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58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5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昨天已经跟你说过我会来,你今天竟然还出门了,是不把想几哥哥放在心上了。”钟想几语气之中略带责怪却又不失宠溺。
  陆真真听罢,抬头嘟着嘴委屈说道:“我、我也是要进城帮忙做活赚钱啊。”心里却想着,赚钱其次,最重要的是躲过这场大战!没想到啊,不但大战躲不过,还得成为炮灰中的先锋。
  听了这话,钟想几也不好再责备,今早来已经听陈氏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完完全全知道了个透。心想这段时间最辛苦的便是真真,一时间不但不忍心责备,更多了些许心疼。
  他们两个从小就认识,自己也知道父亲为了救她而死,母亲也因此抑郁而终。本来他应该恨她的,因为是她,他才会从小便没有了父母。可是他却无论如何都恨不起来,每次去陆府看到她用那怯怯的眼神看自己,他的心都会为之融化。
  并不是因为爱,而是单纯的对她怜惜。他虽然没有了父母,可是老夫人对自己疼爱有加;而她有父母,父亲却丁点儿也不疼她,至于她母亲…却是个懦弱任人欺压的。
  这样的她,或许在别人眼中会觉得她比他要好过,可是他却觉得,她活得比自己可怜。
  以前,他只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来待,心中仲有百般怜惜都不会有多余的想法。就连昨天到陆府去提亲,也是老夫人逼着才去的。可是昨天晚上在庙会上,她对上自己的对子时,那么自信,那么从容,那么清澈的眼神…这些都是他从前所没有见过的。
  后来得知她被逐出陆府,以为是老夫人故意不说,回家追问之下,才知道老夫人前段时间身子一直不利索,闭门谢客不说连下人都很少在外走动,自然不知道陆真真被逐出陆府之事。
  于是,今天忙把提亲的东西多备一份等天一亮便赶过来元下坊。
  其实他此行的目的不单单只是下聘礼这么简单,更希望能因为亲事把陆展贺跟陈氏两母子一同接进城,生活也更有保障一些。
  偶然听见某人肚子咕噜噜叫个不停,钟想几盯着陆真真看,叹了口气说道:“你中午还没吃?”
  木子峻自然也听到陆真真腹鸣如鼓,来不及开口却被钟想几抢了先,心里登时有些懊恼。




☆、第一一四章 君子之约

  陆真真白了钟想几一眼,暗道白痴。
  钟想几毫不客气地给瞪了回去,正想开口却听身侧的木子峻说道:“你且先去吃东西,我与钟公子到外头说说话。”
  说说话?陆真真狐疑地看着他们两个,说话是没问题啦,只不过会不会两句不和打起来,这才是重点。
  见到她关切的眼神,木子峻只微微露出一抹今日难得一见的笑容,“放心,我与钟公子怎么说也算是谦谦君子,不会因二语不和而起冲突的。”
  同时钟想几附和,朝三姐跟陈氏两人点了点头,便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木子峻谦虚地起身做请的手势,两人这才一前一后出了屋门。
  陆真真如释重负般深呼吸,而后看向陈氏,知她也心事重重,是在担心外面的两人。
  反倒是三姐,一下子见两人同时提亲,心里乐颠颠的。自然,干女儿这么讨人欢喜,提亲的人多了也是正常。
  陆真真无暇继续关注木子峻跟钟想几两人的动静,因为她实在饿得很,再说了木子峻说不会跟钟想几起冲突那便是不会起冲突。
  况且,这有什么好起冲突的,木子峻一向都沉稳,相信他定能想出好方法。
  而外面的木子峻跟钟想几二人一道坐在大树下,木子峻拿来了茶具,两人悠闲自在地坐在石台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个是多年之交好友呢!
  篱笆院外面。不时有些元下坊小孩跟大人探头看院子里的情况,想来大家都知道今天陆家来人提亲了,好奇得很。
  木子峻优雅地泡着茶,没多久闻到茶香四溢,便是木子峻已经为钟想几倒好茶水,并施了礼径自喝茶。
  钟想几端起茶杯凑到鼻尖嗅了嗅,挑挑眉赞道:“先生藏有此等顶级雪片茶,实在难得。”
  “钟公子过奖了,贵客自当用上等好茶招待。”说罢,木子峻放下茶杯。抬头看向钟想几。
  钟想几喝了茶,也放下茶杯对木子峻道:“不知先生觉得我们二人谁更适合做陆家女婿?”
