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47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4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龚小秋被陆真真拉着到石台坐下后,依然低着头羞涩地红着脸。
  “小秋妹妹,怎的今日会来找我呢?”陆真真说话的声音特别小声,似乎怕稍微大一点声音会把龚小秋吓到。
  龚小秋微微抬头瞅了她一眼,低声问道:“那…木先生不在么?”
  木、木先生?木子峻?
  呵呵,敢情人家是来找木子峻的,她搁这儿自作多情了呢,还以为是来找她的!真是丢脸丢大了。
  “子峻哥进城了,说是有事要办。”虽然不是来找她的,但是怎么也不忍心大声说话。
  似乎物以类聚就是这样的,遇到像龚小秋这样说话细声细语,动不动脸红羞涩的女孩,任谁都没办法大声说话用力干活。
  有时候陆真真想,像龚小秋这样的女孩,只怕得嫁得一个为官的或者从商的人,一辈子十指不沾阳春水。
  可是龚小秋这时候要照顾龚里长还有家里的老人家,也算是做过些活计的,怎的看起来双手那般细腻?同样的农民的女儿,怎的跟农民的样子差那么多?
  唉唉唉,这便是同人不同命。
  龚小秋听见陆真真直接喊木子峻做‘子峻哥’,猛地抬头看着她,双眼难掩的充满羡慕。
  陆真真心想,这龚小秋该不会喜欢上人木子峻了吧!
  看来木子峻这人的桃花还是挺旺的嘛。
  “子、子峻哥他何时归来?”龚小秋有些尴尬又别扭地学着陆真真唤木子峻,白皙的小脸蛋红得比天边刚刚升起的红霞还要红。
  陆真真心里摇头,果然是一个芳心暗动的小姑娘啊。
  “子峻哥没说何时归来,小秋妹妹可是有什么急事么?”
  龚小秋听她说木子峻可能没那么早回来,似乎泄气一般叹了一声,双手搅动着一方淡黄色的手帕。
  看着她这小样儿,陆真真心里竟有点不舍。龚小秋也太厉害了,这样的表情跟小动作竟然让她这个女人也看的心生不舍,何况是男人啊!
  果然是楚楚可怜的女孩更惹人心疼!
  “没,没什么事。”近乎呻吟地说完,龚小秋抬起头来看着陆真真微微露出笑容来。“子峻哥既不在,那我便先走了。”
  咦!要走了,她还以为她应该会在这边等的呢。“嗯,子峻哥回来时,我会转告你找他有事。”
  龚小秋勉强地一笑,便没再说话,起身欠了欠身快步朝院门口走去。
  一直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内,陆真真才一脸疑惑地扁了扁嘴耸耸肩,表示自己也莫名其妙。
  眼看着天色已经快接近黄昏,是时候开始做晚饭啦。
  一想到晚饭,陆真真突然想起,荷花都谢了,在荷花盛开的时候应该就可以摘莲藕的吧!
  于是,忙小跑到池塘,蹲在池塘边,伸长手道水里面摸来摸去。没多久,便从池塘里摸上来一根三四节长的莲藕,差不多有手腕那么大小,显然…有点小了。
  摘这根莲藕可是费了好大一股劲儿呢,下次要记得带刀来用割的才行。
  就是不知道莲藕摘了,那莲子还能不能结完整,所以先摘一根,等看看莲子的情况之后再做决定。
  因为池塘水差不多到大腿深,所以这根莲藕还没有长进淤泥里,也正是这样才这么容易就让她给掰下来,若是长到水底的淤泥,怎么地也得下水去站稳了才能拔上来。
  这么长的莲藕,能吃两顿了呢。
  家里还有些新鲜的蕨菜跟笋,这样晚饭就是三菜一汤了。本来今天高兴,应该买点肉回来吃的,给忘了,明天一定记得买!
  拿着莲藕到井边清洗,眼睛瞟向存墨居,愣了愣又瞟向院门口。心想着他应该天黑了才能回来的吧……!




☆、第九十六章 喜欢

  一家人吃过了饭,陆真真来到院子里,隔壁存墨居亮着灯,难道木子峻已经回来了?
  想进去看看,却觉得一个黄花大闺女这么随便闯人家房间里也不太好,于是转身到厨房拿了一盘子陈氏带回来的小圆果。
  那小圆果不知道是什么水果,反正一颗就小指头那么大,红彤彤的很好看,里面有一颗籽,果肉味道清甜,很适合夏天解渴。
  站在存墨居外间门口,陆真真抬手轻轻敲了敲:“可有人在?”
