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56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56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起身将球球放到它的小窝那里去,自己则去洗了下澡,然后来到衣物间,看着那一排排白色的衬衫,上面满满他的气息。这才几日不见,自己竟然已经无时无刻不在想他了,仿佛已经过了好久好久了呢。伸手放到心口的地方,每次想他,心口就会跳动的比平时快。漫漫长夜里,思念就像千万只蚂蚁一样啃噬着自己的身心。

第85章见义勇为() 
第二天晚上,还没下班,吴子琪便出现在店里,身后竟然还有萧慕白。陆晓瑶第一个反应便是蹲到柜台下面。方子静好笑地将她拎起来,“你这叫掩耳盗铃。”

    “好吧!”陆晓瑶耷拉下脑袋,瞟了萧慕白一眼,那个家伙昨天还欺负她来着,今天她才不想看到他。

    “大嫂!”吴子琪和萧慕白礼貌地打了招呼。

    “你们怎么都来了?吃饭没?要不直接在店里吃吧?”方子静开口问道,现在已经习惯被他们这么称呼了。

    “我们今天来就是带你们去吃大餐的。”吴子琪立刻对她们眨了眨眼。

    “真的吗?去哪里吃啊?”本来还耷拉着脑袋的陆晓瑶立刻抬起头来,兴奋地问道。

    “呵呵!”方子静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这个吃货。”

    “今晚,有一场宴会,想说来问问你们要不要一起去。”萧穆白开口说道,对方是邻市一家大型公司,因为在A市有合作项目,所以暂时会在A市设立分部门。今晚可是宴请了不少A市有头有脸的人。

    “很重要的宴会吗?”方子静问道,毕竟阎亦风不在,想必对方也一定请了他吧。

    “也不是很重要,我和子琪出面也就很给他们面子了。只是子琪说要先送你回去,所以顺道问问。”这说的倒是真的,萧慕白其实也是顺路过来,再看看那个和自己闹别扭的小东西。

    “静姐!”陆晓瑶一脸可怜兮兮地望着她,她们就当是去做个炮灰嘛,吃吃喝喝就行了,反正也不要钱!

    “好了,怕了你了,那就一起去吧。”也难得大家一起行动,她也不想扫兴。

    “好哎,晓瑶肯定是二哥的舞伴了,那大嫂就是我的舞伴了,等大哥回来知道了,定要气炸了,哈哈!”吴子琪幸灾乐祸地笑道。

    “哈哈!是啊是啊。”陆晓瑶也立刻应和起来。

    “好了啦,赶紧收拾一下,走吧。”方子静笑着拉着陆晓瑶去收拾东西。

    路上两辆显眼的跑车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眼光,萧慕白带她们去选了一套晚礼服,一行人便开着车到达指定地点。CS集团的两个大人物到场立刻吸引了无数人的注视。陆晓瑶歪歪扭扭地跟在萧慕白身边,那该死高跟鞋实在穿的不舒服,下一刻腰间多出了一只大手将她扶住,然后带着她往前走去。陆晓瑶转过脸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一下子脸红了起来。

    方子静则落落大方地挽着吴子琪的手臂,看了看富丽堂皇地宴会大厅,这些有钱人出手都是这么大方啊。

    “萧总,吴总,欢迎欢迎啊!”这次宴会的主办人任鹏天大步走了过来,前两天虽然接到通知说阎总裁不在公司所以来不了,不过,能请到萧慕白和吴子琪这两位也是非常有面子的。

    “任总客气了。”萧慕白也礼貌性地伸出手和对方握了握,吴子琪也同样和他握了握手。

    “这两位是?”任鹏天笑道。

    “我未婚妻陆晓瑶。”萧慕白突然介绍道,不止任鹏天一愣,其他三人也是一愣,陆晓瑶已经忘了要怎么反应了,她心里早已乱七八糟扑通扑通的了。

    “哦,原来是萧总的未婚妻,失礼失礼。”任鹏天立刻反应过来,本来他还想将女儿介绍给萧慕白的,毕竟在A市除了阎亦风,这个萧慕白的手段和实力也是相当的了得,如果能做他的女婿的话,那真是如虎添翼啊。

    “那吴总身边的这位是?”任鹏天说完目光触及到方子静时,立刻愣住了连带着瞳孔都放大开来,紧紧地盯着方子静。

    吴子琪心里不满地介绍道,“这位是我大嫂方子静。我大哥有事不能来,所以今天便由我大嫂代替他出席。”

    “任总您好!”方子静虽然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但既然代表是阎亦风那么礼数便不能失,还是伸出手去。

    “哦,原来是阎夫人,你好。”任鹏天伸手和方子静握了一下手,下一刻却接着问道,“阎夫人是方?”

