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双调·大德歌·春(父子)--优轩主人_论坛_西陆社区 www_xilu_com >

第16部分

双调·大德歌·春(父子)--优轩主人_论坛_西陆社区 www_xilu_com-第1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气啊,大哥做什么却伤心如斯,难道,抿罗的陪伴对大哥而言,竟不是福气么?” 


                  笑着,但是抿罗心中却是那般的痛,如果,伴他的是一生,该多好,虽然他也希冀冯剑年对他是爱情,但是也来的太短暂了不是?一百天啊,一百天…… 


                  但是,既然只剩下一百天,那就绝对不要虚度。 

                  “抿罗……抿罗你怎么这么说,大哥……大哥对你……”冯剑年惊讶的抬头看抿罗。 

                  眼前,暮然放大的脸,唇上,猝然增加的温度。 

                  “唔……?”纵然惊,纵然讶,却还是在下一瞬间将抿罗推开了。 

                  “大哥……?”抿罗哑然。 

                  “大哥告诉你,不是想要将你占为己有,大哥只是觉得,这百日之约已然牵扯到你,就该告诉你一声,以免百日之后,你独自伤神。”冯剑年黯然的低沉的却清晰的说。 


                  脊背发凉,是抿罗唯一的感觉。 

                  为什么冯剑年说只剩百日之时都没有感觉这么仓惶的,现在这句话来时,却…… 

                  “大哥你……那你究竟是什么心思?你……你要抿罗如何对你,又如何与你相对?” 

                  冯剑年微微的苦笑:“大哥不想要因为大哥的一时冲动,就断送你一辈子的幸福,大哥希望你陪大哥最后的这一百天,但是,大哥没有说要抿罗……” 


                  “没有说要抿罗怎么?抿罗就不做了么?那抿罗自己的心思呢?”抿罗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这算什么?这究竟算什么?从来没有想过在他娶妻的时候娶表明自己的心思为难他,现在,是他来打破他的平静了,却要他依然装做平静的,那他表明自己的心思算什么?又究竟是为了什么而要说? 


                  “抿罗,抿罗你……” 

                  “既然你什么都想要保持现在的样子,你告诉抿罗你的心思算什么?你这样……你这样…你这样就像买了一个糖葫芦给一个很喜欢吃糖葫芦的孩子,却告诉他,拿着,不准吃!”抿罗一把推开他:“与其如此,你还不如不买,不如就让我望着,远远的,我还可以告诉自己说,因为那不是我的,所以不用想,你这样算什么?你递到我抿罗嘴边来了……你耍我,你拿我开涮啊你,你……你知道不知道你去准备婚礼的时候抿罗一边喝着酒一边想的是什么?”抿罗忽然的将冯剑年的衣领往自己的方向拽过来,一脸危险的问。 


                  “想我来看你…想……”冯剑年的话不是很确定却也已经是很确定的了,但是最后却被打断在抿罗的话里。 

                  “错了,抿罗天天在想,怎么把大哥给吃了,如今,你送到我面前来了,大哥可不要忘了,抿罗好歹也还是个男人!!”抿罗铁铮铮的把话给说完,却在看见冯剑年夸张的表情之后,眼睁睁的看着冯剑年眼瞳中的自己红了脸。 


                  “把我给吃了??”冯剑年狠狠的吞一口口水,这个小小单薄的抿罗,这个看起来纯纯净净的抿罗…… 

                  偏一偏头,咳嗽着打破尴尬着的气氛,然后,红着脸,小小声的说:“或者,怎么着想个办法让大哥把抿罗给吃了……”音量是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在紧紧抿住的唇里。 


