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我的小强情人 >

第29部分

我的小强情人-第29部分

小说: 我的小强情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进车厢坐定後,我说:「我好像陪老婆回娘家。」
  
  小强花了好几秒钟才厘清我说的意思,白净的脸立刻爆红,慌张捂住我的嘴,小声羞愤交代:「别、别说那种奇怪的话,这里、公共场合,被人听到了,尴尬……」
  
  看他这样我又想欺负了,於是伸两手用力捏他两边脸颊,还故意捏的用力,表示我对他的爱有多深。
  
  脸都变形了,小家伙好不容易扯开我的手,皱眉皱到庭院深深,怨:「好痛……干嘛捏我?」
  
  负起老公的职责教育他:「多捏捏,脸皮才会厚,厚到百毒不侵,以後不管听到别人说什麽,你就再不会感觉不好意思、尴尬、或是丢脸,像我一样。」
  
  他恍然大悟:「原来阿昱的厚脸皮、还有不把别人意见当一回事的本领都是这麽练来的,我还跟小华激烈辩论好久,结果两个人都猜错了。」
  
  这有意思,我问:「你们猜我什麽?」
  
  「我们最後的结论是:阿昱你天生脑叶发育不完全,无法顺利解读别人的想法;听力也有问题,别人的意见跟要求总听不进去,我还跟小华补充过你是色盲,分不清楚红灯跟绿灯的差异……」
  
  我捏紧拳头,等老婆继续说明完全。
  
  「……手脚协调方面也有缺陷,开车时该减速的地方你却加速,整体的空间感更加糟糕,别人停车时都能好好的驶进划好的停车格里,你却总是停不好,老爱45度角插进去,害我每次下车都好丢脸……」
  
  拳头已经爆青筋了,我考虑该不该给亲亲老婆当场来一点铁的纪律。
  
  他说完,低头瞥见我代表伦常纲纪的拳头正蓄势待发,抖一下,转头看看有没有人注意过来,发现安全,陪笑说:「阿昱别生气,我都是开玩笑的啦,你其实是最棒的……」
  
  边说还边摸摸我的拳头,软软的语调拱得我全身都酥了,一等我拳头放松,他又回复正经危坐的姿势,只是微微侧头对我窃笑,我立刻省悟,又被老婆三言两语哄过去。
  
  真是可恶,这小家伙果然日复一日有凌驾於我头上的趋势。
  
  火车真的很稳,感觉不出列车正以极快的速度行驶中,跟老婆两个小小声说话,听他聊自己家人,说他阿公是退伍军人,爸爸是警官,刚退休,哥哥则是刑警,就连姊姊也是士官正在服役。
  
  我听到有些心惶惶:「看来你家才真正是一门忠烈……」
  
  小家伙叹气:「我爸爸哥哥姊姊都很厉害又有气概,只有我没本事,体育不好个性又软,想想只能当老师了。」
  
  「胡说,你这样很好,我最喜欢了!」我说:「要是像狐狸精那种整天停不下来的祸害,我巴不得踢他到远远的地方,免得烦死人!」
  
  他又笑起来,给我一个说不出意味的眼神。
  
  感觉时间很快就过去,跟老婆下了车後,他说要搭大众交通工具,我说手里一堆东西不方便,最後叫了计程车回他士林的家,又因为房屋在巷弄里,车子开不进去,我要计程车停巷弄口就好。
  