  没一会儿,儒是从里间走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把扫把,似乎在打扫房间。“什么事情?”
  看着儒是那一脸趾高气扬的样子,陆真真心里暗想,这孩子估计觉得别人在他们主仆面前都要低上一等吧!哪怕是经常跟木子峻到自家蹭饭,也完全没有要放下身段架子的想法。
  整个元下坊,也就展贺能叫得动他,毕竟展贺以前也是风风光光的嫡子大少爷,那种出自骨子里的傲气是怎么也磨灭不了的。
  “子峻哥可回来了?”陆真真说着,举起手里的果子说:“拿点水果来给他吃。”
  儒是放下扫把,走到门边接过陆真真手里的水果,先拿了一颗放到嘴里吃,“公子还未回来,果子先放这里吧,一会儿公子回来了会吃的。”
  陆真真不满地嘟着嘴,只怕木子峻还没回来,这一小盘果子都被你吃完了吧!
  既然木子峻没有回来,那她也没必要留在这里了,撇撇嘴转身离开存墨居。
  却在转身的时候,听见儒是抱怨的声音,“也不知道公子摆脱了那茵茵姑娘没……”
  啊!
  茵茵姑娘!谁来的?
  心口突然一堵,竟然因为儒是说木子峻进城是去摆脱某个叫茵茵的姑娘!
  呼呼,陆真真尽量让自己呼吸通畅一些,努力不去想木子峻到底进城去干嘛,努力不去管木子峻跟那个茵茵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
  提了木桶到厨房舀温水到小房间去,脱了衣服薄薄洗了个澡。
  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就没洗过一次舒舒服服的澡,只能勉强洗干净身上,却完全没有了那种泡澡的乐趣。
  洗完澡出来,她便在井边打了水洗衣服,之前都是陈氏天亮时提到溪边去洗的,今天她也不知道干嘛,总之心里有点烦躁,总想找点事情来做。
  所以把家里的油灯拿出来放在井边的石头上,开始打井水洗衣服。
  也不知过了多久,总之衣服已经洗好挂在廊下,她提着油灯坐在石台上,不知如何安适烦躁的心。
  也许她是在等木子峻回来,这会儿都快亥时了,他还没回来!
  难道那个茵茵姑娘是他什么人?妻子?未婚妻?家人?
  心里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烦恼,竟然全与木子峻脱不开干系。到了这种情况这种地步,她不难肯定,绝对是喜欢上人家了。
  可是,她跟他…好像差距挺远,而且她也不想这么早就嫁人啊!
  再说了,人家喜不喜欢自己还是一回事呢,自己别在这儿自作多情。下午龚小秋来找他,十之**也是喜欢上他了。还有这个茵茵姑娘,看儒是说得那般无奈,又称呼得亲切,定是与木子峻关系不一般的人。
  “哎呀啊!”她烦躁地伸手插进头发中压住脑袋,强迫自己不要想太多,这样的动作在这样的黑夜中,显得有点不搭调。
  “你在干嘛?”木子峻一进院门,就见到她坐在石台上自言自语,还发疯地做出这么不雅的动作,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她这样的形象呢,有点诧异。
  “咦!”她抬起头来,见到黑暗中朝她走来的人,忙把油灯从后面提到前面来,看清楚了眼前的人,果然是他回来了。“子峻哥你回来啦。”
  木子峻走到她身侧坐下,皱着眉头问:“你刚刚在做什么?什么事情令你想要发疯么?”
  看来他刚刚是看到自己那么俗气的一面了,也不知在他心中是否降分了呢?
  突然,陆真真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便是她越来越在乎木子峻对自己的看法。这绝对是错误的,她向来都不管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只要自己好好努力,一家人能过得幸福。
  可是,事情好像出现了转折,她喜欢上了某人,而后开始在意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形象。
  “子、子峻哥,你怎么才回来。”不想回答他刚刚的问题,开玩笑,那种尴尬的问题能避自然避了。
  木子峻深呼吸一口气,“事情有点棘手,所以耽误了一阵。”
  “哦!”
