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 >

第87部分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第8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就是,嫂子你就买地吧,今年俺家可是又买了六亩地。这粮食可是多收了不少。”刘氏也劝着。

    “中啊,那俺过完年先买上亩地,等往后银钱多了再盖院子,过着过着俺们家也就成地主了。”秦氏说的好笑,脸上的带着向往的神色。

    “恩,等往后银钱多了,盖个院子,好给轩子说个媳妇。”邱氏看了眼陈轩,这娃长的不错,又肯干,往后得给他张罗个好媳妇。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墨金上门

    邱氏的话落地,陈轩的脸腾的一下红了,墨梅的脸也有些红。她已经十四了,也差不多到了说亲的年纪,心里有那么一些懵懂的想法。此刻听人议论陈轩的婚事,她竟然觉得心头有些慌乱。

    墨兰是个人精,眼睛一直瞄着众人的表情,见此情景,心里暗道:难道姐和陈轩二人有意思?这样也不错啊。程宵家里人口简单,他娘也是个好相处的。陈轩人忠厚肯干,姐嫁过去肯定错不了。不过姐现在还小,等两年再说吧,现在说破了,反倒是不好相处。

    “中啊,那我可擎等着妹子给俺轩儿介绍媳妇了。”秦氏笑的开心,她说话比原来土了不少,不过听着更让人舒服。

    众人哈哈的笑着,直到半夜才散去。

    初一早上兴吃饺子,这边邱氏刚煮好了饺子,那边墨金上门了。

    他的腿有些拐,背也有些驼了,看上去显得比墨全还要老。

    “二爷爷,快炕上坐,冷不?快暖和暖和。”墨兰帮墨金拍打身上的积雪。此刻外面飘着雪呢,不知道二爷爷来有啥事。

    “兰丫头不忙了,这雪没事,过下就化了,来,这是二爷爷给你的压岁钱,可别嫌少。”墨金笑的很和蔼,从怀里拿出个红封递给了墨兰。

    墨兰想了下,没有推辞,接了过来,甜甜的一笑说道:“谢谢二爷爷,祝二爷爷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墨兰不管红封里有多少钱,这是二爷爷的一份心意,她收下了。

    墨金呵呵笑着,然后又给二郎,墨梅,小三儿各一份红封。

    众人谢过了墨金。摆好了桌子,让着墨金一起吃。

    墨金也不客气,和众人一起吃着饺子。

    桌子上除了饺子,大蒜,还有烧酒,俗话说:饺子就酒,越喝越有。图个吉利,过年的时间男人一般都会在吃饺子的时间喝点烧酒。

    “嫂子这酸菜馅的饺子就是包的好吃,往年过年,嫂子总的练点油梭子。剁碎了,合到饺子馅里,吃起来那个香啊。”墨金吃了口饺子。想起了没有分家以前的日子。

    “是啊,冬日啥饺子也没酸菜馅饺子好吃,金,啥时想吃就过来,嫂子给你包。”王氏嘴里说着。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恩。我不跟嫂子客气。”墨金说完眼泪吧嗒掉了下来,他急忙拿袖子擦了擦,又笑着吃起了饺子。

    吃完后众人开始唠起磕来,要说这墨金今个过来还真是没啥事。他上次摔断腿的那些日子里,大房这边是天天送汤送吃的,他都记在了心里。相反自家的那些。他一想起心里就不是滋味。

    冯氏伺候他,是天天摔摔打打,儿媳妇压根不管。除了做几顿饭外,是啥也不理。墨长生还是整日的不着家,他卧床的那段日子地里的庄稼没人伺候,家里卖得就剩了三亩地,就那也没人肯管。粮食荒废了大半。

    大郎整天不是吃就是玩,压根就没问过他。连腿还疼不疼的话,都没说过。墨菊倒常看他,只是那娃心思重,不说话,都不知道心里整天在想啥。

    墨金心凉了,他心里恨自己,怨自己,都是自己纵容了家人,才让家落到如此田地,可现在他在家里没话语权,没一个人肯听自己的。

    腿能下地后,他拖着腿进山去捡塔子和山核桃,家里原来卖参多的二十两银子让长生输了不少,剩下的也让崔氏祸害完了,眼瞅着家里又吃不上饭了,他不做不行啊。

    这些东西他托人卖给他大哥家,他没脸来,不要钱家里那些口都等着吃饭,要钱他没脸啊。

    偷偷的他一次留下一两文的藏起来,过年了,他这个做二爷爷的咋也得给娃几个压岁钱啊。

    所以一大早他厚着脸皮来了,他喜欢大哥家,暖和,家里没有争吵,让人打心里舒服,哪像自己家。一刻也让人呆不下去。

    “金啊,今年东西准备的多,一会走的时间让你嫂子给你拿点回去,那鸡啊,鱼啊的都带两只,还有那饺子,也拿点回去。”墨全嘴里说着,他心里还是有些心疼兄弟的。

    “不拉,我啥也不要,家里有,要是想吃,我就过来,还是嫂子和侄媳妇做的饭香。”墨金推脱了,自家的那些人有多少都不够吃的,就是拿回去,那几个也不会念大哥家的好,他可不想糟蹋大哥的这份心意。

