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重生之大科学家 >

第87部分

重生之大科学家-第87部分

小说: 重生之大科学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梁启超要捎的东西,除了信件、物品之外,最多的是稿件。前文说过,他在横滨创办了《新民丛报》,每月发行两期,作为主编和最重要的撰稿人,每期怎么能少得了他的文章呢?这时候可没有qq、电子邮件来传送,也没有使命必达的联邦快递。次日到达的飞机?现在莱特兄弟正在玩模型呢

    即便是在美国,如果想给日本寄稿件,也只能先交到邮局,邮局再交给海上来回漂的邮轮,邮轮靠岸再转给邮局,邮局分拣之后再依靠人力送达。既然如此麻烦,还不如直接找熟人捎去呢,省时省力又省钱

    见友人如此信任,孙元起自然满口应允。

    一路无话。轮船在海上漂了近二十日,终于到达日本横滨。孙元起牢记嘱托,趁着靠岸休息的时间,下船把东西送到报馆。有心不带惹祸包刘斌,可同行没有一个会说日语的,又确实非常不便。只好勉强带上刘斌,路上不知警告了他多少遍,刘斌只好答应做回闷嘴葫芦。

    到了报社所在的山下町152番,按了好久门铃,马君武才出来开门。见是孙元起送来梁启超的稿件,马君武大喜,连忙把师生二人让进屋里。

    相比上次的喧嚣,屋里明显安静许多。坐了片刻,几乎没有听见任何人声。孙元起心中生疑:“君武,你们报馆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哪些学生呢?是不是朝廷的探子来过?”

    马君武放下手中的茶杯:“您是问教育会的学生吧?不少字他们有些回国了,没有回国的也准备到东北去,配合日军作战,所以散了。”…;

    “去东北,配合日军作战?”孙元起惊讶到目瞪口呆。如果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搞个投票,选举最痛恨的国家,日本绝对名列榜首。——注意,是痛恨,不是讨厌,否则谁能与泡菜国争锋?——配合日军作战?那不就是汉奸么

    然而刘斌并无反常,马君武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沙俄不是在庚子年强占了我东北么?在国际社会的干涉下,本来在今年应该退兵的,结果沙俄出尔反尔。据可靠消息,日本准备和沙俄在东北开战,所以教育会的部分学生准备提前到东北,发动民众,配合日军作战,给沙俄侵略者一个狠狠的教训”

    孙元起大为不解:“日本与沙俄作战,同样也是觊觎我东北,为何我们要配合他们?好比蒋门神和西门庆抢夺潘金莲,”

    这时,坐在一旁的刘斌低声嘀咕道:“蒋门神和潘金莲可没有任何关系。”

    “我说的是:好、比”孙元起堵上了刘斌的嘴,继续说道,“好比蒋门神和西门庆抢夺潘金莲,武大郎却自告奋勇去帮蒋门神。这不是荒天下之大谬、滑天下之大稽么?”

    马君武奇道:“这怎么能一样呢?”

    “怎么不一样?沙俄占了我北方大片领土,可是日本也割据了我琉球、台湾及澎湖列岛,不仅如此,还让我们赔偿军费2亿3千万两白银。现在他们都是图谋我东北,怎么就不一样了?”孙元起诘责道。

    马君武有些词穷,旋即辩解道:“台湾乃是弹丸之地,得失原本无关大局。日本与我国乃是同文同种的兄弟之邦,偶有纷争,无伤大雅。那沙俄乃是外人异种,自康熙年间以来就蚕食我国土,亡我之心不死,自然和日本不痛。《左传》中有一句说得好,‘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我们现在联日拒俄,就是共御外侮”

    孙元起惊呆了:中国留日学生居然是这种思想

    然而更可怕的是,马君武的这种想法,居然在当时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国人的基本想法

