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65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65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方子静那一声外公立刻让老人欣慰地点了点头,“好,好。你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我立刻让人给你准备些吃的。”老人擦干眼角的泪水,“楚墨,你先留在着陪着静静。”

    “恩。”楚墨点头在床边坐下,看了看方子静然后开口问道,“要扶你坐起来吗?”见她点头,楚墨立刻将她扶坐起,再将靠枕放到她身后。

    “谢谢!”方子静扯了扯嘴角,可是因为太干了,有些痛。

    “先喝点水吧。”楚墨倒了杯水给她,不过并没有放到她手中,而是将杯子放到她唇边,喂她喝。方子静现在全身无力,也不多做计较,便就着他的手喝了几口水。

    “你怎么会在这?你和外公?”方子静知道楚墨不简单,第一次在F国见到他时,她便知道,那么外公呢,外公又是什么人?

    “你外公是我爷爷!”楚墨将水杯放回桌上。

    “爷爷?可是?”方子静记得母亲并无兄弟姐妹,就连表亲貌似都没有,那楚墨?

    “就是想的那样,我是爷爷领养回来的,不过你如果不介意的话,也可以称呼我一声哥哥。”楚墨笑了笑,那笑容里面竟有一丝丝的黯然。

    “为什么要去找我?”方子静低下头去,她无声无息地离开,她知道会惹恼很多人,也会让很多人担心。所以她最不敢奢望地便是阎亦风找到她,以他的脾气就算找到她也不会再理她了吧。

    “这些年爷爷他一直在找你和青姨,他很想你们。自从在F国见到你后,我便大为惊讶,后来来到A市再次遇到你,便增加了我的好奇心,我便让人调查你的事情。”楚墨从抽屉里拿出那张照片给她。

    方子静冷静地看着手中的照片,整个人呆呆的。楚墨看着她那样有些心疼,“直到上次在宴会上我听到任夫人的话,我才查到任家,不过我没想到的是,竟然是任家,你是故意装作不认识他们的吗?”

    方子静摇了摇头,只是一味地看着手中的照片。楚墨也不逼她,“你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不过现在既然我们找到你,你就安心地在这住下吧,爷爷也会希望每天见到你的。”

    “笃笃”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女佣人端着饭菜进来,“少爷,老太爷让我将吃的端来给小姐。”

    看着佣人放下饭菜,楚墨叫住她,“爷爷呢?”

    那名女佣人一愣,看了看方子静,犹豫了下然后凑到楚墨耳边小声的说着。楚墨皱了皱眉,看了看方子静,然后对着女佣人说道,“你留下照顾小姐。”说完便转身离开房间。

    “小姐,我喂你吃点东西吧。”留下的女佣端起碗,将炖好的补品喂到方子静的嘴边。

    方子静并没有立刻吃下去,而是问道,“外公他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抱歉小姐,老太爷不让我说,还请您不要为难我。还是先吃点东西吧,您现在身体还很虚弱。”女佣上楼前,老爷子亲自交代过什么都不要和小姐说,所以她只能这样回答。

第95章对不起() 
空气中散发着浓浓地战火的气味,双方都丝毫不退让,赞克斯诺埃尔一脸肃静,“不知道阎总来有何贵干?”他这也算是明知故问,明知道阎亦风肯定是因为静静来的,却依旧冷脸问道。

    “赞克斯诺埃尔?或许我该称呼您为夏正凯夏老先生。”阎亦风转了转拇指上的黑玉戒指,小五已经将资料传到他手机上,没想到这个赞克斯诺埃尔竟然是静静的外公。

    “或者我也可以称呼你费尔曼德格洛斯特。”夏正凯也已经知道了自家外孙女嫁的老公阎亦风,竟然是费尔曼德格洛斯特,里恩伯爵的独子,也是在F国只手遮天的大人物。

    “既然夏老先生知道了,那我们就不必绕圈子了,还希望您将静静交出来。”阎亦风已经不想等下去,他现在就想要见到她。

    “如果我不交呢?”夏正凯冷着脸问道,开玩笑,他刚认了外孙女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交出去。

    “那么不介意今天血洗这里,哪怕是您和静静之间的那份关系。”阎亦风说完身后所有的手下纷纷举起手中的枪,就等阎亦风一声令下。

    夏正凯握紧手中的拐杖,“阎亦风,别怪我没提醒你,现在是在我的地盘上,你要硬来也要看有没有那个本事。”早就听说格洛斯特家的少爷不得了,今天一见果然气势凌人。夏正凯一挥手,屋内立刻出现很多手下,将阎亦风他们围了起来。

