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25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25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电话那头直到出现了忙音,潇洒还是没有接起我的电话,我还不放弃准备继续再拨打, 可冷傲青年抓住了我正准备继续拨打号码的手,他虽没说话,但是我明白他的意思,现在电话既然打不通那就直接去短信上的地址找潇洒去,时间不等人,说不定现在我早点找到潇洒,那么潇洒出现生命危险的几率就越小呢。

    我带上手机就往门外冲,冷傲青年这次还蛮懂事也和我一起出了门,刚才我出门时其实真心怕他个臭不懂事的,等我要出门了,他却还在我家呆着不出来,毕竟他刚才想问清楚我们那个监控屏幕是怎么回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情况,那我才是真的拿他一点办法都没,说实话啊~真让我报警我还不敢呢,这样的事就算警察来了,最多也只是把他捉进去关几天,可谁能保证这样的人被放出来后会改过自新不报复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

    我边往楼下冲还边想回头给他说声拜拜,尽量跟他搞好关系吧,不想弄得以后他心里有个结啊,毕竟潇洒交待过尽量不和他起冲突,我回头的同时,我本以为他应该回自己家的,却发现竟然他再跟我一起下楼,我问他还有什么事吗?他并没有理我,甚至是比我跑得还快,我想想也许是他现在突然也有什么急事呢。

    不过渐渐的我发觉到了不对劲啊,因为我要去手机上的地址离我这不远,不过这个‘不远’也只是相对的来说,因为那条路是个小路,把小路走完后穿过一片树林才能江边,而我现在就要穿过那小路到那片树林里,如果有车的话肯定一下就到了,可是用自己的双脚跑的话,最快也要10分钟左右,我之所以说发觉不对劲,是因为我看到冷傲青年竟然也跟我往相同的方向跑去?我心想他到底要干嘛?

    我也没这么多心思分析他要干什么了,我加快脚步往那片树林敢去,而前面的冷傲年轻这时已经跑不见了,等我到了小树林后却一下傻逼了,现在是大晚上啊,虽说这里称为‘小’树林,可实际上对于我一个人来说并不小,我左右看去别说人了,连个动物都看不到啊,我又不敢大声喊,鬼知道潇洒到底是遇见了什么事,也许是有人要害他也是有可能的,我这样大声一喊恐怕会招来横祸,其实我现在不是怕死,是怕万一现在我都出了事,那潇洒怎么办?

    我到处扒开草丛寻找着,都没有看到潇洒的影子,我越找越急,突然背后这时被人拍了一下,大晚上的再这无人的小树林里被人冷不丁的拍下肩膀,真心是让人扛不住啊,不过为了潇洒我还是尽可能的控制没让自己喊出来,我回头一看,我日~~又是那个冷傲青年,这时的我已经没之前的那么害怕他了,我小声问他怎么来这了?他没多说什么,只是拉着我的手腕让我跟他走,我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他拉着往林子深处走,心里却打起鼓,心想这货别是个基老吧?看他的样子就是张韩国奶油小生的脸啊,听说有这样脸的人多半是基老啊,他别是想趁现在这里没人把我‘就地正法’吧?

    越想越害怕啊,这可比要了我的命还恐怖,在我心里挣扎着到底还要不要跟他继续走下去的时候,他却突然停了下来,我正想问他到底要干什么时,我却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潇洒,他脑袋上以及脑袋周围的地上都有血迹,我蹲下来想去把潇洒抱起来,可是冷傲青年却阻止我,他让我和他一起横着抬着潇洒,我问为什么,他说,潇洒的头部受了伤,如果陡然把他竖立起来,怕血液突然冲到了脑部,会造成血液从头发再次流出,听他的话我感觉不会有错,于是我抱住潇洒的双脚,冷傲青年抱肩膀处,我们一起把潇洒抬到了大路上,我没有去打120,因为我知道120的速度还没我自己直接去医院快,而且我家旁边就有医院,我和冷傲青年快速的把潇洒送到了医院。

    在夜班医生检查了情况后,我终于安心下来了,医生告诉我潇洒是头部突然受了重创,造成了脑震荡以及脑皮层受损所以晕过去了,给潇洒开了些针以及把潇洒脑袋消毒之后包扎了下,估计最快明天中午就会醒来。

