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12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12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古堡的内部非常精美,他们走在长长的走廊上,地板和墙壁上都印有典雅的花纹图案,顶上筒型拱顶交叉排列着,十分好看,右手的墙上每隔几步便有一个大门,上面是半圆的门顶,每扇门中间都挂有一盏圆柱形的壁灯。左边是一扇一扇哥特式的长方形窗户,彩绘的玻璃窗折射出绚烂的光彩,使得整个走廊充满生机活力。

    她一路都在不停的在心里赞叹,这简直就是艺术啊!是真正的城堡呢,他们一路左拐右拐,穿过好几个走廊,终于来到客厅。满眼的壁画和水晶吊灯,充满了富丽堂皇的色彩。灰色的壁炉,铺着白色桌布的餐桌,桌上几座黑色的蜡烛架子,都让人忍不住赞叹。

    “房间我已经让人整理好了,你先带静静上去休息一下。”阎欣然让儿子先带着他媳妇上楼去,自己则要去为他们准备些吃的。

    阎亦风点了点头,带着方子静朝着楼上走去,楼梯一层层旋转而上,楼梯口,黑色的镂空围栏围成一个圆形的天井,精致美丽。今天真是跟做梦似的,方子静一路随着他走过楼梯正对面的走廊。

    “今晚我们就住这里。”打开房间的门,阎亦风带着她进去,这里是他以前的房间,家具摆设都没有变,依旧保存的十分完整。

    “阎亦风,你?”方子静满腹疑问,一时却又不知从何问起。

    “在这休息一下,我先去处理些事情。”阎亦风拍了拍她的肩膀,自己这次回来,虽不想透露行踪,怕是也已经有部分人知道了,他得先要去处理一下。

    看着他突然有些阴霾的脸色,方子静还是决定下次再问,“恩,我知道了。”

    “我会安排一个下人过来,有什么事就找他。”阎亦风转身带上门离去。

    看着被关上的门,方子静有些无力的叹了口气,脱下身上的外套,整个人趴到大床上,歪过头去。自己胡乱的答应嫁给这个男人,本只是想结束自己的单身生活,可是谁来告诉她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她到底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第22章走廊偶遇() 
一整天都没有再见到阎亦风的影子,方子静一个人也不敢胡乱走动。他派来的下人竟然是男的,看上去像个保镖,不过她也没有深究。只是一个人待着实在有些无聊,或许自己可以先去参观参观这座古堡。

    “少夫人。”门口,阎亦风派来的手下看到她出来,立刻低头鞠了一个躬。

    方子静笑着朝他点了点头,“我可以独自在堡里四处看看吗?”还是礼貌的询问了一声,毕竟这里不同于Z国。

    “少爷交代过,今晚要属下负责少夫人的安全。”闻人低头回答道。他本是少爷的贴身保镖,暗中也跟着少爷回到F国。

    “这样啊。”方子静有些失望,他的言下之意就是不能随便走动了!不过为什么要保护她的安全呢?“那我就在这层楼上走走可以吗?一会就回来。”

    少爷也吩咐过要见机行事,难道是料想到了现在的情形?于是不好再拒绝,便挪开身子,将门口的路让了出来。方子静看他后退几步,知道这是允许了,便立刻踏出门去。

    楼上的每条走廊和每个房间都长得一模一样,参观了一圈之后,她悲催的发现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本来想着只要转身按原路返回的,可是看着眼前左右都一样的布置,她实在不知道是往左拐还是往右。所以她只能胡乱地走着,心里安慰着总能走回自己的房间吧,只要看到有个保镖站在那的肯定就是自己的房间了。

    “那个,请问?”方子静注意到这条走廊尽头竟然有一个人,于是便走了过去,想着过去问问路。

    前面本靠在窗户上的男人站直了身体,微微转过身来来,方子静只觉得眼前一亮,那是个第一眼便让人无法忽视的男人,一身优雅的气质,一头褐色的短发,配上那黑珍珠般的利眸,此刻便朝着她这边望过来。

    男人看着不远处突然出现的女人,本欲抬脚离开的腿顿了一下,“有什么事吗?”

