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我的小强情人 >

第28部分

我的小强情人-第28部分

小说: 我的小强情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有意思起来了,所有人都交头接耳、蠢蠢欲动……不过,大部分的眼神都投向我,把我当成预想中的猎物,另有少部分虎视眈眈著银狼,看来知道打倒教官才是最具挑战性的任务。
  
  很好,追捕我的人多,才可以跟老婆美美的交差。
  
  我跟银狼在行动前十分钟就沿著山径先入掩蔽里,照原先说的,他负责东边,我是西区;他动作很快,一下子就超越我,动作如鬼魅般幽忽,脚步落地无声,几秒钟就失去了他的身影。
  
  不可轻忽,这个人,果然是杀手中的杀手,绝对要避免与他为敌。
  
  一个小时後,我神轻气爽,越过帐棚外一堆已经中弹哀哀叫的子弟兵进去,发现银狼早就已经坐在里面,喝著矿泉水,石瑞则在一旁絮絮问著对方怎麽灭了整东区的经过。
  
  「老板你不厚道,阿光尿尿你也从後面给他一枪,那不当场把他吓的缩回去?」石瑞掩著嘴笑:「他刚刚跑来跟我抱怨,说他以後都不敢在野外尿尿了。」
  
  「这个阿光,没能力报仇就来找你打小报告。」银狼生气的解释:「真要在战场上,这点小疏忽会直接让他丢了脑袋,缩回去还是小事情,我是为他好!」
  
  「是、是,我懂你用心良苦!」石瑞咪咪笑著安抚他。
  
  我仔细观察,他面不红气不喘,悠閒镇定,衣服整齐,只有几处沾惹一些青苔土屑,看来像是刚刚散步回来;反观自己──也还好,没狼狈到哪里,虽然遇上几个身手反应都不错的,不过我身经百战,自小从黑山妖跟天山蛇怪的荼毒下活过来,那些人哪可能是我对手?几下也就制服了。
  
  老哥递给我矿泉水,问:「好玩吗?」
  
  我一口气灌半大瓶,反问:「我干掉几个?」
  
  「Vincent半个小时前就回来了,刚刚阿至点过,他清理了72个,这麽说来,留给你54个……」老哥说。
  
  「差强人意,至少不会在老婆面前漏气。」我说:「老哥,我帮你保住了十万元,怎麽答谢我?」
  
  老哥说:「哼,你是刚上任的经理,很多人不服你,说你是我弟才能一步登天当总经理,经过这回的比试,我相信保全这里的人都已经对你心服口服。」
  
  「原来老哥也是用心良苦,谢了。」我动容,这麽奸诈,不愧是洞里赤练蛇。
  
  很难得的,银狼转身对我说话:「周昱,你射击的本领果真不错,有没有兴趣到龙翼会的暗夜会堂?目前,好的狙击手不多……」
  
  我懂他的暗示,暗夜会堂,全世界属一属二的暗杀组织,隶属龙翼会,他说要我进去,就是希望我投效後当杀手。
  
  这种事,考虑都不用考虑,我拒绝:「我老婆人在台湾,怎麽可能丢下他?不去不去,哥哥爸爸都比不上老婆伟大,我要退出黑道,当公司的总经理养他。」
  
  啪啪啪,石瑞拍手,称赞我是不可多得又负责任的好男人,跟他家的老板一样。
  
  回去小木屋洗了澡,打电话报告战绩:「54个,没盖你,每个都一枪毕命。」
  
  「哇,阿昱果然棒,那、你有没有受伤?」小家伙问。
  
  「连根毛都没被碰掉,不相信,你现在过来检查。」故意这麽说,看看有没有办法把他骗来过夜。
  
  「我现在、我现在跟小华在煮绿豆汤,等其他夜游的同学回来就有得吃……阿昱饿不饿?你现在过来,我偷舀一碗给你……」
  
  一听就知道小家伙疼我,正想说好,突然狐狸精大骂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当场把我气到三焦神经失调。
  
