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游戏竞技 电子书 >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 >

第28部分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第2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怔怔地仰起头,直视着那并不耀眼的日光,缓缓松了口气。

    “这就是出口。”

    没有塔的主人,但她却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洛络娅轻轻转过头,凝视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一切都结束了。”

    在这一刻,洛络娅甚至无法分辨这句话究竟是在对着自己还是对着他说。

    但已经不必再探究了。

    可就在这一刻,轰然巨响在两人头顶炸开,木屑纷飞,失去了无形力量保护的真知之塔此刻就像是幼儿一样脆弱而无力。

    洛络娅第一时间布下了阴影结界,但下一刻,她就怔住了。

    巨大的有翼恶魔从天而降,身形遮天蔽日。它踏在那残破穹顶的边缘,在它的爪子触及真知之塔的瞬间,这座巨大的塔都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但这却并不是洛络娅愣住的理由。

    在那巨大的有翼恶魔的头顶,站着一个身形纤弱的少年。

    他的面容娇艳近乎女子,黑色的魔法袍将他的身体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但却只是越发衬得他肤色如雪。但就算这样,他给人的感觉也并非不男不女的妖冶,而是跨越了性别的、纯粹至极的美丽。

    对,只是美丽,除了美丽,洛络娅甚至无法找出第二个词语来形容这个魔族。

    可是,他是谁?

    下一刻,他就从那巨大的有翼恶魔头顶一跃而下,直到快要触及地面时才为自己加持了羽落术,轻飘飘地踩在地面。

    他无视了洛络娅审视的目光,向她单膝跪下,弯下了自己笔直的背脊,轻柔道:“奉长老议院之命,第三十四任阴影之主乔迪·乌特雷德,前来迎接陛下。”

    长老议院,和新任的阴影之主。

    他们终于忍不住了吗?

    在洛络娅冰冷的注视下,这位新任的阴影之主原本直视她面容的双眼慢慢垂下,就连那高傲的头颅也低下来,将致命的后颈暴露在她面前,露出了臣服的姿态。

    但洛络娅知道,这只是一时的。

    不过这至少说明新任的阴影之主十分明智。

    也希望他一直明智下去。

    至于长老议院……

    “走吧。”洛络娅淡淡说道。

    就让她看看长老议院想要做什么吧!

    “等等!”

    突如其来的呼唤从身后传来,洛络娅的背影微不可查地一僵,而后轻轻偏过头,声音冰冷:“你还有事吗?人类。”

    但那刺客却好像全然没有察觉到她话语中的冷漠和拒绝,只是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凝望着她,道:“是你……对不对?”

    “你就是她……对不对?!”

    “回答我!”

    “放肆!”

    乔迪眼中厉光一闪,向刺客举起魔杖,但却瞬间被一柄精巧的飞刀穿过手腕。鲜血四溅,沉重的魔杖咕噜咕噜地滚在地上。乔迪神色一怔,然后涨红了脸,愤怒和耻辱充斥了他青色的眼睛。

    “可恶的人类!”

    他想要暴起,但在对上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时,却似乎是被刀锋狠狠刺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就像方才直视了死神的双眼。

    但那刺客却并没有再看他。

    刺客凝望着黑色的魔王,涩声道:“我只要一个答案。”

    “只要你告诉我答案,不管是什么,我都愿意相信。所以我……”

    “我……请求你……”

    “告诉我。”

    但他却终究没有得到回应。

    黑色的魔王向前走去,狂烈的风在她脚下柔顺地凝聚,将她缓缓托起,飞出了这残破的穹顶,冷漠的声音遥遥传来。

    “走吧。”

    阴影之主不甘地拾起了魔杖,但却不敢违背魔王的命令,而是从手腕拔下那柄飞刀恶狠狠掷在地上,追随着黑色魔王的脚步离去。

    他伫立在原地,凝望着那背影,直到最后一丝阴影都消失在空中时,终于像是抽空了最后一分力气,轰然倒下。

    “洛络娅……”

    他闭上眼。

    “洛络娅……”