    “中啊,家你随时来,不管到啥时间咱们也是一个娘生的亲兄弟。过两天要是没事,咱们哥俩去你大姐和二姐家看看吧。”墨全抽了口烟袋,提议着。

    “中啊,那初三吧,初二侄媳妇回娘家,初三咱们去,我也怪想姐她们的。”墨金提起了两位姐姐,心里觉得温暖,自己腿断了,两姐姐来回跑了不少次,回回是带东西来。自己欠哥和姐的啊!

    “中,那日你可别拿东西过来,我让你嫂子准备两份,咱俩一人一份。去看你大姐二姐去。”墨全也很高兴,人年纪大了,见一次少一次,能去看看他也安心,

    “中。”墨金也不客气,他也拿不出礼来,冯氏也不可能给他准备礼。不让往回带就不错了。

    等墨金回去后,王氏轻声对墨全说:“金的精气神看着可不比往年啊。看来他在那边过的也憋屈。”

    “那冯氏和崔氏啥样,咱都知道,老三又整日不着家,金咋能好过。咱是当哥当嫂子的,别人不管,对金好点就中。”墨全也叹了口气,都在一个庄上住着,兄弟家啥样他那能不知道。

    兄弟拖着伤腿去捡山货,委托人卖给自家,要不是家里过不下去了,用得着他拖着腿去?可兄弟不说,自己也不能提,想帮他也帮不上,送吃的去也落不到兄弟的嘴里。送银钱去在那边也落不了半分的好,往后常让兄弟过来吃就是了。

    “这还有你说,我嫁过来时,金他才十八岁,一晃这多年了,我可是把他当亲兄弟,要不是冯氏和崔氏太过,哪就至于分家闹成这样。”王氏说完幽幽的叹了声。

    初二墨兰跟着爹和娘还有二郎,墨梅和小三儿去姥姥家热闹了一天。

    到了初三,王氏让邱氏准备了四只鸡,四只鹅,两条大鱼,两格粉条,二十斤肉,两样糕点果子,还有几尺布头,把这些分成了两份,装在了老刘头的车上,墨全他们今个先去看二姐,明个去看大姐。

    要出门了,王氏看了看墨金身上的衣裳,这衣裳还是他们没分家前的,这都穿了好几年了,看来是没有给添置新衣裳。

    “金,你过来。”王氏喊住了墨金,让他进屋。

    他把墨全的衣裳拿了出来,这是今年添置的,老大媳妇给做了一套,老二媳妇给做了一套,秦氏还给他们做了一套,所以说,她和墨全今年都是三套的新衣裳。

    “给,这是你哥的,他还没上身,你俩个子差不多,你穿上吧。”王氏把衣裳递给墨金。

    “不要,我不要,这是我哥的。我咋能要!”墨金急忙推辞。

    “和我客套啥,去看你姐,你姐看你身上的衣裳心里定不好受,又得怪弟妹不给你做,听嫂子的,快穿上,俺金长的好,穿上能增色不少。还有这红封拿上。去了给娃们。”王氏看着墨金,一脸慈爱的说着。

    “谢谢嫂子。那我穿上了。”墨金接了过去,转身擦了下眼泪,嫂子嫁过来多年,一直以来对他是没得说。

    墨全和墨金高兴的走了,众人吸着凉气进屋暖和了。

    等到他们晚上回来,墨金把回礼都放在了大房这边,就拿了两颗白菜,两颗酸菜回去了。而墨全则一脸喜气的讲着今天的情况。

    二姐一家都很高兴,二姐家看到年礼更是觉得脸上有光,娃们收了红封,都高兴的很,一口一个舅老爷的叫着,午饭也丰盛,二姐拉着他们兄弟的手一直说个不停。还说明个也去大姐的家,他们兄妹一起聚聚。