  「小强,我们两个那麽辛苦煮的,别让死人头吃!他现在一定在小木屋里跟黑鸡喝啤酒吃烤肉,享受呢!」
  
  「没有!」吼回去:「我刚回来洗过澡,又渴又饿,哪有啤酒烤肉吃?小强,我不是骂你,我是骂狐狸精……」
  
  「噢,差点吓死我……那,阿昱,你一定累坏了,还是早点休息,想吃绿豆汤,明天晚上我再煮给你。」
  
  还是我家小强温良贤淑,那只狐狸精,哼,恶人自有恶人磨,他就等著回家被我老哥鞭吧。
  
  时序由秋入冬,很快,我渐渐熟悉壬华的各项业务,在蛇妖老哥的监督下,又是学习又是观摩,三不五时还得陪他出门谈生意,认识些商界人士,每天忙得不可开交,不过还是尽量赶著傍晚回家,跟小强腻在一块。
  
  今天也一样,从公司回来,见他埋首书桌前,我立刻抓过另一张椅子坐下,靠紧他。
  
  「别黏过来啦,我明天期末考,得把重点背下来……」小家伙伸手挡我。
  
  「我明天也要跟老哥接待东南亚来的商务视察团,现在还不是照样想抱你?」努力不懈,老哥说只要脸皮厚,不理会羞耻为何物,老婆最後都会投降。
  
  「商务视察团?其实是跟亚洲缉毒组织做情报交换对不对?」小家伙兴奋说:「阿昱你真了不起,最近学的英语果然用得上了……早点睡,明天才有精神开会。」
  
  气到想当场操了他:「不是!是普通的商务会议,你小脑袋瓜又乱想了!」
  
  他笑嘻嘻,开始分心作梦,分析他眼睛深邃的程度,剧情大概编织到我已经破获了重大跨国毒品走私案件,正押解著国际贩毒大头目受审判。
  
  由他去,我继续死缠活缠,摸他捏他亲他舔他,他被我磨的没办法,最後把笔记跟书本拿到客厅去,让我把头枕在他大腿上,双手环抱他的腰,闻著刚洗过澡的淡淡香味,果然小强就是合我味,怎麽抱怎麽舒服。
  
  要是早点认识他就好了,过去的荒唐日子都白白浪费掉,当时每天玩闹,却从不满足,就算得到一时的快意,等酒醒依然空虚,我日复一日追求著什麽,却什麽也追求不到,直到现在──
  
  光是看著他,跟他聊几句话就很满足,白天在公司里的疲累也没了,果然,小强天生就是老天爷要配给我的阳光。
  
  真的很满足,感触他的体温,暖的刚刚好,足够让我沉沉睡去。
  
  两个小时後他摇醒我:「阿昱,我读完了,天气那麽冷,回床上睡觉好不好?」
  
  睡的迷迷糊糊,手就是不肯放过他,抱著说:「读完了……可以亲亲爱爱了?」
  
  「不、不要,今天K书K的很累……期末考很重要,阿昱别为难我……」他说,然後很努力的推我挤我到房间去。
  
  好吧,不为难他,躺上床,把他抱怀里,他的身体骨架小,原本瘦瘦的,却被我的喂猪计画养的长了些肉,质感更加一等,现在睡觉要是不抱著他就不对劲,怪怪的。
  
  就这样睡去,有些舍不得,忍不住还是要亲亲他的脸颊跟嘴,亲到他都烦了,抱怨。
  
  「怎麽老亲、亲、亲不腻?快睡啦!」脸红。
  
  「哪可能亲腻?要不,让我做一次,做完流过汗,很快就能睡著。」重新提出申请。
  
  老婆无情驳回:「都说了明天要考试,不可以……啊,对了,阿昱,考完试就要放寒假,有一个多月,我要回台北。」
  
  回台北……台北……什麽?
  
  怒发冲冠,我立刻从床上坐起大声质问:「你老公我在高雄,回什麽台北?你知不知道台北有多远?」
  
  他被我激烈的反应给吓到,往床角一躲,还聪明的躲在被子里:「多多多多多远?大概、大概三百多公里……不会很远……」
  
  「现在是冬天,你居然好胆给我跑三百公里外,不尽责替老公暖被窝,什麽意思?回去几天?你该不会说要待在那里一个月吧?不准!不准回去!」怒吼。
  
  好久没见小家伙这样惊吓受怕,脸惨白,眼睛溜溜转著,想逃又不敢逃的样子,我霎时间觉得自己脾气发太大了。
  
  爬过去,把他搂怀里,发现他的身体紧绷,果然还在害怕,可是我习惯了有他的日子,即使只让他短暂离开个两三天,我都不愿意。
  
  他到底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我喜欢到不愿意放手,想永远带他在身边,不给任何人,即使是他的亲人。
  
