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第27部分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第27部分

小说: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矗闳绻缢档幕拔颐腔箍梢杂兴辣福墒窍衷谑且坏惆旆ǘ济涣耍还褂幸坏闶歉婀值模恢滥惴⑾至嗣挥校

    “你家里虽然被翻得乱七八糟,但是呢~~却没有不见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我知道你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给别人偷,而且这是任何一个只要进到你家的人都可以看出的‘特点’,可是进你家那人为什么在明知道你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还要这么大动干戈的把你家翻得乱七八糟呢?这不合乎常理,假设你站在一个小偷的层面,你会是把每个抽屉打开找找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还是大动干戈的把每个抽屉都给抽出来丢到地上?你会觉得哪种方便你能尽快的偷到值钱的东西?

    “最后那个人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拿,只把我们的监控器给拿走了,也许他可能是觉得家里最值钱的就是那个监控器吧,这个看似很合理的举动,其实真的不那么的合理,让我觉得好像他故意把你家翻得乱七八糟,最后其实就是为了掩盖他想直接拿走监控器的举动,我那个监控器从表面看其实也看不出值多少钱,那一个小偷会注意到这个东西吗?甚至不懂的人可能会觉得你的电脑监视器都比这个监控器值钱,而且他是一个开锁技术连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小偷,他会真的不明白吗?还有~~这样的小偷去哪家偷不行啊,非要来你这个穷小区偷你的东西?

    “所以我觉得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人在故意让你觉得家里是遭贼了,最后因为贼在你家什么都没偷到,只能把监控器偷走,让你以为事实就是如此,其实他的目的就是想要在你不怀疑的情况下拿走监控器!”

    听潇洒这样一说我还是觉得挺有道理的,我边清理着家,边自己琢磨着那人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潇洒见我清理东西的速度很慢,他笑笑说道:“你是不是在想那个人为什么要费这大的力气去隐藏他的动机?你不用想了,因为凭你的脑子最后也只能想到,是程清发现了我们用摄像头监控她,为了不想我们继续监控她,又不想我们知道是她偷的监控器,所以才这么大动干戈把监控器给偷走的。”

    看着潇洒一脸鄙视的神情,我本来想重重的点点头表示对他的分析很赞赏的,可是我想想还是忍住了,这尼玛不是羞辱我吗?我已经觉得他加快了我找寻答案的路程,可是他刚才加了个‘最多’,这个不光是羞辱我的智商,还让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就是说这个答案不一定正确,他肯定还有更佳的推测。

    我这次决定不给他装逼的机会,我对他‘切~~’了一声,就自己在旁边一声不响的清理着家里,而潇洒似乎没料到我这种好奇心严重的人这次会不吭声,潇洒在旁边陪着我整理屋子的同时,竟然自言自语道:“如果程清卧室里的衣柜里面还有我们的摄像头,那就说明程清没有发现我们在监控她,那就更谈不上她会来偷我们的摄像头了,其次就算程清知道是有人在监控她,那她为什么又能那么快速切准确的就知道是我们在监视她呢?最后程清就打用一种我们未知的方式知道摄像头是我们放的,她完全可以报警来解决,何必要来我们家偷监控器呢?到时不怕被我们发现了然后我们反咬一口?所以种种的原因,让我一下不敢断定是不是来我们家的人就是程清。”

    大爷的,潇洒估计也是没地方装逼了,还是忍不住自己说出来了,不过他考虑问题的方式真的很细致,这样说来目前还不能一口咬定就是程清干的,我本以为潇洒的分析已经完了,哪知这会儿他又接着说上了。

    “其实还有一个人也有可能拿走我们的监控器,而且这个人的能力可能连我都无法预估。”

    “是谁啊?”尼玛~~我真贱,刚才忍不住就随口问出来了。

    潇洒斜着眼对我笑了笑,意思是他还是赢了,我抓起手边的一团衣服就丢了过去,让他快说。

    潇洒这才说道:“住你隔壁的那个青年。”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他之前也来过我家,而且还指着监控屏幕问我这是在干什么用的?当时因为慌着救潇洒,所以压根没提这事,在他离开医院后,我也忘记了这出戏,会不会是我在医院的时候,他就用了什么方法进了我的家,然后把监控屏幕拿走了?他的目的不知道为什么和我们一样,也是在跟踪着程清,如果作为同一个目的来说的话,这个监控器可是对于他来说太有用了,我怎么没想到呢?看着潇洒衣服得意洋洋的神态,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可我又没办法,实在是没他想问题那么细致。

