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游戏竞技 电子书 >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 >

第27部分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第2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是就算这样,她也依然无法放下人界,因为她知道人类灵魂不灭,她爱的人终究会转世。

    然后再度与她相遇。

    于是她离开了魔界,在人界中寻觅着。

    尽管这个做法如同大海捞针般愚蠢到绝望,但她却怎么也不肯放弃。

    所以在最后,上天终于嘉奖了她的勇气和坚持。

    她再一次见到了那个金色眼睛的骑士。

    而在外界,伴随一声哀嚎,那只似狼似羊的古怪魔兽被刺客砍翻在地。

    刺客将魔兽踹得在地上滚了个圈,到了破窗下的月光中。借着明亮的月光,刺客终于看清了那只魔兽的样子。直到此刻,刺客才能够确定他是真的没有在任何一本图鉴中看过这只魔兽。

    “真知之塔的特产?”刺客俯身看着脚下断气的魔兽,感到有些疑惑。

    它是从哪儿来?就好像只是一个转头的时间,它就悄无声息地冒出来,呲牙裂嘴地扑向了刺客。如果不是刺客这几年干多了这样阴人抹脖子的活,他还真要被这魔兽咬断了脖子。

    不……等等!

    刺客心中突然一沉。

    这样的魔兽……难道只会有一只吗?!

    刺客蓦然转身,这一刻,无数双幽绿色的竖瞳映入眼中。

    “这还真是……”

    他微微偏头望向身后,就像他想的那样,在他背后,无数双幽绿色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包围了他。

    刺客握紧了刀,感到手心微汗。

    “麻烦了!”

    ·

    洛络娅已经不想再看下去了。

    她已经再也不想看到那个已知的结局了。

    她放开了所有的顾忌和束缚,将周身的魔力尽数施放爆裂。但这样剧烈的动静却依然无法得到回应。

    在洛络娅的眼前,曾经的一切依然在她眼前演绎,她看到那两人再度相遇,再一次相爱相知,就像命中注定。但洛络娅更知道,这一切甜蜜心醉的过往,都会结束在她暴露身份的那一天。

    因为她不仅是魔族,更是魔王。

    所以在那一天,一柄长剑结束了一切,他无法背离他的信仰,于是他杀了她,而后死在她的身旁。

    多么讽刺,多么可笑?

    就像是一个永远无法解开的死结,谁都无法逃开。

    无数次的转世,每一次他都会在第一眼爱上她,但每一次他都会杀了她,只因为她是魔王。

    多么可笑?

    多么可笑!

    所以她开始拒绝转世的记忆,拒绝所有的一切。

    她曾经有过希望,有过爱情,有过属于人类的平凡而正常的生活。

    可是她最终拒绝了希望,拒绝了爱情,拒绝了所有的一切。

    因为她是魔王。

    她拥有了近乎无可匹敌的力量,而代价则是她曾经想要的一切。

    无论是希望还是爱情。

    这就是宿命。

    这就是多年来她一次次想要逃脱,却又无法打破的宿命。

    可是她已经知道了啊?

    她早就已经明白,为什么还要将这一切在她眼前展开?

    为什么还要一次次强调这个她无力改变的事实?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洛络娅嘶声喊道。

    “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但洛络娅却没有得到回应,只有恍惚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醒来!”

    “快醒过来!!”

    这是……那个刺客的声音吗?

    这一瞬间,她感到似乎有什么地方的屏障开始薄弱。

    夜色如水,曾经的一幕幕依然在她眼前上演,但古怪的血腥味却飘到了她的鼻尖。

    她“看”到一双双幽绿色的眼靠近了她,向她张开了大嘴,但又在咬到她的前一刻被狠狠打飞。

    她“看”到那个刺客白衣染血,无尽杀戮的气息从他身上飘散,在他转头望来的瞬间就像死神的凝视。

    “喂!魔王!”刺客冲到她的面前,她感到自己被那个刺客粗鲁地提了起来,但那双望来的琥珀色眼睛里却满是焦虑和关切,“你……”

    可他的话却终究没有说完。

    一只潜伏已久的魔兽像影子一般出现在他身后,尖锐的利齿对准了他的脖子。

    “小心!”

