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77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7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想到此,心里有了打算,买头毛驴如今出发时能驮东西用,若遇上紧急情况还能卖掉手上有点碎银子防身。
  “明天我要进城,便帮你准备些路上要用的东西吧。”陆真真说完,指着从屋里出来的陈氏说:“瞧,娘拿了灯笼跟孔明灯来,咱们去点灯笼放孔明灯吧。”
  阿全原本还想推辞推辞,却听见陆真真说陈氏出来,然后又见到陆展贺腾地起身跑到自己跟前。伸手扯住他的手臂拉着他一起朝陈氏迎上去。
  见他们两个又恢复像从前一样。陆真真也稍稍放下心来。
  陈氏被他们两个簇拥着在廊下挂灯笼,陆展贺跟阿全两个吵吵闹闹。院子里顿时显得很热闹。
  一家人,便该如此。太安静了显得沉闷,太热闹了显得闹哄哄,如现在这般该热闹的时候热闹,该安静的时候安静,便是很好。
  点了灯笼,院子里光线更足。灯笼微弱的光似乎想与月光媲美,却无奈在阵阵轻风中摇摆不定。
  “真真,你也过来,咱们一起对着孔明灯祈福。”陈氏温柔的声音穿越淡淡夜光的黑夜,虽然不大声却很有穿透力。
  有时觉得,像陈氏这样的人就不应该在乡下这种地方呆着,会把别人的气质都比下去,显得格格不入。
  刚开始来元下坊那会儿,她确实以为陈氏应该待不了多久便会闹离开,万万没想到的是,她不但住下来了,而且因为为人心思单纯,在这附近的几个村庄口碑跟人缘竟然都不错。
  陆真真听了陈氏的话,缓缓朝他们三人走去,四个人围在贴得歪歪扭扭的孔明灯旁,先是细细低语对孔明灯品头论足,然后便在陈氏的带领之下闭上眼睛祈福。
  四个人四种心思,唯一没有区别的是大家都希望身边的亲人身体健康。最后是陆真真动手点的孔明灯,灯一点亮,孔明灯随着缓缓向上飞去。
  天空中本只有孤孤单单的月亮,陆家的孔明灯飞上天空之后如伴月的仙子,在十五月亮的映衬下显得独树一帜。
  四个人站在院子里看着孔明灯飞上天空,过后不久,接二连三的孔明灯飞上天空,最后陆家的孔明灯是哪一盏已经找不到具体目标。
  陆真真无奈地摇摇头,此时正好三姐跟老侯两个从院门口进来,边走边抬杠聊天。
  陈氏抬手指了指院门口朝陆真真说:“瞧,刚说你干娘,她就来了。”
  “我进去倒两杯热茶出来,娘先跟干爹干娘到石台上说会儿话。”陆真真说完,轻轻拥了拥陈氏的肩膀又放开,然后转身进屋去倒茶。
  陆真真一离开,阿全跟陆展贺两个便边走边说话朝屋内走去。
  三姐跟老侯两个还处于新婚期,两人经历无数磨难方走到一起,自然比一般的新人更为珍惜疼爱彼此。特别是老侯,跟三姐认识几十年本以为就算再婚也会有老夫老妻的感觉,没想到他竟对三姐千百般的好,远胜那些十几岁的小夫妻。
  几个人聊天其实也就是聊一些家常,聊侯长生跟白柳月,还有远的近的,村里的村外的。
  聊到何家媳妇秀秀时,陆真真正好倒了茶水出来,听老侯说,秀秀的丈夫何忙收今天动手打了秀秀,但是却不知道什么原因。
  “干爹,你是亲眼所见么?”陆真真递了茶杯给老侯跟三姐还有陈氏三人,再把木子峻下午让儒是送来的坚果放在几人中间,便急忙问老侯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老侯点头,轻摇头说道:“似乎那何大嫂说秀秀进门这么长时间也没传来喜事,咱家柳月却过门两个月不到就有喜。”
  “如此也不能全怪秀秀啊,而且何忙收是秀秀的丈夫,难道他不该维护秀秀么?”陆真真有点不明白,生孩子这种事情并不是每个人说生就生的,说得迷信一点这得看缘分,说得科学一点这得看人的身体情况。
  “那何忙收本来没什么,后来何大嫂骂得难听,说秀秀在外相中了汉子…那何忙收是听了这个才打的秀秀。”老侯说完,喝了口水润口,然后长叹一声眼角瞟了瞟三姐。
  对于这件事情三姐一直保持沉默。
  陈氏则轻轻的摇头。
  陆真真心想,何大嫂说秀秀在外面相中汉子,说的莫不是她店铺的几个伙计,除了店铺的伙计之外,秀秀很少与别人来往。
