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57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5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再看看女儿,不对,双眼红肿鼻头红红,就连嘴唇也红肿……她都活了这么大把年纪,自然知道这很明显不是什么好事!
  “娘,我回来了。”陆真真却似没看出陈氏眼里的担忧,走到桌旁坐下,看着陈氏正在缝制一件厚衣衫问:“娘,这个是做给展贺的么?”
  陈氏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心思还是在木子峻跟陆真真一起进门上。
  “陆大娘,子峻回来了。”木子峻走上前,在陈氏面前微微躬身行礼。
  “回来就好,夜了早点回去歇息吧。”陈氏手抖了抖,把缝衣衫的针插进线圈里,双手收拾着桌面上的东西。
  陆真真见陈氏好像有点不妥,回头看向木子峻。
  木子峻没有走,而是站在原地微微笑着又朝陈氏一躬身。“陆大娘,实不相瞒,这么晚进屋实是有事想与陆大娘商量。”
  陈氏眉心皱起,放下收拾了一半的东西,正儿八经地抬头看着木子峻问:“这么晚,先生所谓何事?”
  陆真真微微蹙眉,陈氏心底里对木子峻是排斥的呢,若送自己进屋的人是杨逸,她估计会笑着留他喝杯茶水,可见她对待木子峻的态度……哎!
  木子峻当然也感受到陈氏眼里的不善,却依然一副泰然的模样。“陆大娘,我甚欢心于真真,想与陆家提亲,取真真为妻。”
  呃…虽然知道他会跟陈氏说这件事情,却不想竟是这么直白说了出来。
  陈氏听罢,先是一愣,随后勉强地扯动嘴角微微笑道:“真真确已到了该出阁的年纪,可是要嫁也得嫁身家清白之人……”顿了顿,陈氏抬头看着木子峻,低叹道:“并非说先生身家不清白,既然先生如此见多识广学识渊博,又肯免费传教于小小乡村,想必应是清白之家。”
  木子峻听罢,挑眉并不反驳,只等着陈氏接下来的那个‘但是’。
  “但是,先生虽到元下坊有些时日,我们却都不知道先生的根底,这让我如何将女儿下嫁于先生呢?”陈氏说罢,转头伸手拉着陆真真的手道:“我就真真这么一个女儿,也不愿女儿嫁得太远,若是先生要娶真真……需在附近落户。”
  木子峻皱皱眉头,然后看了陆真真一眼,随后微微笑点头说道:“陆大娘言之有理,子峻定当遵从,明日便去办理落户之事。”
  啊!陆真真没有想到,木子峻竟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下来,心里登时又是温暖又是甜蜜。
  她脸上的表情,直看得身旁的陈氏心里又是一阵低叹,看来女儿心里是认定木子峻了!
  不过木子峻既然身家清白,又愿意在元下坊落户,那她也就没有什么理由反对他们两人。可是,一想到要把女儿嫁给他,她心里还是不舍。也许这种不舍并非因为女儿下嫁的对象是木子峻,换了任何人,她应该都是不舍的。
  “夜了,这件事情容明日再议,先生请回吧。”陈氏再次下逐客令时,语气已经不再如刚刚那般强硬了。
  木子峻看在眼里,心里对他跟陆真真的婚事也有了七八成把握,于是爽快应下,深深看了陆真真一眼之后,转身出了正屋。
  陆真真回头望向陈氏,好奇地问:“娘亲不是一向都不主张女儿与木子峻的么?”
  陈氏伸手,轻轻抚了抚陆真真的头发,低声溺爱地看着她,“只可惜我的女儿心里喜欢他。”
  啊!很明显么?
  “这段时间他不在,娘经常看你一个人坐在石台处发呆…想来,你是喜欢上木子峻了。”陈氏说这,放下手来收拾着桌上的东西。“娘的经历不希望你重蹈覆辙,所以女儿若是喜欢木子峻,娘也一定会支持的。”
  “可是娘,你刚刚…不是还不喜欢木子峻么?”是啊,一见到是他进门,脸色马上就拉下来了。
  “这个自然有娘的道理,若是对他太好,反而会觉得是我们占了他便宜;给他点脸色瞧瞧,好让他知道是他占了我们的便宜,以后自然也会更珍惜你一些。”陈氏说话的时候,已经把桌上的针线全部装进主编小篮子里,拢了拢搁在膝盖上的半成品衣服,抬头慈爱地看着陆真真。
  这个时候陆真真还能说些什么,陈氏这是用心良苦呢,她除了感动之外,想不出别的什么来形容此时的心情。
  “对了,城里的庙会好玩么?”陈氏看着女儿,微微笑着说,心里也在叹息着。
  陆真真点头,“嗯,还行吧。”响起在庙会的那些男女,她不禁挑眉,随后想起……“对了娘,在庙会遇上一个叫钟想几的男子,说我是他未婚妻……”
  “钟、钟想几!”陈氏叠衣衫的手一顿,看着陆真真:“当真是他?”
