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 >

第78部分

满园飘香 作者:禄知知(起点2012-12-31完结,穿越、种田、美食)-第7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抱着他的人……到底是谁?
  心里浮现出唯一一个人选,与这个娇小的身影完全符合,那便是龚小秋!
  龚小秋趁着夜色朦胧美妙,竟然又跑来跟木子峻表白了么?为什么?上次不是给木子峻拒绝过了么?
  她的心直接由激动降温到冰点。
  龚小秋跑来跟木子峻告白没什么,毕竟他说过他与龚小秋绝无可能,可是问题出在,此时龚小秋抱着木子峻,他却完全没有拒绝的意思!
  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会否出现得太多余了?她以为他伤心难过,她以为他会孤独地回木府,她以为他会在龙王树下等她……
  其实这些都只是自己心里想得太美好罢了,他就算没有她,依然可以过得很好,也许会是更好!
  龙王树下的两个身影紧紧缠在一起好久之后才分开,她看到,是他推开龚小秋的,她心里稍稍安慰。
  可是,龚小秋才被木子峻一推开,竟然脚尖一垫,仰头亲了木子峻的嘴唇一下。
  隔得那么远,也许亲的并不少嘴唇,而是脸颊呢!陆真真这么安慰着自己,可是心,却很痛很痛,那种用针扎,被电击的痛。
  她怕自己再看下去会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她想最后给木子峻留下一点幻想,她不想亲眼看到些什么。
  如此,她才能保证自己不会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若再死一次,只怕没这次这么幸运能重活到另外一个时空。
  转身,艰难地迈开脚步,却在跨出第一步时被脚下的杂草绊倒,噗通一声摔倒在路边,发出沙沙的声音。
  龙王树下的木子峻回头朝黑暗处看了看,他很肯定她是跟着自己跑来的,但是最后出现的人竟然是眼前的龚小秋,她呢?难道躲在暗处,看到了龚小秋刚刚对自己做的这些事情了么?
  一想到这里,他厌烦地推开离自己仅有一步之遥的龚小秋,转头朝发出声响的黑暗处看去,却只看到几株摇摆的杂草,什么也没有。许只是寒风作祟,她……并没有追过来。
  转头看着被自己一推退了好几步远的龚小秋一眼,眉头皱了皱,转身踏着月色继续往木府走去。
  龚小秋看着木子峻离去的方向,眼泪落下,浑身瘫软坐到路边的杂草堆里。
  她知道,她知道木子峻不会喜欢自己,但是她看到了,看到陆真真追随着木子峻而来,于是她便加快脚步赶在陆真真追上他之前追到他面前。
  表白,是陆真真教她的,可是当她还傻傻相信陆真真的话时,她竟然跟自己作对,把自己喜欢的人抢了去。
  这叫她如何能甘心?
  今天这样很好,虽然她得不到木子峻,但是总算能在嫁给别人之前感受一下他的体温,他宽阔的胸膛,他好闻的气息……
  还有更重要的,令陆真真从此失去木子峻,即使她得不到,陆真真也别想得到,就算能得到也不能那么顺利得到!
  杂草丛中的陆真真,伸手摸了摸脸,冰凉凉的,她竟然哭了。
  脸上的泪水,她何曾如此流过泪?
  原来她以为,他会因为她对他的态度而伤心,没想到最后伤心的那个人会是自己!