  可是,秀秀的为人她还是有点了解的,何忙收虽然不是什么好托付,但是她嫁都嫁给人家了,便没有想着做出对不住他的事情。
  而且据她所了解,她店铺的四个伙计也都不是那种会勾搭别人妻子的男子,就更不存在与秀秀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真是,当时秀秀这丫头嫁到何家,我就觉着可惜,好姑娘一个嫁给那不成器的何忙收!”三姐有点感叹,她的娘家跟秀秀一样,虽然两人也没相处过,但是每次回娘家去她都能见着秀秀勤快的身影。
  这些八卦说一说也就罢了,毕竟是别人家的事情,外人管多了也不好。
  “今天怎地没见着钟公子来?”三姐说罢,朝陆真真挤了挤眉。
  陆真真正想着秀秀的事情,没想到三姐会突然提起钟想几来,当下撇撇嘴耸耸肩。
  正在此时,院门口悄无声息走进来一人,穿着白胜雪的长衫,人未到,来人身上淡淡的茶香却随风轻轻飘来。
  “钟公子此时应是与城内的某富商商谈吞并陆家大东街店铺的事情,估计是来不了。”
  木子峻的声音低沉有磁性,在这黑夜里犹如行走于寒风中的一把温火,温暖着冰冷的人。
  围着坐在石台上的几个人齐齐抬起头来看向木子峻,只见月光下的他更显得儒雅万分,似乎带着某种不容人抗拒的威严与气势。
  “子峻哥,你来啦。”陆真真脸上露出笑容来,看着木子峻这才想起,自己似乎有几天没有见着他了呢!
  木子峻见陆真真那见到他激动的样子,脸上的笑容越发扩大。
  “先生过来坐吧。”陈氏挪了挪位让木子峻坐下,若换了平时,她定不会多此一举,因为她知道陆真真自然会安排他与大家一起坐下聊天,只是刚刚他说道陆家东大街的铺头……这种事情虽说如今与自己已无关,但亲耳听见时又不得不为陆志山担心。
  木子峻坐下后,朝陈氏微微点头致谢。
  “先生适才说……钟公子正在收购陆家东大街的铺头……此事可当真?”
  木子峻挑眉,轻轻点头。“我今日得空进城一趟,遇见钟公子,是他亲口所说。”木子峻说完,朝陆真真看了一眼道:“真真莫不是对此时一无所知?”




☆、第一四一章 谁比谁伤心

  ***亲们,喜欢知知本书的话请收藏哦,亲们几分钱的订阅是知知的衣食饭碗,感谢亲们一路的支持,希望亲们继续支持知知,妞一定继续加油,写出好的故事来与亲们分享!***
  陆真真瞪了木子峻一眼,虽然天黑身旁的人或许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木子峻一定看得到。
  “我自然是不知道,子峻哥又为什么会认为我该知道?”
  木子峻嘴角微动,“我以为你前两天去钟府,他会跟你说。”
  陆真真听罢盯着木子峻瞧,他竟然知道她的行踪!她去钟府只不过是顺便去的,没想到他竟然知道?
  莫不是他派了人跟踪自己?
  对这点陆真真很不爽,这种感觉似乎被人脱了外衣,把你的三围尽数看在眼中一般。
  木子峻见陆真真不答话,心里越发不是滋味,无论陆真真做什么,他都会默默无闻的支持。但是唯独她一接近钟想几,他便会受不了。如此时说出来这么些酸溜溜的话并不是他的本意,可是却从他嘴里说了出来。
  曾几何时,他竟然是个这么肤浅的人!
  两人陷入沉默,一起坐在石台上的其余几人均觉得情况似乎有点微妙。
  三姐朝老侯使了使眼色,两人对望一眼,用眼神交流之后,三姐说道:“我还得回去给柳月熬安胎药,这会子就先走啦。”
  老侯也站起身说道:“对,天色不早,我得回去准备准备,明日一早好出门打猎。”
  陈氏抬头看了看老侯跟三姐,便微笑着说:“天黑,小心着走路。”
  三姐嘿嘿笑了两声。“今日这月儿可比日头还亮,不怕摔着。”
  说着,老侯便与三姐两人一前一后朝院门口走去,边走时还边低声细语。
  陈氏见自己一个大活人搁在陆真真跟木子峻面前犹如十五的月亮般照着他们,便也起身,“我去瞧瞧展贺跟阿全两个在做什么,给他准备准备。”
  陆真真知道其实大家都是想避开给他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间。但是这种感觉第一次觉得这么不好。
  她心里刚刚对他产生了间隙,埋怨他竟然暗中派人跟踪自己!
