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26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26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把潇洒拉去哪里,地上的小石子以及树枝树叶把潇洒的背部划得深疼,可是因为速度过快,从而潇洒的背部因为疼痛交替也国法,渐渐身子都已经麻木,最终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失去了知觉,醒来时就发觉自己在医院。

    现在潇洒醒来和我一分析可能是后面拉着他的人,最后让他的脑袋撞击到了石头上,最终潇洒喜爱晕了过去,要不然怎么都无法解释潇洒为什么脑袋会流血然后晕倒,但是我听完了潇洒的讲述,心里的疑惑却更加大了,从潇洒的讲述中似乎从头到尾一直到昏迷时都没有给我发短信的部分啊??

    那潇洒给我发的救命短信到底是谁发的??

第三十七章:到底是谁发的短信?() 
潇洒看我不说话,问我怎么了,我把短信的事说了出来,并且我把从我起床到救潇洒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了他,甚至包括冷傲青年和我一起去小树林的事,潇洒听完我的话后陷入了沉思,这一切的一切似乎真的很难就给出一个答案,最终我和他谁都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

    到了晚上潇洒说他已经完全康复,不听医生和我的劝阻非要强行出院,我不解的问他为什么要强行出院,这里住院费又不贵,我们又不敢时间,潇洒说道:“谁说不敢时间?我如果不快点去弄清楚程清昨天晚上在那是到底是在干什么,那么我一天都不会安心,而且我总觉得程清所干的事和你有关,因为我左想右想都觉得昨天那个偷袭我的人,是不想让我看到旅行箱里的秘密。”最后我不管怎么样劝阻都没有用,潇洒作为一个倔强的人非要现在就知道里面的秘密,不过潇洒已经做过最坏的打算,也许重新到了现场后那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毕竟昨天程清发觉了林子里的动静,也许她早就换了位置。

    潇洒连上衣都没穿,直接打着赤膊就和我一起往小树林冲去,很快潇洒凭借他的记忆就找到了昨天程清所在的位置,可是这时地上却完全看不到一点点潇洒所说的坑啊。

    果然如潇洒所说程清知道周围有人后就停止了之前的动作,甚至是把坑都给填回去了,潇洒现在就怕是程清换了地方去挖坑继续完成昨天的事,那么潇洒一辈子都别想知道昨天程清旅行箱里到底是有什么东西了。

    潇洒垂头丧气的让我跟他一起往回走,边走他边说出了自己对昨天那些事的分析。

    原来潇洒是认为程清背后肯定还有个帮手,而那个帮手是我们一直没有发现的,不过呢。最有可能的就是之前我在监控里看到的那个‘趴’地上的人,按我说的,那个人应该很程清很熟,不可能就这样消失,也只有那个人最有可能是程清的帮手。

    在昨天潇洒跟踪程清的同时,那个帮手也在时刻注意着潇洒,按潇洒的分析那个人一定是一个身体矫健,运动细胞发达,而且还经过严格且特别训练的人,要不然凭潇洒多年的跟踪以及反跟踪经验不可能在一路跟踪程清的路上没发觉到另外那个人的存在,说明那个人的跟踪技巧比潇洒还了得。(说到这,潇洒竟然第一次在跟踪这个事上低了头,平时只要说到跟踪上面,他从来都是牛逼轰轰的样子)

    而那个人估计也发觉潇洒是经过特别训练的人,所以他一直也在找机会偷袭潇洒,最后是等到潇洒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程清的旅行箱处时那人才开始下的手,潇洒分析到这块,我打断了他的话,因为这里出现了我认为明显不符合逻辑的地方。

    潇洒让我有什么话就直说,我把潇洒分析那人是因为一直找不到机会偷袭他这个事,拿出来重新和潇洒分析了下,我反问潇洒,一个能用奇大无比力度准确捉拿住潇洒衣领,并且让潇洒瞬间毫无反抗能力的人,这样的人有必要等潇洒毫无防备的时候再进行偷袭吗?这样的人就好比冷傲青年,随时都可以在任何地方以任何方式对潇洒进行秒杀啊,就算这人没冷傲青年牛逼吧,但是我觉得从潇洒的分析中,那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啊?这样的人为什么要等那么长的时间才去攻击潇洒?他的目的就是不想让你知道旅行箱的秘密,那完全可以在你开始跟踪程清的时候就把你秒杀掉啊,所以我相信这个人的行动绝对不是潇洒所说的在找机会偷袭。