  “没错,他今早还上陆府提亲去了。”陆真真说罢,嘟起嘴吧来,双手没好气的搭在桌上,“今早陆志山也到农贸街去找我,他让我转告娘亲钟家来提亲的事情,是我给忘了没跟娘亲说。”
  陈氏瘫坐回凳子上,眼神有些涣散,然后双眉靠在了一起,似乎很烦恼的摸样。
  陆真真不明所以,“娘,你这是怎么了?”
  “那钟家…”陈氏双眼迷茫地望着陆真真。
  “娘不必担心这个啦,直接拒绝不就行了么?”陆真真见陈氏停了手里叠衣服的活,便伸手帮忙叠。
  陈氏只觉得世事百态,竟是这般曲曲折折缘来缘去。“只怕……这个亲没那么简单就拒绝得了。”
  她这一话,倒是让陆真真好奇了,难道还有人姑娘不嫁,用强娶的么?“此话怎讲?”
  “难道,真真不记得钟家了么?”陈氏问完,便又轻轻叹息一声,自己倒是忘记女儿上次受过伤,很多以前的事情模糊记不清了。
  “娘……”看得出来陈氏眼神之中的烦忧并非假装出来的,这令得她有点不知所措。
  “你与钟想几的亲事在你几岁时便已是双方父母口头承诺过了。”陈氏缓缓低下头来,心情似乎很糟糕,像是想起一些不开心的事情。




☆、第一一三章 渊源

  陆真真心里七上八下,也不知该做何反应,总觉得陈氏这么激动的反应之下一定有些什么重大的事情是她所不知道的。她跟木子峻的事情刚刚才定下来,也是刚刚才博得陈氏的同意,却在这时候,跑出来个钟想几!
  “娘,到底怎么回事?”
  陈氏抬头,“我与钟想几的母亲蔡美芬是从小的一起长大的世交闺蜜,两人都成亲之后,陆家跟钟家自然也成了世交。”
  恩恩,可是这些跟她与钟想几的事情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世交世交,就算是口头承认的亲事也可以拒绝的呀,毕竟过了那么多年谁还会在意呀!
  “当年,陈家刚没落不久,我便带着你与蔡美芬夫妇还有他们的儿子钟想几一起到城外的寺庙祈福。”陈氏似乎回想起当年的事情,双眼直直地盯着屋顶的房梁看,却不知在看些什么。“回来的路上,经过一处丛林时遇上匪人,说也奇怪,那些匪人不求财,却只朝我们母女二人杀来。”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陆真真显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陈氏,却见她此时眼中已是泪光闪闪。
  “当时情况很危险,随行的一些护卫打也打不过那几个匪人,只能伤了其中几个。”陈氏说着说着,突然低下头来看着陆真真,“那些匪人将我们母女分隔开来,想一刀杀死你我,我身旁有护卫誓死保护,而你身旁却再无多余人手护着,便在千钧一发之际,钟想几的父亲挺身把你护在了身下,而他自己却中刀而亡。”
  陆真真此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能呆呆地看着陈氏,心里脑海里一片空白。
  “他死后,蔡美芬因深爱丈夫,终日以泪洗脸,挨不过两个月也随之撒手人寰,只余下他们的独自钟想几由老夫人养大。”陈氏说到此。已经是泣不成声。最好的朋友的丈夫为了救自己的女儿丧命于匪人刀下,最好的朋友又因无法接受丧夫之痛抑郁而终,让她这一生如何能安宁!
  而陆真真此时也只觉得浑身的细胞都在沸腾着,她跟钟想几原来竟有这般的渊源。想起钟想几今日在酒肆时对自己的关切,他应该也是很喜欢自己的吧!
  自己这个身体之所以有今天,也是他父亲所救。而他的父母却因她而死;如此,她若拒绝这门亲事,以后当如何在这世上立足?就算世人都觉得无所谓。她也会一生不安的。
  事情就这么巧合么?
