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双调·大德歌·春(父子)--优轩主人_论坛_西陆社区 www_xilu_com >

第15部分

双调·大德歌·春(父子)--优轩主人_论坛_西陆社区 www_xilu_com-第1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知,你今日大喜,我知,我想你……但…你何苦幻化一个来骗我?”抿罗的酒香氤氲中,喃喃低语。 

                  桌上,酒坛颓倒,小红人儿鲜艳的在酒的浸润下闪耀。 

                  抿罗绵软的起身,绵软的醉着步子往冯剑年走近。 

                  冯剑年定住了,桌上,是什么? 

                  那两个小人儿,一个是抿罗,另一个呢?另一个不是分明就是……是自己么? 

                  抿罗、抿罗、抿罗、抿罗、抿罗、抿罗、抿罗、抿罗、抿罗、抿罗…………………… 

                  抿罗你是这么想的么?抿罗你…… 

                  定定的转回眼,看醉酒的抿罗摇晃着抚着额,喃喃的:“地在摇……” 

                  暮然的,人就倒了。 

                  抢一步上前,接住那冰冷中犹然温暖的身子。 

                  紧紧的抱住,抿罗,抿罗,你让大哥该将你怎么办? 

                  人醉了,会怎么样?醉态万千…… 

                  而抿罗醉了,醉的很简单,只是吐了,然后就睡了。 

                  衣衫脏了,冯剑年很无奈的给他剥下脏的,只是,却怎么也舍不得换上干净的了。 

                  雪白的身子,在红烛的映衬下泛出淡淡的粉红,毫无防备的抿罗安逸的躺在他的怀里,看世界竟仿佛一片祥和。 

                  一些不该有的欲望,泛上来了;同时,一些躁动的心思,清明了。 

                  所以,只是静静的将他拥着,他要等到天明,他要等他清醒,然后问明白他的心思,之后呢…… 

                  他迷茫了,却在迷茫的时候,感觉到那痛苦是丝丝的甜意。 

                  这样说,很奇怪吗?但是,事实就是这个样子的。 

                  痛苦中,是丝丝的甜意。 

                  然而泪腺,却仿佛是在二十年后的今天,第一次启开了闸门。 

                  抱着抿罗,甜着的这个时候,他想哭。 

                  为什么认清楚的时候,是在他的婚礼的夜晚? 

                  以往的自己,驽钝的铸就今天的错。 

                  他很清楚的知道,其实,现在应该回去,因为母亲曾经有过威胁。 

                  厚厚的被子紧紧的裹了抿罗起身,打开院门的时候,愕然的,冯老夫人的轿子稳稳的停在门口。 

                  “夫人,二少爷出来了。”冯老夫人身边的丫鬟嫣若轻轻的说,却在静夜里清晰的刺耳。 

                  “放他回去!”冯老夫人从轿子中出来,冷冷的下命令。 

                  夜风很冷,抿罗轻轻的挣了挣,似乎想要翻身,却最终只是呻吟了一下下,沉寂了。 

                  “你现在放他回去,我可以考虑放过他。”冯老夫人的声音,比夜风还要沁凉。 

                  “娘……”冯剑年轻轻的喊,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声音那么的脆弱过。 

                  “我看见你的眼泪了,我不会让我的儿子在悲伤中度日,等你和禹筱有了骨肉的时候,我会放你回来,甚至,我可以帮你将他接进府。”冯老夫人看冯剑年怀中的抿罗,那么安然的睡着,实在是很好对付的孩子。 


                  “还是说,你想让你的父亲来处理这件事情?”冯老夫人问。 

                  冯剑年只是紧紧的将抿罗抱住,静静的看着母亲。 

                  冯老夫人转身:“好,明天早晨,只要你还是能够准时和禹筱来请安,我也任由你!” 

                  “娘,给我一段时间好吗?”冯剑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这样说。 

                  “时间?多久?” 

