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

第69部分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第69部分

小说: 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确!外公!”阎亦风虽然有些别扭,不过这声外公还是喊的真心诚意的。老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好好,既然这样,天也很晚了,你就带静静回去休息吧。”

    阎亦风朝老爷子一点头,然后转身大步离开了书房。楼下,方子静听到动静立刻抬头望去,见到阎亦风下楼来,便从沙发上起身走了过去,“怎么样?和外公聊的还好?”

    阎亦风指尖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脸,“走吧,该回去休息了。”

    “看来你是和爷爷聊的很好啊。”楚墨也起身说道。

    阎亦风冷眼扫过楚墨,然后直接无视他,揽着方子静便朝外面走去,身后的楚墨无奈地摸了摸鼻子,自己这是被无视了啊!方子静一脸歉意的掉过头去朝楚墨看了看,希望他不要生气,楚墨见笑了笑,顺便朝方子静挥了挥手。

    一大早,方子静一进店里便被陆晓瑶偷偷拉到一边,“怎么了?我难得来一趟,你这是不想我露脸啊?”

    “不是啦,你今天怎么过来啦?”陆晓瑶鬼鬼祟祟地问道,还不停地朝着旁边望去。

    “不是想你们了吗?就过来看看,再说这也是我的店,我当然要关心一下嘛。”方子静疑惑地看着她,这丫头又怎么了/

    “你来的真不是时候,这几日某个女人天天来店里找你,我们都说你最近都不在店里,这不,你看那边。”陆晓瑶拉着方子静,然后大手一伸指着角落的一处。方子静也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任雅茹?

    “我看你还是先去后面躲躲吧,这尊大佛来者不善。”陆晓瑶立刻拉着方子静偷偷地从旁边去到后面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陆晓瑶倒了杯水给方子静,“静姐,你先喝点热水,等姐夫来接你时你再出去吧。”

    “嗯!”方子静也不想惹麻烦,最主要的是不想和任家有任何关系。

    “静姐,问你哦,那时候这个女人有没有欺负你?”陆晓瑶一脸坏笑,她已经想到主意怎么整那个女人了。

    “欺负啊?貌似那时候欺负我已经成为她的乐趣了。”方子静冷笑一声,“那时我不能去上学,所以每天晚上都会帮她削铅笔,写作业。她有一屋子的娃娃,我只有一个妈妈送的小熊,还被她扔了。我穿的都是她不要的衣服和鞋袜……不过,貌似最吃亏的就是,每次都是她先打的我,而最后她还会委屈地去告状。那时的我实在不懂这是为什么,想来是自己太不谙世事了。”现在回忆起来,除了被扔掉的小熊和画笔,好像也没什么好叹气的。

    “哇咔咔!那个女人那么小时就已经这么可恶了啊,要是她遇见的是杨阳姐,一定将她打的屁股尿流。敢来咱们店,一定要好好整整她,你说怎样?”陆晓瑶望向方子静,寻求意见。

    方子静回给她一个温柔的笑容,轻启红唇,“好!”陆晓瑶听完,全身一个机灵,脑袋立刻蹦出几个字,笑靥如花,美人有毒!

    不多时,餐厅里响起一道惊人的女声,“啊!这是什么?呕!”任雅茹一把扔掉手中的咖啡,整个花容失措啊,“服务员,服务员,你们这是什么店?咖啡里怎么有蟑螂?还有,这甜品里怎么会有蜘蛛?”任雅茹整个人在那不停的干呕着。

    作为知情人士的青青立刻跑过来,“这位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你没看见吗?我要投诉你们家店,将你们老板叫出来。”任雅茹止住胃里的呕心,站直了身体,立刻指着青青大吼道。

    “不会啊,这位小姐您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这些咖啡和甜品是我们刚刚做出来的,店里也有其他客人点了,根本没发现这样的状况。”青青立刻一副委屈的表情。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这样身份的人难不成还会赖你们不成?快点叫你们老板过来。”任雅茹气急败坏地大吼,她长这么大,还没有遇见过这样离谱的事情,怎么能让她生气。

    青青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跑开了,周围的客人们立刻小声议论起来,毕竟大家都是这里的常客了,和这里的服务员也是十分熟络的,都在心疼青青。任雅茹立刻瞪着他们,“看什么看?这种没水准的店你们也看的上,哼。”说着将桌上的餐具都挥到地上。

    “我说这位小姐,虽然本店是一家小店,不过这一碗一筷也都是钱买的,还请您有点公德心。”陆晓瑶牵着方子静走过来。

    “各位实在抱歉,打扰到大家用餐,今天所有人的咖啡算我的。”方子静朝周围的客人点了点头。大家也都客气的回礼,“那就谢谢老板了!”

