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13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13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老婆回来,本来还以为他是应付她,没想到真的带了个不错的女孩子回来呢。这样她这个做妈妈的也就放心多了。

    “谢谢,爸爸妈妈。”结结巴巴的说完,脸早已红的冒烟了。

    “哎呀,终于有女孩叫我妈妈了。”天知道她多想要个女儿。

    “费尔曼,跟我进书房,我有话跟你说。”里恩起身朝书房走去,身后的阎亦风也跟了上去。

    客厅里只剩阎欣然和方子静两人了,“他们男人就是无聊,本来还想让他们陪着我们逛街呢,不过这样也好,今天就咱母女两去逛吧。”然后嘱咐大厅的下人,“告诉里恩,我带静静去逛街了。”

    大型商场里,“这件你穿一定好看,服务员这件我要了。”

    “这件也好看呢,也买了。”

    方子静看着面前的带子,她这位年轻漂亮的婆婆竟然是个购物狂。幸而这高档的商场有送货上门服务,她们才可以将已经买好的东西全部打包寄回去。

    “不用再给我买了,已经很多了。”方子静看着她继续在挑选衣服,连忙出声说道。

    “这怎么够呢?过几日你们回去了,我又要好长时间见不到你们了,所以现在我要多给你买些衣服。”阎欣然拉着她的手,可怜兮兮的回答。

    方子静无奈,这个婆婆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古灵精怪的女人,竟然扮可怜,她实在拒绝不了。“好吧。”

    阎欣然立刻高兴的拉着她继续逛着,两人又一起逛了好几层。只是一路上方子静总觉得有什么人跟着她们似的。本打算回头看看,可是挽着自己婆婆的手被拉了一下。

    “不要回头。”阎欣然口气中带着一丝严肃,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海勒,将车开到停车场去。”

    方子静的直觉告诉她,后面这些人不简单。阎欣然直接又将她拉进一家店里,随手拿了两件衣服,“换上衣服,咱们分开走,在停车场汇合。”

    方子静点了点头,接过衣服便直接进了更衣室。虽然她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她也不能拖后腿。

    本来跟在后面的人等了半天没见两人出来,立刻冲进了店里,“没发现她们。”

    “赶紧追!”几人立刻开始搜寻她们的踪影。

    停车场中,两人看到不远处自己的车,立刻小跑着过去。地下的支柱旁,立刻串出来几个人,清一色的黑色西装。“尊敬的伯爵夫人,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哦?看来你们知道我的身份?”阎欣然将方子静护在身后,虽然车子就在眼前,可是这几个人都有枪,她不能贸然行事。

    “不想受皮肉之苦的话,就乖乖跟我们走。”几人说着便朝她们靠近过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阎欣然一个回旋踢,直接将前面的一个黑衣人踢飞了出去。

    “你趁机逃到车上。”阎欣然说着便上前和几个黑衣人打斗在一起,黑衣人的目标明显是她。

    方子静就差惊呼出来了,不得了!她这个婆婆竟然一身好功夫。不过对付四五个男人还是有些吃力吧?这个时候自己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早知道她也去学个跆拳道什么的了,大学里只教了太极拳,貌似根本伤不了人。

    “啊!”正在打斗的黑衣中突然有人痛呼出来,大家纷纷将目光投过去。只见方子静一脚踢在他的腿档中间,这也算是急中生智后想出的妙计了,方子静干笑了两声收回脚。

第24章技术不错() 
“好疼哦!”阎欣然故意给那人配音喊了一句,然后继续对付剩下的人。不过因为方子静的那一脚,那些人也连带着朝她扑了过来。

    她一下子便被甩了出去,撞得她全身都痛,“臭丫头,胆子不小。”那人将她提起来。

    她狗血的想到网上教的防狼招数,那就是!她一口咬在了对方的手上,逼的对方松了些力道。接着,又快又狠地掰开他的小拇指,重重往后面压了过去。她自己都听到了“咔嚓”一声的手指断裂声。所谓十指连心,不需要掰他整只手,只需要一根,效果最好。

    “啊!妈的。”那人手上一痛,将方子静扔到地上,抬起脚就要踢上去。

    方子静用手抱住自己,等待那踢过来的脚,只是预料中的疼痛久久没有袭来。忽然间身子一轻,整个身子悬空被抱了起来,吓的她低呼了一声,天旋地转间,那张妖艳至极的俊脸立刻闯入她的眼中。