  好不容易说服杨逸,好不容易与木子峻互相坦白心迹,好不容易陈氏答应了他们的事情,却冒出来个钟想几!
  她似乎走进了一个死胡同,不知该向前还是该向后……!
  “娘……娘……夜深了,早点休息吧。”看着陈氏伤心的模样,她知道今夜又有人要失眠了。
  可是不管怎么样。还是要休息的,这些烦恼的事情。留着明天太阳出来后,再慢慢想办法解决吧!
  一整夜,陆真真都能听见陈氏房里有细微的动静,她自然也无法安睡。
  第二天起来,她用篮子挑了一些野菜跟几个芋头便进城了,木子峻听见隔壁开门的声音,便也跟着起床,可是到厨房时,哪儿还有什么人影。
  陆真真进城之后便一直沉默着做事,张汉在一旁看得很是焦急,想问问看是不是昨天庙会发生什么事情,又害怕真的问出什么事情也不好。
  陆真真直到烙了有将近三百个饼,这才点了数给聚福客栈送过去。
  张汉则一边帮忙烙饼一边顾着生意。
  这几天生意好得很,所以他有时候一个人都忙不过来。
  陆真真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就回来了,脸上依然没啥表情。
  这让张汉隐隐觉得不妙,因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陆真真这样,之前就算是铺头被陆展祥砸了她也照样面带笑容去陆府解决。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可是她不说他也不好问,只能憋在心里。
  到了正午时分,陆真真腌好一些野菜之后,便收拾了东西挑着篮子回元下坊了,也没跟张汉一起先吃一些垫肚子的。
  走在路上,又想起昨天晚上钟想几说今天要到元下坊来找她,也不知道有没有。
  经过狭缝时,她找了块大石头坐下休息,香香吐着舌头趴在她身侧。
  陆真真伸手抚摸着香香身上短短却很舒服的毛毛,“香香,若是你……你会怎么做呢?”
  香香抬头看了陆真真一眼,嘴角微微动一下咿唔一声,又趴回去继续喘着气。
  一个是自己喜欢的人,一个是自己亏欠的人,也许有的人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爱的人,可是她却犹豫了。
  钟想几因为自己,从小便没有了父母的疼爱,有父母但是不被疼爱跟从小没有父母的区别是很大的。
  她突然有点不想回去面对,这种逃避的做法虽然于她觉得很不齿,但是今天总算知道为什么有些人那么喜欢逃避。
  在夹缝里坐了好一阵,直到腹中咕噜噜叫个不停,她这才怏怏起身往元下坊走去。
  静,很安静!
  虽然平常也是这么安静,可是此时她心里就觉得今天过分安静。
  进了院子,石台上没人!
  继续走到正屋门口停下,放下篮子走了进去。
  陈氏、三姐、陆展贺、木子峻、儒是、阿全、另外还有两个做家丁打扮的人立于一旁。
  陆真真站在门口,愣了愣忽然嘿嘿笑道:“这么热闹啊!”
  屋里的人脸上都没什么多大的表情,却个个眼神犀利地看着她。
  “真真,你也过来坐下吧。”陈氏指了指三姐旁边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她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坐下,抬眼把在坐的人都看了一遍。
  陈氏眼里有为难,三姐却显得挺高兴,钟想几跟木子峻两个眼里都一样灰突突,看着蛮吓人的;至于陆展贺跟阿全两个,在陆真真坐上来之前已经偷偷溜到一旁坐在地上逗香香玩去了。
  哎呀!真是一个头比两个大啊。“钟公子…你来啦。”
  钟想几眉心微皱,而后毫不避讳地说到:“以后还是叫我想几哥哥,可千万不要再叫错了。”
  一旁的木子峻也跟着眉心微皱,眼角望着这个钟想几,搞清楚了他的身份之后,他只觉得他会是个劲敌,却没想到他竟然让真真这么亲昵地称呼他!看来他们两个以前感情一定也不错喽,这般说来,似乎对手又强上一点了。
  而陆真真也委屈地低声喊了声想几哥哥,然后就低头不语。
  三姐见大家又都沉默了,皱皱眉,又咧嘴笑道:“真真,钟公子说是来提亲的。”
  陈氏拉了拉三姐的手想阻止她说话,却没想三姐已经说出口了。
  木子峻听完,眉心微微皱了皱,今日他也是提了聘礼而来,没想到竟撞了档。
  “我昨天已经跟你说过我会来,你今天竟然还出门了,是不把想几哥哥放在心上了。”钟想几语气之中略带责怪却又不失宠溺。
  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