☆、第一四二章 病来如山倒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知知的亲们,希望亲们继续支持知知哦,若喜欢本书的亲们也请收藏哦,感谢么么!**
  十五的月色何其美,只是夜风却不怎温柔。
  陆真真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回去的,只知道在杂草丛中坐了好久好久,后来的那段时间,她没再流泪,因为她觉得如此为一个人去流泪不值得。
  龚小秋回去时经过杂草丛,她知道陆真真就坐在那里,而她只是微微动了动嘴角。在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强迫着安慰她,这是不得已的,谁让陆真真表面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
  陆真真等到龚小秋离开后才起身离开的,她一直以为龚小秋不知道自己看到刚刚的一切。
  她只觉得龚小秋对木子峻长情,即使被拒绝过依然不愿意放弃,这不正是那时自己跟她说过,要勇敢追求自己喜欢的人把握自己的幸福么?
  她能怪龚小秋么?不能!只能说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木子峻即使已经成亲,她也可以求他收了她当小妾。
  她对于木子峻来说,什么都不是,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权力去要求木子峻不能与其他女子在一起。除非,他自己把她当做是宝,情愿为她守着一方清池。
  而这对她来说有点奢侈,上一世在那个讲究男女平等的时代,男人与女人之间都尚且不能从一而终,更何况是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
  夜风吹这么久,她也算清醒了很多。
  踏着月色,孤独地行走在回家的小道上。
  院子里,陈氏正坐在廊下就着灯笼微弱的光缝制衣衫。她手里的那件衣衫是做给阿全的。本来才刚起了个头,以为离冬天还远着便不急着赶工,突然阿全说要离开元下坊半年,这件衣衫无论如何都要在后天之前赶工做好。
  陆真真见陈氏聚精会神一针一线地穿行在手里的半成品衣衫之上,心里顿时觉得她也是个可怜的女子。
  陆志山虽然不滥情,却也不专情,陈氏多好的女子。如今却在此挑灯缝制游子的衣衫。
  “娘……”陆真真走到廊下,低头看着陈氏问道:“要不要我帮忙?”
  陈氏头也没抬,用牙齿咬断一根线之后又皱着眼睛继续穿线。“你也帮不上,就进屋去歇息吧。”
  陆真真没有反对,本来她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若换了平时,就算她帮不上忙也会到屋里给陈氏倒杯水喝下暖暖身子。可是今日她却只点了点头。便转身进了屋子。
  屋里黑漆漆的,从陆展贺的房间里偶尔传来跟阿全两个的对话,她没有多做停留,而是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
  坐在床上,双手抱着膝盖,背靠着墙壁。以前,木子峻的房间就在自己房间的隔壁,两人只一墙之隔,那时候两人还曾站在窗口聊天到很晚,还在某一个雨夜一起抓贼。还……
  以前的种种。在她脑海中无比清晰的重播了一次。
  忽然觉得,她与木子峻的相识竟是那么奇妙。那时她以为木子峻见陆依依长得美开口帮她出头的,没想到最后陆依依竟被他反咬一口。事后,他竟然找自己邀功,那时若不是儒是不满,只怕她与木子峻之间的关系定是与现在相差很多吧!
  原本她不敢对他动心,但是后来动心了,那也是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而让她兴奋的是。他也对自己动情了,两情相悦,不是应该一辈子在一起的么?为什么他们两个却因为一句话而变成如今这般?
  陆真真头扎进膝盖,眼泪无声往下落,心里的痛,令她无法呼吸。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想了好多好多关于以前两人的点点滴滴,夜深,她听见陈氏进屋闩门的声音,然后她也躺倒床上去,流着泪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她醒来时,只觉得头痛欲裂,喉咙干燥,整个人一点儿精神头也没。若依自己估计得没错,她定是昨天夜里着凉了。而这段时间以来,每天忙得不可开交,身体积热已深,这才这么容易就着凉感冒了。
  甩甩头,生病了又如何?日子还是照样要过,况且阿全明日就要与杨逸一起离开了,她今日一定要进城为他们买些东西。
  来到屋里,陈氏早已起来,跟秀秀两个一起坐在椅子上包荷叶饭。她突然想起昨天老侯说何忙收昨天打了秀秀,仔细瞧了瞧,秀秀右脸颊上果然青紫了几块。