    阎亦风那张本就冷冽的脸,此刻带着浓浓的杀意,刚刚那一脚,便直接将那个要伤害方子静的黑衣人踢飞了出去。闻人有些吃惊的看着甚少发怒的阎亦风,还有地上那个只被踢了一脚,就已经剩一口气的黑衣人。

    本来还在围攻阎欣然的几个黑衣人立刻停了下来,“赶紧撤退!”可是哪里还有他们撤退的机会,整个地下停车场已经全部被阎亦风的人包围了起来。

    “一个不留。”阎亦风冷酷的转身,将后面交给闻人去处理,他则带着方子静离开了地下车库。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刚刚那句话,他用了F国的语言。

    古堡中,阎欣然有些自责的窝在自家男人怀里,“要不是我带着静静出去逛街,也不会让她遇到这些危险。”

    “这不关你你事,而且,作为格洛斯特家的人,这些早晚要面对。”里恩揽着自己的老婆温柔的安慰道,眼中却闪过一抹肃杀。那些敢动他女人的人,他是不会放过的。

    二楼房间里,方子静直接被阎亦风扔进了浴室,“我是伤者,你不会轻点吗?”被打的又不是他,他干嘛一张臭脸?

    “笨女人。”阎亦风低咒一声,然后转身离开浴室。

    隔壁的书房中,等在那的闻人看到阎亦风进来,“少爷。”

    “查出来了?”

    “是,今天跟踪夫人和少夫人的那些人,是皮尔伯特家族下面一个分支,罗门,专门培养杀手,算得上是最近比较活跃的黑手党。”闻人立刻将刚刚收到的消息汇报上来。

    “皮尔伯特家族?”阎亦风站在窗边,“我记得他们在Z国也有几个分支点,并且是在A市吧?”

    “是的。”闻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

    “你去通知慕白,在我回国前,让他们全部消失。”敢动他的人,就要承受的住他的怒气。

    “那这罗门?”闻人不确定的问道。

    阎亦风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尤桀这些日子不是回暗影了吗?竟然让一个小小的皮尔伯特家族冒出了头。告诉他,暗影最近都太闲了,是不是都想回基地重新训练了?”

    “是,属下这就去。”少爷这话虽然看上去不凌厉,不过却是在告诫他们。暗影里的兄弟各个都是顶级杀手,若说有什么是他们害怕的,那就是再回基地训练了。

    闻人走后,阎亦风独自在窗户旁又站了一会,这才抬脚走出书房。房间里,已经洗过澡的方子静,整个人窝在床上。刚刚洗澡的时候发现,腿和胳膊上都磨破了些皮。

    阎亦风走到床边,直接将她从被窝里捞了出来。二话不说的就开始脱她的衣服。吓的方子静立刻手脚并用地挣扎起来,“你要做什么?为什么脱我的衣服?”

    嘶!阎亦风直接粗鲁的将她的衣服撕开,顷刻间只剩下贴身的小内内,方子静立刻双手抱住自己,朝着他怒吼一声,“阎亦风你别太过分了。”

    “不要乱动。”阎亦风霸道的将她抱坐在自己怀里,一只手禁锢住她,另一只手伸进旁边带来的箱子里。

    丝丝凉凉的感觉传来,方子静一低头,发现一根棉签在自己擦伤的地方涂着。原来他是要帮她上药!忍不住抬眼望去,此时他的脸离自己那么近,近的都能感到他呼出的气息。说实话,这个男人的身份真是让她吃一惊呢,格洛斯特家族的少主,下任伯爵大人。

    像是感觉到她的目光,阎亦风突然转过头来。方子静脑袋再次当机,她还有一句话想说,就是,自己嫁了一个非常好看的男人。“嘶!”伤口传来一丝疼痛。

    “下次看你还敢不敢笨到让自己受伤?”

