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游戏竞技 电子书 >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 >

第38部分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第3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用力叹气,肖恩头疼道:“我说过了,我是你们的首领,但是这只是暂时的。而最重要的是,在我的安危和猎鹰军团的安危下,你们必须选择保护猎鹰军团而不是我……我们要做的事有很多,而这些事不能因为一两个人的生死就停下脚步,你们明白吗?!”

    这回不仅仅是四人,就连吉欧和奈特的脸上都毫不掩饰地写着“不赞同”三个字。

    是,就像肖恩说的那样,以猎鹰军团现在想要做的事、在他们几乎与整个世界的秩序为敌的时候,个人的生死存亡不能凌驾与所有人的头上,但是有一个人是例外,那就是肖恩。

    猎鹰军团中最重要的人就是肖恩……他才是一切的核心。如果猎鹰军团没有了,那么只要肖恩还在,那么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猎鹰军团;可是如果肖恩死了,那么猎鹰军团就只是一个叛军军团而已。

    不仅仅是吉欧、奈特和暴风小队的五人这样想,就连洛络娅也是保持着一样的态度,但是令人诧异的是肖恩自己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这也是洛络娅无法理解的。

    不过就像肖恩无法说服吉欧他们一样,他们也无法说服肖恩,于是气氛就这样僵持着,直到肖恩认命地值了暴风小队的四人,道:“你们四个,回去后自己领一百军棍!”

    “还有你!”肖恩瞪了吉欧一眼,“身为总联络官,你现在在干什么?如果暴露身份的话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两百军棍!”

    吉欧抽了抽嘴角,觉得对于一个“文官”来说,这简直是要人老命。

    不过他却没有反驳,而是默认下来。

    于是这件事就此揭过,面对这一群虚心认错坚决不改的家伙,肖恩也十分没辙,也只能默默想着什么时候把他们丢回去重新学一遍“思想品德”。

    介绍完彼此,刚好早餐也好了,于是作为他们“老大的女人”的洛络娅淡定地顶着另四人“仰慕”的目光坐下。

    吃过早餐,就在肖恩琢磨着今天该用什么理由骗过洛络娅上街放风时,吉欧却突然开口道:“老大,我带来了一个消息。”

    肖恩心中一凛,没有错过吉欧眼中的凝重:“什么消息?”

    “皇室已经收到西尼尔公爵重伤的消息了。”说到这里,吉欧顿了顿,表情有点微妙,“鉴于老大你在打阿斯金公国把将领几乎杀了个遍的行为,德亚帝国的皇室决定不再任命高级将领,而是直接开始进攻沙黎城。”

    阿斯金公国就是被猎鹰军团灭国的小公国,而它也是德亚皇室的属国,所以德亚帝国的插手理所应当,对于这一点肖恩早有预料,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德亚帝国竟然出了这么一个昏招。

    在这个文化程度普遍不高、有领兵能力的人更是寥寥无几的世界,有将领和没有将领的区别根本就不仅仅是一个名头上的区别而已。

    一个将领就像是一个军队的大脑,就算那个将领再怎么烂,只要稍稍有点能力,那么他就能带领自己的军队轻易击溃一群没有将领的军队,这也是肖恩为什么听闻西尼尔公爵被任命为总指挥官后会拖着受伤的身体也要杀了他的原因:不仅仅是为了让德亚帝国无人可用,更是为了拖延时间,争取拿到跟德亚帝国谈判的机会。

    可是肖恩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德亚帝国竟然会这样恼羞成怒,出了这么一招。

    到了这时,肖恩倒是不知道该笑德亚帝国自视太高,还是该庆幸还好德亚帝国自视太高。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的休假算是结束了。

    肖恩知道,他该奔赴他的战场。

    不过……

    肖恩望向了洛络娅,洛络娅微微笑着,没有说话,只是握住了肖恩的手。

    肖恩紧紧扣住洛络娅的手,目光在眼前七人巡视了一圈,露出了一个略带痞气的笑意:“既然他们执意要来送死,我们怎么能够驳了他们的好意?”

    “回城!”

    作者有话要说:男主帅了这么久,该轮到女主帅了╮( ̄▽ ̄〃)╭

    …

    哑·缄默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7…1622:12:30

    合扇说从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7…1623:48:25

    感谢土豪妹纸们!么么么哒!!