    “是,不知任总为何这样问?”方子静看到他依旧没有放手的意思,立刻自己抽回手。

    “姓方啊,没什么,只是阎夫人和我认识的一个人长得很像,所以才忍不住问问看,还希望阎夫人见谅。”任鹏天听到她姓方便又恢复如常,“对了,几位快里面请,今晚随意啊,若有招待不周的还望见谅啊。”

    四人便在里面一人拿了一杯酒在手中,然后因为有许多熟人过来和萧慕白他们打招呼,方子静便和陆晓瑶闪到一边去了。

    “我说陆晓瑶,你和慕白发展的够快的啊。”一逮到机会方子静立刻开始打趣她。

    “什么呀,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他未婚妻了,真是个超级大腹黑,这不是在占老娘便宜吗?传出去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啊?”陆晓瑶嘟起嘴一副老大不爽的样子。

    “我看是你占了大便宜吧?白白钓到这么一个大帅哥,你没看到周围那些女人,各个如狼似虎地盯着慕白啊。”方子静拉着她往场里看了一圈,陆晓瑶无奈地耷拉下肩膀,“静姐,你偏心,就知道帮着姐夫那头的人。”

    “我哪有,我可是为你好,你可要看好你家慕白了。”方子静端着盘子去挑吃的了,陆晓瑶跟在后面嘀嘀咕咕地叹着气,难道她的人生就注定了要这么萧慕白那家伙吃地死死的了?呜呜!

    “哎呦,哪个不长眼睛的。”突然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方子静和陆晓瑶也循声望去。之间不远处一个穿着艳丽打扮花哨的夫人正一脸恶狠狠地样子,对面一个长得还算秀气的一个小女孩低着头正在道歉,“实在对不起。”

    “对不起?你知道我这双鞋有多贵吗?这可是我特意为今天的宴会准备,现在被你踩脏了,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吗?”那夫人一副不依不饶地样子。

    “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是刚刚您推我,所以我才会没站的稳。”那女孩低着头诺诺地解释道。

    “你这是在怪我咯?难道还是我的错吗?”夫人粗鲁地抓起女孩的手臂。

    “不,不是,我只是!”那女孩急地眼睛立刻红了起来。周围的人这种场面见的多了,也不愿惹麻烦上身,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有些人就单纯是看好戏的态度。

    “哼,你们家不过是一家不知名的小公司还敢来这里,真是丢人。现在你要么赔偿我的鞋子十万元,要么就趴到地上给我擦干净。”那夫人看是是认识女孩的,知道女孩家的公司是小公司,便更加肆无忌惮地耍狠,满脸的得意。

    周围的女人立刻小声的议论起来,女孩早已急得满脸通红不知如何是好,知道眼前的妇人是有意为难她,可是又没有能力反抗,求救的看了一眼周围,更加没有勇气争辩了。

    陆晓瑶看了看方子静,“静姐?”这种情况如果放在大街上她早就冲过了,不过现在地点不一样。

    方子静拍了拍陆晓瑶的肩膀,“我来吧。”她的身份去比晓瑶更加适合。说完拨开人群走了过去,“这位夫人,这里是公共场合,还希望您不要失了礼数。”

    “恩?你是什么人?”那妇人一把甩开那女孩的手。陆晓瑶立刻过去扶住那女孩。

    “和您一样是这次宴会的客人。”方子静打着马虎眼。

    “客人也分三六九等,看你这样也就和那小贱人一伙的吧?”那妇人看方子静也没穿金戴银的,想着必定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气焰立刻又嚣张起来。

    “是啊,客人确实分三六九等,可就是不知道这三六九等要怎么分了?看谁有钱?看长相?看身材?还是看文化内涵?如果是这样,还想请问您,你是三六九等里的哪一等呢?”方子静说的那妇人一愣一愣的,那妇人本就是个没文化的人,整日打扮的花里胡哨,除了财大气粗其他的一样都不会,这时被方子静一问,顿时有些语塞,因为回答哪一个她都占下风。