    方子静连忙收回视线,自己竟犯起了花痴,不过他也是Z国的人吗?竟然说的是Z国的语言,“请问,这层楼的楼梯口在哪边?”她换了个更好一点的方式询问,只要找到楼梯口,她便能立刻找到自己的房间。

    男人指着自己左手边的方向,“从这里过去就能看到楼梯口。”

    “谢谢。”方子静道了道谢,然后经过他身边,一股淡淡的酒味袭来,他喝了酒?“这个就当做谢礼吧。”今天早上她将温泉老板送的香囊拿了一个放在身上,此刻拿出来递了过去。

    看着前面离去的那个身影,男人眼中闪过一抹异样,这个女人跟他认识的一个人长得很像。再低头看着手中的香囊,拿近了闻了闻,是薰衣草的味道,是因为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所以她才给他的吗?

    “查默斯少爷,大家都在找您,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迎面一个男子急急忙忙的过来,要知道,这楼上可是不许外人进入的。要不是整个大厅都没找到查默斯少爷,他也不敢来上面寻找。

    “我知道了。”男人收好手中的香囊,整了整衣服,跟那人一起也离开了。

    楼上,按照那个男人说的方向,方子静很快的便找到了自己的房间,看了看时间便打算洗个澡睡觉了,虽然放在平时时间还早的很。刚刚回来时,已经看到门口闻人的脸色了,估计她再出去走一圈,他就要整个楼层‘通缉’她了。不过刚刚走廊上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在那里?

    而此时的楼下,一场宴会仍旧在上演。“哎呀,查默斯,刚刚这是去哪里了啊?大家刚还说到你呢。”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立刻朝他举了举杯。

    “只是去了趟洗手间而已。”被称为楚少的男人从容地拿起一旁的酒杯,也朝着人群的几个男人举了举杯。

    “快看,那不是里恩伯爵的长子,格洛斯特家族的下一任接班人吗?”这边不知是谁低呼道,周围的几人也都纷纷看了过去,要知道他们可是收到消息,所以今晚才会来参加宴会的。

    “赫尔曼,过来见过你几位世伯。”里恩德格洛斯特,这次宴会的主办人,也是这座古堡的主人。此时的他一身黑色的西装,金丝眼镜后面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让人不寒而栗。

    阎亦风几步走了过去,朝着自己的父亲一颔首,看着眼前的几位中年男人,“几位世伯。”虽然是恭敬的话,不过由他嘴里说出来,却变成了另一种味道,举手投足间尽是王者风范。今日他也是一袭黑色西装,不同于他父亲的白色衬衫,他的是件银灰色的,整个人显得更加冷傲。

    “几年不见赫尔曼真是大了啊。”其中一位安赛斯特家族的男人开口说到,对于赫尔曼刚刚的态度,他们怎么没看的出来。

    “是啊,我们都快认不出来了。”另外一个也跟着笑道,“里恩伯爵好福气啊!”

    “您客气了,他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里恩官方似的接着他们的话。

    就在阎亦风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余光看到一个男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不简单。

    “您好,里恩伯爵。”来人一手向前,一手背后,行了一个礼,“我叫查默斯斯诺埃尔,我爷爷让我务必要来跟您问好。”

    里恩一愣,斯诺埃尔?“请也带我向赞克老先生问好。”这个斯诺埃尔家族是F国也是很有名望的,虽然不是什么政治人物,不过当家的赞克斯诺埃尔手下培养的黑道势力也不容小觑。

    一旁的阎亦风看了看这个男人,斯诺埃尔?据他手中的资料显示,他们现在正在往Z国转移经济势力,底下公司的总部也已经在近期搬到了Z国。

    仿佛注意到阎亦风的目光,查默斯朝着他点了点头,两人眼底都闪过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神色。阎亦风举起酒杯,一口饮尽,然后拿着空杯子朝他示了示意,转身将杯子放到桌上朝着楼上走去。现在F国的事情还不需要他担心。

    楼上,闻人看到阎亦风过来,立刻恭敬的低下头,“少爷。”

    “恩。”阎亦风打开房门走了进去。宽敞的大床上,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还有一个女人。方子静侧身躺在床上,大半个脸都埋进了枕头里。

