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66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66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帮她换上睡衣,坐在床上帮她吹干头发,然后将她抱在怀里双双躺到床上。阎亦风亲吻着她的头顶的丝发,“老婆!”伸手将她的手拿放到自己的胸口,“感受到了吗?”

    方子静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抿了抿嘴,鼻尖又酸了起来,将脸埋在他胸前,“对不起!”一声对不起包含太多太多的情愫在里面,她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不过对他,她真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我让你生气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如果面对那些事,是我胆小是我害怕是我想逃避。我不知道怎么面对想起的那一切,对不起,我不想让你看到我那样的一面。”

    “傻女人,我是你老公,不管有什么事,你都应该相信我,一个人偷偷跑掉,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害怕。”阎亦风紧紧地搂住她,“我去见过妈了。”阎亦风抬起她的脸,大手捧着她的脸颊。那些伤害到她的人和事,他都不会放过。

    “阎亦风,如果可以我真的情愿自己没有想起那些事,我好怕,那是噩梦,妈妈死了,妈妈死了!呜!”方子静泪腺又开了下来,泪水如泉涌般下来。哪怕是面对楚墨,面对突如其来地外公,她都没有松口,依旧绝强地自己忍着心里的恐慌。可是有他在身边,人性中最柔软的一面便毫无防备地暴露出来,仿佛只有面对他,她才能这样肆无忌惮地展示自己的脆弱。

    “乖,我们不要去想了。”阎亦风伸手指腹轻轻地抹着她的眼泪,虽然他从妈那边听了些大概,但是究竟那两年发生了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了。方子静不停地摇着头,“不是的不是的,妈妈是因为我才死的,是因为救我!都是我错!我的!错!”方子静抽泣着,说出的话也断断续续的。

    阎亦风将她按在胸前,“嘘!不是的,不是你的错,乖。”阎亦风知道要让她将想说的话都说出来,她才会舒服些,他能做的只是在一旁听着安慰着。

    人的感情只有在最在乎的人面前才能如此,方子静依旧断断续续地说着,眼泪早已将阎亦风新换的衣服染湿了一大片。“小时候妈妈对我很好,她会给我讲很多童话故事,会给我梳头扎辫子,会教我识字,会给我买好吃的糖果。妈妈很温柔很漂亮,她是我见过的最优雅美丽的妈妈,妈妈总是说有机会会带我去见大片大片的百合花圃,那里有她最亲的人外公外婆。可是终究她没能带我我,也没有机会带我去了。”

    “以后我们也可以种大片的百合花圃,好不好,恩?我们俩亲自种。”阎亦风吻了吻她的嘴角,拇指不断的在她脸上摩挲着。

    “恩。”方子静闭上眼,将脸在他的大手上蹭了蹭。“你不生气了吗?”方子静睁开眼看着他,轻轻地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你不知道能够遇见你,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幸福,我从不知道自己会如此贪恋一个人的怀抱。如果,如果连你都生我的气,我不知道自己会怎样。”

    “什么时候这么会哄人了?”阎亦风眼中终于闪过一丝笑意,捏了捏她的小脸,她刚刚那句对他来说可谓是杀伤力无穷!

    “我才没有哄你,我说的都是认真的。”方子静靠在他身上,感受着他的体温,她难得大胆地说出这些话,才不是哄他。

    阎亦风双手一用力,将抱起半趴在自己胸前,两人的胸口紧紧地贴合着,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声。阎亦风一手抚摸着她的秀发,一手揽在她的身上,然后突然开口问道,“刚刚有没有弄疼你?”

    方子静摇了摇头,支起上半身,然后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世上最好的止疼药便是你的体温!”

