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11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11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阎亦风点了点头示意她退下,“我去后面换衣服,你就在这换。”说完拿起里面的一条浴巾便走开了。

    方子静看了看面前的浴巾,做了个深呼吸,然后一只脚用力地站起来,慢慢地退下了自己的衣服,拿起浴巾裹好,再从包里拿出发圈将头发扎了起来,盘了一个丸子头。

    过了两三分钟后,阎亦风便也换好了衣服过来,一眼便看到站在那有些羞赧的方子静,他的小妻子好像很容易害羞。

    方子静确实是羞的不得了,自己从不曾和哪个男人一起泡过温泉,更别说要这样‘坦诚相待’的待着了,一时间竟找不到话题开口。倒是阎亦风显得从容多了,几步便来到她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有些脸红的她,手臂一伸环上她的腰,惊的方子静惊呼了一声。

    “你做什么?”防备的看着他,方子静双手抵在他的胸前。

    “你确定自己能下去?”说完揽着她往前,长腿一迈,两人便进入到温泉之中了。

    “可以放开我了。”方子静推了推他,感觉到腰间的手松开了,立刻戒备地往后退去,“啊!”她都快哭了,这个‘蜜月’是专门用来整她的吗?只能眼看着自己被绊了一下往后倒去。

    腰间刚刚已经松开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鬼使神差地又揽住了她,“这么不小心。”阎亦风眉头不经意地皱了皱眉。不容她反对便直接带着她靠坐到池边,“坐好,不要动,这里的泉水对祛瘀疗养很有帮助。”

    方子静咬了咬唇,乖乖地坐好,他是因为她的脚扭了,所以才来泡温泉的吗?哎呀,方子静摇了摇头,告诫自己不要乱想,或许刚好温泉本就在行程计划里,她也只不过碰巧扭了脚,又碰巧泡温泉又对她的脚伤有好处。

    温泉里雾气氤氲,泡在暖暖的水中,仿佛身上的每个毛孔都被打开了,整个人都觉得十分舒畅,方子静被这热气包围着早已无力思考其他,只能晕晕乎乎浸泡着,感受着泉水的包裹。

    F国的某一处房子内,一个高贵典雅的女人正在厨房里忙碌着,旁边的几位佣人紧紧地跟在身后,“夫人,这些还是让我们来做吧。”

    “不行,赫尔曼过几天就要回来了,我得要提前亲自准备些东西。”女人一张精致无比的小脸上带着笑意,让人猜不出她的具体年龄。

    “准备什么?”一道沉稳的男声从后面传了过来,女人身边的几个佣人立刻行了行礼然后迅速地退了出去。

    “你回来啦。”女人看到来人立刻开心的扑了过去,“不就是赫尔曼嘛,这两日就要回来了,我得要提前准备准备。”

    “怎么没见你每日都为我做好吃的?”男人不满的说到,满满的醋意。

    “都这么大人,怎么还吃儿子的醋?”嘴上虽然这么说,不过女人还是忍不住的脸红了起来。

第20章报复一口() 
烟雾环绕下的温泉里,只听见汩汩的水声,如果靠近些的话还能听到某个女人轻浅地呼吸声,当然,这得要靠的非常的近,就如现在阎亦风一样。此刻只要他一低头便能看到满眼的春光,再加上在温泉地浸泡下,女人的小脸更加白皙红润。该死的,一向自认清心寡欲的他竟然也起了反应。

    “恩!”方子静动了动头,她是泡睡着了吧。真是的,刚打算伸一个懒腰,却发现伸展不开,猛然发现自己竟坐在某个男人的怀里。“你!你干什么?”立马用力地推开他。

    阎亦风抬起眼,回想到之前的情景。看着她歪着头睡着了,那摇摇晃晃地身子眼看着就要倒下,他鬼使神差地往她那挪了过去,一手接住她,将她的头靠到自己的肩上。

    看着她此时惊慌的模样,他也跟着起身,眼中闪过一丝不耐,“不要乱动。”该死的女人,再莽莽撞撞地绊着怎么办?