    “方子静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要在我面前惺惺作态,是不是你故意将这些东西放进去的?”任雅茹见到方子静立刻吼起来。

    “我记得没错的话,这位是任小姐吧?说起来我们也就有过两面之缘,第一次是在令尊的酒会上,第二次貌似就是你来公司找我老公时候,我们也就见过这两次,我又有何理由这样做呢?再说,我这样做不是在砸自己的招牌吗?凡是做生意的人,怕是都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方子静讲的句句是道理,已经完全进入角色了。旁边的陆晓瑶都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啊。

    陆晓瑶为了效果,立刻也扯着嗓子说道,“我说任大小姐,你不会是因为我们家静姐是阎夫人了,阎总又看不上你,所以你怀恨在心,才会自导自演地唱了这么一出吧?”

    “原来这样啊!”周围的客人心里立刻了然,都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现在来店里吃东西喝咖啡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大多数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说白了多半都是圈内人,大家也都是有耳闻的,知道这家店的老板是阎总裁的夫人。好多人都以来这里吃过饭做为饭后讨论的话题,如果没来过就是out了。现在一听方子静和陆晓瑶的话,大家心里也都有八九分的明了了。感情是这位任小姐勾引阎总不成,专门来阎夫人店里闹事的。

    这下子任雅茹是有苦说不出了,气的满脸通红。“方子静你想无赖我?我任雅茹也不是好欺负的。现在你这里的食物里发现不干净的东西,你要赔偿我的损失。”

    “我说任小姐,你说这是我们店里放进去的,可有什么证据?”方子静白了她一眼,“不过不管你有没有证据,我想整个店里的客人都会为我们作证,我们一直待在办公室没出来过,更别说去厨房了。”

    “是我,我有看到,老板娘一直待在办公室的,刚刚才出来。”立刻有人回应道,这下子大家更加确定哪些蟑螂蜘蛛是某人自导自演了。

    任雅茹气愤地看着大家都帮方子静说话,拿起包就一脸铁青地从方子静身旁走过,还故意撞了方子静的肩膀一下,“你给我等着!”临走还放了一句狠话,今天她没带手下保镖过来,势单力薄,她现在就回去找人来砸场子,气死她了。

    “静姐你没事吧?这位任小姐真是的,明明知道你怀孕了,还故意撞你,我先扶你过去休息吧,青青你先留下将这里打扫一下吧。”陆晓瑶一脸担忧地扶着方子静回到办公室。身后客人们立刻又多了一个话题,原来任家大小姐还心眼坏,竟然闹事不成就想伤害怀孕的阎夫人。

    办公室内,刚刚关上门,方子静和陆晓瑶就忍不住互相对击一下掌,“Oh,yeah!”

    “哈哈哈!”然后两人立刻笑了出来,陆晓瑶本来也就是想让青青端咖啡时,不小心全部洒到任雅茹身上,谁知道,方子静更狠,竟然让厨房的师傅们找来蟑螂和蜘蛛,害的师傅们可是寻觅了好久。

    “静姐,你说那些话时,我都以为是真的了,太有说服力感染力了,哈哈!”陆晓瑶笑地眼角都冒出泪花了。

    “可不是,我心里当时也当真了,哈哈!”方子静摸了摸肚子,“宝宝啊,不要跟妈妈学哦!”她现在可不知道将来肚子里的小家伙可是个小恶魔。

    再说出来后脸色难看的任雅茹,开车刚过了一个红绿灯,停下准备买瓶水漱漱口的,一想到那些东西她就一阵呕心。可是她刚打开车门,便立刻被人拖进了一个巷子,“啊!你们做什么?你们是什么人啊?放开我。”

    那些人根本就没人理她,吓得她立刻惊慌地大叫“救命啊,救!呜!”下一刻嘴已经被塞上东西,喊不出来了。

第100章一家人的感觉() 
任家大宅内,下人们一阵惊呼,“大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看什么看?都给我滚,滚啊!”任雅茹发疯似地大步跑进家里,任夫人听到女儿的声音也立刻从楼上下来,“雅茹怎么了?”任夫人刚走到楼下,看到进门的任雅茹时,立刻吓得捂住嘴,“天呐,你这是怎么了?”

