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159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159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似茫俊

    潇洒说道:“你真笨,不知道祸从口出这个道理吗?刚才别人都准备走了的人,你却在后面说什么别人是什么捉鬼天师什么的,刚才你有看到你说完话后他停了下来吗?你是没看到他的表情,那表情只有我懂,我这么多年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刚才那一瞬间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凶光,那是要杀人的节奏啊?其实我个人觉得你喊他为捉鬼天师啊什么的并不过分,他在床上不知道是叨咕些啥,确实很像咒语,但也有可能不是咒语啊,你刚才那话对于他来说也许就是戏弄他,你想啊,他这样的人能被别人戏弄吗?那一瞬间我的心都为你揪着啊,不过还好,你这二逼运气好,他不知道是又想起了什么,那凶狠的眼神瞬间就暗淡了下去,你说现在你能活着是不是你运气好?”

    听了潇洒的话我心中着实是一惊啊,要知道刚才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确实没看出什么啊,包括他最后给我说的话,也没感觉出什么不妥啊,我这人还是太老实了,在别人说出把我当朋友后,我竟然立马一点防备的心里都没有,还真把别人当朋友了,想想以后还是少招惹他为妙,这样的人杀人几乎没有理由的,当年马加爵就是因为那点小事就把寝室的人杀了,我隔壁这人看性格和马加爵差不多啊,都是自闭症患者。

    说完后潇洒就不管我,他独自走近了卧室,学着刚才冷傲青年的样子把所有的地方又看了一遍,看完后潇洒嘀咕着lsquo;奇怪啊,他到底在看什么?rsquo;

    转而潇洒问我,晚上听到那歌声时声音大吗?我回答不大啊,就是正常讲话声音的大小,潇洒想了想又问我那光的话到底有多强?能不能分别是从哪个方向照过来的?我思考着,虽然我是闭着眼睛的,但是都能透过眼皮感觉到是一阵强光啊,证明那光相当强,不过我还真的无法判断出那光是从那射来的,要真要说个方向,也只能是窗外,我把自己知道的以及想到的都说了出来。

    潇洒摸着下巴想着的同时他问道我:“按你所说光都可以穿透你的眼皮,那说明是很强的光,如果光真的是从窗外传来,为什么就你感觉到了,而我感觉不到?这个是疑问之一,还有个更大的疑问,如果说这道强光让我和你一间卧室的人都没看到的话,那冷傲青年是怎么看到的??而且你也说过了,那个女人唱歌时,声音就和我们说话的声音差不多大小,这个声音我想是怎么样都无法传到隔壁去的,那么现在看来强光他那边看不到,声音他那边也听不到,那他是怎么知道我们卧室发生的事的?虽然他刚才进来就问你发生了什么,可是能明显看出来他不是进来询问你的,而是进来确认的。

    他到底是怎么知道卧室里发生的事情的?以及他刚才在床上的举动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如果不弄明白,你个傻逼还真的把他当朋友啊?说不定他是为了让你放松警惕,到时借机会把你阴了也说不定,总之还是如以前那样,尽量能不招惹他就不招惹他,oK?”

    虽然心有不甘啊,可以结交到这样厉害的朋友,但是想想潇洒说的话很有道理,还是很同意他的说法。

    经过这么一闹,都已经凌晨6点多了,我和潇洒商量现在也睡不着干脆出去吃早点算了,顺便在商量着以后怎么和程清搞好关系吧,潇洒点点头我们便穿好衣服出门了。

    过早的同时潇洒说不如让我就假装去追程清吧,不是有句话是说俘获了一个女人的心,那么这个女人什么都会为这个男人做吗?听了这话我差点把口里的豆浆给喷出来,我反问潇洒他为什么不去追程清?潇洒直截了当的说道:“第一、你在明我在暗,是昨天说好了的,如果我们调换了位置,你能保证你在暗处的时候可以很好的接应我吗?我就怕你接应不了我不说,还在暗处被别人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干掉了。第二、老头是让你去调查程清啊,如果让老头发现调查的人变成了我,那钱他还会给我们吗?我看老头是个狡猾的人精,我估计他到时绝对会变卦。第三、上次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用泡妞绝技去逗程清,压根没起效果,反倒我觉得你还比我有戏些,像程清那种口味独特的妹子,必须你这样的人才才能搞定啊。”

    潇洒说我是这方面的人才,把我说得有点飘飘然了,但是我怎么感觉潇洒每次赞赏我的时候,都有种怪怪的感觉?

