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54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54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底牌?你是想说雇给你们杀手的蓝帮还是供应你们军火的人?”说着尹赫又是一枪打在沈永年另一条腿上。

    “是的,你们不想知道是谁供应了我们军火吗?我们可是已经投靠了他们,你们最好要冲动杀了我们,不然的话,就算是阎亦风的话恐怕也惹不起他们。”沈鹤急忙说道,看着沈永年双腿都被击中,他实在不能不害怕,虽然之前说好不能改透露这些的,供应他们军火的家族可是非常惹不起的,所以不是万不得已他们也不想说出来。

    “恩?你们是想说诺尔特家族吗?”尹赫冷笑,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怕是还不知道大哥的真实身份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沈家兄弟俩都惊恐地看着他,诺尔特家族可是F国的大家族,其黑帮的势力也十分雄厚。

    “看来是我忘了说了啊,你们可知道我大哥的本名?赫尔曼德格洛斯特!”不紧不慢地吐出这惊人的名字。

    “格洛斯特家族?”地上的两人早已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了。这个名字他们当然听过,F国最大的家族格洛斯特,其主人里恩德格洛斯特,其子便是赫尔曼德格洛斯特。只是他们谁也没想到阎亦风便是那位传闻中的少主。

    尹赫身后的沈洛泽也是吃惊地愣在那里,直到尹赫走到他面前,才反应过来,看着放在眼前的抢,抬眼望向尹赫,“这个是?”

    “他们他们俩虽然不止一次冒犯了大哥,不过看在大嫂的份上,处置他们还是由你们沈家的人来。”尹赫将枪放到沈洛泽的手中,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一步你总要迈出的,不然你根本没有那个资格接手沈家和宏基集团。”

    沈洛泽握了握手中的抢,至今为止他都还没有碰过枪,更何况是对着自己的大伯二伯,可是他们是杀了自己爸妈的人,还囚禁了爷爷,要置自己于死地。沈洛泽走到沈永年和沈鹤面前,慢慢地举起手中的枪。

    “小泽啊,你放过我们吧,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你的亲人。”沈鹤立刻哭求着,“大哥已经被打成这样了,你就放过我们吧。”

    “小泽,我们并没有伤害老爷子不是吗?你就饶了我们吧。”沈永年已经站不起来你了,两条腿此时都不停的流血。

    沈洛泽看着这两张熟悉的面孔,手中的抢迟迟扣不下去。“小泽,开枪。”这时沈老爷子的声音响起,手中拿着拐杖,从一处走了出来。自己的孙子是什么样的性子他知道,要他跨出这一步也不容易。

    “可是!”沈洛泽咬了咬牙。

    “你不开枪的话,那就由我来。”沈老爷子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手枪。

    “爸,爸,我们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们吧,我们毕竟是您的亲生儿子啊。”沈鹤看到沈老爷子立刻求饶起来,老爷子就他们这两个儿子了,希望他能顾及这点放了他们。

    “现在知道认我这个父亲了?你们杀了老三的时候怎么也没顾及兄弟之情?还有你们囚禁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我是你们父亲了?”老爷子手下一抖,“砰”的一声,打在沈鹤的腹部。

    “爷爷,我知道了,我会动手的,不需要脏了您的手。”沈洛泽怎么会不知道爷爷的心情,如果要爷爷亲自动手杀了自己的儿子,那么还不如由他来。

    “不要!不要啊!小泽!”

    “砰!”

    这个夜晚便在这两声枪响中结束了。沈老爷子转身,眼中也湿润了,而沈洛泽从今晚后便也不再是那个清新秀气的小提琴王子了,他必须要承担起沈家这么大个担子。大厅中满地的尸体和鲜血,市长正带着手下在那里清理剩余的人。

    山间别墅里,方子静端着两杯牛奶进到房间里,阎亦风刚好洗完澡出来,“过来帮我吹头发!”

    方子静取出吹风机坐到他面前,帮他吹了起来,看着他湿漉的头发在自己手中变得蓬松起来,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好了,对了,喝杯牛奶吧。”说完立刻端过一杯牛奶放到他手中,然后自己起身将吹风机放好。两人仿佛今晚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今晚的时期在阎亦风看来本就微不足道,而方子静又不喜欢讨论这些事。直到两人躺到床上,阎亦风从身后环住她,将头埋进她的脖颈。方子静感受着他胸膛传来的温度,“老公!沈家的事情谢谢你!”说完闭上眼睛,被子下的手搭在他的手上。身后阎亦风紧紧搂在她腰间的手,傻女人,跟他根本用不着这么客气!