    看着兴奋的墨全,众人都露出了笑容,老人家难得这样高兴,一母同胞还是有亲情在的。

    过了二月二,年就又算过完了,墨家众人就又开始忙活了。

    忙过了春又到了夏,这天墨兰刚歇罢晌起来,就看到爷爷背着手一脸阴沉的回来了。

    “爷,咋啦?谁惹你了?”墨兰上前去问着墨全。

    “哎。”墨全深深的叹了口气。

    “今年这麦怕是收不了啥了,我刚去地里看了看,那麦穗都被腻虫呼上了,比往年可是厚多了,这麦都让腻虫吃了,今年这面怕是要紧张了。”墨全说完后,脸皱巴在了一起。

    墨兰皱起了眉头,她才穿来的时间,就听爷爷说过了麦长腻虫的事,当时她没啥办法,去年收成好,她把这事给忘记了,现在可如何是好?

    这里的亩都是小亩,收成本来就比后世少了很多,交完官粮,也就剩自家吃的了,这要是减产,估计种麦子的都得哭了,幸好这边麦子种的少,主意还是稻子,玉米,大豆。

    该想个什么主意治治腻虫呢?农药她是生产不出来的。墨兰的脑子不断的转动着。

    一直到她进了库房,眼睛落在了麻袋上,她眼睛一亮,也许有个方法可以试试。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农忙

    那袋子里装的是山核桃的皮,山核桃的皮是一味中药,可以治癌症。

    不过山核桃的皮是有毒的,她记得在那世的时间,婆婆曾经和她说过,有一家把山核桃的皮扔进了鱼塘里去喂鱼,结果鱼全死了。能毒死鱼就能毒死腻虫。

    墨兰当时之所以把山核桃的皮晒干收藏起来,只是一时兴起,觉得它既然是一味药,说不定啥时间就能用着了,现在她准备把山核桃的皮打碎了,然后参上夹竹桃的碎叶子稀释成水,然后去喷撒到麦地里。

    夹竹桃的叶子也是有毒的,这两样夹在一起,估计能对付腻虫,不管有用没有,她都得试试。

    另外还有大烟叶,家里爷爷抽烟袋,种了不少的大烟,都晒干放着,这大烟泡水应该也可以。

    她把这些告诉了王氏,然后众人就开始用棒槌打碎山核桃皮和夹竹桃叶,大烟叶也揉碎了,分开用水来泡,泡好后,把水弄了出来,那些渣子就不要了,怕毒大。

    墨家用车拉着这些人去了麦地,这个时代并没有喷壶,只能用舀子均匀的往麦地里杨。

    看着那饱满的麦穗上呼了一层的腻虫,墨兰心里也很心疼,虫多麦子就收的少,它吃了人就没得吃啊。希望自己的办法有效吧。

    杨了两天才把麦地都杨完,过后墨兰随着墨全是天天的来看,随时看着腻虫有没有少。

    “丫头,你快看看,这腻虫是不是少了很多啊?”墨全翻看着麦穗,看上面腻虫少了不少,他怕是自己老眼昏花了,急忙喊着孙女。

    “爷,你没看错。是真的少了很多,咱们的法子有效了。”墨兰也是喜笑颜开。真没有想到效果是真的不错呢,这腻虫少了一大半。

    “这就好,这就好,爷这心里一下就敞亮了。”墨全连喊了两声的好,心里的那块石头也一下落了地。

    “老墨叔,这是高兴啥呢?今年这麦长了这多的腻虫,您咋还这开心呢?”

    二人正高兴,听到同村的刘大癞子在另块麦田里问着,看他那副样子。估计也正为麦地里腻虫的事发愁呢。

    “大赖子啊,老叔家地里这腻虫可是快没了。叔是心里高兴啊。”墨全笑着回了他一声。

    “啥?老叔家地里腻虫快没了?我看看。”刘大赖子边说边来到了墨家的麦地里。

    他仔细的翻看着,一脸的不可置信的模样。

    “这?这是咋回事?俺家的麦地里那腻虫都成灾了。老叔家里的咋没啥腻虫呢?”

    “大赖子啊,老叔家可是治腻虫了的。老叔有法子。”墨全捋着胡子,笑呵呵的看着刘大赖子。

    “啥法子?老叔说说呗,俺这些天着急上火坏了,老叔看看。俺这嘴丫子都烂了。”刘大赖子指着自己的嘴对墨全说着。

    “中啊,俺和你说了,回去也告诉众人,让族长给各家说一声,都治治这腻虫,治好了能多打不老少的粮食呢。”墨全压根也没有打算藏私。这庄里都靠地吃饭,多打粮食对他们可是老大的事。

    墨家把治腻虫的法子说了出去,有感激墨家的。有愁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