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160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160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要不然迟早有一天你会被你的好奇心所害死。”说完程清就转身走出了我的家门。刚鸟妖号。

    今天晚上本来可以弄清楚女神经的事,可现在又回到了原点,我看着沙发上的潇洒,觉得很无奈,他今天晚上可是什么便宜都没占到,结果还醉成这样,从某些方面来说其实他今天和我一样。

    “梓睿,快给我泡杯茶”潇洒突然从沙发上坐起来嚷着。

    什么?潇洒没醉晕?刚才不是倒了吗?潇洒见我不动,他再次大声嚷道:“快泡茶给我解酒,要不然我真的扛不住了,这个酒真厉害。”

    我赶紧去泡茶,还拿出瓶解酒药给潇洒喝,并问潇洒既然没醉为什么要刚才装醉?

    潇洒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舒服多了,他这才说道:“我一晚上都在找程清来我们家的目的,最开始我想是她是不是因为寂寞了,需要我这样的帅哥来陪陪她,也许和她熟悉了后会解开我们心中的疑虑,于是我就用泡妹子的方式接近她,后来我慢慢发觉她虽然和我聊得挺开心,但是那种开心是装出来的,我见过太多女孩了,那些女孩什么时候是真心想和一个人玩,或者是逢场作戏一般虚伪的笑着,我一下就分得清楚,哪像你个愣头青什么都看不出?既然程清不是因为寂寞,那一个女孩大晚上的不回家来我们家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如果说不方便回家,那她的家就在楼上有什么不方便的?所以最后我想到会不会她其实是想来找你单独有什么事的?

    。heiyan。 x9Ed1;x5cA9;x9605;x8BFB;x7F51;

    说:

    还有一更,哎~又要过12点了,真心是好累啊

    :

第二百三十八章:皇帝的圣旨() 
程清用筷子尖小心的顶了顶我的手臂,我看到她一脸无辜的神情看着我,我明白潇洒突然这样问程清其实是不合适的,在程清看来我们应该是不知道她跟女神经有接触的,我昨天也只是和程清说是老头让我接近她而已,并没有告诉她实情mdash;mdash;我们其实是在跟踪她,这个口我是无论如何都开不了的,而程清和女神经那晚的接触一切都是从程老头那听来的,潇洒现在这样直接的问程清,那就等于要承认我们跟踪她的事啊,说不定程清知道后会和我们翻脸,我想怎么现在连一向考虑问题细致的潇洒会这么的冲动,我寻思着潇洒应该也是被我今天一天什么话都没从程清那套出来给气着了,所以才会现在像个愣头青一般直接脱口便问了出来,而现在程清的表现很明显,她不想承认和女神经的事,希望我能出来帮她解围。

    我想着还是等这几天看我找机会慢慢套取程清的信息吧,要不然现在这样会伤了大家的脸面,反正程清虽然没再次要求,不过看样子也是想直接住这了,我正准备帮程清解围,潇洒用筷子指着我说道:“梓睿现在你不要多说话,闭上嘴在旁边听着就可以了。”

    我bull;bull;bull;bull;bull;bull;

    潇洒转而继续对程清说道:“你不要想着瞒混过关或者是我们隐瞒了,梓睿的兄弟现在都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我们所做的一切就只是为了能知道梓睿的兄弟现在身在何方,所以我们需要知道女神经的下落,只要找到了她,我相信关于梓睿兄弟的下落一定可以水落石出,至于关于涉及到你的事,你可以选择跳过去说,我也知道你是个秘密很多的人,我也不想知道你的那些事,我只需要听到我想知道的信息便可,反正今天你是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

    “梓睿的兄弟叫什么?”程清这时似乎变了种口气,已经不是之前那种求助于我的口气了,我惊讶的看着程清,看到现在的程清直接和潇洒对视着。

    “强子”潇洒把筷子放下盯着程清说着。

    程清看向了我,她这次的眼神是想lsquo;询问rsquo;我是否潇洒所说的一切真的是如此,我不敢去看程清,只是低下了头算是默认了吧。

    程清这时竟然冷笑起来,她笑完后说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和她认识的?”我其实这时特别怕潇洒直接说出事实,我真的不愿意程清知道我们一直在跟踪监视着她。

    潇洒看了我一眼顿了顿说道:“这个你别管,你只需要告诉我想知道的信息就行了,我也不会逼迫你说些关于你隐私的事。”