第83章不舍之情() 
一夜之间沈家整个改头换面,今早在沈老爷子的出面后,宏基集团也彻底洗牌,现在有沈老爷子坐镇,沈洛泽作为总裁接手集团也是实至名归。至于沈家昨晚的事情,因为是由市长亲自出面解决,今天也特地接受记者采访,对外宣称沈家俩兄弟涉及军火交易,还绑架沈老爷子,所以昨晚警方在解救过程中将其击毙。

    阎亦风在办公室听着刘飞的报告,刘飞还将一份东西放到阎亦风桌上,“总裁,这是沈家今早派人送来的。”

    光看那木盒子就已经非常精致,想必里面的东西也价值不菲,阎亦风伸手打开盒子,里面是块晶莹剔透的玉镯,色泽看上去如海水般,没有一丝瑕疵,拿出来放在眼前还能看到玉里那点点的水珠,“这么上层的活玉镯!”阎亦风又拿起里面放着一张卡片,上面是沈老爷子的亲笔。

    门外尹赫匆匆忙忙地进来,“大哥,F国那边出了点事,我们的货运送到M国上空,那里的航道不让过,说是要见你本尊。”

    “尤桀呢?”阎亦风眼神一暗,M国的黑道和他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这次竟然不让他们过去,难道想黑吃黑?

    “老四已经先一步赶过去了。”因为对方比较难缠,所以这才来向大哥汇报。

    “我知道了,你立刻准备飞机,一个小时过后出发。”阎亦风起身拿起后面的外套便大步离开了。身后的尹赫也转身去准备,知道自家大哥肯定是去见大嫂了。

    阎亦风也确实是一路飙车,不一会便已来到方子静的店外,一眼便看到在店里忙碌的小身影,满脸笑容正在给客人端来咖啡。刚刚那阴郁的心情便更甚,从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天,那个雷厉风行的阎亦风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去处理事情,而是来这里。

    方子静放下咖啡,“你们慢用!”和客人打了个招呼便转身朝柜台那走去,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怎么这个时候打来?咦?”方子静听到阎亦风的话后立刻朝外面望了望,果然看到了他的车,“我知道了,你等一下。”说完将手中的托盘递给青青,自己则小跑着出了店,然后奔向对面的车。

    阎亦风在看到她出来时便已经从车上下来。方子静在他面前停下脚步,抬头看着他,因为两人离得那么近,阎亦风也低着头望着她。这一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处于热恋中的小情侣呢。就连店里的客人都忍不住惊呼起来,纷纷朝外面望去。

    “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你这是偷懒跑出来的?”方子静率先开口问道,不过看到他出现在这,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开心的。

    “当然不是。”阎亦风伸手将她被风吹乱的头发顺到耳后,“F国那边的生意出了点事,我要赶过去处理一下。”

    方子静当下一愣,两人从结婚开始,好像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么突然的说他要出国,不在自己身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无法形容,却难受的很,“哦!那,那要去几天?”方子静低下头开口问道。

    “还不知道,我会尽快处理好回来的,最多一个星期。”阎亦风大手一伸,立刻将她拉到怀里。无声地叹了口气,他虽然有那么一瞬间想过要带她一起过去,不过还是立刻否决了,他不能让她接触到那些危险的事情。

    在感情的道路上,我们永远都是在摸索着前进,方子静在这一刻才知道自己有多在乎他多舍不得他,被他搂在怀里,感受他身体传来的温度,喃喃地开口,“我知道了,你自己多加保重,绝对不可以受伤!”她知道,如果只是生意上的事情,根本不会惊动到让他出面去处理,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她虽然也想跟去,不过她知道乖乖地待在这里等他回来,才是她能为他做的。

    “对了,这个你收下。”阎亦风将早上收到的沈家送来的玉镯拿出来,“沈家送来的。”