    阎亦风冷笑一声,手法诡异瞬间逼近夏正凯,但是他的目标并不是夏正凯,而是顷刻间手中的枪便抵在了夏正凯旁边的保镖的太阳穴上,饶是夏正凯也着实震惊不小,要知道他身边的保镖也是经过千挑万选的,身手也十分了得,竟然会顷刻间被阎亦风拿钱指着头。阎亦风这是敲山震虎,刚刚只要他愿意,那枪就不是抵在保镖的头上而是夏正凯。

    “我是看在静静的份上才手下留情,还没有人能在我阎亦风面前讨价还价,我要带她走。”阎亦风的态度十分强硬,他的心里迫切地想见到小女人,如果对方不是姓夏,他会直接夷平这里,哪里还会在这里谈判。

    “阎亦风。”楚墨从楼上下来,“收起你的枪,想要见子静,先过我这关。”说着楚墨便已经出手,上次挨了一掌,这次,他会全力以赴。

    阎亦风勾起嘴角,很好,看来静静就在楼上,至于这个楚墨,想和他动手,他奉陪。上次他还没拿出一半的实力,这次可不会手下留情。瞬间楼下一阵响声,不是家里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而是因为拳脚相碰而响起的声音,双方的人识趣的都没有动手。阎亦风出手招招猛烈,一拳过去,在被楚墨躲过后,瞬间收拳便肘,撞击过去,哪怕攻击被躲过也会顷刻间开始下一轮攻击,丝毫不给楚墨喘气的机会,而且攻势越来越快,手法越来越凌厉,招招直逼楚墨的命门。

    楚墨被逼的只有躲闪和防御的份,额头上已布满冷汗,心里也十分震惊,比起上次交手,这次的阎亦风招招狠绝,逼的他节节败退,虽然他已经拿出百分百的实力来应对,却还是有些吃不消。看来这次阎亦风是来真的了,不过他也不会认输的。

    楚墨试图反击回去,躲过阎亦风的攻击后立刻侧身一拳打了过去。可是立刻被阎亦风躲了过去,也同样回了他一击,两人便这样不断攻击对方。就在大家屏住呼吸看着这一幕,突然在楚墨一拳过去时,阎亦风竟然没有躲开,硬生生地接了他一拳。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传来一道声音。

    “阎亦风!”方子静看到他紧紧抿着的薄唇,唇瓣间还有丝丝的血迹,“你怎么样?”伸手抚摸上他的唇角,“都出血了,你怎么不躲过去呢?”方子静眼泪大颗大颗地掉着。她因为担心所以快速地喝完参汤,在女佣走后立刻从房间出来,刚走到楼梯口便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阎亦风一把将她揽进怀里,紧紧地将她按在自己怀里,“跟我回去。”刚刚要不是他硬接了一拳,怎能将小东西引下来。

    “你不能带走静静。”夏正凯立刻不满地站出来,他刚刚认回外孙女,他不想又见不到她。

    “夏老先生似乎忘了,她现在是我的妻子。”阎亦风说完,身后所有的手下立刻挡到他前面,为他筑起一层墙。阎亦风抱起方子静,就在她想要看向夏正凯那边时,低头凑到她的耳边,“不许你想要留下,不然就算他是你外公,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看着阎亦风带着方子静走出大门,楚墨扶着夏正凯,“爷爷,让他们走吧,现在我想子静最想见的人便是他了。”虽然心里不甘心,可是楚墨终究还是选择这样的结果。

    “可是,我知道你对静静那孩子!”夏正凯欲言又止地看着楚墨。

    楚墨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寂寥,“我依旧会永远保护她,毕竟她是我的妹妹。”

    夏正凯拍了拍他的肩,“扶我上楼休息吧!”孩子们的事看来他是插不了手的,就由着他们自己去处理自己的感情吧。

    夜凉如水,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连星星的微光都没有,这样的夜更加让人感到压抑沉重。多年后方子静回忆起来,已经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了,只知道,不说话的阎亦风,让她的心一阵一阵地发疼。虽然她的人被他抱在怀里,可是她丝毫感觉不到他身上的暖意。