    比如联日拒俄,在1904到1905年的日俄战争中,中国虽然宣称中立,但从官方到民间都充满了“联日拒俄”的呼声,日军也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以“长白侠士”、“辽海义民”之类名义撰写檄文,在东北秘密张贴散发,号召民众助日抗俄。日军参谋本部更是派遣曾做过北洋军教官的青木宣纯大佐,以使馆副武官的身份紧急来华,与袁世凯面商日中联合组织情报机构和招募东北“马贼”等事宜。袁世凯从北洋军中挑选数十名毕业于测绘学堂等军事学校的精干士官,与日军组成了联合侦探队。这其中就有后来大名鼎鼎的“秀才丘八”吴佩孚。镇守“中立区”的直隶提督马玉昆是甲午战争中的抗日英雄,此时也全面配合日军,为日军的敌后游击队“特别任务班”提供了大量军火和经费,特别任务班成员甚至能在危急时遁入清军兵营获得庇护。马玉昆还曾经秘密协助日军招募马贼,组建所谓的“正义军”,直到后来关东军和伪满洲国政府对此进行公开表彰和纪念才揭密。“**先锋”孙中山和秋瑾等人,听到日军的捷报时都欢呼雀跃。脍炙人口的诗句“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就是鉴湖女侠写来讴歌日军的。

    比如中日是同文同种的兄弟之邦。民国时期,很多政府官员都是留日学生,对于一衣带水的日本抱有深切的信赖依恋之情,骨子里认为“中日提携,东亚共荣”是理所当然的。比如“伟大的无产阶级的文学家、思想家、**家”鲁迅,在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占领东三省之后,还写诗道:“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比如中国故土。虽然不是大多数,但确实有不少人认为中国固有领土只有直隶、江苏、安徽、山西、山东、河南、陕西、甘肃、浙江、江西、湖北、湖南、四川、福建、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十八省区,外蒙、东北、西北、藏区、台湾并非华夏故土,虽然他们比琉球、朝鲜、暹罗、安南、廓尔喀这些藩属重要得多,可在特定条件下也是可以放弃的。毫无疑问,这种思想是极端错误的,一寸河山一寸血,中华尺寸之地都不能让人——不过由此也能看出秦始皇的伟大,这十八省区几乎和秦朝的疆域重合。

    听到马君武的话,孙元起气得笑了起来:“台湾得失,无关大局?中日友善,兄弟之邦?笑话你提到康熙年间沙俄侵略,你怎么不提明代的倭寇啊?告诉你,如果你一直抱着这种想法,三十年后,必是汉奸”

    说罢起身:“吉甫,我们走”跟马君武招呼也不打一声,径自走了出去。

    刘斌也连忙站起来,说道:“这回来,我啥也没说啊,以后报馆被烧、被查封,可不关我的事儿”说完,随着孙元起出门去了。

    回到船上,那口郁曲之气在胸腹间徘徊,始终排解不去,让孙元起觉得烦闷无比。托尼已经下船,开始筹备他的jbc去了,只有刘斌一人在边上,除此更无旁人。只好和刘斌聊天:“吉甫,你说在英、法、德、俄、日、美等列强中,哪些是可以倚借的?哪些是需要提防的?还有哪些是死敌呢?”

    刘斌歪着脑袋想了下,答道:“先生,我觉得可以倚借日、美,提防法、德,死敌是英、俄”

    孙元起摇摇头,不说话。

    “那先生的答案是什么?”刘斌问。

    “我的答案?”孙元起说道,“我的答案和你的不太一样。我觉得,可以倚借是美国、德国、法国,需要提防的是英国,而日本、沙俄则是死敌。”

    “为什么?”刘斌有些奇怪。

    孙元起分析道:“美国这个国家,对于别国的领土不太感兴趣,相对来说,它更喜欢利益、资源以及它自己认为的‘正义’。从这个角度来说,它和中国冲突不大。德国在欧洲一直希望与英、法抗衡,也希望在亚洲培养一个盟友牵扯英、法,很多时候,它对中国比较中意。法国虽然现在占据了越南一带,但只能止步于此,它们喜欢浪漫悠闲的国民性格,决定它不会称霸世界。所以说,这三个国家是可以倚借的。

    “至于英国,一方面它与沙俄在中亚和其他国际事务上有冲突,另一方面它又想染指中国的领土,尤其是藏区。所以,它需要提防。

    “至于沙俄,与我国接壤,时时蚕食我领土,不用多说,自然是死敌。为什么日本也是呢?因为日本素来就有通过朝鲜半岛侵略中国的野心。现在朝鲜已经被它吞并,下一步必然出兵东三省,进而是华北,直至全国。如果说沙俄是一次又一次地从我们手中夺走零钱,那么日本则是伪装亲善,骗取我们信任,最后直接夺走我们的钱包

    “假如这六个国家都用罪犯来譬喻的话,那么美国是诈骗犯,德国是纵火犯,英国、法国是抢劫犯,俄国是抢劫杀人犯,而日本,则是抢劫杀人**犯”

