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双调·大德歌·春(父子)--优轩主人_论坛_西陆社区 www_xilu_com >

第13部分

双调·大德歌·春(父子)--优轩主人_论坛_西陆社区 www_xilu_com-第1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然而,抿罗很痛苦,身上,仿佛着了火。 

                  抿罗很清楚那是什么,抿罗很希望自己已经什么也不知道。 

                  但是抿罗却阻止不了那些药性在自己的身上,在冯剑年的面前,发作。 

                  眼泪,很是时候的流了下来。 

                  脆弱的,喘息着,抿罗喊:“大哥,我好难受。” 

                  冯剑年的手,抚上来了。 

                  抿罗回馈给他的,是娇腻的呻吟。 

                  抿罗羞愤,但是,抿罗不想阻止。 

                  抿罗知道厨房里有很大的一缸冷水,但是,在这种时候,抿罗决定选择忘却。 

                  于是,那夜,在冯剑年的手中,抿罗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不愿意给别人的娇媚,在冯剑年的眼前,一一的展现。 

                  抿罗得到了冯剑年温柔的吻,温柔的抚触,但是,抿罗终究还是没有成为冯剑年的人。 

                  抿罗在那时间里放肆着享受,放浪着挑逗,放弃着哭泣。 

                  那个人的温柔,是他的毒。 

                  那个人的温柔,是他的毒。 

                  抿罗在心中一遍一遍的哭,一遍一遍的默数,一遍一遍的劝自己,知道么,你该放弃。 

                  夜,终究还是过去。 

                  那些淫靡随着天光的到来,消散的无影无踪。 

                  留下的,只有抿罗记忆里的春梦。 

                  被抹煞的,包括抿罗腿间的那些白浊。 

                  日子还是得过,抿罗将那一夜,从表情上抹煞,他什么也不记得。 

                  日子还是在过,抿罗将那一夜,在心的深处镌刻,他什么都很清楚。 

                  师父说:是抚缨去救的你。 

                  抚缨说:是披袖他…… 

                  抿罗知道,那说不出口的,就仿佛是自己那夜和冯剑年的种种。 

                  披袖、披袖、披袖身边那人将披袖看的比山还重。 

                  抿罗、抿罗、抿罗只是冯简手中没有血缘的一张纸鸢。 

                  披袖、披袖,披袖的种种在抿罗看来不以为苦。 

                  抿罗、抿罗,抿罗的种种在抚缨看来是种幸福。 

                  原来,自己的事情还是只有自己才能去定义。 

                  原来,冯简的驽钝在现在看来反而是种幸运。 

                  冯剑年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抿罗好,甚至更好。 

                  抿罗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冯剑年笑,只是更加微妙。 

                  冯剑年问:“抿罗,你说大哥大婚的时候穿什么式样好?” 

                  抿罗说:“那些事情,抿罗不懂,大哥的母亲应该会安排的很妥当吧。” 

                  冯剑年说:“抿罗啊,这日子越紧大哥心里怎么反而还越不舒坦了?” 

                  抿罗说:“那是大哥在紧张吧。” 

                  可是,不舒坦的人,还有谁比的过抿罗? 

                  冯剑年隐隐的觉得抿罗不快活了。 

                  但是究竟是为什么,却实在是不清楚。 

                  冯剑年觉得那家,看着沉闷,而抿罗那里,看着窒息。 

                  于是,冯剑年哪里也不回,开始游离。 

                  抿罗记着,冯剑年已经好久都不曾来了。 

                  抿罗想着,冯剑年不来,也许反而是好了。 

                  眼见着,二月底了,眼见着,三月快来了。 

                  抿罗说:“抚缨挽衿拢帘啊,你们去我家吃顿饺子吧!我不知怎么的,最近,特别想那东西。” 

                  拢帘说:“好是好啊,可是,我可不会包!” 

                  抿罗说:“你去陪我就好了,要不,那空空的房子,你要我一个人包了吃我也不快活。” 

                  拢帘于是知道,抿罗是觉着那房子少了个人,空阔了。 

                  于是说:“好啊,什么时候去呢?还是说,就瞅着今天这没有戏分的日子。” 

                  抚缨说:“好啊好啊,就今天啦,我要吃抿罗师兄包的饺子。” 

                  于是,四个人,回溪流巷的小院子。 

                  于是,欢欢喜喜的包饺子。 

                  拢帘说了不会,他倒也干脆,搬了张椅子,往出了太阳的院子里一躺,看他们忙碌着,他只是微笑。 

                  拢帘心里想,实在是一个不错的昏昏欲睡的下午啊。 

                  院子门,却突兀的被敲响了。 

                  拢帘不以为意的,大方的开了院子。 

                  然后,惊讶中微笑着带点狐媚的问:“夫人,是找谁?” 

                  “你就是抿罗?”来的人,是个五十左右的女人,端庄中,有种苛薄。 

                  “您找抿罗?”拢帘还是那带点狐媚的微笑,变不了,那是他似乎生来就带着的味儿了。 

                  “哼……去叫我儿子出来见我!”女人严厉的说。 

                  “尊公子,是那位?”拢帘艳丽的笑,其实,心里清楚。 

                  “哼,来这院子的男人还能有谁?”女人蔑视般的笑。 

                  “哟,那可多了,像我们戏园子里的抚缨啊、挽衿啊、拢帘啊、师父啊、班主啊,再来就我们的好朋友祁麟啊,哦,对了还有那个冯将军府的二公子,我们啊,都喊他二爷的,您说的可是他呢?”拢帘冷眼看停在院子外面的软轿。想着,今天惨了。 


                  “既然知道,还不快快的喊他出来?”女人的眉头,皱纹好深,看起来是经常皱眉,是严厉的主母呢。 

                  “哦……”拢帘搓搓手指,答:“他没在!” 