    “哇!”方子静也忍不住惊叹了一下,“这个是沈家送的?”那玉镯一看就价值不菲,是那种如天空倒印在海水上的那种蓝,里面的小珠粒使得整个玉镯更像一片大海。

    “恩,这个可是沈家的传家宝,是沈老爷子的妻子的嫁妆,听说是要传给子女的,不过沈家没有女儿,所以这个现在就送给你。”阎亦风简单地解释道,不过他当然知道沈老爷子打的是什么主意,一个手镯换的他阎亦风妻子作为他们沈家一份子,这倒是不错对的保障。

    “送我?为什么?”方子静虽然很喜欢这玉镯,不过看它那么珍贵实在不敢收下。

    “你别忘了,我可是以你认了沈洛泽做弟弟这个理由才救他们沈家的。”阎亦风直接拿起里面的玉镯带到她手上,“很适合你。”

    “我都还没说要手下,你怎么这样。”方子静无奈地叹了口气,“再说了,你没听过一句话吗?拿人家的手短!以后他们再有什么事找你帮忙,你怎么办?”虽然是她求他救沈洛泽的,可是想到那晚的事情,还是不想他再牵扯到那些危险的事了。

    “我帮了他们那么大一个忙,那他们的手岂不是更软的抬不起来了?傻瓜!”阎亦风当然听出这话是在替他着想。

    “恩!好吧!我老公让我收下那我就收下吧!”方子静打趣地笑道。

    可是阎亦风却心下一动,笑了笑,大手抬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落下一吻,席卷着她口中每一寸领土,不要说一个星期了,就算一天他也同样不能忍受没有她在身边,所以,此时他仿佛已经在倾诉这份思念,一手揽在她的腰上,一手托住她的后脑,霸道地掠取属于她的气息,他贪恋这样的气息,她的鼻尖擦过自己的脸颊,那感觉美妙的让他着迷,不舍地放开她的唇瓣,但依旧没有退开,两人的唇依旧微妙地碰在一起。“乖乖地等我回来!”

    下一刻唇上传来凉凉的苦涩,阎亦风抬眼看去,她纤长的睫毛已经沾湿了泪滴。没想过会惹来她的眼泪,阎亦风伸手摩挲着她的脸颊,“乖!我一定很快就回来,恩?”

    “恩!”方子静点了点头,声音带着丝丝哭腔,“你等一下!”说完立刻跑回店里,不一会又跑了出来,将手中的保温瓶放到他手上,“这个你带着中午吃!”

    阎亦风再一次将她揽到怀里,“恩,慕白他们都在公司,有事打他们电话,我不在这几天我会让小五过来接你,也要准时吃饭,还有不许和别的男人随便搭讪。”

    “谁和别的男人搭讪了,你真是的。”方子静轻笑道,这个男人这是小心眼,“好了,赶紧走吧,不要耽误了时间。”

    “恩!我走了!”阎亦风拿着保温瓶上了车,方子静一直目送着他的车离开,才转身回到店里。

    一进店门,立刻察觉到无数注视的目光,“咦?”方子静愣了愣,不知道大家都望着她做什么?

    “静姐,你和姐夫好甜蜜哦,竟然在大街上就亲热起来啊!”陆晓瑶立刻挤眉弄眼地过来,然后凑到方子静的耳边,“你没看到店里这些女人羡慕嫉妒的眼神吗?”

    方子静立刻尬尴地拉着陆晓瑶离开,那边正在上菜的青青突然被其中一桌的几个女人叫住,“我说服务员,刚刚那位也是你们店的服务生吗?”大家羡慕嫉妒的是一个看上去平常的女人,怎么会有那么一个出色的男人。

    “不是啊,那是我们老板。”青青皱了皱眉,这些女人真是的。

    “你们老板?咳!”其中一个女人假装咳了一下,“那刚刚外面那位帅哥是谁啊?不会是你们老板傍上对的大款吧?”几个女人猜测这家店说不定也是那个男人出的钱。

    “不好意思,那是我们老板的老公!”说完,青青翻了个白眼拿着托盘离开了。这些女人没事就觉得帅哥只会看的上他们,看上其他女人就是没眼光,殊不知,如果有男人看上他们那才是没眼光。

    办公室内,方子静正瞪着陆晓瑶,“陆晓瑶再笑我,小心我将你在店里搭讪帅哥的事情告诉慕白去。”

    “我那只是和客人说几句话,怎么是搭讪呢。”陆晓瑶撇了撇嘴。

    “是吗?怎么一有帅哥你就去喝人家说话,其他的男客人怎么不见你去说话啊。”方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