    看到昏睡中的潇洒我是怎么都不无法安心回家了,我决定就再病房里陪着潇洒,这时我注意到冷傲青年一直从把潇洒送到病房到现在都一直默默的帮着我忙,我却连声谢谢都没有说,为了不打扰昏睡中的潇洒,我把冷傲青年喊到了病房外,我抽出了一根烟,并随手想顺他一根,他没接,我说道:“你不抽?不抽烟好啊,又省钱,又对身体好,今天的事谢谢了啊。”

    “你母亲是谁?”让我没想到的是冷傲青年没有如我想象般的回我个‘不用谢’,或者是干脆他一贯的作风装酷不理我,而是突然问我这个不着边际的问题。

    害我抽烟的人差点呛了口气,我眨巴眼睛觉得莫名其妙的说道:“你难道以前认识我?或者是我母亲的朋友?要不然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他似乎很关心这个问题,盯着我的眼睛几乎眨都没眨一下,他还是重复刚才那句话。

    “回答我,你母亲是谁?”

    换做以前的我,压根不想理这种人,再或者撒谎随便忽悠他下,但是想到今天要不是他,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潇洒,我决定还是忍忍,我说道:“我母亲已经去世了,那个•••”我本来想稍微简单的介绍下自己的母亲的情况,看下他是不是和我没有认识。

    结果他突然打断我的话说道:“你知道你母亲去世了?你说说你母亲是怎么去世的?”

    哎呀~~~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母亲的去世对于我来说是沉重的打击,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问起,我心里对自己说最后再回答他一次,如果他再问起,管他是谁,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烦了,我压着脾气说道:“前几年离开人世,你认识我母亲吗?”

    听了我的回答,我发觉他本来炯炯有神的目光突然变作之前我遇到他那时那般暗淡,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淡淡的回应我一声‘哦’,就着就招呼都不打便转身离去,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他的背影都有种落寞的感觉。

第三十六章:专业的跟踪() 
冷傲青年走后我转身回到病房整理着潇洒换下来的衣物,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首先引入眼帘的便是潇洒那破烂不堪的上身短袖,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潇洒是从破烂堆里捡出来的衣服,特别是背部那个地方,衣服都被划成一条一条的,这样的衣服已经不能穿,我果断的给潇洒丢掉了,接着我翻了翻他的裤子,想先从他的手机看看,也许可以发现什么线索,哪知我把他的裤子翻了个遍都没找到手机,我心想会不会是抬他过来时给弄掉了吧?

    我寻思着潇洒突然出去是不是有什么人打过他的电话,可现在手机也也找不到,看到还在昏睡中的潇洒,我实在想不出他在我睡觉时到底经历了什么?现在唯一我能做的事都没了线索,没办法,只能睡觉了。

    晚上在病房里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晚,可能是担心潇洒吧,觉得他要不是为了我压根不用受这么多的委屈,想着这些最后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睡着的,还好在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潇洒终于是醒了过来,这时的他因为脑子受过伤还不能怎么说话,我赶忙把医生喊了过来,医生见他醒了,又给他开了几瓶吊针,并告知我他的情况还算比较好的,现在看着潇洒在病床上看着我的神情,别提心里有多难受了。

    慢慢的吊针的瓶数越来越少,潇洒也渐渐的可以说话了,见到潇洒情况有所好转,我第一句话就是问潇洒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潇洒说话还是有点吐词不清(医生之前说过,脑子受创伤的人康复后说话都会有点吐词不清,不过这样的情况要不了几天就会好的),下面的文字都是我把潇洒的话复述了遍,要不然凭他嘴里说出的词语大家绝壁不懂,我和潇洒这么熟的人都是完全靠连蒙带猜的。

    原来潇洒昨天晚上在我睡着后经历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事,现在能活着都已经是万幸,晚上的时候潇洒看到监控里的程清终于睡醒了,她醒来后直接就走出了卧室,当时的潇洒也摸不清程清接下来的举动会是什么?只能是继续的盯着监控屏幕,而监控屏幕里很长时间内都没有变化还是空空如也的卧室,可是潇洒凭他敏锐的侦探直觉感觉出了不对劲,他果断跑到了门边,并且看向门边的猫眼,果然如潇洒所想他看到程清拖着那个行李箱往楼下走去,潇洒当时疑惑着程清大晚上的是要去哪里呢?

