “灵儿,我的乖女儿,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老爹差点认不得你了。”夏枯草围着我转了几个圈,挠着脑袋嘟囔着。自我进了府,夏枯草这句话已经说了不下十次,我也懒得再回答他了,因为无论我怎么说,一扭头他又忘了。

    “乖女儿,老爹不喜欢住在小畜生这里,咱们何时才能回家?”

    在我回宫前,我告诉夏枯草我要到宫里治病,等我治好病了才能回逍遥谷陪他,并叮嘱他千万不可乱跑,不然我回逍遥谷就找不到他了。夏枯草对这话倒是记得牢牢的,这两个月以来也果真乖乖待在逍遥谷里,今天是我特意请狄靖将他带来这里的。

    “老爹,灵儿也想回逍遥谷,可是灵儿现在还不能回去,灵儿要在这里找一样东西。”

    “乖女儿要找什么东西?告诉老爹,老爹帮你找。”

    “好啊,灵儿知道老爹最擅长找东西了。”

    我四处瞥了几眼,确定无人后,弯着腰拢起手在他耳边悄声细语了一通。听到我要他偷遍府里的每一个人时,夏枯草猛地抖擞了一下,那双布满皱纹的小眼睛发出闪闪的精光。

    “真的吗?府里的每一个人?”

    “没错,每一个人,从上到下,从老到幼,从厨子到侍卫,无论男女,只要是活人,你都可以偷。”

    “哇哈哈,有趣有趣!老爹喜欢,老爹这就去。”夏枯草兴奋得拍起手来。

    “可记清楚了?要找的是什么?”我对他的记性着实不放心。

    “画着灵儿今天这模样的画。”

    “找到了要怎么样?”

    “在谁身上找到的,就把那人扭来交给灵儿。”

    看来夏枯草平时虽迷糊,可一旦说到他最感兴趣的偷东西这事上,他便清醒得很,我满意地点了点头,“老爹真是利害,灵儿等老爹的好消息。噢,对了,凌飞就不用偷了。”

    “谁?那个小畜生吗?”

    我无力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