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46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4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张汉躬了躬身说:“一个铜板,大娘。”
  “呐。”中年妇女从怀中掏出来荷包拿了一个铜板递给张汉之后,笑着说:“若是老夫人喜欢,以后我天天来。”
  “大娘走好。”张汉站着送走了那中年妇女,回头看着陆真真道:“没想到姑娘的手艺已经这般出名了!”
  陆真真笑了笑,权当认了张汉的说法,好让自己得瑟得瑟。
  两人一直忙到中午时分,农贸街的人寥寥无几了,蜜香饼也是边做边卖,这会儿眼看人不多,便熄了火。
  那流浪老爷步履阑珊地走到铺头边,把空碗递给陆真真。
  陆真真接过空碗,看着那流浪老爷又拖着脚步走回原来的地方靠着墙闭目睡觉,也没多说什么,只望了空碗一眼,便转身帮着张汉收拾东西。
  收拾东西的空挡,也偶尔有一两个路过的人买了蜜香饼留着赶路时当干粮。
  虽然没有全部卖完,不过今天的战绩不容小觑。
  陆真真坐在凳子上,把今天卖得的所有铜板放到桌上,一个一个数,总共有七个铜板六文钱。
  这是什么概念,这是她来到这个时代后,第一次一天得这么多铜板,加上今天送到客栈的那几个铜板,总共有十来个……!
  “张汉,今天卖了七个铜板六文钱,你记一下。”张汉的工钱还是按照提成来算的,虽然跟其他地方比起来差很多,不过比起之前光卖菜,还是好很多的。
  张汉应声之后,便在小本子上记了今天的营业额。
  这张汉竟然是个识字的,陆真真一直怀疑,这个时代虽说没有识字千金,不过识字的人也不会跑到这农贸街谋这么一个活儿做。他倒是个老实的,这点毋庸置疑,再加上还是木子峻介绍的人呢!
  所以,陆真真心里虽然犯嘀咕,却也没有开口问,这种事情每个人的期望不一样。
  “今天实在辛苦你了,余下的这几个饼便给你留着当点心吧!”陆真真看着还剩下的五六个饼,笑嘻嘻地说到。
  “姑娘,你还是先吃两个饼喝碗汤再回去吧,若不然回到元下坊该饿坏了。”这点可是某人刻意交代的,虽说他原来也有这个心,却没有必说的必要。
  陆真真想了想,便同意了张汉的提议,每次回到家都是饿得前胸贴后背,这会儿有余下的饼,就吃两个也无妨嘛。
  她用最快的速度吃完,然后挑着空担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算是她最开心的一天了吧!
  有一种零星的属于成功的后感,又有一种自信,一种被肯定的快乐。
  而此时,她最想把这件事情告诉…木子峻!
  甩甩头,她觉得应该是娘亲跟弟弟才对。
  可是心头想着的人,竟还是木子峻!
  走在狭缝里,阴凉的风吹在身上很是舒服,这种凉爽的感觉,估计再过段时间就会被寒冷取代了吧。
  快七月了,天也逐渐转入初秋,再过个十来天,昼夜温差就会比较明显了。
  小狗跟在她身后,东奔西跳,似乎在寻找什么开心的好玩的事物一般。
  一路上有小狗的相伴,似乎开心了不少也安心了不少。
  要给小狗取个名字,取个什么名字呢?小黑?黑子?……呼呼,估计这两个名字一叫出声,临近村庄能听见声音的黑狗都会跑出来吧!太多小黑黑子了。
  这小狗是母狗,又这么可爱,又不挑吃…要不然就叫香香吧!
  香香!陆真真想到心里都在偷笑,香香可是公主的昵称啊,你小黑狗何德何能可以与公主齐名!
  嘻嘻,不过就喜欢香香这个名字,主要还是她蜜香饼的功劳啊!
  “小狗过来。”走到一块石头坐下,朝小狗勾了勾手。
  小狗望了陆真真一眼,裂开嘴弯着眼,似乎笑得很开心的样子朝她跑过来。




☆、第九十四章 噩梦

  “真乖。”她伸手抚着它的头,然后用食指点了点它的鼻子说:“以后,你就叫香香,知道么香香?”
