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双调·大德歌·春(父子)--优轩主人_论坛_西陆社区 www_xilu_com >

第14部分

双调·大德歌·春(父子)--优轩主人_论坛_西陆社区 www_xilu_com-第1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模狄疲冶纠词遣桓糜幸煲猓晌揖踝牛站炕故遣桓迷闾A苏饷春玫亩鳎×硗猓穸觯饫锏耐聿褪墙茸樱幌悠揖投嗵硪煌氲拿酌妫厝チ艘脖鹚滴艺写恢堋!薄


                  看那一番应对,拢帘在心底暗暗叫好。同时暗想:怎么以前都没有发现抿罗原来也有厉害的时候。 

                  那一番话,将冯老夫人噎在当场竟是久久的没有回话。 

                  抿罗施施然的喊了育儿来,取了银子给他,吩咐他去买上好的果点。 

                  冯老夫人怔是怔住了,却也究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面上不寒,心里也霍然开朗了,只是,这孩子恐怕在冯简身边是留不得了。 

                  抿罗自然也猜得到冯老夫人今天的来意,冯剑年要大婚了,外头的这些个是与不是的人,怕是留不得了,原来,与冯剑年得缘分竟要在此尽了。 


                  抿罗看看厅上的情形,慢慢的行个礼,说:“我要说的也都说完了,夫人您在这里,我也就没有什么发话的资格了,您要的果点育儿买去了,夫人您慢坐,我就往厨房去了。”说着,退下了。 


                  抿罗退下了,事情似乎也该告一段落,但是,还有一个拢帘呢。 

                  抿罗刚走,拢帘就挨不住了。 

                  听听抿罗刚才那什么话,他以为师父允他出来,是就让他跟着冯简安稳这么一小阵子的? 

                  师父看人,可从来都是看一辈子的,没有说放就放的道理,要知道,这一放,可就没有后路了,那种朝三暮四的日子可不是好过的!! 

                  拢帘抚着刚才被打的脸,笑嘻嘻的寻了张座,歇了,软绵绵的翘双二郎腿,故意的作些夫人们看不惯的放浪行为。 

                  看冯老夫人一次又一次的皱眉,拢帘笑了,邪猸的看冯老夫人的欲言又止。 

                  “夫人您啊,别皱眉,我是没有抿罗那么好的修养,不过,男人们可是欢喜我的紧呢。”拢帘笑嘻嘻的,继续搭话:“我啊,也觉得二爷着实奇怪,哪有人金屋藏娇还藏个那么没有情调的孩子的?所以我看啊,终究是觉着腻了,想今天啊,可能就是去了哪个媚娘的地儿了。” 


                  “男人嘛,哪个不是风流成性的,我啊,就经常说那抿罗,若是个女子,倒挺适合做个当家夫人的,只可惜,终于是投错胎了。”拢帘继续他的自说自话,他可不担心没有人听。 


                  看一眼冯老夫人,寒着脸,望着外边,要说没听,似乎也挺像的,但是,那耳朵的紧张劲儿可就泄漏了什么了。 

                  拢帘一笑,继续:“说抿罗傻,还真个儿的是傻啊,您家的二少爷吧,来也就来了,走也就走了,抿罗从来也不知道要留的,从来也不知道还可以撒个娇儿,您说我们吧,不趁着年轻受宠的时候捞些个东西留着,可着实不行,毕竟,也不像那女人似的,男人一个不小心还可以留个种,然后就母凭子贵了。我们啊,终究是不可能有孩子的,对于那些要香火更要名声的望族,可是好了,不担心血脉不纯净的往下传。” 


                  “唉……”拢帘长长的叹一口气:“罢了,我也懒的说了,反正啊,也终究没有人听的进去,挽衿啊,我往厨房帮忙去了。”然后,腰肢扭扭的走了。 


                  “等等,我们也去!”抚缨喊一喊,跟上去了。 

                  恰看见育儿买了果点回来了,育儿小心的捧了果点进门,小心的给冯老夫人端茶递水。 

                  育儿不说话,冯老夫人却在想着方才抿罗和拢帘的种种言辞。 

                  然后,看一眼育儿,终于忍不住问:“那抿罗是你在这的主子?” 