                  “……” 

                  “一辈子?还是一年?一个月……” 

                  “我要一百天!”冯剑年说。竟然出乎意料的平静。 

                  “好,你先回家和禹筱一起来请安,然后,我放你出门,一百天。但是之后,绝对不许再来这里,你做的到吗?” 

                  “好,天要亮的时候,我回去!”冯剑年说完,抱着抿罗转身回房。 

                  抚着头痛的额醒来,愕然的发现最不可能在身边的人却在身边。 

                  “大哥?我是不是在做梦啊!”抿罗还是喃喃的,然后在起身的时候头痛的呻吟了一声。 

                  一种苦涩的味道从嘴巴里面泛出来,他这是怎么了。 

                  “怎么就知道说是做梦了?昨天的时候我来你也是这样说呢,难道我在这种时候就不可以来了么?”冯剑年笑笑的,笑中全是宠腻,却还有那一点点不太容易觉察的苦涩。 


                  “是做梦了……”抿罗喃喃的,然后又躺了下去,拿被子蒙住头:“还在做梦啊,那我再睡睡……” 

                  “起来了,抿罗,大哥给你熬了醒酒汤,起来先喝了你就不会头疼了。”冯剑年好笑的看他那孩子气的举动,然后就动手扒开了他的被子。 

                  抿罗眼直直的看着冯剑年,问:“你是谁啊,怎么和大哥长那么像啊?” 

                  “我就是你的大哥啊,什么叫那么像?快快的起来了,该醒醒酒了!”冯剑年笑着,将抿罗的衣服取了来,准备帮他一件一件的穿。 

                  “啊——”抿罗惊诧的将被子抢了来遮住毫无掩盖的身子。 

                  “我的衣服,我的衣服……你…你……”抿罗的脸在那一瞬间变成菲色,你你了好久却没有后话。 

                  看他惊惶的样子,不禁然的就想起了当时他在冯府留宿时的那夜,第二天醒来时也是“你你你……”一样的没有后话。 

                  想起来时,却不禁又黯然了,那时的抿罗应当就是无忧无虑的吧,那时的他笑起来的时候还是那么单纯的快乐,想起来,前几个月来的时候,抿罗一样的是笑着,却那么的勉强,那么的不鲜活灵动,怎么那时候就没有发现呢,没有发现抿罗原来就已经不快乐了,没有发现自己那时候,之所以觉得不想来他这里,就是因为,他不忍心看他那郁郁寡欢的样子,没有发现自己的心情其实一直就是因为抿罗的喜而喜因为抿罗的忧而忧! 


                  抿罗的惊惶在看见冯剑年黯然的神色之后,变成了担忧。 

                  慢慢的从床的内沿蹭到床边上来,然后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大哥你怎么了?不要一张快要哭的脸啊,抿罗不是不相信你是大哥,抿罗只是……只是……”只是什么呢?只是不敢相信…… 


                  “是不是在抿罗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抿罗问,光洁的手臂坦露的从被子中伸出来,然后,仔细的捧住了冯剑年的脸。 

                  “抿罗……”冯剑年抓住抿罗捧上来的手,暮然的,热泪盈眶。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抿罗惶然的,声音都开始颤抖。 

                  “没有,没有什么!只是……抿罗,你该起来了!”只是之后,想要告诉抿罗的话最终还是被咽进去了。 

                  “大哥你不要瞒抿罗啊,你这样子的,让抿罗好担心的!”抿罗如何会信,抿罗与冯剑年的相处又不是一朝一夕,如何会信。急急的拉住想要逃开的冯剑年,被子不经意的就划落了。 


                  看着那玉石一般圆润的肌肤没有准备的暴露在眼前,冯剑年有一丝的眩晕:“抿罗,会着凉的,快快的将衣服穿起来了,好不!” 