第96章残忍的回忆()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进窗子,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眼睛,下一秒眼眸低垂,看着怀里的小女人,看着她乖巧地枕在他的臂弯里,脸偏向他的胸前,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长长的睫毛,感受到她均匀的呼吸声。被子下搂在她腰间的手,慢慢地移动到她的肚子上,轻轻地摩挲着。

    怀里的人被他的动作弄的动了动,“对不起!”空气中传来她低低地呢喃声,然后便又睡了过去,均匀的呼吸着,在身旁的男人身上蹭了蹭。

    “傻女人!”阎亦风无声地叹了口气,揽着她也随之闭上眼睛。从遇上小女人那天起,貌似自己就已经有了留她在身边的理由,他从不知在他的生命中会出现这么一个女人,她丝毫不懂得迎合讨好他,不懂得权利财富,甚至连爱人间的调情都不会,看似单薄的小身体内却有着属于她自己的小绝强。在A市在F国,凡是他的举手投足都足以让无数的女人追捧上来,偏偏她,却是由他一步一步地逼近她的生活中。说起来小女人倒是个慢热的性子,都说酒是越酿越香,那么现在的他在她心里是不是也是一样,占有着最重要的位置?这一点在他看来肯定是的,也必须是的。

    这一觉是她睡的最安稳最舒适的,整个人被层层的暖意包围着,而且一觉醒来便能看到心里最想看到的人,“阎亦风!”方子静睁眼后第一件事便是扑到他身上,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

    “我可以理解成你这是在撒娇吗?”阎亦风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将她从身上放下来,揽到自己怀里,两人双双从床上坐起来,靠在床上。

    方子静靠在他怀里,低着头抿了抿嘴,然后几不可见得点了点头。都说夫妻是床头吵架床尾和,这话是不是用在他们身上正合适?虽然他们只吵过两次,不过貌似都好的很快,特别是这次。“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中午了,饿了没?我已经让饭店将吃的送过来了,这几两天你是不是都没有好好吃饭?”阎亦风捧起她有些苍白的小脸。

    虽然方子静很想摇摇头假装告诉他自己有吃的,可是不知为何,她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然后看到他稍加怒意的脸,心里竟然有些开心。“我都没有吃饭,真的好饿,带我去吃饭好不好?”

    “静静不要有下次了,不许再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不然我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一句话将他的底线透露出来,是的,现在的她便是自己的底线。

    “不会有下次了。”方子静搂住他,这次是她不对,是她没有及时地告诉他,不会有下次了,“宝宝也好饿哦,我们去吃饭吧。”

    阎亦风起身将她抱进浴室,一番洗漱过后两人才来到楼下,桌上已经摆放了好多吃的,全是阎亦风早上让饭店按照要求做好的,都是滋补的好东西。冰糖莲子红枣炖银耳、木瓜竹荪炖排骨、红枣黑豆炖鲤鱼、清炖牛腩,都是很好吃的东西,看的方子静肚子立刻饿了起来。

    “先将这碗燕窝喝了,然后再吃其他的菜。”阎亦风将一碗燕窝端放到她面前。

    “真是沾了宝宝的光呢,竟然有这些吃。”方子静打趣道,拿起小勺子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

    “是宝宝沾了你的光,不然你以为他能享受如此的待遇。”阎亦风忍不住白了她的肚子一眼。

    “你好偏心哦,这也是你的孩子好不好。”方子静虽然嘴上在娇嗔他,可是心里却甜的像蜜似的,他对她的好并不是因为其他的外在因素,而是只因为她就是她,她心里这样想着。

    一顿饭下来,方子静不停地在消灭碗里堆着的菜,阎亦风只管一个劲地将她的碗堆成小山。最后她实在吃不下了,摸了摸圆圆的肚子,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示意自己吃不下了。

    “再喝一口汤,就不吃了。”阎亦风舀了一勺汤喂到她嘴边,方子静憋了憋嘴望着他然后张口喝了下去,“呼!”终于不用再吃了。

    饭后阎亦风抱着她坐到阳台的躺椅上休息,躺椅上都用厚厚的皮毛铺着,十分暖和,阎亦风又拿来一条毛毯盖在她身上。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方子静的心也暖暖的,整个人靠在他怀里。

    “以前在那个家里,每次我们洗完所有的衣服,妈妈就会趁着那一点点的空闲抱着我,和我一起晒着太阳。”方子静此时口中的妈妈说的是夏青。“那时貌似我才六岁,我经常问妈妈,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妈妈总是笑着说因为那个男人是我的父亲,只是那时的我根本不懂她的意思,或许她是觉得自小亏欠我一份父爱吧。”

