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 >

第88部分

穿越之山田恋 作者:雪妖精01(起点大封推vip2014-02-09正文完结)-第8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墨家把治腻虫的法子说了出去,有感激墨家的。有愁眉苦脸的,家里没山核桃皮啊,可该咋治?当然说不好听的话的也有几家,说啥山核桃皮和夹竹桃叶都有毒,就是治好了腻虫。人也得被毒死。这样的话一出,别说。真有不少的人家不敢往地里杨泡过的水了。

    墨家没有理这些,说出去进到本分就好,听不听的在于别人,墨兰又和众人一起往麦地里撒了一次草木灰,这草木灰也是好东西,能防止病虫害,还能杀菌。每天墨家烧不少的柴火,这些不缺。除了茅厕要用的,墨家全撒到了麦地里。

    腻虫的事件过去后,麦稍渐渐的黄了,麦稍一黄,离熟就不远了。

    当地有句古话说:麦稍黄,闺女看她娘。就是说,麦穗黄了后,闺女一般都要买东西回娘家看看自己的娘。

    王氏没有闺女,家里不用待客,但她还是给了邱氏和刘氏二人一天的时间,让她们回娘家去看看。

    然后等庄内别人家都忙着待客,走亲戚的时间,墨家下半晌却开始下地点玉米了。

    往小麦地里点玉米,这算是套种,等麦子收的时间玉米也长了出来,到时间麦茬拔出来呕成粪,算是给地的营养。

    点玉米的时间,墨家都上阵,把两袋子玉米种拉到地头,倒入布兜子里,这个布兜子是两块布缝合的,上面是个绳子,挂在脖子上,布兜在前面,里面装上了玉米种,手伸进去拿上一把,就可以往坑里丢。

    墨兰和墨全是一组的,墨全拿个小铲子刨坑,那坑不大,他是面朝着墨兰的。

    他刨完坑,墨兰就往里面丢2或者3个玉米种,然后用脚把坑填平。点完一陇就在倒回来往地头点,布兜子里的玉米种用完后就又跑去装,至于装多还是装少,看个人,不沉就好,要不太压脖子了,当然也可以斜挎,怎么用都看个人的喜好。

    玉米种点了两天,终于点完了,墨兰又让点了三亩的花生,这边基本没有种花生的,都是吃豆油,土地也不是特别的合适,但墨兰始终觉得花生油比豆油好吃,在说花生的吃法和用处也多。种点也是不错的。

    点花生和点玉米的方法差不多,也是泡坑种。

    点花生又忙活了墨家两天,终于都弄利索了。还没等墨家缓过气来歇几天,就又到了收麦子的时间。

    镰刀已经磨的铮亮,带好了草帽,墨家拉上了架子车往麦地里去了,一路上有不少和他们打扮一样的庄内人,都笑着问了好。

    到了地,望着黄色的波浪,众人心内一片喜悦,这要收的可都是粮食啊,众人脸上洋溢着笑容然后一字排开,一人占了一陇,开始割起了麦子。

    先割两把的麦子,把麦头拿起挽个结,像两边一伸,显得很长,割好的麦子就放上去。差不多够一捆的时间,把麦子压实诚了,然后把两边的麦把给系上。

    就这样一捆捆的麦子有顺序的留在了地里,这时墨全就上前去把麦子一捆一捆的抱上车,放好。

    墨梅和墨兰也是负责抱麦子的。墨梅还好了,墨兰一抱,常被麦芒刺着手。被麦芒刺手不会多疼,但很难受,也有些痒。

    装满了一车,墨全拿绳子从车后头甩到了车前头,把绳子绑好,弄牢固,不然麦子会不稳,掉下来的。然后他把车带往肩膀上一挂,墨梅和墨兰在两边推着车帮,三人把麦子送回去。

    拉进了后院,卸了下来,因为墨家的后院宽敞,所以就不用把麦子拉进打麦场了,打麦场是公用的,常常这家还没有弄完那家就催了,墨家现在有了大院子就不用和众人去抢了。

    麦杆子朝下,麦穗朝上放在院子内晒,晒两天后就把他们平放在地上,院内早准备好了大石磙,推着大石磙从麦子上压过,压上几遍后麦穗里的麦子就脱落下来。

    墨家男人们就拿起麦秆开始抖落,抖落干净后就把麦秆堆成堆,没有压干净的就单方在一起,让墨家的女人们拿着大棒槌开始捶打。

    里面的麦粒弄干净后也扔在了麦堆上。这堆压的很结实,大大的,厚厚的,又叫麦秸垛。人们常常拿它来引火,它非得容易点着。

    麦穗弄干净后,把麦子摊开来晒,晒半天后拿搂爬一下下的搂着麦粒,等于给麦粒翻个了。

    晒几天以后,麦子完全干了,然后就开始装袋子,交给官府的粮食就直接装袋子。

    自家吃的则会拿簸箕把麦子里面的脏东西杨干净。

    扬的时间很好玩,两个手要不同的使劲,一手往上掂,一手往下落,里面的麦皮,小土坷垃什么的就都被簸箕颠了出来,弄干净后才会装到袋子里,到时间留着磨面吃。

    墨兰试过拿簸箕扬麦子,不过不管她怎么弄就是弄不好,不是把麦子给颠了出来,就是簸箕抓不稳扔在了地上,看的众人直笑。

    麦子弄利凉后,墨家长出了口气,每天天不亮就起来,要忙活一整天,众人哪能不累,不过有收获累也累的舒坦。

    墨兰在地里看着冒出压的玉米,心里觉得喜悦,那绿绿的颜色看上去就是喜人,别人家都才种没几天,自家是套种的,都已经出来了,她怎么能不高兴呢。

    她抬头看了看天,喜悦的心情少了很多,天上晴空万里,是一丝风都没有,哎!这天该下雨了,地里需要湯,不管是他们那些才种的还是自家这已经出来的都需要湯啊,没有雨地里干,庄稼怕是长不好的。