 第44章 chapter。19

    他们登上了一艘环绕大陆航行的商船上;连夜离开;只有南茜与奈特留在了圣阿纳堡。

    就像是上天都在帮助他们那样;这一天无星无月,就连风都沉寂下来。

    登上商船的暴风小队四人和吉欧松了口气;但肖恩和洛络娅却清楚地知道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或许洛络娅知道得更清楚一些,因为在她漫长的生命中已经不知道多少次面对这样的夜晚。

    “先控制船长室;改道沙黎城。”没有再想更多,肖恩快速地下令,脑中努力回想方才惊鸿一瞥的商船平面图。由于这艘船虽冠上商船之名,但旨在游遍大陆;于是货仓基本没有什么货物,看守也很少,所以肖恩直接忽略了货仓和客舱的战斗力。

    但他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们谁会开船?”

    五人齐齐摇头。

    肖恩:“……”

    “算了,”肖恩头疼地按了按额头,“我去船长室开船,你们控制那些水手。洛……希莉娅,你……”

    “我不去了,”洛络娅打断了肖恩的话,微微摇头,脸上没有丝毫异状,微笑道,“你也知道,我是跟不上你们的……不过我会在这里等你们。”

    “可是……”

    轻轻用手覆在肖恩的手臂上,洛络娅柔声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而且,你忘了我是谁了吗?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肖恩犹豫了一下,然后用力握了握洛络娅的手:“在这里等我!”

    目送肖恩领着那五人远去,洛络娅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

    直到确认他们真的无法再看到她,洛络娅终于走动起来。

    她的步伐算不上慢,也算不上快,就像是她曾经漫步在花园的每个清晨。

    她路过了警惕的守卫,路过了酗酒的船客,路过了忙碌的水手……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注意到她,就像是她并不存在于这个时空。

    她知道她骗了肖恩,因为她是魔王,她有千百种方法可以从这些人眼前走过而不被任何人发现。但是她没有跟肖恩离去。

    因为她有她必须要做的事。

    洛络娅走上了甲板,绕开了瞭望台,终于在船尾站定。

    她的目光穿过幽静的黑暗,落在了缀在这艘商船后、没有在船头嵌入任何标识的中型船上。

    ——它来自光明教会。

    尽管它将自己隐没在黑暗中,上面的教会人员也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但是这样粗糙的办法也只不过能够骗骗一般的魔法师或是低等的魔族罢了。对于身为魔王的洛络娅来说,它就像是夜晚突兀出现的太阳一样,刺眼得想要让她忽略都不行——而这也是她暂时离开肖恩的原因。

    他们被盯上了,虽然不知道为何会泄露了行踪,但是他们的确被教会的人盯上了。

    但不管教会的人究竟是想要跟着他们回到沙黎城,还是想要半路发难,洛络娅都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她抬头望了望天空,轻声吟诵几句,于是乌云聚集,隐隐的雷电翻涌。

    毫无征兆地,大雨滂沱而下,剧烈的狂风卷起海浪。

    漆黑的夜晚混合着暴雨的声音,就像是噩梦一般令人恐惧。而那些在空中翻滚着的黑暗魔力,对于中型船上的教会成员来说却比噩梦更为恐怖。

    隐藏在船舱中的教会成员涌上了甲板,惊惧地看着空中凝聚的百年都不曾见过的恐怖魔力,一些心智不够坚定的人甚至生出了绝望之情:这样的魔力,这样的敌人,真的能够战胜吗?

    察觉到属下们心中涌动的暗流和恐惧,领头的红衣主教神色沉了下来,厉声呵斥他们,并反复吟诵着教会的教条,试图激发他们心中的勇气和信念。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无论是勇气还是信念都是基于“可战胜”的情况下,面对这样“非常人”的魔力,这样的激励显然收效甚微。

    好像察觉到了教会众人的窘迫,伴随着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一只略显苍白的手推开舱门,走了出来。

    “圣子阁下!”看到来人,红衣主教不由得失色,快步迎上,急促道,“请务必回到您的房间,您的伤势还没有好!”