  虽然有心想安慰几声,但是自己身体累得不行,再加上她心情也糟糕到极点,似乎自己没有什么资格去安慰秀秀,毕竟她可以说与秀秀是同病相怜。
  没说什么,只朝秀秀点了点头,便坐下来帮忙包荷叶饭。
  牛车来时,正好全部包好,于是牛车一掉头,顺便往城里赶。
  路上,不远处便能见到一盏孔明灯的残骸,静静落在田边的小道上,它们昨天夜里在天空之中与月亮争辉,如今却落得静静躺在田边小道的下场;而月亮,今天晚上依旧会用她娇美的身姿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周而复始。
  到城里之后,陆真真在张汉看的店铺里坐着吃他做的蜜香饼。
  张汉边忙活着,边不时瞧着陆真真,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昨天见到公子,见他一脸闷闷不乐,甚至可以说是阴沉的脸色。
  他猜想公子之所以会如此,定与姑娘有关系,果然没错,要不然姑娘也不会这般神不守舍了。
  “姑娘,这是昨天的账。”张汉把账目递给陆真真,手不小碰见陆真真的手,他突然一惊。“姑娘手怎地这么烫?”
  陆真真抬起头,勉强地笑了笑说:“无事,就是昨儿夜里赏月晚了,没睡好。”
  张汉似信非信地点了点头,正好有人来买东西,他便笑着去招呼人去了。
  秀秀送饼到另外三个店铺之后来找张汉帮忙,张汉平时挺能说话的,这会子见到秀秀竟然变得有点腼腆。
  陆真真心里暗想,莫不是那何大嫂没说大话,秀秀当真相中外头的汉子,而这个汉子便是张汉!
  瞧着秀秀那勤快做事的劲儿,却不像是相中张汉的样子。
  与他们两个告了辞,陆真真一个人到东大街,想着给阿全买些东西。
  先到裁缝店衣衫的地方给他买了一身厚厚的衣衫,然后再从路边一个摊位上买了两双加厚鞋底的布鞋,再到专门定做棉被的地方买了两张轻便的被子。
  这些都只是冬天保暖的装备,虽然不是很重,但若用人来搬运,还是有点困难的。所以驴子是绝对少不了的。
  一头驴子不便宜,但是陆真真眼一眨,还是花银子买了。
  当她牵着毛驴回到元下坊时,村里的村民都对她投来好奇的目光,有些平时经常串门的,还开口询问了什么情况,陆真真只说需要用到。
  回到院子里,陈氏见到那毛驴正低着头呆愣愣的样子,虽然惋惜,但是这却也没办法,她自然知道陆真真买这头毛驴的作用。
  反倒是阿全,看到院子里的毛驴时,竟哭得稀里哗啦。
  陆展贺忙着安慰他,劝他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陈氏把这段时间晒的干货拿了好些出来,既然毛驴都买了,那么多带一些东西也就不打紧。一小麻袋干蘑菇,还有蕨菜干竹笋干之类的。
  陆真真把东西放下之后,便说自己困得紧要回房去睡觉,谁知这一睡,竟然到天黑了才醒来。
  醒来时她只觉得身体异常难受,头痛得直接想撞墙,喉咙阵阵火辣辣的感觉,就连鼻子也变得不通气。
  陈氏因为给阿全缝制那件厚衣衫,所以做饭做得有点晚,等她来到陆真真房间叫她时,却见陆真真似乎没有听见有人在叫她似的,她叫一声她就应一声。
  这可把陈氏吓坏了,忙上前伸手一探,顿时吓了一跳,女儿发烧了,而且烧得很严重!
  心里一焦急,忙大声喊道:“真真,真真你可别吓娘亲啊!”
  陆真真只‘嗯嗯唔唔’的呓语,根本没办法与人对话,已经病得迷迷糊糊了。
  陆展贺跟阿全两个本在外面偷吃菜,被陈氏突然的喊声吓一跳,连忙都跑了进来。
  “娘,姐姐怎么了?”陆展贺走到陆真真身边低头看着她。
  “真真姐姐?真真姐姐?”阿全蹲在她床头,焦急地摇晃着她的手臂。
  陆真真还是原来那样呓语,偶尔睁开眼睛看,却看不清楚眼前的人是谁,有时是陈氏,有时是陆展贺跟阿全,有时又是三姐,还有木子峻。
  “娘,姐姐生病了,这可怎么办?”陆展贺伸手探了探陆真真的额头,经过之前他那次发烧,自然知道陆真真此时正是发烧。
  “当如何是好?”陈氏自己也糊涂了,一遇到这种事情她除了六神无主之外,还是六神无主。
  “娘,找长生哥哥吧。”陆展贺抬头看了陈氏一眼,然后与阿全两个对望一眼点点头,两人一起出了陆真真的房间去找侯长生去了。
  没多久,两人却又跑了回来,身后跟着三姐,却没有见到侯长生的人影。
  “长生呢?”陈氏望着三姐身后,以为侯长生会跟在她身后进来,谁知看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到。




☆、第一四三章 深夜求医

  三姐为难地望了陈氏一眼,皱着眉脸色难看地说道:“真真病得不巧,今日长生正好在城里当值,夜里没回来。”
  陈氏听罢犹如遭雷击,发烧受寒可不是小病,虽然这个时代的医术不至于医不好,但是拖太久对病人是极其不利的,至少得养个一年半载方能养好。“这可如何是好!”
  三姐沉默着,走到陆真真身边,伸手探了探她额头,确实烧得不轻。
  “长生平日里不是都有放一些药材在家里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