第三十九章:隔壁邻居的突然到访() 
晚上我和潇洒躺在床上;决定着以后的计划;到底是应该怎么继续?我的意见是继续跟踪程清,而潇洒觉得有点不妥当,如果程清没发现我们在跟踪她那还好说,如果程清现在发现了我们在跟踪以及监视她,那在程清有防备的情况下,怎样都无法继续发现新的线索了。||

    潇洒的意见是让我和程清交上朋友,先从她那弄到女神经的信息再说,至于程清其它的信息能弄明白就弄,弄不明白就算了,现在强子那边是要事,以后我在明,潇洒在暗,互相配合着,要不然按这样下去,何年何月才能弄清楚强子的事?

    我想想也是,就按潇洒说的办吧。

    慢慢的和潇洒都睡着了。

    睡梦中我感觉到有人在我床边,这种感觉是从心里感觉出来的,就想有股巨大的压力从窗户那边朝我的床头压来一般,而且我虽然没睁开眼,但是我能清楚的感觉出那股压力不是虚无的,而是来自一个人的感觉,我旁边绝对现在有个人,我使劲的想睁开眼睛,却好像有股无形的力量拉扯着我的眼皮一般,让我双眼怎么样都无法睁开,我想到用手动一下,想看看旁边到底是不是有人,可是这时我才发现我不光是眼皮甚至连整个身子都无法动弹,嘴里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这种感觉就好像网上所说的鬼~压~床~!

    因为无助现在恐惧感袭遍我的全身,现在我才知道真正的无助是什么样的。

    这时一个温柔的女人声音响了起来。

    “遥远的东方,邪恶的敌人奔驰而来。”

    “金色的战士,站起来~~起来。”

    “用他们正义的身躯,阻挡敌人的脚步。”

    “孩子啊~~孩子,快快长大,将来你会是母亲的骄傲吗?”

    我的床边现在竟然有个陌生的女人用温柔的声音在唱着歌!!!

    她唱的是什么歌啊?我怎么重来没听过?但是她的歌声却让我心里感觉到异常的温馨,我甚至听着她的歌,渐渐的都忘记了现在的身子无法动弹的事,刚才那种压迫感竟然瞬间就被掩盖住了,整个身子现在已经完全放松下来,只想好好的听她的歌。

    突然我闭着的眼睛通过眼皮感觉到卧室出现了一道强光,紧接着听到那个唱歌的女人‘哼~’了一声,那之后我可以明显感觉出那个女人离开了我的身旁,而那道光随后也消失不见了,随着那道光的消失,瞬间我整个人也可以动弹了,第一件事便是把眼睛睁开,可是这时的卧室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赶紧坐了起来大口的喘着气,我敢确定这次绝壁不是做梦啊,从刚才到现在我整个人都是清醒的,我赶紧把睡在旁边的潇洒摇醒了,他迷迷糊糊中骂骂咧咧的问我有什么事?别打扰他睡觉,我一副惊魂未定的神态把迷糊中的潇洒吓着了,他这才坐起来正经问我怎么了?我把刚才遇见的事全部说了出来。

    潇洒听后却安静了,他看我的神情就知道现在的我不像是开玩笑,我知道就算是聪明的潇洒也想不出我到底是遇见了什么?不可能是幻觉,幻觉不会那么的真实,潇洒这时问我还记得那个女人唱的歌词吗?

    我努力回忆着,似乎这个歌词已经深深的引入到了我的脑海里,每一句歌词就像我所熟悉的那个口水歌一样,对于我来说现在是随口就可以唱出,我甚至是以唱歌的方式给潇洒唱出了歌词,潇洒起身就用笔和纸把我所唱出的歌词记录了下来。

    潇洒写着的同时,让我把电脑打开,他说要用搜索引擎搜索下这个歌词,现在网络这么发达,连国外的冷门歌曲都可以搜索到,潇洒不信我唱的这首歌会在网络上没有信息?潇洒用着电脑搜索了很长时间,从最先开始的自信,变成最后的不想相信,不过不管潇洒相不相信,这首歌曲在网络上确实是一点信息都没有。

    我好奇潇洒这次怎么最后却没像以前那样认定我是幻觉?而潇洒的答案差点把我气得菊花冒烟,他竟然说凭我智商不可能既会写歌又会作词,而且还是一个网络上找不到信息的歌曲,所以更加杜绝了我去COS网络上歌曲的可能,最后的答案就是最简单的,我刚才遇见的事是真的!