    “你,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来管我的事?”那妇人立刻有些跳脚。

    “没什么,只是你在这公众场合行为这么粗鲁,实在是影响了我们的心情,所以便想请您安静点,至于这位小姑娘踩了你鞋,十万是不是有些贵了?”方子静看了看她脚上的鞋子。

    “哼,我这鞋可是限量版的,花了我很多钱,现在让她赔十万已经是网开一面了。”那妇人高傲地很,大家都纷纷看向她的鞋,有人看出那是什么鞋,还在那讨论着。

    “不好意思,恕我直言,你这双是只是高仿的而已。”方子静依旧面色自若地说着。给人一种感觉仿佛从她口中说出的,那便十分有可信度。

    “你胡说什么?你知道这是什么鞋吗?”那名妇人立刻斥责道,“没见过世面就不要胡乱地说话。”

    “你脚上的是仿照著名设计师Kevin今年设计的一款名为雅调的高跟鞋。”方子静准确地回答出来,“而且全球只有一双,不巧那双刚好在我那。”方子静看到那妇人脚上的鞋时也是愣了一下,之前她家那男人给她向Kevin又订了几双鞋子,还被她抱怨来着,不过好巧不巧就有那双。

    “你买得起吗?我还可以说你那双是高仿的呢。”那妇人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的是高仿的,这么多人在场,要是揭穿了岂不是丢人。

    “Kevin设计的鞋子都会有个共同点,那就是鞋内有他的名字开头K这个字母。您不妨脱下鞋来看看有没有?”方子静一脸镇定地看着她,大家再次纷纷将目光投向那双鞋。

    “哼,我才不要和你这种人在这胡搅蛮缠,总之她踩到了我就要赔偿鞋子的钱。”那妇人顿时心虚起来,眼神也有些闪烁。

    “她不是说是你推了她吗?既然她的脚踩到你的脚了,你要她赔偿你鞋子的钱,那么你推到了她,是不是也要赔偿她衣服的钱?”方子静慢条斯理地讲完,眼神却凌厉地看着对方,丝毫没有示弱。

    “你说什么?”那妇人气急败坏地走到方子静面前,身后就要抓住方子静的胳膊。手伸到半路却被另一只手拦住了。

    “这位夫人还请注意您形象。”一道柔和的声音响起,那只大手的主人一下子甩开那妇人的手。

    “洛泽?”方子静听到声音立刻望过去,看到是沈洛泽先是吃了一惊,后又朝他笑了笑,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自从上次的事情过后他们已经好几日没见了。

    “是沈老爷子的孙子哎。”有人认出了他。

    “是啊,是沈家现在的当家呢。长得真是帅气啊。”立刻有人应和道。

    “你又是什么人?难不成是这个小贱人的男人?”那妇人见有男人来撑腰立刻气愤地跺脚,立刻拿出手机叫来自己的老公,她老公一听自家老婆有事立刻赶到这边,可是一看到在场的人,立刻恭敬地上前,“沈总,久仰久仰,老爷子近来可好?鄙人一直想找时间上门拜访呢。”

    “爷爷他老人家身体很好,不过就是惦记孙女了。”沈洛泽看了看方子静。“静姐,爷爷这几日常常念叨到你呢,说什么时候有空去沈宅看看他。”

    “等阎亦风回来,我和他一起去吧,还没谢谢爷爷送我的玉镯呢。”方子静笑了笑。

    “老公,就是他们欺负我,你要为我讨回公道啊。”可是有人就是没有眼见,偏偏还在计较那些事。

    “不要胡说。”女人的老公立刻不满地瞪了她一眼,立刻满头大汗,“那个内人不懂规矩如果冲撞了沈总还望见谅。”

    “我倒是没什么,不过令夫人倒是冒犯了我姐姐。”沈洛泽说完看了看方子静。

    众人更是一愣,大家都知道沈家老爷子就沈洛泽一个孙子,何时有个孙女了?都忍不住打量起方子静。

    那男人立刻拉着老婆开始赔礼,“真是抱歉,还望这位小姐见谅。”那妇人虽然心里不爽,但是看到自家老公那样恭顺的样子,想发脾气也是好先忍下。

    “没事,其实本来也就是小事一件,你不用介意。”方子静也不想为难对方,那男人立刻拉着老婆离开了。

    这时身后那小姑娘立刻上前表示谢意,“那个,刚刚真的要谢谢你替我解围了。”

    “不用谢,以后注意点,看到那样的人最好离远点。”方子静点了点头对她笑道。

    “恩,真的谢谢你们。”那女孩再三鞠躬表示感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