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70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70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氐恪

    这两天,整个楚家里里外外都在忙碌着,原因无他,夏老爷子这层身份在这,说是接风洗尘也不为过,不过老爷子的重点是打算再酒会上正式介绍他的外孙女。所以这次的酒会所有的事宜,老爷子都亲自过目。

    方子静也只知道老爷子是要开个酒会宴请大家,此时她正窝在阎亦风怀里,“外公举办酒会,我们也要去吧?”

    “嗯!怎么了?不想去?”阎亦风一手搂着她,一手放在她圆圆的肚子上。

    “当然不是了,只是我们就这样去的话,我要不要和外公装作不认识啊?”方子静纠结的是这个。

    “哈哈!”阎亦风轻笑出来。

    “有这么好笑吗?”方子静撅起嘴,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

    “傻丫头,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既然他是你外公,哪有装作不认识的?亏你想得出来。”阎亦风捏了捏她的鼻子。

    “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啦,只是觉得会不会太惹眼了啊?你看啊,本来成为阎夫人就已经是万众瞩目,别人要是知道我还有那样一位爷爷,我估计会被全场人目光照耀死的。”太过引人注目了啦,她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真是笨蛋,阎亦风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可是多少人烧香拜佛都求不来的,小女人竟然觉得不好意思。突然想到了什么,阎亦风低头凑过去,“外公会宴请A市大大小小地人物,所有人数也会很多,所以,任家也会在其中。”其他的话不言而喻。

    一听到任家,方子静立刻身体一怔,点了点头,“外公也知道了是吗?”看样子,外公已经知道了,当年让母亲离家出走背井离乡的男人,正是现如今的任家家主任鹏天。

    “嗯,放心吧,外公自有分寸的,至于任家,静静!”阎亦风抬起她的下巴,“不管我做什么,唯一在乎的就是你的看我的眼神,所以,对于任家我也不会手软,你明白吗?不管那个人和你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

    方子静摇了摇头,更加地抱紧他,“我知道这个世上,唯独你最最不想让我受伤,也是最最疼爱我的那个人。所以相对的,你也是我最最在乎的人,我相信你!”

    “你这张嘴真是越来越会哄人了!”阎亦风低头,唇瓣相碰,立刻激起无数的火花。

    宴会这天中午方子静便被阎亦风送到楚家,阎亦风则先去公司处理事情。老爷子高兴得不得了,立刻让下人先去炖补品,现在他的外孙女可是怀着身孕,那里面可是曾外孙呢。

    “对了,静静,昨晚我已经派人将你妈妈接过来了。”老爷子朝着正下楼的方咏琴招了招手,“静静来了,你快过来吧。”

    方咏琴虽然知道女儿怀孕,可是自从上次见过一次后便好几个月没见了,此时看到肚子已经圆润的女儿,心里甚是感慨啊,一转眼,女儿已经快为人母了。

    “妈!”方子静也立刻站起身开心地喊道。

    “好,好,我这也快要做外婆了啊。”方咏琴立刻走过去扶着方子静坐下。

    方子静感激地看了看夏老爷子,“外公真是太谢谢您了!”

    “你这孩子,跟我还客气什么。”老爷子看到她开心比什么都好,“而且这些年多亏了咏琴啊,将你养的这么好,这么懂事,我也欣慰不少。”

    “那个,外公,虽然,虽然知道妈不是我的生母,但是,她永远都是我的妈妈!”方子静也趁机表态,她不想因为此事让妈妈难过。

    “傻孩子,外公像那么古董的人吗?咏琴代替青儿照顾了你十几年,她便也是我的女儿。”老爷子笑了笑说道,他本来是希望方子静将姓改成夏的,不过,也知道她们母女情深,要是青儿在的话也不会同意他这么做的。

    “您千万别这么说,真是折煞我了。”方咏琴立刻慌张地摇了摇头。

    “这些年,你一直将静静当亲身女儿一样,我想青儿也是十分感谢你,对于青儿我这个做父亲的没能尽责,就让我做点补偿吧,以后不介意的话,我希望你能代替青儿叫我一声爸爸。”老爷子认真地说道。

    “这?”方咏琴为难地看了看方子静,她知道老爷是个不简单的大人物,而她不过就是一个乡下的普通人,认老爷子做父亲,实在是!