                  女人的眉尖一耸:“没在?” 

                  疑惑与不屑浓浓。 

                  “是啊,好久没有来了,从提亲回来,就不常来了。”拢帘答。 

                  女人扯手就是一巴掌:“剑年回家还要认我几分脸色,你个小狐媚子精竟在这里给我耍戏?” 

                  拢帘一声惊呼,看那屋里头就跑出三个孩子。 

                  “拢帘,你怎么了?”抿罗一手一身面粉的急急跑来,错愕的看门口的女人:“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打他?” 

                  “抿罗……”拢帘快手的将抿罗拉住。 

                  女人在一瞬间有些错愕。 

                  “你们……你们究竟哪个是抿罗?”女人的声音开始变得严谨。 

                  抿罗抬头:“我是?您是……?” 

                  似乎是惊讶于抿罗的形容,居然,是一个单纯的孩子,居然,是一个并不娇腻的孩子,居然,那般的干净清明,居然,不会因为他是戏子就心生厌恶。 


                  方才的气愤似乎在打了拢帘一巴掌,并且知道打错人之后,沉寂了。 

                  然后,抿罗看见那女人露出一抹笑:“你是抿罗?” 

                  “是,我是!”抿罗说。 

                  “冯简有没有来过?”女人问。 

                  “没有,他已经好久不来了。”抿罗说。 

                  女人点了头,笑:“你在家里忙什么?” 

                  “我……?”抿罗疑惑的指着自己。 

                  “是,你从厨房出来。” 

                  “我在包饺子!” 

                  “极好!”女人转回身:“你们先回去,告诉老爷,我没有找到人,要他派了人出去外面找,找着了,告诉二少爷,我在溪流巷的院子里,让他回来吃饺子。” 


                  “可是,老夫人……”轿旁的丫鬟急急的喊。 

                  被女人一个手势给挡回去了。 

                  拢帘知道,自己那一巴掌挨的还是值得的,不然,不知道抿罗出来的时候会是什么下场。 

                  好好的一个午后,因为冯老夫人的到来,乱成一团了。 

                  冯老夫人为什么会来了溪流巷? 

                  因为,冯简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回冯府了。 

                  然而,冯老夫人没有想到的是,冯简也已经有一个月没有来抿罗这了。 

                  冯老夫人为什么要留在溪流巷? 

                  因为,冯老夫人在冯府已经叫不回冯简了。 

                  所以,冯老夫人想试试在抿罗这,可以不可以叫回他的人。 

                  冯老夫人挥退了下人,然后,就进抿罗的院子。 

                  其实,冯老夫人在听说房子在溪流巷的时候就在想,溪流巷能够有什么好房子? 

                  然后,真正的来了溪流巷,真正的看见了这与冯府比起来只能称之为破旧的小院子,再看了那个怎么看怎么觉得干净的孩子,实在是无法将他与那传言中狐媚的人儿联系在一起。 


                  冯老夫人进门,抿罗显得有些无措。 

                  拢帘推推他:“快快的请进去备座,这可是太上啊,得罪不得的!” 

                  然后就是一阵忙乱,备座,上茶,取出仅有的点心。 

                  打量这厅这房,冯老夫人暗想:家徒四壁是不是就是说这种? 

                  再看看捧出来招待自己的东西。打量一眼拢帘,还是说,装的? 

                  手一拂,喝:“我儿子怎么说也应该没有亏待你,你就拿这些寒酸东西来招待我?” 

                  看抿罗暗暗的拢眉,看抿罗不动声色的将跌翻在地上的点心一点点的拣起来。 

                  看另外的一个孩子欲拦,却被拢帘拉住了。 

                  其实那一掀,倒让抿罗明白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明白了究竟该怎么应对。 

                  抿罗捧着拣起来的果点,缓缓的站起身,不卑不亢的,朝着冯老夫人微微的一笑,开口:“夫人,您是他的母亲,难道您还不明白他么?他就算是如何的宠爱我,却如何也比不得他对您的孝顺啊!您说这果点寒酸了,那您说等他来了,是您问他的罪呢还是我问他的不是?” 


                  冯老夫人暗暗心惊,看来,这孩子也不是个简单人物。 

                  如果冯简在场,怕是立马就又会心疼了,这言语,不是似极了那次在楼府时的应对么? 

                  冯老夫人还在想该如何回答,抿罗却又开口了。 

                  “听您的说法,怕是他没有在我这儿的一个月,也竟然没有在冯府!?”抿罗笑,笑的内心里一片黯然,原来竟不是只有我这一个来处。原来在他那里,我那点点的旖想其实都不该。 


                  “您来找他,我没有给的,您说在这处等他,我自然也要好好伺候您的,您说这果点寒酸了,我就去给您买了来,您要是还有什么不顺意的您也就直说,但是,抿罗在这里有几点的请求!”抿罗还是微微的笑着,却让人感觉到他那里的点点的寒意。 


                  “呵呵,看不出来你倒是个颇有硬度的孩子,我今天也的确是借你这地见见那逆子,你倒是说说你的请求,但有我不为难的,我答应也就是了。”冯老夫人不怒反笑了。 


                  抿罗也不管她究竟是如何表情,只是很淡然的接话道:“您方才说,借我的地,那您今儿个来,也算是客了,旁边几位和您一样是我的客人,麻烦您和他们还是和谐相处的好,不要让抿罗为难;还有就是,您方才掀的果点,究竟也是冯大哥的血汗挣回来的银子买的,您是做他母亲的,您说要掀,我本来是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