    看来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不过说实话我内心世界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种对追程清这个事的期待之情,老子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要知道跟一个身边处处出现诡异事件的妹子在一起,那真心会让我的小心脏扛不住啊。

    潇洒怂恿着我等下早上就去约她,我不是不愿意啊,而是紧张啊,作为吊丝的我,从来都不知道怎么约女神啊,就算潇洒在那拍着胸脯说有他做后盾呢,但我还是怕啊,我真心接受不了等下就去约程清,觉得太快,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进行下去,我推脱了很久,说让我在思量下,应该怎么样去追程清吧潇洒摇摇头最后答应了我,吃完早点后,潇洒没让我回家,而是让我跟他去个lsquo;神秘的地方rsquo;。

    。heiyan。 x9Ed1;x5cA9;x9605;x8BFB;x7F51;

    :

第二百三十七章:选妃(二)() 
“第一次还在吗?”程清读出这几个字时声音很小,从我家的灯光下看似乎脸都有点红了,这不用看潇洒那边猥琐的神情就已经告诉我这个问题是他写的,接着程清去号码纸片中抽出了一张,我心里到是蛮期待是程清所属的1号,至于潇洒看期待的眼神,不用说,他想法和我一样。   w w wnbsp;。  。 c o m

    “2号。”我勒个去,当程清读出这号码时,她脸上洋溢出牡丹花开一般的笑容,而我瞬间就犹如跌落了谷底一般苦逼,

    现在变成潇洒在旁边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了,这让我怎么说得出口啊,可是面前那瓶二锅头一下让我喝完,我还真的怕扛不住,而程清又一句话没说,只是在旁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最后我硬是鼓足了劲从牙缝处蹦出了两个字lsquo;是的。rsquo;

    关于这个问题潇洒作为我的朋友其实早就知道了,不过估计他喜欢看我在女生面前承认自己是处男这个尴尬的神态吧,他在后面乐呵呵的,而程清听了我的话后还是在那似笑非笑的也没多说什么,她让我们继续游戏。

    第二次是我来抽,我心里不停的祈祷着能抽到我想要问程清的那两个问题,当纸片打开后我再次失望了,并不是我写的纸片,上面写着lsquo;你喜欢什么样的花?rsquo;这个是什么傻逼问题啊?我偷偷的看了看潇洒,他也疑惑的看了看我,虽然我们就那么一瞬间的眼神交流,但是我立刻也明白了,这个纸片上的问题应该是程清所写,看来程清真的是想借酒消愁啊,要不然不会写出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估计也是跟我第三张纸片上写的东西一样是敷衍人的,我估计等下抽到她的纸片,她一定会借理由喝酒的,想到这,我忽然想到,等下不会等抽到了我的问题,程清故意不回答而去喝酒吧?那我的努力就白费了啊。

    “3号。”我抽出的号码纸片上面写的是潇洒的号码,潇洒快速的说道:“菊花。”看他那神情就知道是胡乱说的,我知道他压根不想在这样lsquo;无用rsquo;的问题上浪费时间,而程清也没因为他的态度多说什么,我这时到是疑问起来,难道刚才潇洒发的毒誓说自己会认真且真实的回答纸片上的内容,他已经忘记了?唉~~~~我们立刻进行了下一轮。

    这次是潇洒作为代表出来抽,他抽到的第一张纸片上写着:“你和你外公关系好吗。”哈哈~~~老天爷有眼终于抽到我了问题了,而且是程清没喝酒前,潇洒看到这问题时估计也知道是我写的,他赶紧抽出了号码纸片

    看到潇洒抽出的号码纸片我心里是乐开了花啊,老天爷今天太眷顾我了,抽出的号码就是程清的1号,我这时紧张的看着程清,害怕她说要去喝酒。

    程清微微皱了皱眉头,我估计她是在思考为什么有人会写这个问题,不过也就那么一会儿,程清说道:“我和外公的关系很好啊,他现在是我妈之外最疼我的人了。”

    我没想到程清会这样说,但是事实真的如程清所说这样的话;那我和潇洒之前的推断就都得推翻,可程清和她的外公关系这么亲,那她外公为什么还要我去跟踪她呢?作为亲人我觉得没必要干这样的事吧?