                  育儿惶恐的点头,毕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严厉的女人,而且,这女人还是冯公子的母亲,为了抿罗哥哥好,他要好好的照应着。 

                  “冯简有多久没有来了?”冯老夫人问。 

                  育儿想想:“冯公子有一个月没有来了,那次冯公子问抿罗哥他大婚的时候穿什么,抿罗哥说让他家去问您,之后,就没有见冯公子来了。” 


                  “冯简寻常都是什么时候来?你家主子会不会去请了他来?” 

                  “也就是晚上来啊,白天也就走了,抿罗哥也不知道他……” 

                  育儿是不会说谎的孩子,是怎么地就是怎么地。 

                  冯老夫人后来问到房事,育儿不明白,但看这的格局,似乎,冯简来了也只有抿罗的那个去处,想来也就是明白的了。 

                  冯老夫人忽然有了就让他们这样也不错的念头,就像拢帘说的:终究是不可能有孩子的,对于那些要香火更要名声的望族,可是好了,不担心血脉不纯净的往下传。 


                  而且,听这小厮的回答,还有就是那抿罗虽然刚才有那么一段确实厉害的地方,却似乎也不是很有手段的孩子,而且,本以为冯简不回家是因为他的关系,如今却又不是,倒也放心。 


                  而且,有这地方在这里,找人似乎也挺好找的。 

                  时间就在冯老夫人一点一点问育儿的时候过去了,夜幕降临的时候冯简还是没有回。 

                  抿罗将饺子端上厅的时候,冯老夫人也不拒绝的用餐。 

                  厅上不冷不热的吃着晚餐的时候,冯简敲响了院门。 

                  听那急促的节奏,抿罗很快的站了起来,是冯简回了。 

                  起身,跑步,然后是开门。 

                  抿罗说:“你母亲来了。” 

                  冯剑年急急的问:“可有为难你?” 

                  抿罗说:“还好!” 

                  冯老夫人在厅上喊:“回来了还不快进来,在门口磨蹭什么?还是你不敢见为娘的了?” 

                  “娘……您怎么,您怎么到这来了?”冯剑年看着厅上的母亲,该怎么说?皱着眉,身后跟的是抿罗。 

                  “你鬼混的都不知道要回家了,为娘的只好到外面来找你了,你知道不知道你是要举行婚礼的人了,啊?”冯老夫人的威严终于是在冯简的面前给摆开了:“还好,你还是要他的,听着我在这儿,也就回了,我本来还在想是不是都是他的过错,如今看来,我反而该好好谢他,是他帮我牵制住你了。” 


                  冯老夫人一笑:“抿罗,你过来!” 

                  “娘……你…你这是做什么啊?”冯剑年却是马上将抿罗给藏住了。 

                  冯老夫人眼底却是暗暗的喜色,好,极好,我还就怕你不疼他呢。 

                  “你让他过来为娘身边不好?为娘难道还在你的面前,将他怎么了不成?”冯老夫人问。 

                  抿罗终于是看在冯剑年为难的表情上,自己往冯老夫人这里来了。 

                  冯老夫人说:“你这一个月是在那里鬼混了去了,我先不问了,这抿罗的事情我就当是没有看见,你好好的回家准备婚嫁礼仪。不然,我就将这叫抿罗的孩子……” 


                  冯老夫人暮得将抿罗一拉,咬牙切齿的道:“……给废了。”牙是咬的紧,拉着抿罗的手,却是轻柔的,柔到抿罗全身发毛。 

                  冯老夫人一笑,将抿罗放开来,然后说:“这顿饺子,味道不错,什么时候我有空了,可能还来吃一顿!” 