  小狗伸出前爪在陆真真手上挠了挠,然后咿唔着跳开了。
  “香香。”她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小狗站住回过头来看着陆真真,使得她满意地起身向前走去。“回家喽。”
  一人一狗顶着烈日行走在乡野上,到山脚下时,陆真真顺便挖了几个芋头放到篮子里,现在一天要做那么多蜜香饼,她得多挖几个芋头才行。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时分,陆真真忍住想要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木子峻的冲动,乖乖进屋把今天的战绩跟陈氏和三姐说。
  陈氏跟三姐两个听了面面相觑,只觉得这原本不可能的事情,似乎变得明朗起来了。而且按照这个速度,很快就能把三个月铺租赚回来。
  陈氏自然没话说,给陆真真把留着的饭菜端上来。
  陆真真边吃饭,三姐边在耳边说:“真真,那……”
  见三姐欲言又止的样子,她很好奇。“干娘,什么事情便说出来吧。”
  “那个…邻村的秀才,你知道的,他自从上次到过家里,便说喜欢上你了。”三姐有点怕会被陆真真说,因为这件事情怎么的也说过很多次了,再继续纠缠总觉得不太好。
  陆真真听完心里确实一沉,那杨逸到底想怎么样的嘛!上次说得那么清楚,他竟然还不打消主意,真是有够顽强的。
  “三姐…这事儿还是别说了,真真…不是说了还不想论婚嫁么!”陈氏有点为难地看着三姐又看着陆真真。
  她是个没注意的人,三姐的话虽然很有道理,可是耐不住女儿没那个心思,她深知,勉强是不会幸福的。
  而且……而且真真早就已经……哎!
  “干娘,这事儿我娘说得对,我还不想论婚嫁呢。”陆真真边吃边含糊地说。
  三姐皱着眉,无奈地点点头,“也罢,你们这些后生啊…”
  陆真真心里腹诽,干娘与老侯还不是一样,彼此有着牵挂却始终不愿意结合!
  吃完了简单的稀饭,陆真真打了个饱嗝,在门口廊下坐着纳凉。其实大树下的石台可能更凉爽,可是她不想动,哪怕从屋子到石台就那么一点距离。
  正当陆真真被微风吹得昏昏欲睡时,木子峻从外面走过来。
  见到陆真真时,他紧绷的脸上微微柔和,本来急急忙忙朝存墨居的脚步也跟着放缓朝陆真真走去。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真真眼前一黑,光线被当了去,便抬起头来看着木子峻,“子峻哥。”
  呃…她的笑容会不会太甜了一点!!!
  “今天早点摊生意如何?”挑挑眉在她身侧坐下,侧头看着她。
  陆真真得意洋洋,从怀中取出来荷包在手上晃了晃说:“子峻哥且听听这声音便知道了。”
  木子峻嘴角微微上扬,看来今天成绩不错呢,看她那小脸得意的样子,真想伸手捏上一把。“如此甚好。”
  “子峻哥,你不用给孩子们讲课么?这是上哪儿去?”
  木子峻起身,俯视着她说:“我有点事情要进城一趟,估计没那么快回来,让儒是在教他们练字了。”
  “哦…”陆真真皱眉,“这会儿进城,办完事回来得天黑了呀!”
  “无妨,一个大男子莫不是害怕遇上危险!”木子峻笑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他发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已经习惯性地伸手去抚摸她的小脑袋,触碰她那如柳丝一般柔顺的发丝。
  心,狠狠抽动。
  他习惯了……他习惯了她……!
  “那子峻哥还是早点去吧,也能早点回来,夜里走路始终是不放心。”陆真真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不能说不为他担心,虽说他是男子,可…他是个弱书生,说实在的,如果说打架他可未必有她能打呢!
  只可惜,某人不知道木子峻其实是文韬武略。
  “也罢,早点去也好。”他实是心急,因为有些事情始终无法让他安心在元下坊,若是不处理了,他只怕又得换地方了吧。
  可是……他不想,所以才想去把事情解决了。
  目送着木子峻回了存墨居之后又折返出了院门的背影,陆真真微微一笑。
  “哎哟喂,还真是累死了,回房睡会儿去。”自言自语一番,她起身伸了伸揽腰,转身进屋回房。
  躺在床上,窗口有微微凉风,很快她便睡着了。
  一入睡便做梦,梦见早点摊生意好得不行,被买饼的人围得水泄不通,一个个铜板变成一锭锭银子,到最后变成一锭锭金子…突然,来了一大群凶神恶煞的人,他们不但把买饼的人都赶走了,还把早点摊的东西都砸烂了,连那移动锅灶也被砸得稀巴烂,最后,陆展祥的面孔出现在她面前……
  “啊……”惊醒,浑身冷汗直冒。
  呼呼,做梦了,原来是做梦了!