    她喊着,但声音却无法传到那个刺客的耳边。

    于是她看到他闷哼一声,鲜血喷溅而出,落在了她的面颊上。

    他反手用刀刺进那偷袭魔兽的眼中,长刀一拉,将它一分为二,然后用最后一分力,将它的尸体一左一右远远砸进魔兽群中。

    血液四溅,所有的魔兽都呼吸一滞,略带胆怯地向后退了一步。

    但他却终于支撑不住,跪坐在地,只有手中的长刀才支撑着他没有倒下。

    “喂,魔王……快醒来吧……”

    他苦笑着,声音微弱了下去。

    “我可没办法再……保护你了……”

    在这一刻,她突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心痛。

    无数被她摒弃的记忆如同混乱的暗流,夺去了她所有的思绪,让她无法呼吸。

    “不要……”

    她听到有人哽咽着。

    “不要离开我……”

    “肖恩!”

    肩膀滚烫,此刻,洛络娅的肩上浮现了与刺客肩上一模一样的印记。

    她慌张地伸手抱住了刺客,甚至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挣脱的幻境。而她只是含泪凝视着他,颤抖着唤他的名字:“肖恩……”

    但是他已经无法再回应她的呼唤了。

    她颤抖着伸手试探他的呼吸:虽然微弱,但却依然在。

    她抱紧了他,全身无法遏制地颤抖着。

    她缓缓抬起了头,而周身原本围绕着的魔兽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胆怯地退远。

    “我不会绕过你们的。”

    她的声音冰冷,眼中是近乎狂乱的愤怒和恨意。

    她抬起了手,如同死神的黑影出现在上空,死亡的恐怖和压力笼罩着整个区域。

    求生的本能充斥在魔兽们的心中,但它们却只能颤抖着匍匐在地,连一声哀鸣都无法发出。

    不知从哪儿的风扬了起来,黑暗之中,唯有一个冰冷的女声道:

    “灵魂收割。”

    作者有话要说:仰望ing00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6…2909:45:24

    感谢妹纸的地雷~抱住亲亲mua~

 第32章 chapter。7

    月色隐没,黑暗笼罩大地。

    当破窗外最后一分月光也湮没了的时候;真知之塔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这一层塔;那双似乎比黑暗更黑的眼睛慢慢闭上。

    “肖恩……”

    恍惚中,肖恩听到有人在他耳畔哽咽着,声音微弱。

    “抱歉……”

    “抱歉……”

    抱歉;离开了你。

    抱歉,不能再陪在你身边。

    在那一瞬间,洛络娅脑中无数思绪纷杂,缠绕在一起。无数她以为她已经遗忘了的过往一幕幕在她眼前闪现,在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这么多年来,她痛苦的根源和缘由。

    她是魔王;而那个人则是她的敌人。

    她放不下她的身份,放不下她的责任,放不下她的爱情……而他也同她一样。所以当责任和爱情冲突时,她和他只能一次次的毁灭和轮回,永远得不到结果,也永远不会得到结果。

    因为世事从来不会让人兼得,因为她放不下,因为她那么贪心。

    她到底要选择什么?

    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啊……

    “我是魔王……”洛络娅露出了一个似哭似笑的表情,“永存于过去现在和未来……独一无二的魔王。”

    她明明早就已经做出了选择了。

    如果她不是魔王就好了。

    如果她只是“洛络娅”就好了。

    如果她一直一直都在肖恩的身边,从来没有苏醒过就好了。

    可是没有如果,她不仅仅是洛络娅,她还是魔王。

    这是她永远无法卸下、也不会卸下的责任。

    洛络娅握紧了肖恩的手,就像曾经那样,他的手如同一个无底深渊贪婪地吞噬着她的力量,而她没有抗拒。

    终于,他的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洛络娅将他的一只手放在肩上,拉着他艰难地站起来。

    她抬起头,视线穿过黑暗,落在不远处的楼梯上,轻声而坚定道:“我们离开这里。”

    ·

    当幻境再也无法困住她时,那些形状各异的魔兽都在她面前成了笑话,对她来说最大的困难反而是怎样将肖恩拖上塔顶。

    因为她赠予的祝福,肖恩免疫了所有的黑暗魔力——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所以洛络娅只能靠自己那算不上大的力量将他拉上塔顶,而在这之前,她从来不知道她能够爆发这么巨大的力量。

    但不管怎么样,在黎明的第一缕曙光透过窗户时,洛络娅才恍然发现那似乎是无尽的阶梯已经走到了尽头。

    走完了?