    程清再次冷笑道:“呵呵,你跟踪我了?我可不是傻子,你刚才自己说你是侦探。”

    我日~~我真的为潇洒汗颜啊,这尼玛完全是自己暴露目标的节奏啊,不过我这次也对程清刮目相看了,她的脑子不比潇洒笨。

    潇洒干咳的2声后说道:“答案你自己去分析吧,现在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

    “如果我不说呢?”程清冷冷的说道。

    “那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就什么时候出这个大门吧。”潇洒这时说完就起身坐到了沙发上并点了根烟,看样子是准备和程清打持久战了。

    程清拉起了我的手让我跟她去卧室,潇洒从沙发站起来问程清要干什么?程清用眼角看着潇洒说道:“你要知道的事情,我选择单独告诉梓睿,不想和你这样不尊重女人的人多聊一句。”

    潇洒迅速冲了过来挡在卧室门前,他狠狠的对程清说道:“不行,你不要想着去忽悠梓睿,有什么就在客厅当我面一起说。”这时程清没去和潇洒争论而是看向了我,而潇洒同时也面色凝重的看向了我,他们两人现在的意思我是再明白不过了,就是想我说个结果,到底是听他们谁的。

    我第一反应真的想选择程清,刚才答应要保护她绝对不是假的,可是如果选择了程清那就会伤害了潇洒,潇洒从开始到现在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谁?如果我不是他的兄弟只怕我有钱都请不到他,我只能先委屈程清了,毕竟我也很想知道答案,我艰难的走向了沙发,默默的点上了一支烟,这个举动很明显,其实就是选择了潇洒,因为我相信只要我不在中间,潇洒怎么都不会让程清进到卧室里去的。

    程清可能也明白了我的选择,我眼角余光看到她又再次坐回到了饭桌那,程清坐下后说道:“她叫陈茜,是我回来的飞机上认识的。”

    我抬头偷偷看了眼程清,她没有看我,潇洒说道:“哦~~原来女神经的名字叫陈茜?那你回来当天晚上,陈茜大晚上的喊你出去干什么了?”

    程清停顿了下,她说道:“你从那个时候就开始跟踪我了?当时就是和陈茜出去逛了逛。”

    潇洒似乎有点被激怒了,不过听得出来他还是压着怒气在说道:“出去你们说了什么?陈茜现在在哪?”

    程清声音这次略高了点说道:“我跟她谈了什么,这个你不用管,都是些女人的私密话题,陈茜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她最后只是和我说她会变成另外个人单独去生活,我知道的只有这些你爱信不信。”刚鸟乐划。

    潇洒也彻底怒了,他声音更大了,他说道:“你们2个女的那么晚,而且只是回来的飞机上认识的,那晚你们会没事出去俩聊天?你是骗谁啊?你别惹我?”潇洒现在的面目可以用狰狞来形容了。

    程似乎并不畏惧潇洒,她厉声说道:“你只是要知道陈茜的事,我已经把知道的都说了,你现在要就让开让我走,要就打我,你来呀。”说完程清就要走,潇洒这次并没有去栏她,随着很大一声关门声,程清离开了我们家。

    我这时才鼓起勇气问道潇洒:“你为什么要突然问程清这个问题啊?这太冲动了,可不像平时的你啊,你不会真的是生我气了才会这样吧?”

    潇洒走过来从我手中抢过一根烟点上,他说道:“你以为老子在外面闲逛了一天?我tm会跟你一样是傻逼么?外面又热不说,老子一个人是去哪逛啊?我今天是趁程清在我们家时,刚才偷偷的潜入到了程清家,我发现她卧室衣柜的摄像头已经不见了,那说明之前偷走我们监控的有百分之80可能是程清干的,也许程清早就知道我们在监视她,如果真是这样,她还接受你主动接近她,那看来她的目的也不单纯了,我是怕你有事啊,这样的女人越接触得久,最后吃的亏就越可能更大。”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现在还真的越来越搞不懂程清啊,她既然知道我们是在监视她,那为什么就如潇洒所说,又愿意让我主动接近她呢?如果我发现有人监视我,我tm不发脾气也会跟这样的人保持距离啊。