    一声呜咽,微不可闻。

    作者有话要说:合扇说从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6…2919:04:16

    谢谢妹纸的地雷喵~>▽<

    抱住么么哒~

 第33章 chapter。8

    魔界深处;在一座巨大的金碧辉煌的宫殿中,一场争执正在进行。

    “陛下她就是这样对待我们的吗?”长长的方桌一个穿着耀眼的金红长袍的老魔族颤巍巍站起来,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拄着拐杖;用力顿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我们听说了她的苏醒;特意前来探望她,她就是这样晾着我们?!”老魔族那双倒三角眼剐向了站在上首空座一端的凯瑟琳;矮小的身躯似乎在此刻散发出强大的气势;但他五指上那花花绿绿的宝石却让在座诸位都忍不住微微侧首。

    一向在魔王面前表现得温柔顺和的凯瑟琳侍女长;此刻依然温柔地微笑着;但目光却是冰冷地注视着那老魔族。“请注意您的言辞;西斯长老。”凯瑟琳道,“我十分理解成为新一任长老的激动心情,但是还请您多一些身为长老的风度。而且就算您是长老,陛下想要怎么样,恐怕也不是您能够质疑的。”

    凯瑟琳的声音婉转而温柔,就像鸟儿的歌声,但她话语的意思却不是那么美了。

    听着凯瑟琳这就差没指着他鼻子骂他小人得志风度全无看不清自己身份的话,老魔族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可就算凯瑟琳的话语难听,在座所有都知道,她说的的确是实话。

    魔界从来都是一个靠实力说话的地方,而实力对于魔族来说最直观的体现就在于年龄和外貌——在同一年龄下,越是看起来年轻美貌的,实力也就越高。

    这几乎已经成为对魔族实力判断的基本守则。

    在这张巨大的长桌上坐下了数十位魔族,每一位的年龄几乎将近一千岁,可是除了那位名为西斯的长老外,其他长老的面容差不多都呈现介于年轻人和中年人的状态,以至于鹤发鸡皮的西斯长老越发显得鸡立鹤群。

    西斯长老显然也十分清楚这一点,于是就越发怒不可遏:“好啊……好,好,这就是你区区一个侍女对待长老的态度吗?”

    “我只是提醒您身为一个长老的本分而已,西斯大人。”凯瑟琳微微一笑,但那笑容落在西斯长老眼中却尽是嘲讽的意味。

    “你——!!”

    “好了。”

    慢吞吞的声音打断了西斯长老的话,一个穿着黑青相间金色纹边的年轻人站起来,漫不经心地看了西斯长老一眼,但就是这一眼,就把西斯长老吓得一缩,“凯瑟琳说得对,你身为一个长老的风度哪儿去了,西斯?可别落得让区区一个侍女都能够笑话你的地步。”

    西斯长老心中一堵,敢怒不敢言地低下头。

    没再看西斯长老,年轻人将目光投向凯瑟琳,突然又话锋一转:“不过凯瑟琳你也是,我们作为长老,再怎么不济也不是你一个侍女能够拦下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对陛下的求见,恐怕你都没有送到陛下手中吧。”

    “陛下现在不方便接见众位长老。”

    年轻人轻笑:“真的吗?”

    凯瑟琳刚想点头,一股巨大的魔压突然出现,带着千钧之势压在她的肩上。在这一瞬间,凯瑟琳感到自己似乎连五脏六腑都揪成了一团,无边的痛楚从身体的每一寸泛出来,让她甚至连自己的呼吸都开始困难。

    “说谎可不是一个好孩子,凯瑟琳。”年轻人笑着,一步步走向凯瑟琳,每向前一步,那施加于凯瑟琳身上的魔压就越凛冽一分。一旁的一个长老看不过眼,起身想要制止,但却在起身的那一刻被他身旁的另一个罕见的身穿铁甲的魔族一拳打倒在地。长桌后的长老们骚动起来,但又立即被更多的长老制止。

    突然,在这一刻,宫门大开,无数身穿铁甲的魔族涌了进来,将长桌后的长老们都围了起来,只为那年轻人留下一条长长的通道,犹如众星拱月。

    这是……

    这是——!

    长老们或惊恐或气愤地瞪着年轻人,就连先前制止骚动的长老们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发展。他们不自觉地向两边慢慢退开,化作泾渭分明的两派。

    其中人数明显较少的一派中,一个中年人模样的长老气得全身都哆嗦起来,“放肆……放肆!”他大喊着,“你这是想要反叛吗?你想要背叛魔族、背叛陛下吗?!兰帕特!”