  可是,又不是真心舍得恨他。这种矛盾的心里,让她一时间只想先逃避了再说。
  木子峻见陆真真无所适从的样子,低沉的脸色也没见好转,脚步施施然朝石台走进,在她身后坐下。背对着背。
  两人彼此沉默,月色中,只有偶尔呼啸而过的冷风跟远处传来小孩子嬉笑打闹的声音。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真真只觉得她浑身都发麻了,木子峻才开口说道:“为何不出声?”
  陆真真嘟着嘴,还好意思问她为何不出声!“你派人跟踪我?”
  知道他背后的家世不一般,所以派人跟踪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并不困难。
  木子峻脸色又低沉,他之所以让两个人暗中跟着她,实是想他不在她身边时,她能时时刻刻安全。其余的并没多想。
  只是派去保护她的人每日都会来跟他汇报她一天的情况。他自然知道了她一天的行踪,若这样也叫跟踪……他实无话可说。
  “你当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
  陆真真皱眉。他为什么这么做?她怎么没想到这点呢?她是他关心的人,他派人跟踪她,这可以说是不尊重,也可以是关心。
  可是,这样的关心她需要么?这段时间以来,她不管去哪里办事都很顺利。这可能跟这个时代的昌盛无盗匪小偷有干系,但是也有可能是因为他派了人保护着她。
  她怎么没有想到呢?他其实是因为关心自己。
  她一直都以为她自己可以。不管做什么事情,只要她付出了努力,必定有成效。可是如今他告诉自己,其实一路上都有他的关心,她做起事情来才会这么顺利,这让她情何以堪!
  没听见陆真真说话,木子峻用眼角余光看了她一眼,见她似乎还在生气,心里倒是有点着急了。
  这是他认识她以来,他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似乎开心又似乎痛苦不堪。她到底怎么了?
  “其实……我也只是关心你,才让人跟着保护你,并非想窥视你的生活。”沉默了一阵,见陆真真还是没开口说话的意思,他便又说道:“若你不喜欢,以后我…不让人跟着你便是。”
  陆真真听着,心里很是不舒服,即想他继续关心自己,又不想他继续让人跟着自己,这是一种矛盾的心里,想吃下去又吃不下,想吐出来又舍不得……!
  木子峻望着天上皎洁的月光,心想今夜本来是想与她一起赏月的,谁知竟被自己一句话而遭破坏,想来月色再美也与自己无关,孔明灯做得再漂亮她今夜也不可能会过府与自己放灯。
  心里自嘲地笑了笑,站起身来,低着头沉声说道:“夜已深,风大别着凉了,进屋歇息吧。”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朝院门口走去。
  陆真真看着他孤单的背影从自己眼前渐行渐远,转而消失在院门口,最后透过篱笆消失在月色中。
  这是怎么了?
  她是怎么了?怎么能让他这么伤心离开?他此刻应该很难过吧,本来两人一早约好今夜一起赏月,如今却落得彼此形单影只,到底是谁的错!
  一想到他一个人怀着伤心难过的心情孤单地行走在返回木府的小道上,她的心一阵又一阵地抽痛。连忙从石台上站起,拔腿朝院门口跑去,出了院门口,转个弯朝后院旁的小道跑去。
  木子峻的身影并没有走得太远,月色正好,此时依稀能看到他的影子缓缓朝木府走去。
  她心中激动,从未像此刻一般过,她想冲过去,然后揪着他的领子恐吓他与她私奔算了。
  这种冲动,她哪怕是上一世也没有过。
  脚下的步子加快,希望在龙王树下追上他,那次他与她就是在此处……!
  心里的激动与冲动依然,可是却在她加紧追上他的突然之间,前方有一道娇小身影追上木子峻,然后与他站在龙王树下对话。
  然后月色下,那道身影突然朝木子峻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他,而他……竟然没有推开!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抱着他的人……到底是谁?
  心里浮现出唯一一个人选,与这个娇小的身影完全符合,那便是龚小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