    潇洒想去跟踪程清看看大晚上的,她到底要去干嘛,潇洒觉得时间不等人,决定不喊我了,再加上如果是专业的跟踪话,有我在一起反倒容易被发现,于是潇洒没过多思考就没有把我喊醒,为了不跟丢程清以及不把我吵醒,潇洒都没来得及关门,就悄悄的跟下了楼。

    程清在夜色中走得异常的快速,因为潇洒之前和我监控里分析过程清可能在旅行箱里装了什么东西,潇洒当时想着是不是程清要去交易什么东西,而且是大晚上的去交易,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作为侦探的潇洒当时显得越分析就越发的兴奋,要知道潇洒可是一个专门跟踪人偷窥别人秘密的侦探啊。

    潇洒先还担心万一程清上了计程车那该怎么办?因为潇洒的车没停在马路边,结果程清硬是一路都没有拦车,拉着个旅行箱快速的朝着某个未知的目的地走去,而潇洒也再后方程清不宜察觉的地方努力的跟着,最后从潇洒口中得知程清最终所走的路线,就是昨天晚上我和冷傲青年所走过的路线,出小区上小路最终到小树林,因为在跟踪到那条小路上的时候,潇洒发现要继续跟踪程清而不被发现实在是太难了,那路本来就不宽,周围也没有任何可以避挡的物体,换任何一个人只要稍加注意点的,都会发现后方有人跟着自己。

    潇洒最后只能放弃‘有视’跟踪(在时刻可以看得到人的情况下紧跟着),从而进行‘辨物’跟踪(凭借某些物件进行跟踪),潇洒只能凭借着程清留下的脚印以及旅行箱的滑轮印继续再后面跟踪着程清,以潇洒专业的跟踪水平就算不看到人也绝壁不会跟丢,不过潇洒还是让我失望了,他竟然告诉我最后到了小树林时竟然跟丢了,非常诡异的是小树林里那片地是最容易留下印记的,可当潇洒顺着程清的脚印追到小树林时,却发现地上的脚印以及滑轮印消失的无隐无踪,当时潇洒的第一反应就是程清发现了自己。

    潇洒还是非常警觉的;立刻就找了个草丛多的地方藏了起来;这时就算程清发觉了自己在跟踪她;只要潇洒不露面;他相信程清还不是知道具体到底是谁在跟踪她。

    他之前发觉被程清知道自己在进行跟踪就已经够可耻了的,现在为自己能快速的想出对策还自信满满,本来潇洒的自信心再次膨胀起来,可是事实再次让潇洒陷入了迷茫,他瞬间觉得自己思考问题的方式是不是哪里出了错?

    因为潇洒竟然从茂盛的草丛缝隙看不到远处的程清了,她并没有如潇洒所想现在是正在寻找跟踪她的人,而是正在远处的一小块空地上忙活着什么,潇洒仔细一看,程清不知道哪里找到了一把铲子,正在卖力的产着地上的土,而且程清旁边的旅行箱这时也打开了,只不过只打开了一般,而且刚好是背面朝着潇洒这边,所以潇洒还是无法看清旅行箱里到底是装有什么东西。

    程清一直再重复着这个挖土动作,而潇洒也非常耐心的一直躲再草丛里偷看,他当时是抱着不看到旅行箱里到底是什么就不回去的心态呆在那里的,结果看到程清花了好几个小时才把泥土刨出来一个坑,程清也终于停了下来,这时的程清转身把铲子放好把旅行箱完全打开,看样子终于是要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了,而潇洒这时也是提着嗓子直直的盯着旅行箱,想看看里面到底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还让程清大晚上的出来刨坑,结果不知道哪里突然出现了一道奇大无比的力气,从后方把潇洒的衣领拖起来就跑。

    而潇洒因为在全神贯注的盯着程清的旅行箱,突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道拖着往后方跑,潇洒压根就没有防备,所以当时的他完全无法反抗,等反应过来时全身几乎用不上一点力道,潇洒隐约中还听到程清的声音喊道‘谁在那边?’

    可惜当时的潇洒连喊叫的声音都发不出,衣领因为后方拉扯的力度过于巨大都已经勒着潇洒的脖子了,后面那人不知道要把潇洒拉去哪里,地上的小石子以及树枝树叶把潇洒的背部划得深疼,可是因为速度过快,从而潇洒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