    “让对方刮下鼻子。”程清读纸片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刚才那个对于我来说纠结无比的问题,似乎对程清来说并没什么,她很快就又进行了一轮,这次的纸片怎么又是抽到我写的?还是做lsquo;动作rsquo;的纸片,今天我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等等不对啊~~~~我记得第三张纸片上我写到的字是lsquo;让另外一人刮下鼻子rsquo;,可是刚才程清读的却是lsquo;让对方刮下鼻子rsquo;。

    为了保险起见,我偷偷的瞄了眼程清手上的纸片看是不是她读错了,可是在我确认后知道她并没有读错啊,纸片上确实是写的lsquo;让对方刮在鼻子rsquo;,难道说是潇洒或者是程清中的一个人写了跟我一样的lsquo;动作rsquo;纸片?这个动作可是刚才我随便写的一个啊,只是因为我觉得这样刮女孩子鼻子很过瘾,潇洒平时没这个习惯啊,难道是程清写的?她也有这个习惯?

    这时潇洒已经抽出了号码纸片,“1号和2号,2号是先抽出来的纸片,1号是后出来的纸片,所以按规则应该是2号刮1号的鼻子。”说完程清就面对着我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我去刮她的鼻子,其实刮鼻子这个动作只是一直在我心里重复了无数遍,但是从来没实践过而已,现在bull;bull;bull;我bull;bull;bull;

    当刮完了程清的鼻子后,她久久的没有去张开眼,只到潇洒在后面嚷嚷着早刮完了赶紧下个环节,程清这才睁开了眼睛,她似乎是有点害羞啊,这时我有种感觉,程清好像并不像她表面表现的那么的骚,刚才我看到她睁眼时看我的眼神有点闪烁,如果是真正的骚货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眼神?

    “等等,潇洒哥, 你貌似忘记了一个游戏规则哟?”程清边说边把桌子上的一瓶二锅头举到了潇洒面前,潇洒现在的神情别提多难看了,我知道潇洒如果说喝洋酒的话那真的不在话下,可是二锅头这东西潇洒是最怕的了,我这时真的想去帮潇洒解围,可是我还有一个关心的问题没被程清抽到,为了我的那个问题,潇洒只能委屈你了,我心里默默的安慰着潇洒。

    程清这时也添油加醋的说道:“哎哟,没想到我们潇洒哥不能喝酒啊,让我失望了。”潇洒被她这话似乎激将住了,直接把程清手上的二锅头抢过来拧开盖子,仰头便喝了下去,喝完就快速的去抽着新的纸片,我们都没来得及阻止潇洒,因为现在抽纸片的应该是程清了,潇洒快速的读到:“让另外一人刮下鼻子,老子是不是喝醉拉?怎么又抽到刚才那张了?艹~~~”潇洒后面的还没说完就晕倒在沙发上了。

    程清拿过潇洒手中的纸片看了看,然后看着我似乎要说着什么,我还没想明白她是不是和我一样吃惊我们怎么会想到一块去,只见她把纸片放到茶几上,然后回头看了看晕倒的潇洒,她突然就朝我猛的冲过来并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抱住了我,她抱住我的瞬间,我就感觉到了脖子处湿了,不用想应该是她的泪水,眼泪流得这么的急,只有那种一直憋着心中的痛楚无法发泄的人才会这样,虽然程清不说,但是我是明白她为什么会哭的,估计是刚才在她家卧室发生的事,她一直都是伤心的,只是强忍着和我们聊天玩游戏,其实她内心比任何人都痛苦,这时的我已经抛开了程清所以诡异的一面,就把她当作是自己的一个小妹妹,我没有多问只是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部安慰着她。

    她感觉到我拍打她的背部安慰着她,她抱着我反而更紧了,嘴里在我的耳边小声的说道:“我好累。”

    外面的天色渐渐亮了起来,程清也早就停止了哭泣,她起身收拾着桌子上的纸片,而我也把二锅头等收拾了起来,全部收拾完毕后她就要告辞,这时我拉住她说道:“我能再问你个问题吗?”

    因为我纸片上还有一个问题,一直没有问出来,心里有点不甘,而程清回头对我说道:“我不能回答你的任何问题,游戏已经结束了,现在乃至以后请收住你的好奇心,要不然迟早有一天你会被你的好奇心所害死。”说完程清就转身走出了我的家门。刚鸟妖号。

    今天晚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