    我一下都摸不清程清到底是我想保护的那个程清?还是那个一直有什么未知目的想接近我的程清呢?我突然想到为什么潇洒就这样让程清走了?潇洒说道:“我刚才都是装的,你以为我真的会为难一个女人?我实在是没办法了,不过还好她现在已经承认和女神经有关系了,下一步还是只能看你了,我承认刚才确实是有点冲动了,我主要是怕你有危险,梓睿你现在一定要认真的听我说,不管你是否真的喜欢上了程清,可是你一定要记住要务必先从她那套取到陈茜的下落,要不然强子已经这么多天联系不上了,我真的怕bull;bull;bull;”

    我明白潇洒的意思,对于套取程清的话,我自己又何尝不想呢?可是今天我确实忘记了,我真的是愧对潇洒、愧对强子。

    “我还在程清家发现了一个情况,但是先说好啊,我说出来你可别害怕。”潇洒这时神秘的说着。

    。heiyan。 x9Ed1;x5cA9;x9605;x8BFB;x7F51;

    说:

    晚安

    :

公告—上章有误我已经修改() 
会不会是羽秦自己已经查出了程清的什么关键信息,所以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不需要跟我们交换信息了,如果真是这样,那羽秦现在就是站在了谈判的制高点,等于是我们在求他,估计潇洒也想到了这点,只见他对羽秦说道:“我知道你可能掌握得信息比我们多,甚至是不需要交换信息了,可是你就真的那么自信吗?也许我们这真有你没掌握到的信息也说不定。   w w wnbsp;。  。 c o m”

    羽秦还是一副冷漠的神情并没有理会潇洒,潇洒并不气馁,他站了起来把手中的烟丢到了地上,并没脚狠狠的踩灭,他说道:“算我拜托你也好,请求你也好,我想要告诉你的是,我们跟踪程清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想从她那套取信息好联系到自己的兄弟强子,我们的兄弟强子到现在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也只有程清所认识的那个陈茜知道下落,可是程清这个人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她又一直在防着我们,已经这么多天过去了,我们套到的有用信息几乎微乎其微,而强子那边还是一如既往的联系不上,今天是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你是说也得说,不说也得bull;bull;bull;”潇洒话还没说完,只见他从背部抽出了一把匕首,在抽出匕首的同时他就已经朝羽秦快速的冲了过去,潇洒这是要干嘛?

    在我还没想明白时,羽秦那边就势把自己坐的椅子给快速的推开,接着看到他整个人背部朝下落在了地上,我之所以用落这个字,是因为羽秦这系列动作简直就想事先预演好的一般,一气呵成,换一般人突然坐着的椅子被拿走了,一定会跌落在地上,可是羽秦刚才确身体是如落叶一般落在了第撒谎能够,本来看到潇洒要用匕首攻击到他的,结果就是因为他整个人突然lsquo;落rsquo;到了地上而躲过了这一下,潇洒看到羽秦这动作时也愣了一下, 估计他和我一样没想到有人可以这么快的反应用这样稀奇的方式躲过了自己的攻击,就在潇洒愣的那一刻,躺在地上的羽秦右腿朝天高高踢起,把潇洒手中的匕首踢飞了出去,等这时醒悟过来的潇洒想再去抢脱手而出的匕首,已经为时已晚了,羽秦身子非常灵活的把我家的沙发重重的蹬了一脚,身子借着这个蹬力顺着地板快速的滑倒了匕首旁,羽秦拿到匕首第一句话就是:“都别动。”

    看到这一幕,我知道今天算是完了~~是彻底完了,我心里暗自对潇洒说lsquo;我日你大爷啊,平时你都要叮嘱我千万别跟羽秦有冲突,可是今天别人本来在家睡觉睡得好好的,你却自己去主动招惹他干什么啊。rsquo;刚才那一套动作下来,我甚至怀疑就算羽秦不抢过潇洒的匕首,都可以空手把我们两人干掉,我现在是真的一动都不敢动了。

    而潇洒似乎变了一个人啊,不在是之前那个对待羽秦时小心心翼翼的那个潇洒了,他竟然经过短暂的lsquo;别动rsquo;后,就整个人坐在了地板上,并从口袋中很随意的抽出了一根烟点上,还回头甩给了我一根并对我说:“你个大傻逼还真的愣在那不动啊,现在情况都这样了,难道你还指望这位大侠会放过我们吗?你个傻逼,反正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