    方子静笑了笑,拍了拍方咏琴的手,“妈你就同意吧,外公身边现在是一个子女都没有,如果您能留下照顾他的话,我想外公一定会很高兴的,不然外公真的是太可怜了。”

    方咏琴看着眼前的老人,感觉女儿说的是有道理的,老爷子就夏青那么一个女儿,现在的确是可怜的很,如果自己不答应,一定会很伤老爷子的心,方子静便鼓起勇气看向老爷子,然后也认真地说道,“以后我一定会代替夏青好好照顾您的,爸爸!”

    “哈哈哈!好,好啊,没想到这次我不仅找回了外孙女,还多了个女儿。”老爷子摸了摸眼角的泪水。趁着方咏琴不注意,和方子静两人互相看了看,两人都默契地笑了笑。

    下人将补品端上来,老爷子立刻吩咐道,“你去通知所有人,现在起咏琴就是我的女儿了!”

    “是!”下人立刻恭敬地退了下去。

    搞的方咏琴一阵不好意思,活到这把岁数,突然间这身份地位就变成这样,还真不习惯。

    “对了,今晚的酒会你们母女俩可一定陪我这个老人家参加啊。”老爷子拍了拍手,立刻涌进一帮人,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礼服、高跟鞋和化妆品,“这些都是准备好的礼服,待会让下人们帮你们好好打扮一下。”

    “不用了不用了!”方咏琴何时见过这仗势,那些华丽的衣服她实在是穿不了。

    “妈!您现在可是外公的女儿,不打扮的漂亮点怎么行呢?今晚可是有很多大人物来哦,各式各样的男士都会到场呢,说不定你还能遇到合适的对象呢。”方子静放下手中的碗,然后拉起方咏琴打趣地说道。

    “你这丫头,我都这把年纪了,还找对象呢,尽会胡说。”方咏琴立刻敲了敲她的头。

    方子静对着坐在那的老爷子眨了眨眼,一脸“你懂得”,然后拉着方咏琴上楼去试衣服了,那些拿着礼服的下人们也立刻都跟上了楼。身后的老爷子也是一脸的笑意,这个家里好久不曾这么热闹过了,一家人的感觉原来就是这样啊!

第101章显赫身份() 
夜晚很快到来,楚家大宅外已经停满了车辆,参加酒会的人陆陆续续地到来。这次大家都盛装出席,所以在门口便可以看到许多名贵的衣服,既然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当然都不希望自己被比下去。

    “哎,还真是耀眼的不得了,光是那些珠宝首饰就够亮瞎人的眼了。”刚刚从车上下来的陆晓瑶立刻叹了口气。

    “哇!是二少哎,好帅啊!”旁边正准备进去的几位小姐们立刻惊叫道。

    陆晓瑶撇了撇嘴,“我看我还是先去找静姐吧!”说完拎着裙摆便快步往屋内走去。身后,萧慕白漂亮的眼睛眯了眯,然后对着还在那花痴着的几位小姐笑了笑,“很抱歉,先失陪了,我女朋友貌似不高兴了!”说完也大步离开了。留下身后的几位一脸惊讶的名门小姐。

    大厅内,侍从看到陆晓瑶进来,立刻带着她朝楼上走去,因为方子静已经提前和家里的下人们打过招呼了,如果陆晓瑶来了找她的话,就带晓瑶直接上楼。

    “看你这一脸不爽,你们家慕白呢?”方子静看到陆晓瑶进来立刻好笑地问道。

    “谁管他啊,那么多名媛小姐可都在那崇拜向往他呢。”陆晓瑶气愤愤地说道,想到就火大。

    “哦!原来是我们晓瑶吃醋了啊!”方子静故意拖长了音调说道。

    “静姐!”陆晓瑶娇嗔道,这时才注意到房间里不止方子静一人,还有一位,“这位是?”

    “这是我妈,你还没见过吧?”方子静这才想到,陆晓瑶这丫头还没见过妈妈呢,只有杨阳那丫头见过。

    “原来是阿姨啊,阿姨好,我是陆晓瑶,阿姨今晚真是漂亮啊!”陆晓瑶像看到亲妈似的熟络起来。

    “呵呵,晓瑶你好!这身衣服真的好看吗?我还是第一次这么穿,实在是不好意思。”方咏琴被夸漂亮,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高兴的,不过这种礼服她还真是第一次穿哎。