  木子峻不慌不忙,继续动手泡茶。“若说陆家女婿自然是钟公子合适。”
  此话一出,钟想几显得有点愕然,这人…该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吧!
  “然说到做真真的夫婿,想来定是在下比较适合。”说完,木子峻把泡好的茶水再次倒进钟想几的茶杯之中。抬头与他直视,他想看看这个钟想几在他这般的注视下,能否镇定自如。
  钟想几听完木子峻后面这一着,眉心微微皱起,对他的直视却是照单全收不止,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如此,两人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对方。最终还是钟想几觉得这很无聊而结束了这场对视大战。
  “我与真真从小认识。婚事也是从小便定下来的,我真不知先生凭什么来娶她?”钟想几玩味地笑了笑,看着木子峻。
  木子峻却淡定自若,轻声说道:“我只当我们二人两情相悦这便足够。”
  两情相悦么?钟想几勾起嘴角淡淡笑了笑,心想既然两情相悦,好,就让我看看情有多深!“可婚姻之事媒妁之言,如何能单凭两情相悦就能随意而为的?”
  他说得没错。就算你再有本事,婚姻的事情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今木子峻只是与陆真真单纯的相爱,却没有得到她父母的完全同意。这点倒是让他很头痛!
  而钟想几就不同了,陆真真虽对他没有男女之爱,但是他喜欢她加上两人从小定下的亲事,似乎胜券在握了。
  “难道钟公子想让真真与你成亲之后过着同床异梦的日子?”木子峻不答反问。
  钟想几一时无言,随后又微微笑着说道:“我愿为真真终身只娶一人,这当是天下女子所梦寐以求的事情,敢问先生呢?”
  其实从今早看到木子峻开始,钟想几便知道木子峻此人不简单,一个普通的教书先生身上绝对不可能有那种立于天地之间的贵气跟霸气。
  木子峻顿了顿,有些惊讶地看着钟想几,随后挑眉点头,“钟公子果然大义,既然钟公子能做到,我木某又怎么会做不到呢?”他的母亲是怎么死的,他这一生都不会忘记,也曾发誓将来自己的后院定然只能有一个女子。
  这点倒是跟钟想几一样,不一样的是钟想几从小就把父母的恩爱看在眼里,那种至死不渝的爱令他从小便立下誓言,将来定要寻得一个与自己真心相爱的女子厮守一生。
  钟想几没想到木子峻竟是想也没想就承诺只娶真真一人,心里诧异之余,又想许他从小有不好的回忆,这才应承了只娶一人之说。
  只是如今一来,他发觉他跟木子峻两人的实力竟是差不多。若说自己还一意孤行要以小时候定的亲事,或者用自己父母的死来博得这次机会的话,好像有点不是他的做事风格。
  再者,以前一直把陆真真当做自己的妹妹,总是希望她能得到最好的幸福,如今也一样。若自己强娶了她,她自然不会有多余的怨言,只是这样一来只怕真的要同床异梦了。
  低低叹了口气,钟想几微微蹙眉想了想道:“我与先生来个‘君子之约’如何?”
  木子峻倒茶的手顿了顿,随后淡然一笑轻轻颔首点头,“钟公子且说来听听。”
  “如今已是七月,过了年真真年十八,到了不得留的年纪,若我们二人谁能在春节之前的这段时间内虏获真真的心同时令得岳父岳母点头同意这门亲事,那另外一人便无条件退出,如何?”钟想几想来想去,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陆真真虽然心里喜欢木子峻,但是木子峻在他看来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若是真真嫁给他吃亏了,那他岂能安心。如今有了这个君子之约,再加上一生只娶一人这个承诺,想来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心想,到时候自己既不能照顾她一生一世,总要有个可靠之人来照顾她一生一世!
  而这个君子之约,便是要看看木子峻到底能否如他自己所说那般,一生只娶真真一人,不求大富大贵但求不让真真受苦受罪。如果这样也做不到的话,那他木子峻也没资格娶真真!
