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游戏竞技 电子书 >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 >

第39部分

(西幻)玫瑰誓约+1番外 作者:幕琅(晋江vip2014-08-17完结)-第3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是一场公平的战斗,因为他们想要杀死对方的心理同样强烈;但这又并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因为洛络娅清楚地知道在尤兰德的心中“希莉娅”占据的比例究竟又多大。

    或许“希莉娅”和“魔王”这两个截然不同的身份仅仅只能够让尤兰德失神一会儿,但是在他们的战斗中,一瞬间的失神就已经能够奠定胜负。

    可是洛络娅却并不像利用这个身份:这是她身为“魔王”和身为人类“希莉娅”的骄傲。

    在剧烈的风暴和海浪中,宿命的敌人和摆脱了宿命的恋人站在在风浪中摇曳的小舟中,迎向了他们命中的战斗。

    不管这一次的结局是什么,似乎都与以往的圣战没有任何不同:无论谁胜谁负,这一次的千年圣战都不会延缓它的开始,也不会轻易终结。

    但事实上,那个意外的确出现了。

    从这场谁都没有预料到的风暴开始,肖恩的心中就充斥着毫无来源的不安。在他的前半生,他从来没有相信过所谓的预感,但是自从他来到这个“非科学”的世界,他就再也没有忽略过他的预感。

    而事实也一次次证明他是对的。

    思考了三秒的时间,肖恩果断踹醒吓晕过去的大副,把船舵交给大副。肖恩相信,就算是为了大副他自己的小命,他也会使劲浑身解数离开这片暴风雨的区域的。

    于是肖恩安心地满船查看情况,路过了被控制的瞭望台、战战兢兢的水手们、慌乱的客舱……在确定了吉欧和暴风小队一个不少后,肖恩的心却荡到了最低谷。

    既然不是他们的问题,那么……难道是……

    他奔到船舱底部,推开了货仓的门,在那一刻,他看到那张熟悉的脸转过来,向他露出熟悉的笑容。

    但肖恩脸上的笑容却终于彻底消失不见。

    因为他很清楚地看到眼前“人”的头上写着六个大字——幻影·非生命体。

    这双眼睛是他能够在少年那般狂妄的时期逃过无数追杀和欺骗的凭据,它从没骗过他,而他也从没怀疑过它。

    所以……

    洛络娅离开了。

    她离开了……

    她离开了?!

    甚至来不及想洛络娅为什么会离开,肖恩奔上甲板,跳上瞭望塔极力远眺,但是黑暗和暴风雨阻隔了他的视线。

    洛络娅在哪儿?!

    肖恩心中的焦虑像是满溢的水,焦躁不安忐忑充斥,让他几乎无法冷静。

    理智告诉他作为魔王的洛络娅根本轮不到他来担心,但是情感却无法受到理智的控制,在他的脑中一遍遍地回放十年前的那一场告别。

    魔王不会死……但是他会。

    他已经等了她十年,他或许能够再等她十年、二十年……但是或许等不到三十年了。

    因为他是人类,他会老,也会死。或许死于战场,又或许死于旧伤……谁知道呢?

    已经在生死徘徊过多次的肖恩当然不怕死,但是他怕就算到了他死也无法再见到他爱的人——生与死的距离,这是他唯一一个就算再努力也无法跨过的鸿沟。

    所以他不会让这样的鸿沟出现,至少不能在他想到办法之前出现。

    肖恩沉吟一会儿,从空间戒指拿出一张名为“生命搜索”的五级魔法卷轴,轻轻撕开。

    绘制在卷轴皮上的魔纹在撕开的瞬间亮了起来,与此同时,在肖恩的眼中,他清晰地“看”到了船上发着红光的人类还有船外被海浪推来拉去的发着绿光的鱼类……所有来自实物和黑暗的阻隔都在这张卷轴的威力下化作虚无。

    肖恩的目光在船上扫视一圈,就像他所想的那样,船上并没有洛络娅的踪迹,他抬头,目光放远,巡视一圈,终于在船只的西南端发现了一些属于人类的红光。

    有人跟在头后!