    “你一定是平日不怎么打扮,其实啊,您长得本就清秀,这么一打扮,今晚肯定不比那些名门贵妇差,放心吧,阿姨。”陆晓瑶乐观地说道,为方咏琴打气。

    “是啊,妈,您现在可是外公的女儿呢,这样穿啊正好,简单大方,今晚啊,肯定会有很多叔叔级的帅哥被妈妈你迷倒的。”方子静忍不住打趣道,这么多年妈妈一直照顾她,不曾再嫁,她也希望以后妈妈能再找一个能疼爱她的人。

    “你这孩子,我都这么一把岁数了,就知道跟我开玩笑。”方咏琴脸一红。

    大厅内已经布满人头,酒会还没开始,所以大家都在那互相寒暄着。而能来参加今晚的酒会,他们也觉得脸上很有面子。这时门口一道黑色的身影引起众人的目光,“那不是阎总吗?他也来了啊。”

    “是啊,斯诺埃尔家的面子在那,就连阎总也来了啊。”

    门口的侍从看到阎亦风,立刻鞠了个躬,“姑爷!”

    阎亦风点了点头,“小姐呢?”

    “小姐和夫人都在楼上。”侍从低声回答道。

    听完,阎亦风便立刻抬脚朝着楼上走去。众人更是一阵疑惑,这阎总竟然直接朝着楼上走去,要说这楼上应该是主人休息的地方,这阎总怎么?楼下众人立刻心生疑惑。

    楼上,三个正在聊天的女人听到敲门声,“请进!”方子静立刻对着外面说道,想着是不是下人过来有什么事的。可是房门打开了后,看到的竟然是自家男人,“你来啦!”方子静立刻起身走过去,阎亦风见她起身也大步走了过去,揽住她。

    “阿姨,我们还是先出去吧,不要当电灯泡!”陆晓瑶立刻拉着方咏琴出去。

    顿时间房间内只剩他们两,也就一个下午的时间,却已然觉得过了好久。阎亦风带着她在沙发上坐下,“累不累?”

    方子静摇了摇头,“宝宝很乖,我当然不累了!我看晓瑶他们很早就来了,你怎么没一起?”

    阎亦风笑了笑,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紫色小盒子,方子静便也好奇地看着他手中的东西,心想他难道是要送自己什么东西?可是下一秒他的动作却使得她瞪大了眼睛。只见阎亦风突然从沙发上起身,然后单膝跪地,是的,单膝跪地,打开手中的盒子,拿出里面的东西,是一条清新淡雅的脚链,上面一颗紫色的碎钻又显得尊贵无比。阎亦风轻轻勾起嘴角,整个人散发着惑人的气息,抬眼望了方子静一眼,然后低头亲自帮她带到脚上。

    想来这也是他迟来的原因吧!都说脚链的意义是,来生还能见到你!虽然不知道阎亦风是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已经足以让方子静震撼到说不出话来了。

    “喜欢吗?”直到阎亦风的声音再次响起,方子静才回过神来,看着他拼命地点着头,“嗯!好喜欢!”

    “喜欢就好!”阎亦风不善言辞,她喜欢就是最好的!仅此而已!

    方子静何止的喜欢,看着脚上闪亮的教练,心里满满的幸福感,“阎亦风!”

    “恩?”阎亦风重新揽着她在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

    “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会变得贪心的!如果有一天你不再对我好了,我想我必然会伤心的死掉的!”以前的方子静并不是个极端的人,可是现在,在这个给予她无限宠溺的男人面前,所有以前没有过的心情,现在都会冒出来。她会偶尔的在他面前撒娇,在他面前讨好,偶尔的吃吃醋生生气,如果说是她变得矫情了,倒不如说现在的她会把他放到心上,会想着那些让他也会开心的事。

    “那为了不让你死掉,看来这辈子我都得这么对你好了,你是这个意思吗?”阎亦风笑了笑,向他索爱也要这么别扭,绕着弯来说。

    方子静脸一红,窝在他怀里。阎亦风将旁边的白色貂绒披肩拿来给她披上,“冷吗?”

    “不冷的,整个屋子都有暖气,怎么会冷呢?”方子静今日选了件黑色礼服,抹胸式的,胸前还是V领的设计,可以看到一大片春光,因为怀孕的关系,方子静就连这胸围也张了不少。

    刚刚进来时,阎亦风的眼神就已经极度炙热了,现在坐在她身边,更是忍的辛苦啊,所以赶紧拿来披肩给她披上,他真怕自己控制不住。该死的小女人,真怀疑她是故意选这样的衣服,衣服的裙摆还是开叉的,里面白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