    “你不要过来。”看着他因为起身而暴露在外的胸膛,上面还挂着水珠,她立刻尴尬地移开视线,手依旧不停地在前面推搡着。阎亦风大步上前,长臂迅速地伸了过去。

    “啊!”下面的场景是两人都没有料想到的,看着在水中飘起的浴巾,方子静再也忍不住尖叫起来。这时外面一个不明所以的工作人员听到声音跑了进来。

    “该死的。”阎亦风立刻近到她身旁一把将她扯进怀里,一时间肌肤于肌肤相撞。

    “先生。”因为有雾气,所以工作人员还是出声唤了一声。

    “滚。”阎亦风听到他靠近的声音立刻出声吼道,冰冷的声音中带着怒气,那个工作人员被他吓地立刻退了出去。其实也不怪他吓到了,他本是隔壁浴池的服务员,只因为这里的服务员小丽临时有事,所以他才来顶替一下的,他根本不知道这间浴池的客人是什么人。

    他们从遇见到现在好像还没见他真正发过火,方子静咬着唇不知如何是好,而且自己现在的状况有些纠结,突然下巴被一只大手捏住,那双手的拇指还拨开她紧咬的唇,“你?”

    阎亦风向来都是个决断的人,不管在什么事情上,所以此刻他也遵从自己的心意,底下头,覆上怀里的小女人的唇,搂在她腰间的手也不自觉的加重了些。

    “恩!”方子静瞪大了眼睛,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脑袋里整个乱成了一团。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她立刻慌乱地挣扎起来,奈何力量太过悬殊,他竟然丝毫没动分毫。

    方子静腰身被他扣住,整个人紧紧地贴在他胸前,感受到彼此身上的体温,一张小脸早已涨的通红,就连带着耳根也沾染上一丝丝红晕。

    阎亦风意犹未尽地放开她的唇瓣,抵靠着她的头,看着她娇喘不息的模样,伸出手摩挲着被自己吻的红的滴血的娇唇,“这里,我是第一个品尝的吗?”

    方子静的心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她整个人早已无力地靠在他身上,这个可恶的男人,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方子静气愤地瞪了他一眼,张口毫不犹豫地咬在了他的手指上,这是对他轻薄她的惩罚,虽然这个惩罚实在没什么重量。

    阎亦风眉头都没皱一下,看着事后开始突然发飙的小野猫,腾出另一只手,拿起仍旧漂在水中的浴巾,“你可以继续咬着,不过我现在要出去了。”

    方子静看着他手中的浴巾,好汉不吃眼前亏,立刻一把抢了过来,背过身去立刻在水中将自己重新包裹起来。

    后面的阎亦风在她背过去的时候已经先上岸了,“我先去换衣服。”说完便朝着外面走去,没人注意到他嘴角的那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方子静才从水池里出来,拿起之前放好的衣服穿了起来,不过脚还真是不疼了呢。穿好衣服,忍不住摸了摸自己唇,吓的她立刻又放下手,自己这是在干嘛?方子静,不能慌,千万要被他扰乱了心智,她在心里这样告诫自己。

    寻着进来时的路,方子静抬脚走了出去,一抬头,竟然刚好接到某个男人投来的目光,四目相对,她脸上立马闪过一丝不自然,抿了抿唇,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老板叽里呱啦的对着阎亦风说了一通,还不忘看了方子静一眼,阎亦风点了点头接过老板递过来的精美的袋子,然后交到方子静手中,“走吧。”

    直到车子开出了好久,一直没说话的方子静才想起来那个袋子,打开来看了一下,里面是两个漂亮的小玻璃瓶,和两个香囊,玻璃瓶上面塞着木制的盖子,盖子上面还用粉色的绸带打了一个蝴蝶结。她放到鼻子旁闻了闻,是薰衣草精油!还有那个两个香囊,上面都是手工绣的花纹,十分精致,想来应该也是薰衣草制成的香囊吧。

    看着旁边的女人爱不释手的样子,正在开车的阎亦风嘴角不自觉的弯起,脚下一踩,车子立刻加速在路上飞驰起来。

    回到酒店,前台的工作人员告知阎亦风有他的电话,于是他便让方子静先上楼去,自己留在前台看看是什么电话。看到那串熟悉的数字,阎亦风还是拿起手机回了一个过去,“是我。”依旧冰冷的开口,“今天?不行,我明天过去。”阎亦风听着电话那头的人继续说着,眉头动了动,“那是你的事,她是你女人,你自己看着解决吧。”说完直接挂了电话,然后转身朝电梯走去。