    这是……塔顶?

    心中的执念蓦然一松,肩上的重量顿时如同千斤,让她再也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嘶……痛痛痛痛……”

    微弱的痛呼响起来,洛络娅一怔,这才发现她竟然摔在了肖恩的身上。

    强忍着一身的酸痛站起来,洛络娅关切道:“你怎么样了?”

    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缓缓睁开,迷茫地眨了眨,突然翻身坐起惊道:“我们上来……嘶……”扯到了伤口,肖恩再度痛呼一声,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动作一滞。

    结痂了?

    肖恩满心疑惑。

    他的身体复原能力的确很强,但是……应该不会强到这个地步才对。发生了什么?

    洛络娅若无其事地移开了目光,道:“这就是塔顶了。”

    她站起来,脚下微微踉跄一下,但又在肖恩察觉到之前挺直了背脊。

    早在他醒来之前,她就已经明白了。

    她不可能跟他走。

    就算她曾经爱过他,但是她已经不再是洛络娅,而是魔王。

    所以……

    就让他当做她已经死了吧。

    藏在袖子下的手用力握紧,然后又强迫自己缓缓松开。

    “这就是塔顶。”洛络娅的目光扫过这空荡而破旧的塔顶,最终落在塔顶中央那一处突兀的平台上,与此同时,肖恩也注意到了这处平台。

    “这个?”

    “或许吧。”

    洛络娅提起裙子,缓步走了过去,在她身后,肖恩却盯着她的步伐,瞳孔一缩,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那是……

    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胸口那钻心的痛却让他狼狈地喘息一声,狼狈地坐回原地。

    “是伤员就好好养伤。”那黑发的魔王微微侧头看他,黑色的眼睛里似乎有心痛,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只是淡淡道,“现在不需要你。”

    他怔怔地看着那黑发魔王,看着她转身继续向前走去,心中翻涌的情绪比加诸于身上的痛楚更为强烈,脱口道:“小络娅。”

    但那黑发的魔王没有回头,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停顿。

    真的是错觉吗?

    真的……不是她吗?

    难道……他真的再也找不到她了吗?

    一口气堵在胸口,他弯下腰,剧烈地咳嗽起来。

    但洛络娅却依然没有回头,就连步伐都不曾变过。

    很久以前,在她仅仅只是人类,只是那个歌者的时候,她无数次告诉自己,她与他是不会有结果的,但是她依然无法遏制地沉迷于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她承认,在那个时候,她是真心爱他,爱到愿意为他抛弃一切;她承认,她从未那样沉迷过一个人的笑容……她爱他,甚至比爱那双金色眼睛的主人更甚。

    对于她来说,那双金色眼睛的主人,是她年少的执念,是她求而不得的爱情。而肖恩……

    他曾经是她的所有。

    他们一同长大,一同哭泣……他们经历过同样的挫折,又曾经抱有同样的希望。

    对曾经的她来说,他是她的朋友,是她的亲人,是她的爱人……他在她身为人类时短暂的生命中留下了贯穿始终的刻痕。

    她怎么能够忘了他?

    可是事情并不是这样简单。

    一个魔王的身份就可以阻挡所有。

    而她也已经做出过选择,那么现在的她就不会后悔。

    她走上平台。

    在她踩上平台的瞬间,她听到头顶响起了轻微的异响。

    一扇门在塔尖处移开,一直笼罩在塔的周身的无形力量轻轻消散,金色的日光从头顶落下,轻柔地为洛络娅镀上一层金光。

    她怔怔地仰起头,直视着那并不耀眼的日光,缓缓松了口气。

    “这就是出口。”

    没有塔的主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