    最后我们两人坐床上抽烟的时候,潇洒竟然说道:“你家可能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要不你搬我那去吧?虽然搬我那去后就有点不方便调查程清,可是总比在你这个鬼屋强啊。”

    我其实真的很想搬潇洒那去住,可是想到程清这边我还没套到消息,那搬过去后可能更加不方便了,我就断然拒绝了消息,为了强子我决定抗一抗,而潇洒也非常讲义气的愿意陪着我,他说最多过几天去请个道士来家看看情况。

    ‘咚咚~~’寂静的夜里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和潇洒两人面面相觑这晚了会是谁在敲门呢?敲门声还在继续,潇洒对我做了个别作声的手势之后就鞋也没穿垫起脚尖朝客厅走去,我也学着潇洒不穿鞋就跟了过去,此间敲门声一直没停过,甚至频率越来越快,感觉外面的人好像很急一般,潇洒边看着猫眼边对我举起手让我小点动静,我心提到了嗓子眼处,我想到之前在门外看到的那个穿绿色高跟的诡异老女人,这次不会又是她吧?看着潇洒的背影我都为他担心,谁看到那画面会不怕呢?

    哪知潇洒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打开了门,我也好奇的看向了门外,门外站着的是住我隔壁的青年,他似乎还有点小喘息,潇洒刚准备跟他打着招呼,可他见我们开门唰的一下就冲了进来,他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冲进了我们的卧室,并在卧室的床边不知道看着什么,好像是在找着什么,潇洒让我不要吭声,我们两人只是默默的在卧室门口看着冷高青年怪异的举动。

    那个青年似乎并没有在我的卧室床边发现什么,接着又看向窗户处边把脑袋伸出窗外继续看着,最后他好像什么发现都没有,就地坐在了我的床上双手抱着头,他到底怎么了?潇洒和我对看了下,他示意我先别作声,潇洒先是嘿嘿的笑道:“我们的邻居啊,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

    他刚才似乎都忘记了我们存在一般,要不是潇洒的‘招呼’,我快以为他尼玛把这就当成是自己的家了,就差要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冷傲青年抬起头狠狠的瞪了潇洒一眼,那一眼让潇洒竟然愣在原地不敢出声了,随后冷傲青年起身快速的冲向了我,就连潇洒反应过来想来帮我都已经来不及了,冷傲青年拉起我的衣领把我往卧室窗台那方向拉,把我拉到窗台边后,他用右手拉着我的衣领,左手握成拳头并把大拇指竖立了起来,我本还好奇他~~别不是因为我被他拉着了衣领还一副临危不乱的神态对我表示钦佩吧?想竖立起大拇指赞赏下我?

    果然~~~我的想象的力还是没有现实来得丰富,他尼玛竟然用那竖起的大拇指直指我的太阳穴,瞬间我就感觉到太阳穴深疼啊!!!

    他让潇洒不要动,也让我不要乱叫,要不然他随时都可以要了我的命,从他这熟练的技巧以及他手指的力道,我能感觉出他绝对不是开玩笑,潇洒也能感觉出,潇洒坚毅的点了点头,还安慰我道:“有什么就听小哥的话,他是我们的邻居,不是坏人。”

    冷傲青年让潇洒不要废话,现在只需要安静在那站着便行,他低头问我道:“刚才你在卧室里看到了什么?”

    冷傲青年怎么会问我这个?我脑子里寻思着,难道刚才卧室里的光他发觉了什么?

    “哎呀~~”我的太阳穴陡然间超级疼,我知道是他在用力气,我赶忙不假思索的把之前发生的事全部说了出来(我没说自己看到了什么,只是把感觉到的,以及听到的都说了出来),说完后他竟然也如潇洒一样问我歌词具体是什么?潇洒听到这话后,尼玛像小学时上课举手回答问题一般,高高的举起了他的右手,生怕冷傲青年看不见不一般,我都为他这样子感到难为情啊。

    冷傲青年示意他有什么就说,潇洒指着电脑桌旁的纸说道:“那上面有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