    “那段时间你不开心,对吗?”阎亦风抚摸着她头顶的秀发,知道对于六岁的她来说,那一定是场最不美好的回忆。

    “恩,妈妈口中的那个男人,那时的我只能叫他老爷,至于父亲这个词,对我太过奢求了。我无数次地请求妈妈带我离开,求她带我回我们的小木屋,可是妈妈终究是放不下那个男人,忍屈求全地活在那个家里。你知道吗?那不仅是我最不美好的回忆,更是最可怕的回忆。”方子静将脸靠在他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有勇气去回忆去诉说。

    “任夫人每天都会给我们安排好多的事情做,就算我们做完了,她还是会继续找各种事出来让我们继续干活,每天我和妈妈都要忙到很晚很晚才能回去睡觉,我们睡的地方也就是他们别墅顶上的隔间里,地方很小,可是只要有妈妈哄着我,还是能很快入睡的,妈妈依旧会给我讲完故事再睡,那时我觉得就算再苦只要有妈妈在身边就好。”方子静伸手掬起一缕自己的长发,“小时候我也是长发呢,妈妈最喜欢给我梳头发了,可是有一天,任夫人说家里地上有好多头发,便直接拿着剪刀将我的头发剪掉了,可是那时地上的头发明明是如同任雅茹头上那般的短发。”

    “然后呢?你们出了什么事?”阎亦风知道当年那件事才是她真正的噩梦,如果不说出来,估计小女人会一辈子都得不到释怀。

    “任夫人每天都会动不动地就责打妈妈,有时候她打我,妈妈也会扑过来帮我承受,可是那个男人便如同没有看到一般。有时那个男人会来找妈妈,但是只要被任夫人发现就对妈妈又是一顿毒打,我经常看到妈妈一个人躲在那里哭,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乖乖地听话。那一次妈妈给我买了画笔,说要教我画画,可是任雅茹却将我的画笔全部都扔到了屋外的浴池中,那次的我真的是实在太生气了便和她打了起来,最后我们都挂了彩,任夫人知道后,将我打了一顿然后让我跪在屋外,那时的天好冷好冷,后来还下起了雨。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出去的,只知道我不想再待在那个房子里了,可是!”方子静全身发抖地在阎亦风怀里又拱了拱。

    阎亦风拍着她的背,他的静静是个懂事的孩子,换成是他估计不会估计自己母亲的心情,直接杀了那几个人。不过任家给予她的痛苦,他一定会加倍地让他们还回来。阎亦风紧紧地抱着她,不让她看到自己脸上的杀气。

    “你不知道我有多后悔多恨我自己,我不该任性的,真的,不该跑出去的,不然妈妈也不会出来找我,也不会因为救我而被车撞了。”眼泪如止不住的泉水,不断地流出,这么多年来,每次做噩梦她总是会梦见那一片血色,“阎亦风,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妈妈的。”这是她心里最痛最痛的地方。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你的错,乖,那时的你还是个孩子。”阎亦风将她的头按在自己怀里,不断地亲吻着她头顶的秀发,尽量安抚着她。

    方子静哽咽着,“那天我看着妈妈躺在血泊中,那血还不断的蔓延,我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有满眼的血色,我就那样坐在地上全身血液仿佛都停止了。在医院里,我看到妈妈一动不动地躺在那,我知道她死了,那个最爱我,也是唯一爱我的妈妈死了,她就那样死在我面前了,都是我的错,阎亦风!呜!呜!都是我的错!”

    “乖,你现在有我在,乖!”阎亦风此刻心里说不出的心疼,明明知道让她说出来对她会比较好,可是在看到她这样后,又懊悔起来。为什么那时他没有在她身边?那样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任家所有人,不过现在也不迟,他是不会轻易地放过他们的,只是现在的代价可不是死那么容易的了。

    方子静坐直身子泪眼朦胧地看向他,不停地摇着头,“那就是我错,我应该再坚持一下的,我应该跪一直跪在外面的,是我害死!嗯!”后面的字被阎亦风堵在口中,吞下肚子,而那句话他也不希望她说出来,那不是她的错,阎亦风双手捧着她的头温柔地亲吻着她,安抚着她此刻脆弱的心。

    “那只是偶然,不是你的错,妈妈在天之灵也不会想看到你这样的,你幸福了,妈妈才会安心,你是她生命的延续,所以!”阎亦风伸手摩挲着她脸上的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