    在前面开车的闻人也能感觉到自家老大散发出的冷意,明明找夫人找的那么着急,他们第一次看到那样的阎亦风,可是现在却不知他为何又这般一身凌厉的气息。到了别墅,阎亦风利索地将她抱下车,然后大步地走进屋子。

    一进门,阎亦风没有放下她,也没有开灯,抱着她直接往房间走去。方子静紧紧地抱住他的脖颈,她感觉到他和平时不一样的气息,说实话她有些害怕的。突然整个人被扔了出去,重重地陷入大床中,第一次,他第一次什么都不说便这么粗鲁地对待她。方子静鼻尖一酸,眼中闪过点点泪花,不过因为没有开灯,所以,她便默默地自己擦掉,然后一声不吭地蜷缩在床上。

    感觉到床突然又往下一沉,一股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她慌张地想要逃开,下一刻,唇上一阵疼痛,淡淡的血腥味在唇齿间漫散开来。阎亦风咬上她的唇。就在方子静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他终于放开了她。

    阎亦风抬起头,属于他的男性气息立刻喷在她的脸上,方子静抬眼望去,虽然周围漆黑一片,可是她依旧能够捕捉到他那如冰的眼眸。就在她想要开口叫他的时候,阎亦风突然又低下头……

    方子静绝望地捂住自己的眼睛,心口疼得厉害。有那么一个人,她觉得他会是你以后所有的寄托,是她生活的动力,可是她却做错了事惹他生气了,现在这个人怕是再也不会那么温柔的对待她了吧。想到这她就觉得心口的地方好疼好疼,她现在才知道她最害怕的原来是失去属于他的温柔,“呜呜!”忍不住了,泪水终究还是抵不过心头的疼痛,此时如断线的珍珠。方子静如小兽般呜咽起来。

    有人说一个人会落泪是因为痛,一个人之所以痛是因为在乎。她是真的太在乎他了,所以就算再怎么逞强此刻也遏制不住眼中的泪水,痛哭了起来!她真的想好好的大哭一场。

    阎亦风整个人一怔,脑袋也清醒了不少,伸手打开床头的灯,整个房间瞬间从黑暗中剥离出来。方子静却没有任何举动,只是依旧维持着之前的动作,单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只是那湿润的脸上满满地泪痕。

    阎亦风何曾见过这样的方子静,就算上次他们闹矛盾,他强要了她,她也倔强地没有吭声,可是这样哽咽大哭的方子静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心中立刻心疼起来,懊恼地恨不得揍自己一顿,他这是在做什么,明明心里担心得不得了。该死的!阎亦风立刻将她从床上抱起来,动作也温柔起来,“对不起对不起!”将她抱在怀里,不断亲吻着她脸上的泪水。

    听到他的话后,方子静反而哭的更大声,整个人如同小孩子般,因为哭得太厉害所以不断地抽泣起来。他是谁,他是阎亦风啊,他竟然和她说对不起,让她又如何?“呜呜!呜!”阎亦风只是这样地抱着她,不断地亲吻着她哄着她。他是太过害怕了,那种要失去她的恐惧这几天一直蔓延在他身上,所以在找到她时,他已经不知道如何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对不起,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失去你。”阎亦风紧紧地搂住她,仿佛要将她镶嵌静自己的身体里。理智告诉他应该清醒的处理这件事,可是感情偏偏逆道而行,他终究还是伤到了她。

    方子静不停地摇着头,“呜呜!你是不是对我不再有耐心了,是不是不想再要我了。”

    “傻瓜!”阎亦风伸手摩挲着她被咬破的嘴角,然后低头覆上去,这一次他用尽所有的柔情。

    两人抱在一起好久,方子静现在窝在他怀里只是断断地抽泣着,阎亦风也不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抱着她,直到她停止哭泣,看着她红肿的眼睛,如小兔子般靠在他胸前。阎亦风起身抱着她走进浴室。将她放到地上,然后打开水龙头,试了一下水温,然后抱起她坐到浴缸中,从身后环住她。

    方子静因为刚刚大哭过,此时有些回不过神来,呆呆地任由他抱在怀里,任由他一寸一寸地帮她清洗,最后是头发,任由他的大手穿梭在她的发间。这世间,有种感情可以让冷血绝情变的无比温柔——情爱柔肠!这种感情一辈子只可能有一次!

    帮她换上睡衣,坐在床上帮她吹干头发,然后将她抱在怀里双双躺到床上。阎亦风亲吻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