  轻轻应了声之后,陆真真便安静下来,她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跟他交流,似乎是不好意思开口,又似乎是在等着他开口。总之,那种即期待又不安的感觉,让人很难受。
  “你怎么了?怎地一直低着头。”透过弱弱的油灯光,木子峻还是看到陆真真脸上殷红一片。对于她的反应,他心里似乎懂又似乎不懂,只微微扬起嘴角无声轻笑。
  陆真真突然心跳加速,嘴巴微微张开,一句令两人都不可思议的话就说了出来。“子峻哥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话还没说完,她突然刹车,然后整颗心更加疯狂地跳动,若是再张口,她真的很怀疑会不会从嘴里跳出来。
  木子峻侧头看着低头一脸紧张无所适从的陆真真,良久,嘴角微微上扬,然后轻声说道:“原来,我不是自作多情呢。”
  啥!啥啥!
  他说他不是自作多情!那意思是说,他也是喜欢自己的?
  她抬起头,仰着**辣的小脸看着木子峻,似乎想从他的脸上他的眼神中得到答案。
  木子峻低着头看她,看着她因为害羞而通红的双颊,还有那水汪汪探究般的双眼,再看看她因为紧张而握得死死的双手。
  这丫头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怎么能那么堂而皇之地说出来她喜欢他?若是寻常人家的姑娘,就算多给人家几个胆,也未必敢这么直接地跟一个男子表白吧!
  不过,也就是这样的丫头,才让他动心了。
  ***激动了,亲们喜欢记得收藏,打赏推荐票知知也不会拒绝的哦^。^!




☆、第九十七章 一种忧愁两处失眠

  从她身上,他看到了属于她的那种善良温柔、勤奋向上,这样的姑娘怎能不惹人爱怜呢!
  每次他有某些事情沮丧的时候,见到她开朗的笑脸,总能给他带来安慰。她的笑容那么朴实,就像这元下坊的一早一木,风吹动时随风摇摆,自得自在。
  而这样一个女子,不正是他一直所追求的么?
  被木子峻看得有点底气不足,哎!
  看来自己这种近乎白痴一般的表白方式,还是不适合在这种时代进行啊。还好木子峻游历多方见多识广,对她的直白也不会少见多怪,不过多多少少还是能从他眼底看到震惊。
  虽然他刚刚似乎表达了他也喜欢自己的想法,可是她想,他之所以这么说,应该是不想让自己丢面子吧!
  “子峻哥。”舔了舔嘴唇,她有点颤抖地说:“呃…刚刚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呢,你不知道啊,今天是愚人节,嘿嘿嘿。”
  “嗯!”木子峻眉心微微皱,脸上的笑意也渐渐隐去。“然后呢?”
  怎么她觉得身周充满了危险的气息呢!
  看来得罪人这种事情真不好做,真想不明白上一世为什么那么多朋友喜欢在愚人节的时候玩弄别人。
  “然后……就是你不要想太多啊,刚刚我说的话都是骗你的,逗你玩儿的。”
  “逗我玩?”木子峻冷冷重复了这句话之后,眯眼盯着她。
  “是啊!”陆真真有点心虚,“呵呵呵,这是传统,子峻哥千万不要生气啊!”
  沉默,危险!
  好一阵,木子峻才淡淡说道:“生气做什么,我刚刚也逗你玩儿啦,互不相欠。”
  呼呼,希望真的是跟我开玩笑的!陆真真心虚地低下头。
  “既然无事,我回房了。”说罢,木子峻起身便要离开。
  陆真真急忙伸手拉住他的手。
  木子峻低头,看着那拉着自己的小手,心里一阵刺痛。
  她发现不对劲,忙把手松开,双手轻轻拍了几拍,笑眯眯地站起身来说:“那个…下午龚小秋来找你了,似乎有事……”
  龚小秋!木子峻眉心再皱几分,心里隐忍着的怒火正一点一滴地爆发出来。
  而陆真真却完全没觉得木子峻即将火山爆发,怯怯看了他一眼,准备低下头去装乌龟。
  谁知就在此时,木子峻突然一手勾住陆真真的下巴,把她的头强行抬起来看着他,然后咻地低下头,嘴唇触碰到她柔柔的殷桃小嘴。
  因为来得太突然,陆真真嘴唇被他撞了一下有点疼,张口呻吟。还未反应过来,他的舌头顺势滑入她的口中挑动她的丁香小舌。
  天!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
  陆真真瞪大双眼看着木子峻,感受着他此刻在做的事情,心跳一瞬间似乎停止了挑动。
  风也止住了,漆黑的夜变得明亮不已,他们两个所处的似乎不是自家院子而是云端深处。
  当木子峻的舌头再次攻击她的丁香小舌时,她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他吃豆腐了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