  他要我搭原计程车回去,我死活不肯,说要帮他拿行李回家,他拗不过我,说好,可是再三吩咐,如果见到他家人,不可以说些奇怪暧昧的话。
  
  不就是害羞吗?懂,果然是可爱的小家伙。
  
  隐身狭窄巷弄里的普通三层楼旧建筑,有些寒酸,我舍不得老婆提重物,让他当先带路,快到他家门口时,身後传来噗噜噜的摩托车引擎声,我警戒起来,要老婆跟著往旁边让。
  
  黑色的野狼150,车上的骑士身材高壮,锻鍊的很好,没有一丝赘肉挂身上,快速的掠过我身边,跟我交换不友善的一眼後,立即横过车身,挡在我跟小家伙中间。
  
  我可火了,这家伙挑衅的明显,我站定,用周家亲传五千年的邪恶眼神瞪他。
  
  他掀开安全帽,不避不让,也瞪著我,开口:「小强,你怎麽那麽不小心,有坏蛋跟踪都不知道?」
  
  坏蛋?我?这家伙是谁?胆子比一般人都大,没被我的眼神吓到落荒而逃,不是普通人物。
  
  小家伙愣了一愣,看看骑士又看看我,了解了什麽似的後说:「哥,阿昱是我朋友,不是坏蛋啦……他只是帮我拿东西回来……」
  
  我也了,这个嚣张的浑蛋原来是小强的刑警哥哥,不过两人在长相跟体型上一点都不像,难怪、难怪小家伙提到自己家人时,有强烈自卑感。



  
  小强的哥哥对我上上下下看,用警察审视嫌疑犯的怀疑眼神,附带X光的透视射线,想把我穿出一个洞──我可不怕,今天就算是警政署长来,我照样用屌屌的态度对看回去。
  
  「小强,真是你朋友?」陈家哥哥看看弟弟,又问:「……我好像哪里看过这张脸……」
  
  小家伙走过来,笑著说:「哥,他叫周昱,我们在高雄认识的,因为他家在桃园,我们就约好一起搭高铁回来,他还帮我拿东西呢。」
  
  转头跟我介绍:「阿昱,他就是我当刑警的哥哥,叫陈毅心。」
  
  陈家哥哥眼神大亮,摩托车熄火,沉著声说:「桃园?周昱……我就说怎麽那麽面熟,成德会周家两兄弟,那种天生的坏胚相貌,的确让人一眼就难忘……」
  
  我有些忌惮了,这家伙不愧是刑警,一眼将我的出身道出来。
  
  小强却很惊喜,抓了他哥哥的手问:「哥你也认识阿昱的哥哥啊?他是我同学小华的……房东,对啦,长相真的很……奇特,可他们都是好人……」
  
  「传说中的魔王周壬是好人?小强,你到底在高雄干什麽?不是读书吗?难不成真去混帮派了?」哥哥话语严厉了起来。
  
  小强不解地回答:「我怎麽可能去混帮派?哥你好奇怪,阿昱跟你不都算……同事吗?你怎麽……」
  
  锐利的眼光再度朝我过来:「周昱,你接近我弟弟的目的何在?成德会并不在我管辖的范围之内,想透过他得到警方的秘密情报根本是枉然!」
  
  我不屑斥回去:「呸!我成德会家大业大、根基稳固,才不把警方当一回事,你区区一个小刑警,也别往脸上贴金!」
  
  小强发现到我跟他哥之间的气氛紧张,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在一旁扭紧双手,小声怯怯问:「哥,阿昱,你们别……先进去喝杯茶好不好?」
  
  「小强你真是脑筋糊涂了,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个人……」陈毅心指著我:「虽然在成德会里没任何建树,却还是货真价实的流氓,你居然请他回家喝茶?不怕老爸打断你的腿?」
  
  小家伙有些失措了,吞吞吐吐说:「哥,你误会了,阿昱……阿昱其实……」
  
  求救的眼光朝这里奔来,可惜,我无能为力,老婆到现在为止仍没从梦中醒来,对我的本质他幻想的太好,来不及自己惊醒,就被自己的亲人戳破神话了。
  
  我其实不是他以为的那种人,我是周昱。
  
  陈毅心接下来把矛头指向我,质问:「我弟弟一向个性淳朴,不会怀疑人,你欺骗他是因为耍著他很好玩吗?据我了解,成德会的周二少出手阔绰,女友众多,从来都不缺玩伴的,找上我弟弟不合理……」
  
  打断他的话:「我没骗过小强,一开始我就表明自己是成德会的人,也告诉他我很坏,可他不相信,我有什麽办法?」
  
  陈毅心爲之语结,想了想,回头问弟弟:「……这次你又编了哪种情节?」
  
  小强一脸无辜:「我没编啊?阿昱是埋伏在不法组织里的卧底警探,上回跟他哥哥联手,不就擒拿了六合会的李孟冬?哥,他的身分是秘密,透露不得,我跟你知道就好了,别泄漏出去。」
  
  我没看错,他哥哥真的当场翻了个大白眼,要休克的样子。
  
  花了一分钟振作起精神,陈毅心怒视自己弟弟:「还说没有编故事?笨蛋老弟,我拿自己警务人员的信誉跟你保证,周昱不是卧底警探,他是流氓,还是台湾第一大黑帮成德会的太子爷!」
  