    伸手制止了红衣主教的话语,尤兰德仰望着天空的黑暗,握住了手中还在颤抖的圣剑。

    “退下吧,这不是你们可以涉及的领域。”尤兰德灿然的金色眼睛此刻却只有冷酷,“这是我的战场。”

    红衣主教哑然,但心中的不安却越发强烈。

    原本此次就是秘密转移。

    ——在圣子阁下不在教会的这段时间,新老教皇进行了一次“非常正常性”交替,再加上曾经的裁判所第九所副所长的失踪、围剿恶念之主失败而引起的势力洗牌、临近的千年圣战等等……这一切的巧合都导致教会这次由教皇之位的更替而引起的动荡格外剧烈,剧烈到了让身负重伤的圣子阁下不得不连夜绕路赶往圣城以镇压这一次的动荡。

    但……还是被魔族察觉了吗?

    魔族的势力竟然已经在人界渗透到了这个地步吗?

    “不,不是魔族。”不用多想就猜到了红衣主教此刻心中的想法,尤兰德冷静道,“只是魔王而已。”

    魔王?

    魔王!

    红衣主教倒吸一口凉气。

    红衣主教几乎要大声呼喊出来,但是顾忌到周围依然神情忐忑的教会众人,红衣主教深吸口气,低声道:“圣子阁下……你……你确定……真的是……‘他’?”

    千年才会在人界现身一次、还是在圣战临近结束那一刻才会出现的魔王,竟然在此刻出现……这代表着什么?

    红衣主教想不到,也不敢想。

    但是对于尤兰德来说,却显然没有这么多的顾忌。

    无论是对于骑士,还是对于勇者来说,面对敌人只有两种下场:胜利或死亡。

    这是他向着圣剑宣誓时就已经知道的结局,所以他只需要战斗就够了。

    尤兰德抽|出手中的圣剑,磅礴的大雨击打在他的身上,让他尚未愈合的伤口隐隐作痛,但他的脸上却没有流露出分毫痛苦。他凝视着空中的乌云和暴雨,就像是透过那狂烈的魔力看到了藏在魔力之后的属于魔王的脸。

    自他成为骑士,成为圣子时,他就被告知了属于他的使命,又或是命运——击败魔王!

    那是他一生的敌人,但在这一天之前,魔王却只存在于他的假象之中。

    但是命运终究是不可违逆的……他们终于要见面了!

    这一刻,尤兰德的心中升起了无法抑制的兴奋,就连隐隐作痛的伤口都险些无法唤回他那属于战士的战意。

    但他好歹还残存着最后的理智,于是他斩钉截铁地下令,道:“放下小船,我要前进,而你们掉头离开这片海域,立刻!”

    红衣主教心中的不安成真,他着急道:“可是……”

    “这是命令!”

    暴雨中,这位事实上还十分年轻的红衣主教看不清尤兰德的表情。他感到自己全身的血液似乎都涌到了头上,他想要大声反驳这位丝毫不珍惜自己生命、任意妄为的圣子阁下,但最终他只听到自己干涩的声音说道:“是的,阁下。”

    逃生用的小船被放了下来,尤兰德拒绝了红衣主教的陪同,独自登上小船,划向了那片已经变得恐怖的海域。

    而就像是命中注定那样,洛络娅也悄无声息地放下一条小船,离开了那艘商船。

    在洛络娅的预想中,肖恩他们控制船队事实上要不了多久——十分钟已经够他们发挥了。但她却不会让他们有时间回头来找她,于是她迎来了狂风和暴雨,再加上海浪,想必他们此刻已经是焦头烂额,无法分心在她的身上了。

    不过保险起见,她还是在船上留下了一个幻影。这个幻影虽然无法骗过对黑暗魔力感应强烈的教会,还有对魔力感应强烈的魔法师,但是对于骗过肖恩等完全没有魔力的战士还是绰绰有余的。

    洛络娅这样想着,于是安心地放下船只,迎向了身后的尤兰德。

    就像尤兰德一眼就看出了这样的魔力属于“魔王”,洛络娅当然也能够一眼看出这样的圣力属于“勇者”。区别只在于尤兰德不知道那所谓的“魔王”究竟是谁,但洛络娅却很清楚地知道那“勇者”是谁。

    这是一场公平的战斗,因为他们想要杀死对方的心理同样强烈;但这又并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因为洛络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