  陆展祥一家真是讨厌,现在居然连做梦都会梦见他们的罪恶面孔。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出了房门到大厅,看了看沙漏,嗯还早,才睡了一个多小时。
  到井边打了水洗把脸,把刚刚那惊心动魄的噩梦刷得干干净净。
  然后转身来到后院,查看后院的情况。
  豇豆都已经结了细细的豆苗,再过十天左右应该就能吃了,记得酸豆角好像就是用豇豆腌制的,到时候可以试试看。
  玉米个头都比陆真真要高,最顶上盛开着灿烂的玉米穗子,每棵玉米都都结了苞,多的三四个,少的一两个。玉米苞看起来还小,估计这得再过一个月才能摘下来吃了。
  萝卜不用说,基本上都结个了,有大有小,因为第一次种所以间距种得不太对,间距宽的个头大些,间距小的个头小些。
  夏辣椒都红了,陆真真心想着是不是要摘下来晒干以后好用?
  至于那两株吊瓜……之前太小看不出来这会儿算是见识了,所谓的吊挂,结出来的瓜跟黄瓜竟是一个样儿的!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黄瓜,这还得等,等到吊挂成熟了摘下来,尝尝味道才能知道到底是不是黄瓜。
  若是黄瓜就好了,她正愁这段时间晒黑了呢,若是黄瓜,还可以拿来敷脸……虽然奢侈了点。




☆、第九十五章 林妹妹般的美

  绕过瓜棚,来到池塘边,看着池塘的荷花有一半已经凋谢,剩下的还有一半盛开着。数了数,十几颗荷花竟然开了二十几朵荷花,还真是盛产啊。
  凋谢的荷花正在长莲蓬,看着还小,估计再过段时间就有莲子摘了。
  仔细看,荷叶下面,竟有两条巴掌大的小鱼在游来游去,这莫不是陆展贺跟阿全两个带回来的那些小鱼苗,看来不是很娇气呢。
  看着这满园庄稼这种成长趋势,她真心感到这段时间的奋斗没有白费。
  若她一穿越过来便是那陆府的嫡女千金,整日在闺阁之中与刘氏跟陆氏兄妹斗个没完没了,那才悲剧呢。
  眼下多好,元下坊的每个村民都淳朴,就连那装神弄鬼的牛蛋娘,也算是淳朴之人,虽然她起了歹心。不过又有谁能逃脱‘贪’这个字呢?没有贪念就没有奋斗的动力,没有贪念就没有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激情,所以归根结底,贪念是激发每个人内在潜能的重要部分。
  巡视完整个后院,来到小房子把五谷轮回之物跟水一起稀释之后,给玉米还有吊挂跟豇豆浇上,至于萝卜辣椒那些就不需要了。萝卜过段时间就该收成了,辣椒也一样的道理。
  浇完水把东西都放回小房子后,陆真真到井边打水把刚刚浇水时弄脏的鞋子脱下来洗。
  洗双足时,她摸了摸自己的足底,一层厚厚的老茧。
  这段时间,她用得最多的不是双手,而是双足。双手都尚且起了茧子,何况双足呢!
  院门口站着一个人,陆真真洗好鞋子抬起头来时,正巧看到来人双手扶着院门的篱笆,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龚小秋!
  陆真真微微皱眉,她来元下坊这么长时间,也只见过龚小秋两三次,这会儿怎的会出现在这儿呢?
  难道是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小秋妹妹,别站着呀,进来坐吧。”
  说罢,陆真真穿上刚刚洗好还湿漉漉的鞋子便朝院门口走去,来到龚小秋面前,伸手拉着她向石台走去。
  这个龚小秋虽不是倾国倾城,却有一股独特的林妹妹般弱不禁风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她的美。
  虽然很少见面,但是陆真真一直都很感谢龚里长,许是爱屋及乌吧,总之她并不讨厌龚小秋,甚至也有点欢喜。毕竟在元下坊跟自己一般大没出阁的女孩就她一个。
  白柳月自打成亲之后,倒也没来找过自己麻烦,以她那刁蛮的个性没来找茬,估计是侯长生的功劳。
  龚小秋被陆真真拉着到石台坐下后,依然低着头羞涩地红着脸。
  “小秋妹妹,怎的今日会来找我呢?”陆真真说话的声音特别小声,似乎怕稍微大一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