  小强傻了,眼珠慌乱的转来转去,小小的脑袋瓜正在想尽办法解读资讯,我也无奈,看样子,老婆爱幻想的个性原来早在家里就养成了,我还不必解释什麽,他哥哥已经全部了然。
  
  好不容易镇定,小家伙嚅嚅嗫嗫问:「就算不是卧底警探,可是……阿昱的哥哥……是大公司的总裁……他们也不会是黑道……」
  
  「哼,金盆洗手是周壬的事,至於周昱,依旧是成德会的人!」陈毅心说。
  
  我立刻申明:「喂喂,那个一心豆干哥哥,你们警方的消息传递也太慢了吧?我现在好歹也是壬华公司的总经理,早跟成德会切断关系了!」
  
  「你花天酒地出了名,怎麽可能会跑到南部经营公司?我也不信周壬会放心将自己苦心经营的公司交给你管理,他好不容易漂白成功,不会干傻事。」
  
  太小看我了,这个哥哥比南部的狐狸精更让我生气。
  
  这样缠夹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向前去要跟小强说明更确切的情况,对,得让他知道,为了他,我连黑道太子爷都不当了,每天累的跟只狗一样,学习正派公司的经营业务,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小强,我……」喊他。
  
  他一震,大梦初醒的样子,看著我,像看著陌生人似的。
  
  怎麽了?到底怎麽了?小家伙已经是我的人,怎麽可以这样看著自己的老公?我可不准他说些离开或家世不合的屁话!
  
  「阿昱……」他咬著下唇,看著我,小声问:「……你家……成德会……真的是黑道组织?」
  
  知道答案会让他害怕,我还是心一横,用力肯定:「没错,我家成德会是目前台湾最具组织、人数最多、势力遍布全省的黑道大帮会,会长是我爸爸。」
  
  感觉得出他的嘴角在微微发抖,真被吓到了。
  
  他低头走向前,静静提回数包行李,我急了,忙说:「小强,你相信我,我真的离开成德会,要专心跟哥哥在南部搞事业,你不是都看在眼里?」
  
  他沉默,不正眼看我。
  
  我生气,却也知道此时此地得克制,免得被他哥哥抓住小辫子,找理由说我的坏话,只好严著脸交代:「我先回南部,晩些再打电话给你。」
  
  「不、不用了,我……先想一想……」他抬头,眼神游移,闪避我的目光:「……我真的需要想一想……你……别打电话来……」
  
  居然说不要接我电话?小家伙打算变天了是不是?还来不及教训他,他已经快一步往自己家门口走,剩下毅心哥哥跟我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陈毅心观察小强的背影,用极度怀疑的口气问我:「你跟我弟弟……不太对劲。」
  
  「哪有不对劲?对劲的很!」咬牙切齿回答。
  
  我握紧拳头,按照以往的行事习惯,我要嘛当场跟哥哥干架,惩戒他居然敢坏我的事,要嘛直接把小强掳回去,再也不放回来。
  
  可这样一来,小强会心情不好,我知道,而我现在疼他疼入心,不想看到他难过。
  
  所以最後,对陈毅心,也对小家伙放话:「听著,我不会放弃的!」

  
  我心情不好,连桃园的家也没回,直接又搭著时速300公里的高铁回高雄去,到家後先拨电话,小强果真吃了熊心豹子胆,说不接电话就是不接,我连打了四十次之後,他索性关机。
  
  好胆,真的好胆,气的老子只想一口气开车到他家去杀人放火!
  
  冲到对门老哥家里,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他,跟他要点意见:是该冲到小强家里去把话说明白,还是用上黑道最喜欢的威胁利诱手段,要小强不准有贰心?
  
  老实说我真的有些不安,小家伙一向听话,就算我是耍了手段得到他,他也很快随遇而安,乖乖留在我身边,愈来愈如胶似漆,我们,跟真的夫妻似的。
  
  今天却终於在他眼中看到了抗拒的眼神。
  
  身分真的很重要吗?我家成德会的背景,会让他将我抗拒在外?我们在一起几个月了,他不是个会因为外在环境的影响就决定自己行为的人,能那麽快的接受这亲密爱人的关系,也一定是早就喜欢我的缘故。
  
  他的心思变的陌生,我一下适应不良。
  
  愈想愈气,我说:「哥,乾脆找人诱惑他老妈去赌博,等欠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