  木子峻听完之后,沉默地看了钟想几一阵,随后端起茶杯举至二人中间,微微勾起嘴角轻笑道:“钟公子此约甚好,谨以此茶代酒,应下此‘君子之约’。”
  钟想几看着此刻气质优雅举止不凡的木子峻,更是确定自己心里的想法,当下一个‘好’字脱口而出,端起茶杯与木子峻轻轻一碰,仰头喝尽。
  这两年在外游历,不管是朝中高管或者是江湖大侠,钟想几都接触过,所以此时看起来,他便是一身的豪爽与睿智。
  木子峻心里暗暗想,许再过个几年,城中首富很快会易姓为钟了。
  陆真真从屋里出来的时候,便见到他们两个坐在石台之上喝茶干杯,心里还莫名其妙。
  “子峻哥、想几哥哥,你们做什么这么开心?”心里头虽然尴尬,可总不能避而远之吧!就算是逃避,避得了一时避不了一世嘛,始终要面对。
  木子峻见陆真真过来,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示意她坐下,然后便翻出一个茶杯为她倒上茶水。
  钟想几哈哈笑了几声,说道:“我们在叹此处多凉爽,是个祛暑的好去处。”、
  陆真真笑眯眯地,只要他们两个没什么事情,管他们是在谈论什么呢!
  “只可惜秋已至,祛暑怕只能待明年了。”木子峻给陆真真倒满茶水后,悠悠开口道来。
  这话虽说得没错,但很明显是想呛钟想几的,陆真真朝木子峻看去,略带怀疑。这种话在他嘴巴里说出来……表示他的醋吃得不轻呢!
  钟想几不怒反笑,随后伸手在陆真真头上轻轻敲了敲。“待隆冬之时,在此处立下一双雪人一间雪屋断然也是好景啊!”
  陆真真听了勾起嘴角笑了笑,回头偷偷瞄了木子峻一眼,见他神色自然并没有生气的迹象,于是扩大了这个笑容。
  钟想几却一时愣了愣,她这般的笑容,是他以前所未见过的,就像平静的湖面荡起层层波光粼粼的水波。
  “想几哥哥果然好雅致,若堆好雪人,定让想几哥哥过来玩。”陆真真笑嘻嘻地喝了茶,微微抬头看着钟想几。
  “不用真真邀请,我自然会来。”是啊,不止隆冬时会来,以后一有空他便来。“过几日是中元节,我知城外东面有个香火旺盛的钟馗庙, 不知道真真可有兴趣去求个驱鬼符。”钟想几略带期望地看着陆真真。
  钟馗庙?七月十五中元节这个她上一世倒是知道的,只是自己不迷信所以一直都没去在意过。钟馗镇鬼的故事她上一世是看过不少,不过……她又不迷信,要求那驱鬼符做什么?
  “既然钟公子有兴趣,真真便带上陆大娘与我们一起去吧?”木子峻有点佩服钟想几的行动力,这么快就想到约陆真真外出游玩。
  钟想几听罢木子峻的话,登时抬头看着他,心想这人不止不简单还很厚脸皮!不过既然开口邀请了,不去也是不行。
  “如此……好吧,我会跟娘亲说的。”陆真真说着偏头一笑,心里暗自腹诽两个大男人在这儿刀光剑影杀得好不欢乐。
  三人各怀鬼胎地坐在石台之上说说笑笑,气氛一点都不尴尬,反而觉得很轻松,这倒让陆真真稍稍松了口气。




☆、第一一五章 天涯海角

  今日是初九,离十五去钟馗庙还有五六天时间,陆真真只顾着在铺头帮忙。
  这段时间生意越来越好,她开始觉得有点吃力,每天天未亮就起床一直要忙到中午一点多才算忙完,精神越来越差的情况下,她心里也跟着着急。
  总不能永远靠自己一个人烙饼嘛,要是生意继续按照这个速度好下去,她不忙死也得累死!
  所以她心里打算着,今日起开始留意身边的人,看看有谁手巧又能信得过的,请到铺头来代替自己烙饼跟腌菜这些活儿,而她自己也好想想其他的出路。
  这天下午,她与香香走在路上,却觉得一路上怎的比往常都要热闹,而且越临近狭缝时,越觉得热闹无比。
  怀着满身疑惑加快脚步朝前走去,不管怎么说,麒麟两座山现在是自家分得的产业,总不能随便就让人踩踩踏踏了去。
  到狭缝时,陆真真瞪大了眼看着有一二十个大汉聚在狭缝里,手拿弯刀铁棍,有些在砍树割草,有些用铁棍把挡在路中间的顽石往旁边挪。
  见到此情景,陆真真忙扔下担子,冲上前去阻止他们,“你们这是做什么?这是我家的山头,你们干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