                  “呵…呵……呵呵…我说抿罗……抿罗你不要跟大哥开玩笑~”冯剑年不敢相信的睁大着眼,笑的很僵硬。 

                  “谁……谁说我是开玩笑的!”抿罗狠狠的偏回躲开来的脸。 

                  看冯剑年只是愕然的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抿罗牙一咬,宽衣。 

                  “抿罗…抿罗我说抿罗……”赶紧的抓住还没有来得及解开的衣衫,冯剑年终于开始将抿罗的话实质化。 

                  “我不是开玩笑的,你放手!”抿罗坚持的有些固执。 

                  “抿罗,抿罗你听大哥说……”冯剑年可不敢保证抿罗将衣服剥开之后,他可以坚持什么。 

                  抿罗不管了,用力的将冯剑年掀倒在眼前的床上,迅速的,爬上冯剑年的身,麻利的一个跨坐,手一伸,简单的就扯开了冯剑年的衣领前襟。 


                  “抿罗——”冯剑年吼,抿罗扑上来,将他吻住了,小手灵活的窜进衣内,抚摸他梦寐以求的温度。 

                  下一刻,抿罗被推开,很简单的就被冯剑年给翻身压在身下,双手也被往头顶上压制住。 

                  “抿罗,你怎么……你简直胡闹!”冯剑年喘着气,看身下因为方才的挣扎变得衣衫凌乱的抿罗。 

                  “是你说你不相信我的!什么叫胡闹,本来……本来我也想做!”抿罗也是喘息着,却比冯剑年来的急促多了,然后,一双胳膊被压制的紧紧的,想做的事情完全没有办法用力。 


                  看样子,来硬的是不行了。 

                  “什么叫你本来就想做?”冯剑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被气死,手下脚下不禁就加了一份力。 

                  “啊……”抿罗被紧的一痛,委屈的喊:“放手啦,痛死了……”泪花一冒。 

                  看冯剑年的动摇,抿罗心中一动,硬的不行?那就软的好了。 

                  “不做就不做,你放手吧,我被抓的好痛!”抿罗不挣扎了,泄气一般的放松下来。 

                  “你说的,乖乖的,我就放手!” 

                  “我要不听话,你再压住不就好了,放手啦!”这次,不吼了,娇嗔一般的,末了,甩一个嗔怨的眼神。 

                  冯剑年犹豫一番,然后,放手,迅速的坐起身。 

                  抿罗慢慢的爬起身,蹬掉脚上的绣花鞋,慢慢的拂起刚才被压到的脚裸。 

                  “大哥——!”娇滴滴喊一声,伸脚:“看你,把人家弄的!” 

                  看眼前,红红的脚裸,捞到手中,问:“疼不?” 

                  不动还好,一动了来,抿罗冷汗一冒:“呀呀,痛痛~”,试图动一动,没有成功:“好像扭到了!” 

                  看冯剑年紧张的:“别动,我给你看看!” 

                  “不要!”抿罗将自己的脚立马的缩回来,虽然那一下子也是痛的冒汗。 

                  “抿罗,你……” 

                  “除非……你抱我到你怀里!”抿罗看冯剑年为难的脸色:“不然我就让他肿着,我知道你心疼的!” 

                  看冯剑年的犹豫:“大哥,这可是你把抿罗给压的扭到的!” 

                  冯剑年叹一口气,将抿罗抱进怀里,其实,谁都知道抱到怀里了是不太好看脚伤的,但是,抿罗他…… 

                  轻轻的探看伤势,然后,趁抿罗放的轻松,手上一个使力,听怀里就是一声惨叫。再看时,手掌中的脚裸已经正常了。 

                  “很疼么?”抬起抿罗的脸,泪光闪闪。 

                  “你试试,痛死了。”抿罗嗔怨,然后是轻轻的当胸一拳,怎么看怎么想,那一拳都是暧昧的。然后抿罗手一勾,圈在冯剑年的颈上了:“我要吃糖葫芦,你给我吃好不好?” 


                  “抿罗……”冯剑年无奈的…… 

                  “你把我弄的这么痛,你总得拿什么哄我啊?”抿罗小小声的抱怨。 

                  “……那你放手,我给你买去!” 

                  “不要,我就吃你这个糖葫芦!”抿罗说,看冯剑年不言语,软软的音咬在耳边:“那,你让我咬几口!” 