    肖恩突然发觉到这一点,而也是在这一刻,耀眼的金光撕破了黑暗。

    肖恩心中一沉,失声道:“洛络娅!”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作者君为什么卡文,因为作者君是个强迫症,比如说第一卷是十章,第二卷是十五章,那么第三卷一定要在二十章结束,于是结果是作者君花了一天来调大纲( ̄▽ ̄〃)

    咳咳

    …

    哑·缄默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7…1722:25:47

    感谢妹纸的地雷mua~

 第45章 chapter。20

    这是属于魔王和勇者的战场。

    狂风骤起;乌云聚集,海浪涌动呼啸的声音在黑夜下就像是最深层的噩梦。

    但这样对普通人来说足以致死的环境;对于尤兰德来说,只是对他的行动造成了一定的阻碍罢了,而对于魔王……这本就是洛络娅所引起的一切;她又怎么会恐惧?

    更何况洛络娅也从没有寄希望能够只凭这样的海浪和暴雨就杀死尤兰德——她在逼尤兰德弃船!

    就像洛络娅想的那样;面对这样的恶劣天气,尤兰德脚下的小船完全无法靠近位于风暴中心的洛络娅。在手忙脚乱地一边躲开那些层出不穷的魔法;一边还要在摇摇晃晃的小舟上稳住自己的身形并试图靠近。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尤兰德几乎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劣境:如果想要靠近魔王就必定要弃船依靠斗气飞起来,但是这样做对斗气消耗巨大,他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但如果不弃船,他甚至都无法接近魔王!

    所以他必须弃船!

    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魔王的目的!是一个让他不得不向下跳的阳谋!

    可是尤兰德心中却没有丝毫不满,反而涌上了棋逢对手的喜悦,对于接下来会遇到的战斗更加期待起来。

    没有再多想,尤兰德抽|出圣剑,长剑一振,无尽的金光像火焰燃起,在这黑暗的风暴之夜就像冉冉升起的太阳一般耀眼。他大喝一声,飞了起来,长剑劈开了狂风暴雨,袭向了风暴中心。

    站在风暴中心的魔王抬头看他,狂风吹开了“他”的衣袍,“他”从黑袍下探出一只苍白得不像话的手,指尖遥遥指向了尤兰德。在这一刻,天地变色,就连暴雨都停滞了一瞬间。巨大的裂缝从空中出现,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将天空慢慢撕裂,邪恶阴冷的气息从裂缝中渗了出来。

    深渊召唤!

    尤兰德神色剧变。他怎么也没想到,魔王竟然这样不管不顾,在战斗的最初就使用了这样一个大范围的攻击魔法。

    森冷的杀机笼罩了整个海域,狂烈的风暴让尤兰德无法接近魔王,上空逐渐撕开的裂缝更是让尤兰德如芒在背。尤兰德心念电转,最终咬牙握紧了手中的圣剑,想要折身封住上空扩大的裂缝,但就在这一刻,空中扩大的裂缝突然停止了,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只有风雨依旧。

    尤兰德蓦然转头,视线如同刀锋刺破黑夜。

    在他视线的尽头,黑衣魔王的身影晃了晃,一头栽了下去,没入了漆黑的水面。在那一刻,她的兜帽被风吹落,露出了那一张尤兰德朝思暮想了整整十年的面容。

    尤兰德如同雷殛,僵立在空中,眼中一片空茫。

    天地茫茫,在这一瞬间,无数的、不知道发生在多么遥远的时间的记忆翻涌出来,在他眼前一幕幕闪现。

    他看到他无数次与那人相遇,无数次拦住那人的脚步,无数次对上那双含笑的眼睛,无数次跟她羞涩而忐忑地表白,而后又无数次地用手中的圣剑没入那人的身体。

    他的肩膀颤抖起来,他张开嘴,竭力想要说着什么。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不是……我……我只是……’

    金色的斗气剧烈地波动起来,慢慢稀薄,但尤兰德却全然未觉,只是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

    ‘是……你?’

    ‘是我。’

    那双耀眼得从不曾染过尘埃的眼睛在风暴中黯淡了下来,就像是被雨打湿。他慢慢闭上眼,所有的力气都在这一刻被尽数抽空,从空中落了下去,沉入海中。

    ‘我爱你。’

    ‘是吗?’

    海水从四面八方涌来,那样冰冷的感觉就如同他此刻的心情。

    他闭上眼,他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轻笑,声音喑哑。

    ‘我不恨你。’

    ‘因为我不会再爱你了。’

    在这一刻,他痛苦得无法自抑。

    他挣扎出海面,在水中浮沉着。他惶然环顾四周,前后尽是黑暗,他终于开口,呼唤那一个只有在最初他们都只是人类时才呼唤过的名字。

    “洛络娅!”