    “妈!”任雅茹立刻扑到任夫人怀里,大哭起来。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地就被一帮人绑走了,还被他们粗鲁地剪掉一头的长发,那些人都是人渣,竟然抓起她的头发就一刀挥下去,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怎么了,怎么搞成这样?”任夫人看到女儿这样早已火的满眼通红,“告诉妈,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干的?我去找他算账。”女儿那一头的长发此刻就像稻草一样堆在头上,又短又乱。

    “我不知道,妈妈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让爸爸赶紧派人去杀了那些人,他们竟然敢剪了我的头发。”任雅茹一脸愤恨,这让她怎么见人啊,她一定要狠狠地惩罚那些人,最好一个不剩的杀掉。

    “来人啊。”任夫人立刻招来下人,“赶紧给老爷打电话,让他立刻回来,就说小姐出事了。”任夫人吩咐完便带着任雅茹上楼去了,“走,妈先带你去清洗一下。”

    任鹏天接到电话很快就开车回来了,一进屋下人就帮他接过外套和公事包,“夫人和小姐呢?”

    “回老爷,夫人和小姐在楼上呢。”下人低头回答道。

    “去叫她们下来,夫人不是说小姐出事了吗?”任鹏天大步走到客厅坐下,自己正在外面谈工作,一结束就赶了回来,深怕回来迟了自家的夫人会盯着他吵。

    这时听下人说任鹏天回来的任夫人温书兰立刻下楼来,身后还有已经收拾好换好衣服的任雅茹,此时她的头上已经梳了一个短发,只是还是带上了帽子才下来。

    “老公,你可要为女儿做主啊。”任夫人立刻坐到任鹏天的深怕,一脸的委屈和气愤。

    “到底怎么了?”任鹏天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不知道是哪帮王八蛋,竟然将雅茹的头发全剪掉了,让她还怎么出去见人啊。”一说到这任夫人就来气冒火,他们任家的仇家也是不少的,不过大多没有干过这样的事。

    “什么?”任鹏天皱了皱眉,“看清楚是什么人做的了吗?”

    “没有,那些人都带着黑色的墨镜,我根本不知道是他们是什么人。爸爸,你一定要帮我找出那些人,不管用什么手段,不然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啊。”任雅茹哭哭啼啼地抹着眼泪,“还有,今天我碰到方子静那个女人了,她竟然,竟然将蟑螂和蜘蛛放到咖啡里,我,我!呜呜!”任雅茹委屈地扑到温书兰怀里。

    “那个小贱人,竟然敢这么做?”温书兰心疼地安抚着女儿,那个方子静她本来就讨厌,长得和夏青那个贱人一模一样。

    “你又去招惹那个女人了?我都跟你说了不要去招惹她。”任鹏天立刻严厉地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看她长得和那个贱人一样,所以就心软了?”温书兰立刻不满起来,“那个贱人不过也就是个小三,没想到还会有人和她长得一样,真是玷污我的眼睛。”

    “那个女人现在是阎总的老婆,我们现在在A市,最不能得罪的就是阎总了,所以你们最好不要再去招惹那个方子静。”任鹏天现在有好几个大的单子在A市,要不是这次的项目工程这么大,他也不会在A市暂时的住下来。

    “那个小贱人有什么好?我们家雅茹可是样样比她强,她一定是用了什么狐媚之术勾引上阎总裁的吧,等到时候阎总裁厌倦了,说不定就会将她一脚踢开了。”温书兰恶毒地说道,怎么看都是自家女儿才配得上阎总裁。

    “好了!这件事我会派人去调查,不过你们还是想想怎么弄好头发吧,过两天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酒会要参加,到时候去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商业的军政的都有,你们可要打扮的好一点。”任鹏天说完朝着楼上走去,“我先上去休息一下。”

    楼下的母女俩则是一脸铁青,特别是任雅茹,就她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出息酒会?该死的!难得有那么多商政的大人物在,她一定要打扮的非常漂亮,要成为全场的重点。

    这两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