  他终於镇定下来,身体柔软了,轻轻说:「阿昱……我哥哥姊姊在台北工作,只有我在高雄,所以寒暑假我都一定回家住,不是故意留你一个人在这里……」
  
  「那也不用待太久吧?一个星期够不够?」我依旧有点气愤。
  
  他软言相求:「我是老么,家人最疼我,我阿公又七十几岁了,常要妈打电话叫我赶快回家陪他呢……不过一个月,中间又卡过年,很快就过去了。」
  
  我突然想起了件事。
  
  「对了,都忘了还要回家过年,我家在桃园,根本就在台北隔壁!」这下我高兴了:「过年再一起回去!我顺便见见你爸妈,跟他们放话,说你是我的人了,以後尽管放心,我会好好待你。」
  
  小家伙皱眉:「这、这不太好……我阿公年纪大了,不能受到刺激……」
  
  他说的有理,都七十几岁的老阿公,要是知道有我这个旷世奇派的好男人当他孙女婿,心脏可能受不了。
  
  「不然你回我家见我爸妈,让他们知道我有了你,以後会好好顾家,不再花天酒地。」
  
  「阿昱这麽优秀,你爸妈不会希望你跟我在一起吧?」小家伙低下头说:「我也别去比较好……」
  
  没错,想想老爸的黑心黑肠,他到现在还深深恨著拐了老哥的狐狸精;至於老妈,爱搜集美少年当乾儿子的怪癖一直改不掉,我家小强那麽可爱,可别被她看上了。
  
  察觉小强的心情不太好,他不好我也难受,於是问:「期末考什麽时候考完?」
  
  「这一整个星期都是,星期六就停课了,我打算……我打算星期六就回家的……」他小小声回话,低著头,一直不敢看我。
  
  「星期六?小强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急著想避开我?为什麽一考完就急著走?」我心底再度冒起无名火。
  
  他慌慌张张摇头:「没有啦,阿昱,我是真的想家,想爸妈,还有哥哥姊姊……要是放了假还不回家,我妈一定会担心,到时夺命连环叩,不回也不行……」
  
  「你老是想著别人,都没顾到我,不知道我也同样会想你担心你?」不希望小家伙又被我吓到,我压抑情绪,几句话在他看不见的视角说的咬牙切齿。
  
  他静了好一会,然後反手抱住我,说:「……我们可以天天通电话啊,如果你不嫌麻烦,我们就视讯聊天……啊,要等我爸妈睡著就是了……」
  
  科技进步还是有好处的,比如说这个视讯,当初我就有先见之明,花大钱让老婆买了一堆电脑产品,现在可都用得著了。
  
  让步吧:「星期六我开车送你回去。」
  
  「还是你送我去左营搭高铁?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台北,要开车的话,你会累坏。」他摇摇头。
  
  再让一小步:「我没搭过高铁,不如一起搭,嚐个鲜,等亲眼看见你入家门,我就回家。」
  
  他想想没拒绝的理由了,说:「那、也好,有阿昱陪著聊天,搭车也不会无聊,嗯,没错。」
  
  他说著说著脸蛋笑开,主动亲了我一下,说:「阿昱愈来愈好说话了。」
  
  小家伙自己也是愈来愈主动开放,向我撒娇跟亲吻的次数都多了起来,好像渐渐抓住克制我的法门,还知道我吃软不吃硬,各种手段花招都上手起来,时不时来上一招,把人搔的心痒痒。
  
  回亲,即使只是盖棉被纯聊天,这个夜里依然愉快。
  
  **************************
  
  期末考完後的那个星期六上午,小家伙异常高兴,早早收拾行李就催我出门赶车。
  
  我在一旁懊恼的要命,昨晚用庆祝他考完试作藉口,硬逼他在床上陪我玩游戏到下半夜,想说把他累瘫,早上爬不起来,等错过今天的车次,就有理由要他再陪我一天。
  
  只可惜,不能小看蟑螂归心似箭产生的意志力及爆发力。
  
  拦了计程车到左营高铁站,小家伙高兴的在那里研究怎麽买车票,还有一堆罗哩罗唆的站内规矩,忙得很;我负责提行李,还有好几袋老婆说要带给家人吃的南部特产当伴手礼。
  
  进车厢坐定後,我说:「我好像陪老婆回娘家。」
  
  小强花了好几秒钟才厘清我说的意思,白净的脸立刻爆红,慌张捂住我的嘴,小声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