    。,

七十七、春水新生不满塘

    ;

    刘斌听完,说道:”先生,您说的也许是对的,但事有轻重缓急,两害相侵取其轻!日本确实有吞并东北、华北、乃至整个中国的野心,可是现在仅仅是野心而已。可是现在沙俄侵占我东北、杀戳我子民,已经是血淋淋的事实。如不采取行动,东北万里山林、千顷沃土就非我所有了!联日拒俄好比是引狼驱虎,现在狼弱些,我们自然要帮狼,让他们势均力敌。最好是让他们两败俱伤,我们才好坐收渔翁之利。

    孙元起心道:你可知道,老虎吃羊,饿了才杀,一次一头;野狼吃羊,饱后虐杀,一次一群啊!你 们引狼驱虎的结果,完全是”决江海以救焚,焚救而溺至;饮鸩酒以止渴,渴止而身亡”。

    但孙元起保持了沉默;没有再说什么。刘斌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中日此次联合,属于”明知不是伴 。事急且相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好比癌症晩期的病人;只要有一丝渺茫的希望,就会不惜付出全 部家当,至于明日会不会饿死、冻死?那总得先熬过今天再说吧!

    这个结果,比刚才马君武的答案更让人憋屈。在横滨至天津的航行中,孙元起常常为此中夜不寐, 披衣起坐,不止一次地问自己:你能做什么?你能为国家做什么?

    上了岸;看见天津街头依旧熙熙攘攘;一片歌舞升平。到了北京,繁华更胜,小贩们叫卖声争奇斗 艳千啭百回,读书人施施然摇着纸扇漫步街头,几个八旗子弟提溜鸟笼说着闲话,浑似不知大清龙兴之 地已被他人据为己有。在他们眼里,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烦恼事!

    师生二人雇上几辆大车,拖着在国外采购的设备图书,直奔城外的经世大学。

    新学年,经世大学又招收了一届学生。附属中小学也有了些名声,不少开明士绅托人把子弟送来学校就读。张元济按照孙元起的意思。对于这类学生是来者不拒。

    但凡能大老远把孩子送来读书的,家里都比较殷实。父母兄长怕孩子在学校有个三长两短,少不得 在校外租个房子、雇个佣人保姆什么的,日常好有个照应。便是那些家境不太富裕的大学生,凭着奖学金、助学金,每月也能到校外打个牙祭。在“学生经济”的刺激下,咅种小商铺在校外官道旁应运而生。 那个位置;本来最先是山东籍校工搭窝棚的地方,后来大家有了积蓄;相继盖起了小院儿。去年。 老赵又从京城领了一大批人过来,那些人效法先辈,在稍远些地方也搭起了窝棚。就这样,百十户人家 ;再加上一二十家商铺。围着官道居然就形成了个小集镇。

    马车要驶进校门的时候;早有保安拦住。那群保安都认识孙元起,见孙元起走出来,连忙敬礼请安 。自有人招呼搬运东西。孙元起特赦了刘斌,那小子顿时像出笼鸟、脱辕驹一般,撒开脚丫子就往校园 里跑,分分钟就没了踪影,

    孙元起冲保安们摆摆手,自己一个人朝校园里走去。眼看着绿地上的捐赠石碑又多出一块,想来这 段时间又有不少人慷慨解囊吧。不过自从在上面看到袁世凯的名字之后,孙元起觉得,神马都是浮云!哪怕上面出现伊藤博文、饭岛爱,也不会觉得吃惊。

    过了风雨桥;迎面看到操场上有一个班级在踢正步。孙元起有些惊异:按照道理,为期一个月的入 学军训应该在九月底就结束了,现在都十月初了,怎么还有在军训的?

    人家在训练,自然不好打扰,却见远处树荫下坐着两人,其中一个居然是王阊运,连忙上前行礼

    本年年初的时候,学校接到王阊运的书信。信中只有寥寥几句:”王某前时冗事缠身,接诵大函, 未能及时奉答,愧甚愧甚!幸年来身体康健,手足轻便,偷得闲暇。或可外出访友。值此新春,祝诸君 大安。”看看人家,什么话都没说,可什么话都说了。想表达的意思一清二楚。

    孙元起不知道这位大牛突然抽什么疯,时隔一年有半。还能想到以前的邀请。不过人家既然长了牛头,自然有资格耍大牌。大牛既然要来;怎么也没有把人往门外推的道理。按照蔡元培的说法:”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