    而另一派则是神色犹豫,最终保持了沉默。

    很显然,被唤作兰帕特的魔族丝毫没有将那个长老放在心上,甚至连一眼都懒得施舍给他,只是轻轻一挥手,便有人上前捂住那长老的嘴,把他拖了下去。

    一声凄凉的惨叫从宫外传来,剩余的长老们一个哆嗦,原本自傲或愤怒的神情,此刻只剩下了惊恐和惧怕。

    他竟然……他竟然敢在魔王宫前的议会大殿杀了长老?!

    他竟然敢?!

    形势急转直下!

    就连耀武扬威的西斯长老都吓得一屁股坐回椅子上,不住地哆嗦着。

    就算他是最开始发难的那个,但他也从没想到……从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反抗魔王的统治!

    陛下她可是魔王啊……不老不死的魔王啊!兰帕特他怎么敢……

    但兰帕特却完全没有理会这些对他来说不足为惧的长老们,而是走到凯瑟琳面前,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来吧,告诉我吧。”他眼中紫光闪过,声音轻柔而魅惑,似乎还带着情人低语时的缠绵和笑意:“陛下在哪儿?”

    凯瑟琳的双唇颤抖着,原本鲜艳的血色现已褪去。她张了张嘴,鲜血却从她的唇边涌出。

    兰帕特神色大变,触电般缩回手,脸色难看地掏出手帕反反复复地擦着自己的本就干净的手。

    看着兰帕特这气急败坏的样子,凯瑟琳却反而笑了起来:“陛下……就在……魔王宫。”

    兰帕特冷笑一声:“魔王宫?有趣的回答。”

    想到昨天属下传回来的密报,兰帕特冷声道,“不要不识好歹,我最后再问你一次,陛下在哪儿?她又离开魔界了?她又去找那个人类了,对不对?!”

    “这么想知道我在哪儿,为什么不亲自来问我,而是为难我身边的一个侍女?”

    所有人的表情在这一刻凝固,似乎连时间都在这一刻停滞。

    然后轰然炸开。

    天色蓦然黑沉,无尽的风暴卷挟大雪,从宫外汹涌地挤了进来,就像一只无形的巨手,将原本秩序整齐的威武军队扫得七零八落。无尽的威压从四面八方聚集,带着仿佛毁天灭地的威势,衬得方才兰帕特的魔压如同小丑般可笑。

    不轻不重的脚步声由远至近,每一步似乎都踏在众人的心上,让所有人都露出了骇然的表情,连滚带爬地退到了大殿的最深处。

    这就是魔王吗?

    曾经眼高于顶的长老们,在此刻露出了犹如待宰羔羊一般惊慌恐惧的神情。

    这就是……陛下她真正的力量吗?

    不,远远不够。

    脚步声停了下来,所有人都胆战心惊地望向宫门,但空荡荡的宫门却没有一丝影子的存在,直到兰帕特艰难而刺耳的喘息声响起,众人才骇然发现,那黑色的魔王竟然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的身旁!她站在那里,长发柔顺地贴在她火焰般的长裙上,宫内那吹得所有人摇摇欲坠的狂风暴雪对她来说却似乎是发生在另一空间的事。

    黑色的魔王笑着,轻柔地将白皙的手指贴在兰帕特的面颊,但兰帕特却面色青紫,惊恐地卡住自己的脖子,嗓子发出了嘶哑的喘息声。

    “你太让我失望了。”黑色的魔王声音轻柔,但她话语中隐含的怒气,却让所有的长老们不由得一骨碌跪了下去,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我曾经以为,你不过年轻而已。没关系,对于孩子,我一向十分宽容。但……”

    “你不该杀了阿尔特。”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黑色的魔王轻轻捧着兰帕特的脸,轻轻一抬。

    就像是做梦一样,在这一瞬间,大量鲜血喷涌而出,而后被狂风卷起,泼洒了众人满脸。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那无头的尸身轰然倒下,眼睁睁地看着鲜血浸染了地面,眼睁睁地看着那黑发的魔王转过身来,捧着兰帕特的头,向他们嫣然一笑。

    风,不知在什么时候停下。魔力凝聚的大雪也消融干净,不留一丝痕迹。

    但他们却不敢起身。

    甚至连动都不敢一动。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终于回想起关于这位魔王的传说。

    他们都太年轻了。

    是的,就算比起人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