    “轻点。”方子静感觉一定是他故意加重力道的,不然怎么会突然这么疼,“我那么做怎么是笨了?你难道没看到我还解决了两个吗?”虽然第二个不算是她解决的。

    “你有妈那功夫吗?”阎亦风鄙视的看了她一眼。方子静心里默默的回答了一声没有。“可是我也不能看着妈被他们围攻啊。”

    阎亦风眼神一闪,小女人没有趁机先逃走,原来是因为这个,呵!低头继续帮她处理好伤口。看着刚刚被自己撕碎的衣服,阎亦风抱着她来到衣帽间,将她放下地,然后从衣架上取下一件白色的衬衣,往后一甩披到她身上。

    一分钟后,看着穿着自己的衬衣的小女人,长长的衣袖遮住了她揪住衣领的手,全身只有那白皙修长的双腿暴露在空气里,娇艳的红唇微启,一双眼睛不停的躲闪着。仅仅这样,他便已忍不住内心的冲动,上前将她抱起来放到旁边的柜子上,这样一来两人处于一样的高度。接着没等她开口,直接强势的咬上她的唇瓣。

    “呜!阎!”亦风两字便已经被淹没在他的吻中。这个男人为什么总是这样!

    阎亦风一手搂住她的腰身,一手扣住她的头,有些东西一旦沾染上,便难以戒掉。她的身上没有任何的化妆品味道,只有属于她自身的清香,如同久违的甘露席卷他的感官。

    她虽然反应有些迟钝,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被他亲吻着,真的很享受,他霸道却又不失温柔。此刻脑海里闪过一句话,他的吻技不错!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的唇瓣才分开,方子静气喘嘘嘘的低下头,心里有些懊恼自己此时的样子。阎亦风低头看着怀里满脸绯红的小女人,衬衫因为刚刚的动作领口大开,一眼便可以望见里面的春光。

    她呆呆的坐在柜子上,他站在她腿间,双手撑在她两旁,那炙热的吻便这样毫无预兆地落在了她的脖颈上,整个衣帽间的时间仿佛顷刻间停止了下来。她也同样被惊的几乎发不出声来。

第25章耍流氓() 
方子静惊慌地咬住自己的唇,“阎!亦风!不可以。”

    “为什么?”男人抬起头问道。

    为什么?方子静被他问的都无语了,“我们不是恋人,不能这样。”她是在提醒他,他们不过是互相需要而已,并不是真正的恋人,所以他不能对她做这种事。

    “我们的确不是恋人。”阎亦风直起身子,一双如同深渊般的眼眸紧紧的锁住她,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们是夫妻。”

    完美的回答,方子静竟然找不到任何话来反击,他们是夫妻,虽然结婚的理由很荒唐,但是因为答应了,也领了结婚证,所以他们现在是真正的夫妻。

    “那也不行。”她以前就下过决心,自己的,自己的第一次,只会给自己的老公,当然眼前这个男人是不在计划里的。

    “可是你貌似也很享受。”阎亦风全身带着魅惑人心的情欲。

    阎亦风一把抱起坐在柜子上的她,方子静立刻惊慌地紧紧攀着他,以防跌落到地上。方子静如煮熟的虾子,双手紧紧地揪住他的衣服。

    “放我下来。”方子静故作镇定地对他说道,可是声音却依旧带着一丝颤抖和沙哑,听上去倒像是在娇嗔。说完懊恼地推了推面前的男人,然后自己滑落下来。他太高了,现在她不穿高跟鞋站在他面前,越发觉得他高大。此时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也没有勇气抬头去看。

    “我去睡觉了。”说完,迅速地逃离他身边,一下子钻进了被窝里,整个人陷到了大床里面,蒙上被子,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净。

    被点了火的男人,无奈地站在床边,看着床上如缩头乌龟般的女人,蜷缩成一团小肉球窝在被子下面。考虑到她身上的那些擦伤,今晚就先放过她。

    就在她胡思乱想到快要睡着的时候,床的另一半也陷了下去,吓的她一个激灵,立刻睁开眼睛,身体僵硬地躺在那一动也不敢动。可是等了半天却不见背后的男人有动静,难道是睡着了?呼!那是不是代表自己也可以安心的睡了?不行,她不能睡,若果这个男人是装睡的怎么办?

    一整个晚上她就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一直到第二日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着。早醒的阎亦风看着她眼下的那抹黑影时,无声的笑了笑。竟然防备了他一整晚,看来昨晚真是吓到她了。

    已经早早起来的阎欣然看到他下楼,“起来了?静静怎么样了?”昨晚不是里恩拦着她,她一定要亲自过去看看的。

    “没事,只是一点擦伤,待会你们先用早餐,就不用叫她了。”说完拿着一条毛巾走了出去。每天他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