    潇洒听了我的分析想了想点点头道:“你说的其实我也想到过,可是我实在是想不出任何理由,一个那么厉害的人,为什么要等几个小时才攻击我?所以我刚才只能用那种逻辑来解释那人的举动。”

    最后我和潇洒只能是暂时认定这个神秘的人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他绝对是认识程清的。第二、他的身手可能不比冷傲青年差。至于他到底为什么要等那长时间才去攻击潇洒,答案凭我们2个现在是完全分析不出来。

    潇洒继续着刚才的分析,但是那人好像并不想伤害我,或者说是因为什么事而停止伤害我,要不然他不可能在我晕倒后就没有对我继续做任何伤害了,而且现场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到底是谁用我的手机给你发了求救短信?会不会可能是另外个神秘人救了我?而这人又因为特殊的原因不方便把我送到医院,所以才发短信给你的,而且还有一点是值得我们注意的,这个给你发短信的人肯定是认识你的 ,要不然那人无法这么准确的就知道短信要发给你,这个人要认识你的同时还得认识我,也就是说这个人是同时认识我们2个的。

    那个人会是谁呢?潇洒分析只有3个人,程清、偷袭他的神秘人,或者是另外个没出现过的人,只有这三种可能,可是看似三个选择,却让我和潇洒再次陷入了沉默,实在是找不出最合理的到底是哪个人。

    程清?她虽然同时认识我和潇洒,可是按潇洒的回忆,她在潇洒被拖走的一瞬间,甚至是谁发出的声音都不知道,程清要就是跟拖走潇洒的神秘人认识,如果他们互相认识的话,程清肯定不会去帮潇洒求救,那不是损害了自己人的利益么?或者是程清完全不跟拖走潇洒的人认识,这一切程清都是毫不知情的,那么程清更加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就不可能是她报得警。

    偷袭潇洒的神秘人?如果他要救潇洒,何必去偷袭潇洒呢?这个也不像是最佳答案。

    最后我们胡乱说的另外个没出现的神秘人?到底有没有这个人都不知道,我们也是在前两个答案觉得不靠谱的情况才想出这第三个虚无的人。

    再之后就谈到了冷傲青年,他怎么会进到我的家?还和我一起去救潇洒?首先第一点他进到我家,潇洒分析可能是他出门时忘记关门了,冷傲青年刚好看到了门没关就进来了,再说第一次见到他时,他也很直接的告诉过我们他也在跟踪程清,所以他会对我们客厅的监控屏幕提出疑问那也是应该的,我应该万幸他没有趁我睡觉做出伤害我的事,至于他为什么会跟我一起去救潇洒,潇洒想了想后只能说也许他并没有我们想的那样坏,证明潇洒之前的决定没有错,平时尽量不要和他发生冲突,也许他并不是我们的敌人。

    如上都是潇洒对冷傲青年的分析,可是我总觉得事实并不是如此,为什么他问到我母亲的事时会那么的关心?

    我和潇洒已经到了家门口,这时我却发现家里的大门是大开的,我可是清楚的记得出门前把门特地给关上了,走近一看,家里的大门并没有撬过的痕迹,其实我也不能确定到底关没关门,反正我家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我在门口调侃的口气对潇洒分析着,可能是一个跟他一样的开锁高人开的我家的锁,要不然怎么一点撬过的痕迹都没有?潇洒没回应我,而是仔细的看着门锁。

    我一进屋差点以为进错了屋,我家里全部被人翻得面目全非,家里狼藉一片,而放再客厅的监控屏幕也不见了,我家里TMD真的招贼了,我仔细找了找家里,凡是我放东西的地方都被翻着乱七八糟,不过万幸的是家里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我估计贼看到我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于是把那个看似很之前的监控屏幕给偷走了,我大声喊着潇洒,潇洒这才注意到屋子里狼藉一片,可是这时的潇洒并没有如我这般惊诧,而是疑惑的指着狼藉一片的屋子对我说道:“屋子现在这样情况有点怪。”

    我当然知道有点怪啊,不光是有点怪,是大大的怪,老子这么穷的家都招贼了啊,能不怪吗?我正准备直接报警,可是潇洒拦住了我,他说道:“你最好别报警,要不然到时可能会惹祸上身。”