    阎亦风扯掉脖子上的领带,随手扔在了沙发上,大步来到床边,深邃的眼眸盯着床上的人儿。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灼烈,又或许是他身上的酒气,方子静皱了皱眉,睡眼朦胧的睁开了眼睛,“你回来啦。”声音还带着些沙哑,显然还没有完全醒过来。

    “恩,我去洗个澡,你睡吧。”阎亦风转身离开床边,走进了浴室。在F国,他的身份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危险,既然她现在是自己的妻子,他就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第23章被跟踪() 
清晨,阳光透过金色的床帘照射进来,方子静挪了挪身子,转了个身,朝着枕头又拱了拱。她察觉到搭在自己腰间的手,脑袋里惊慌了几秒后,便又镇定了下来。因为她记得这里是某个男人的房间,当然,现在也是自己的房间。

    身后的男人还没醒,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在动,立刻整个胸膛贴了过去,从后面紧紧地拥着她。

    方子静一个激灵,立刻向后推了推他,“阎亦风,我要起来了。”

    纹丝不动……

    “不早了,该起床了。”方子静继续努力。

    依旧纹丝不动……

    就在方子静无可奈何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有事吗?”方子静对着外面喊道。

    “夫人让我来请少爷和少夫人去大厅用早餐。”外面传来下人的声音。

    “知道了,我们待会就过去。”方子静礼貌地回答了外面的下人,然后立刻来了动力,“阎亦风,你妈喊你吃早饭。”说完自己都忍不住轻笑出来,其实她是想到的网上一个笑话,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噗!

    后面的男人动了动,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到怀里的小女人偷笑的样子,虽然背对着他,不过他可以猜到她此时是什么样的表情。“起来吧。”说完松开了抱着她的手臂。

    方子静一得到解放,迅速地掀开被子下地,动作之迅速堪比当年大学军训时,紧接着一头扎进洗手间去洗漱了。

    她打开水龙头,掬起水浇在自己脸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方子静你现在怎么就不淡定了呢?不就是和他有肌肤之亲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女性,你要放得开一些。

    楼下,阎欣然看到他们下楼,立刻吩咐下人将早餐端下来,“快点过来吃早餐。”

    方子静有些拘谨,特别是看到长长的餐桌那头,坐在主位上的那个男人。一眼便猜到那人是阎亦风的父亲,阎亦风完全遗传了他的容貌和冷冽的气质。

    “是不是觉得他们父子两人很像?”阎欣然注意到她的目光,打趣的问到。

    “恩。”方子静点了点头,“看上去倒不像父子,比较像兄弟。”事实也是如此,岁月仿佛没有在里恩德格洛斯特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只有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透露出他的老练和沉稳。

    听着她一本正经的说完,阎欣然大笑了起来,“哈哈!你这样说,里恩可是会骄傲的。”主位上,男人的脸此刻看上去也稍稍柔和了些,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妻子的话,还是因为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儿媳妇。

    “你这是在讨好自己的公公吗?”阎亦风给她拉开椅子,然后自己在她旁边坐下。

    方子静闹了个大红脸,她才不是讨好谁的,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不由的瞪了旁边的男人一眼。

    饭后,四人坐到客厅的沙发上,阎欣然坐到方子静旁边,拿出两个红包塞到她手中,“这是我和里恩给你准备的红包。”

    “这个我不能收。”方子静立马将红包又递过去。

    “这是见面礼,必须收下。”阎欣然硬生生的又塞给她,“在Z国,结婚收长辈的红包这也是应该的吧。”

    方子静有些为难的望了望阎亦风,希望他说句话。“既然妈给你,你就收着吧。”某个男人倒是无所谓。

    “你看,费尔曼都这么说了,你就收着。”阎欣然笑眯眯拍了拍她的手。

    “谢谢。”她就当时为他收下的吧,等回去后再还给他。

    “如果真的要谢的话,不如就把称呼换一下。”阎欣然朝着她眨了眨眼。这个儿媳妇和那些名门贵族的小姐真是不一样,怪不得费尔曼肯带她回F国来。难怪她之前打了好多电话给他,要给他介绍对象,都被他拒绝了。这次还说会直接带着老婆回来,本来还以为他是应付她,没想到真的带了个不错的女孩子回来呢。这样她这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