                  “剑年,送为娘的回去!”冯老夫人站起身,伸手。 

                  冯简歉意的看抿罗一眼,扶了母亲,离开了。 

                  抿罗黯然的跟出去,看冯剑年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抿罗喜欢冯简的事情,抿罗明镜儿似的清朗了,但是,抿罗却阻止不了冯简要大婚。 

                  也许,是应该要庆幸的,毕竟,冯老夫人来了,却没有因为冯简要大婚就将他撵出这院子,虽然不明白她离开时那一句废了自己的话究竟包含着什么,却还是很幸运的得以留在了这个冯简可能还要来的地方。 


                  然而,冯简却一次也没有再来过了。 

                  再后来的日子里,抿罗就知道了冯简大婚的具体日子。 

                  三月三,一个阳光明媚的天。 

                  抿罗打听明白那天没有他的戏分的时候就从清音园里回来了。 

                  从戏园子回宅院的时候,抿罗在路上买了两根不大不小的红烛。 

                  抿罗很感谢老天的仁慈,没有在冯简大婚的日子里将他们清音园的戏班子请去吹弹唱做。 

                  阳光明媚的天啊,抿罗却晦涩的几乎全是阴影。 

                  是啊,阳光的另一边不就是阴影么?所以,抿罗急切等待天黑的到来,这样,晦涩的就不止是他一个人了。 

                  好容易入了夜,抿罗却没有上油灯,而是将蜡烛给点了。 

                  育儿看他早不早先就将门掩了,还以为他是要睡下了,便自个儿打理了该打理的事物,也回房睡下了。 

                  却不知道,抿罗坐在红烛前,静静发呆,手上却下意识的将红烛上流下来的热烛在手中捏成形状。 

                  等抿罗意识到的时候,手上的一个人已经捏成形了,那模糊的样子看不太清楚,那轮廓却一看就知道是冯剑年。 

                  抿罗想骂自己没用,却不敢骂,怕知道自己没用似的,却又那么真实的知道了。 

                  “在光晕里燃成流质,只为了在我手中被揉在一处,再捏一个你,捏一个我,喜庆的颜色里,我的一半是你,你的一半……”抿罗不说了,觉得这话好刺人,一心一意的将烛上流下来的血一般的泪凝在手中,再捏一个自己,然后,将两个人儿红红的小手牵在一起。 


                  再然后,就看着摆在桌案上的两个小红人儿,借酒浇愁。 

                  夜了,冯将军府里的喧闹也渐渐的停歇了,看新人已经歇息,看喜庆依然延续,看世界万籁俱寂。 

                  然而,冯将军府的马棚里,马蹄声却突兀的响了,急促而又凌乱的,划破晨晓与黑暗。 

                  冯剑年不知道,他在抱着新婚的妻子行房时,叫的会是抿罗的名字。 

                  那一刻,脑海里尽全是抿罗被洪宣下了媚药的那一夜,抿罗在自己手中的种种娇媚。 

                  那一次的自己,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将那些种种记忆到牢固的可以存在一辈子。 

                  抿罗,大哥原来从一开始就没有将你用干净的眼神看待过。 

                  抿罗,你是否会怨我,终究还是不愿意给你你想要的生活? 

                  抿罗,大哥喜欢一个人,也会专心专意,但是,抿罗,大哥却无法给你那么完整的权利。 

                  所以,抿罗,让大哥看你一眼,请允许大哥用亵渎的目光看你最后一眼。 

                  抿罗的院子,近了,冯剑年却矛盾了。 

                  他,应该怎么和来开门的抿罗说?甚至,他该怎么去敲开这道门? 

                  所以最后,冯剑年选择逾墙而入,似乎,很不该,但是,他只敢如此了。 

                  进了院子,抿罗的房间里居然还有灯,你也难眠么?我是不是可以奢望,你,是喜欢我的? 

                  推门,门竟是虚掩的。怎么可以如此粗心? 

                  朦朦胧胧的烛火中,抿罗抬头,看那烛光尽头,是冯剑年的一身喜红。 

                  “我知,你今日大喜,我知,我想你……但…你何苦幻化一个来骗我?”抿罗的酒香氤氲中,喃喃低语。 

                  桌上,酒坛颓倒,小红人儿鲜艳的在酒的浸润下闪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