                  抿罗不说话,只是很快的将手边的衣服拣来,迅速的穿上身。 

                  第一次很仔细的看抿罗着衣,利落的竟让他觉得心跳加速。 

                  原来是一个可以如此牵动他心弦的人儿啊—— 

                  “洗个脸了,乖乖的将醒酒汤喝了,大哥……大哥就告诉你!”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会从脑海深处冒出来,是啊,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自己单方面的决定已经很不公平了,不能再这样子的瞒着他啊,毕竟抿罗是人,有思想会悲伤的人啊。 


                  抿罗是第一次看见冯剑年如此悲伤的脸;也是第一次看见冯剑年如此慎重的和他说事情。 

                  于是不多问了;乖乖的去洗脸、漱口,然后,很小心的回到坐在床沿上的冯剑年身边。 

                  冯剑年伸手将抿罗揽进怀里,抱坐在腿上,静静的看着他。 

                  抿罗催促:“大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你说话呀,不要让抿罗干着急啊。” 

                  冯剑年看他着急,窝心的笑了笑,抚了抚抿罗的额头,然后说:“那天我母亲来了的不是么?然后,昨天,是大哥的大喜日子。” 

                  “这些我知道啊,大哥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好了。”抿罗着急的问,不经意间,额上竟冒出了汗滴。 

                  “知道么,抿罗,大哥……大哥昨天晚上的时候过来找你。”冯剑年说,细细的打量抿罗的表情。 

                  抿罗先是错愕,然后是不解:“昨天……?” 

                  “大哥来的时候,你醉了,桌上,是你捏的小人儿……”冯剑年看抿罗的目光瞟上桌,桌上,还是昨天抿罗推翻了酒坛之后的样子。 

                  “哈啊……”抿罗惊呼一声就要从冯剑年身上起来。 

                  被冯剑年用力的抱住了:“没事,大哥看也看过了,现在来收岂不是太晚了?” 

                  “大哥,大哥我……”抿罗泫泫欲泣,那种难堪摆在冯剑年眼前时羞愤的无法言语。 

                  冯剑年看他的表情,此时能有的心情除了心疼还是心疼,微笑,然后用力的抱住抿罗:“不要难过,没有必要难过的啊,抿罗。” 

                  “大哥,我……我…我不该,我……”说着,就要推开冯剑年离开。 

                  “抿罗,大哥今天要说的事情就是,就是大哥也喜欢你!!”冯剑年花了好大力气才抱住要离开的抿罗,在几乎拖手而去的那一瞬间,冯剑年喊出了心中的话。 


                  抿罗生生的定住了,仿佛是慢镜头一样的缓缓转回头。 

                  冯剑年趁势将抿罗拉回怀里:“大哥昨天,才知道了自己的心思,大哥觉得实在是对不住你,与当初我们说好的事情,偏离了,大哥昨天,从新房里跑出来,只因为……因为大哥想见你!” 


                  一直都是很强势的冯剑年将头埋在了抿罗的怀里,声音还在持续:“抿罗,大哥要说的还有的就是大哥的自私,大哥喜欢你,大哥在抱着女人的时候喊的是你的名字,大哥抛开了新娘,疯了一般的来找的人是你,大哥在这种时候才发现自己喜欢的人是你,但是,大哥却只能在你身边陪你最后的一百天,因为大哥答应了母亲,就一百天……” 


                  “大哥只能再陪你一百天,大哥只能再陪你一百天……最后的一百天……”冯剑年喃喃的,不知道是无法再往下说还是连他自己都无法接受。 


                  而抿罗,反而平静的。 

                  冯老夫人来的时候,不是就预示着事情要来了么?以为当时就要尽的缘分如今又长了这么一百天,在抿罗看来,是福气啊,而且,大哥刚才说了,他喜欢自己,这,仿佛就是昨夜醉了还没有醒的梦。 


                  原本在前一刻还是慌乱着的抿罗笑了。 

                  温和的笑容中,温柔的将埋首在自己身前的人抱住,温文的说:“大哥当初识得抿罗是抿罗的福气,大哥接了抿罗回来是抿罗的福气,大哥说喜欢抿罗是抿罗的服气,大哥能陪抿罗这一百天是抿罗的福气,大哥最后就是离开了,给了抿罗的回忆也是抿罗的福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