                  冯剑年没有反应,心里紧张的不知道怎么应对。 

                  “你把我弄的这么痛,我只是咬几口,你让我咬啦,就咬几下下啦,好嘛~~~”抿罗说,抿罗讲,抿罗娇滴滴的看冯简为难。 

                  哼……看你撑到几时…… 

                  抿罗眼睛眨眨,手儿一摔,腰身一扭,被子一拽,身子一埋,颤一颤,呜咽传出来。 

                  “抿罗……” 

                  不理。 

                  “抿罗!” 

                  不理就是不理。 

                  “抿罗你不要跟大哥闹脾气啊!”冯剑年知道是将抿罗气到了,寻常的话,方才依他也就好了,不会等到现在来让他生气,但是…… 

                  于是,努力的拽被子。 

                  好久之后,显出一张梨花满面的脸。 

                  “抿罗,大哥知道大哥今天对不住你,伤了你的心……”冯剑年道歉。 

                  抿罗头一偏。 

                  “那……那我让你咬,好不?”冯剑年心里叹气。 

                  “我要咬好多口……”抿罗哭音浓重的说。 

                  “……好!”犹豫之后点头。 

                  “随便咬哪里!” 

                  “……” 

                  抿罗于是再次转过头去。 

                  “……好好,只要你不生气,随便你!”只是咬一咬,是男人就撑过这一遭。 

                  手一伸,将措手不及的冯剑年拽上了床,压在身边。 

                  第一口,不轻不重,咬在颈子上,咬里面,带点腻腻的磨。 

                  问冯剑年什么感觉?气血上涌! 

                  第二口,重重的,咬在肩上。疼,那牙尖齿利的小子。 

                  然后,呼啦一下,上衣被彻底的扯开来。 

                  “抿罗……” 

                  抿罗揉着下颚,哭笑不得的一笑:“咯了牙,我找个好咬的!” 

                  还是那张梨花满面的脸,怎么去阻止? 

                  第三个目标,找好了。结实的胸膛上因为冷气的侵袭而微微绽立的红褐色|乳头。 

                  一口下去,听见冯剑年的一声闷哼。 

                  想要将抿罗捏碎的心情在看见抿罗那张无辜的问着 “痛了,我给你揉揉”的担忧面孔时,散去了。 

                  赶紧的抓住那来揉揉的手,无语问苍天。 

                  抿罗展颜一笑:“不痛的话,我不管了,继续了!” 

                  压住冯剑年的身子摩擦着往下移动,再一口,落在小腹上,结实的小腹及时的收腹了,咬到的,只有一层皮肉,抿罗不乐意的,补上一口,还是没有满意,缓缓的抬起头:“我就要咬这里,不准收腹。”微凉的手掌轻轻的拍过去。 


                  冯剑年的牙在嘴里咬的碎了,最终,还是没有违逆抿罗的意思。 

                  抿罗再咬下去,还是没有咬到,于是,疯了,胡乱的在冯剑年的小腹上啃噬。 

                  “……呜哇,抿罗……”冯剑年想要捧起抿罗的头,好几次的机会一一失败,最终只有狠了心的一把抓住那妖娆的发。 

                  “啊……”抿罗不敢置信的在一片疼痛中抬起头。 

                  “……抿罗,住手!”冯剑年喘息着,重重的说。 

                  抿罗愣愣的想拂顺被抓乱的发,最终抓在那残酷的手上,固执的:“你说好了让我咬的!!” 

                  “你说好了让我咬的……”一把掀开抓他的手,再次的啃上已经被唾液濡湿的小腹。 

                  “抿罗你这祸害!”冯剑年低吼一声,将抿罗双肩一抓,压在了他的身下,下体重重的压上来,腿间,是炙热的欲望,已经硬挺了。 

                  抿罗知道,抿罗记得那是什么感觉,那种忍耐不住的感觉,那夜,那夜,在冯剑年怀里的那一夜,他清清楚楚的记得。 

                  抿罗微微的笑,一种迷蒙的味道,声音轻轻的,诱人迷乱的:“吻我!” 

                  冯简低低的哀鸣:“抿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