    “洛络娅!你在哪儿?!”

    ·

    当冰冷的海水灌入衣袍时,洛络娅的神智有一瞬间的模糊。

    她想要挣扎出海面,但她只是伸出手来,慢慢覆上了自己的小腹。

    她从未想过,一个猝不及防的生命会在这样的时间以这样的方式提醒它的到来和存在。而在这之前,她甚至从未想过她还会怀孕——这是真正的、超出她预想的情况。

    不像十年前她还只是一个人类时的一知半解,此刻身为魔王的洛络娅十分清楚魔族和人类结合能够得到孩子的可能是多么低,低得近乎堪称奇迹。

    她曾经怀孕过,在她还是人类的时候。

    虽然那个时候她的魔力被抽空,惶恐和忐忑充斥身为人类的她的心中,让她每天都惊恐不安,害怕她生出的是一个魔族和人类的混血儿,从而遭到两方的排斥,但是事实上那只是记忆还不完全的她的庸人自扰罢了——那个孩子的的确确是人类,因为那个时候的她也是人类。

    那个孩子的消失,洛络娅并非没有遗憾,毕竟那是她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或许是唯一一个孩子,但是这样的遗憾也并没有多少,因为她心中放下了太多的东西。

    千年圣战,魔族与人类的争端,魔族自身的内乱,和源于魔族最本源的致命缺陷……这一切的烦扰,和本身对于情感的缺乏都让她无暇去想那个在她腹中呆了短短几月的孩子,就算它可能会是她生命中仅有一次的存在。

    可是就在她已经不再抱有希望的时候,它又再次到来了。

    如果能够让她早一刻知道它的存在,那么她一定不会这样以身犯险,她一定会选择一个更为柔和的方式。但是……

    洛络娅在黑暗的海水中闭上眼,无数纷杂的思绪占据了她的脑中,但她只是一点点攥紧了藏在衣袍内的匕首。

    它来得并不是时候。

    圣战即将来临,而她不能为了它而忽略自己的安危。

    在怀孕的那段时间,身为魔王的她力量几乎会被腹中的孩子抽空,以孕育婴儿。

    魔族与人类最根本的区别,就是人类由血肉孕育,而魔族由黑暗魔力凝成。那么尽管腹中的孩子只有一半的魔族血脉,它也会贪婪地抽取她身上所有的魔力来凝成自己的身体。

    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失去力量。

    因为她不仅仅是洛络娅,还是魔王。

    此刻魔族内忧外患,她甚至不知道如果留下这个孩子后在她怀孕的这段时间又要如何保护自己和腹中的孩子。

    所以……

    抱歉。

    洛络娅睁开眼,黑色的眼中只有冷静。

    遗憾吗?

    当然。

    难过吗?

    当然。

    后悔吗?

    从不。

    她抽|出了匕首,但就在这一刻,一只手破开了黑暗的水面,在她猝不及防下拉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出了那冰冷的黑暗。

    暴雨依旧,洛络娅睁开眼,就像是再度重回人世。

    雨水沾染了她的视线,她看到那个熟悉的人用从未用过的惊怒交加的表情看着她,而那双扣在她肩上的手更是几乎要将她的骨头拧断。

    “你不是魔王吗?为什么会这样?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要死在海里?!”风雨打湿了肖恩黑色的短发,他用洛络娅从未见过的表情气急败坏地说着,但捏紧她肩膀的手指却忍不住地颤抖。他深吸了一口气,他还想要再说些什么,但他最终只是将洛络娅拥入怀中,哽咽道:“不要在这样了……不要再离开我了,洛络娅……”

    洛络娅颤抖着伸出手,抱住了肖恩,手中的匕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重如千钧,让她再也无法握紧,无声落入海中。

    “我……没有……”洛络娅心中涌上了说不出的酸涩。她闭了闭眼,慢慢将头靠在肖恩的怀中,“肖恩……”她突然哽咽起来,但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如此难过,“肖恩……肖恩……”

    她喃喃着,只是无意义地呼唤着肖恩的名字,但肖恩却一次又一次地回应她。

    “我在。”肖恩摸着洛络娅被海水浸湿的长发,“我在这里。”

    但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