    我实在是有点忍不住了,本来我家招贼了,我都烦了,潇洒却这个时候还给我卖关子,我让潇洒有什么事赶紧说,别惹我,现在正再气头上,潇洒轻轻的把客厅大门带上,然后把客厅的大灯打开,他招我过去指着门锁的地方说道:“我所说有点怪的地方是指这里。”

第三十八章:开锁大师() 
我不解的看着潇洒所指的门锁地方,心想莫不是这个门锁有什么我看不出的门道吧?想到潇洒在开锁方面还是个行家,这次我闷声不响的看着潇洒,意思是活,老子都懒得问了,要说什么你就给我说呗。()

    潇洒眉头紧锁的说道:“你家的门是有人从里面打开的。”

    我扣了扣脑袋说道:“怎么可能啊?这里的钥匙现在就我和你有而已,怎么可能有人从里面打开我的门?你又是怎么判断出不是有你这样的‘开锁大师’级别的小偷给打开的呢?”

    潇洒说道:“刚才我仔细看过门外的锁眼,别说被撬过的痕迹,甚至连一点点开锁痕迹都没有,我跟你说,就算是按照我的高级别专业方法开锁,虽然能做到表面上并没有对门锁造成损害,但是绝对无法做出一点痕迹都不留下,一般只要是专业的行家,仔细看下锁眼,上面就会发现细微的痕迹,那种痕迹小到足以让一般人压根看不出来,刚才我仔细看过你家的门外的锁眼,一点点细微的痕迹都没有,绝对不是有人从外面打开你家的门,你家的门从来没有人开过锁眼,所以只有一种可能,有某个人从内部打开了你家的门。”

    听潇洒说得挺复杂的,对这个有点半信半疑,可是我想他既然能说得这么深奥,那估计也不像说瞎话,可按他所说,那这个人如果不是开锁眼进来的,那又是怎么进来的呢?我家可是三楼啊,再加上我家窗户外都有防盗网,别人是不可能从外面爬进我的家里来的。”想到这里我还专门去看了眼客厅以及卧室外的防盗网,我想会不会是防盗网坏了?可它们现在都是完好无损的啊,甚至我用手摇了摇,那防盗网还是坚固无比的,这个人到底是怎么进的我家?

    “你确定我家的门不是被人从外面打开的?”我再次问了遍潇洒,因为我实在是找不出合理的解释。

    潇洒点点头,之后让我问问看是不是房东进来过,唯一能想到还有钥匙的只有可能是他了,当然不能直接问,万一真是房东进来了,他把我家翻成这样,估计他也不会承认,再或者可以问问是不是房东的钥匙丢了?被人捡着了复制了一把?我赶紧跟房东打了电话,电话播出去后,通过里面的提示音我才记起房东的手机是停机的,这坑爹房东怎么比我还穷啊?手机都停机好几天了,还不冲钱?

    潇洒看我很快就挂断了电话,问我怎么了?我把房东是个‘穷逼’的事说了出来,潇洒无奈的摇摇头笑了笑,说起房东以及这次有人从里面打开我的门,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当时我还没找潇洒帮我跟踪程清呢,所以我碰到潇洒后还真把这事忘记给潇洒说了。

    我记得之前也有过一次同样的经历,那次我去女神经家之后晕倒,醒来后发现自己在棺材里还被带到了派出所,出派出所后回家发现原本丢失的苹果手机又回到了我家的沙发上,而且我家的门没有任何撬过的痕迹(当时的我没见过什么世面,不知道还有潇洒这样的开锁行家,我一直认为如果没钥匙,别人想进我家,就只能把锁撬坏),当时我就纳闷到底是谁来还的我苹果手机?想起找过房东,也只有房东有我的钥匙,从那个时候开始房东的电话就是停机的,刚刚听潇洒说我家的门锁从来没被人用开锁的方式进入过,那说明上次那人也不是用的开锁的方式,也许和这次的方式是一样的,那么联想到上次那事,我怀疑是不是同一个人干的啊?我把自己的想法立马就说了出来。

    潇洒听后说道:“你怎么不早说?那个人竟然能用我不知道的方式轻易进入到你的家,那么他一定会有第二次进来,你如果早说的话我们还可以有所防备,可是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了,不过还有一点是更奇怪的,不知道你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