第21章古堡() 
晚上方子静坚决并且果断地拿着枕头睡到了沙发上,这次阎亦风也没有再阻止她,两人相安无事的一觉睡到天亮。

    早餐依旧在房间吃的,看着他端着一杯咖啡准备喝,她不知怎么地就脱口而出,“一早就喝咖啡?”因为是高级总统套房,所以里面还配有吧台和咖啡机,阎亦风手中的咖啡便是自己刚刚现磨的。

    刚刚准备喝的阎亦风抬起眼看着她,“不可以?”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在他身后晕染开来。

    “当然可以。”其实问完她就后悔了,刚刚那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他的眼睛变成了琥珀色,让人竟然挪不开眼睛。撇了撇嘴,赶忙低下头继续喝着自己手中的牛奶,她真是多管闲事。

    阎亦风放下手中的咖啡,走过去坐到她对面,其实喝咖啡是他的习惯没错,不过今天这咖啡却是因为他昨晚没睡好,至于原因嘛!他伸出手夺过她面前的牛奶杯,然后喝了起来。

    “哎?那是我的。”方子静第一时间关心的是,那杯牛奶是她的,他喝了的话那自己喝什么?

    阎亦风喝了两口后,长臂一伸便将本来属于他的那杯牛奶端了过来,然后放到她面前,“这个给你。”今天点的是套餐,所以两人都有一杯牛奶。

    方子静郁闷地看着眼前的牛奶,又看了看对面的男人,难道这就是羊羊以前说的‘别人碗里的才好吃’?算了,他们这类人估计一般人都无法弄懂的,她还是继续喝牛奶吧。

    两个人,两杯牛奶,吧台上那杯咖啡还冒着丝丝热气,却已无人问津了。

    饭后,坐上车子,方子静以为和昨天一样,依旧去哪个好玩或者好看的地方,所以当车子在一座古堡式的建筑前面停下时,她还在想难道今天是参观博物馆?

    古堡前的雕花铁门缓缓开启,阎亦风发动车子开了进去,身后的大门又牢牢的锁上。车子开进来便看到一个美丽的长方形水池,中间还喷着水,水池周围是修剪过的圆形灌木。方子静摘下墨镜,好奇地左顾右盼,“这里是什么地方?看上去像一座古堡呢,难道是博物馆?今天我们要参观这里吗?”她立刻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算是吧。”阎亦风回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给她。

    古堡大厅的门这时被打开,立刻出来几个穿着佣人服装的下人,为首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不知道对着阎亦风这边说了些什么,说完还立刻低头行了行礼。

    阎亦风点了点头下车,另一边的方子静也跟着下了车,这些人认识阎亦风?突然那些人又对着她的方向行礼起来,嘴里还说着她听不懂的语言。

    阎亦风揽上她的肩膀,对着那些人又说了些方子静听不懂的话,然后便带着她往里面走去,“记住,今天我们是夫妻。”方子静一下子没明白的过来,不过接下来的事情便让她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了。

    “赫尔曼。”一道洪亮的女声响起,然后只见一个身着白色旗袍的女人扑了过来,阎亦风带着方子静一个转身,那个女人扑了一个空,“你这不孝子,给你妈妈我抱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

    妈妈?眼前这位年轻的女士是阎亦风的妈妈?那么这里?她瞬间被自己的想法给弄得凌乱了。

    “啊,你就是静静吧。”女人改变目标,朝着方子静扑过去,还亲昵的拉着她的手,这让仍旧惊讶的方子静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只能木讷的点了点头。

    “我是赫尔曼的妈妈,阎欣然。”虽然看上去太过年轻,但是她的的确确是阎亦风的母亲,还是这座城堡的女主人。

    姓阎?阎亦风难道是跟他母亲姓?她口中的赫尔曼应该就是阎亦风了吧,一时间有太多东西要消化。

    “你难道打算就让我们站在这里?”阎亦风适时的出声提醒自己的母亲。阎欣然这才注意到她的儿媳妇貌似被吓到了呢,“你看我这记性,一高兴就忘了,赶紧跟我来,我已经做了好多吃的给你们。”

    阎亦风故意放慢脚步,拉着她在身边,“有什么问题,晚上可以问我。”这话本没什么问题,不过加上晚上两个字,就让人感觉带着暧昧的意味在里面。走在前面的阎欣然偷偷的转过头去,脸上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古堡的内部非常精美,他们走在长长的走廊上,地板和墙壁上都印有典雅的花纹图案,顶上筒型拱顶交叉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