    墨兰有些上愁,不过下不下雨,她说了不算,只能在等几天看看了。

    日子又过了些天,还是一滴的雨都没有下。

    “爷,这总不下雨可咋办?地里都没有湯了,咱们是不是得浇地啊?”墨兰忍不住了,问着正皱眉抽烟袋的爷爷。

    “浇地?那老多的地咋浇的过来啊。”墨全抽口烟袋,看着孙女,这地要是半分一亩的浇地还行。这么多亩,要靠浇地,人就是累死也浇不完啊。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山花椒

    “能浇多少是多少吧,要不咱们在家也是干着急。还不如去浇地呢。”墨兰劝着爷爷。

    “中,那咱浇地去。”墨全磕了磕烟袋站了起来。

    墨长河,邱大军,陈轩三人一起把大水桶抬在了架子车上。

    这大水桶是铁皮做的。圆圆的,有一米多长。上面有个口可以拎水桶往里面灌水,下面有出口可以把水放进桶里,它特别的能装水,拉一趟能浇不少的地呢。

    墨家的男人去河边拉水,墨长海,邱氏,墨梅,墨兰则拿起了小木桶在地头等着。

    等架子车到了后,就排队上去接水,把水桶全装满了后,架子车又走了,墨兰他们则拎着桶,拿着水舀子开始浇地。

    把水舀子里的水均匀的倒在每颗苗的旁边,让它们吃透了水,就这样一颗颗的浇灌下去。

    一个下晌,墨家浇灌了两亩多的地。

    墨兰看了看空的水舀子,用胳膊使劲的捶了捶后腰。胳膊也酸沉的厉害,抬着都费劲。

    浇了好几天终于把玉米和花生的地浇完了,墨家人也几乎累的虚脱了,看墨家浇地,庄内有几家效仿的,大部分却在笑话墨家傻,祖祖辈辈都是靠天吃饭,天不下雨,指望浇地,累死你也不成!

    不管别人如何,墨家是把地都浇了,玉米苗长的很快,别人家的才一扎高,墨家的就有半尺了。一眼看过去,就是和别人家的不一样。

    “我们去地里薅草去,兰丫头你就别去了。在家歇息两天吧。”墨全一边穿着衣裳,一边对墨兰说着。

    “中,我不去了,我在家和我奶奶捣鼓咸菜。”墨兰应了一声。地里现在出了不少杂草,这里没有除草剂。只得靠人去薅,薅草不是清闲活,人得一直蹲在地上薅,往前移动的时间也是蹲着移动的,一个下午下来回来人是腰和脖子都酸疼。不过伺候庄稼就是这样,你伺候的精心,它就长的好,你糊弄它,它也就糊弄你。

    大人们都去了,墨兰就领着小三和王氏一起进菜地收拾菜。摘菜,弄咸菜。墨家的咸菜一天消耗老了,那些工匠。还有来回去镇子上的,加上镇子上的来人,几乎桌桌都得一小碟的咸菜,一天光做咸菜就得两大盆子。

    地里的庄稼付出就有收获,别人家的苞米棒子才一点大。墨家的就可以呼嫩玉米吃了。花生有些水泡,但也可以煮着吃了。

    那些镇子里的公子来后几乎都要一盘呼玉米,和水煮花生,走的时间还要带点。

    当然有不少人眼馋墨家,以至于墨家的苞米和花生就丢了些,半夜三更有那嘴馋不讲究的人跑墨家的地里去掰苞米。薅花生的,不但带走,有的还祸害。不太好的还不要,拔出来后就给扔在地头。

    看着地头那些拔出来又被扔的花生秧子,墨全气的胡子直翘,这是庄稼,是他们一家人的心血啊。被人这样糟蹋,他心头气难平。

    可他又没有办法。人看着地是看不过来的,都是一个庄子的,就是抓着了又能咋样?无非就是吵一顿,闹一场。过后人家该偷还偷,该祸害还祸害!

    墨家人有些发愁,最后商量出个办法来,王氏在大家卖给她们家蘑菇的时候说了,说墨家已经知道是谁去薅他们家的花生,掰他们家的苞米棒子,只是一个庄的不想闹的太难看,要是往后他们再去,自家不但往后再不收他家的东西,还要告诉薛家的公子,要去找官老爷告状呢。

    此话一出,别说还挺管用,苞米和花生不怎么丢了,当然偶尔还是有人偷点,不过却比原来好多了,看来都怕经官啊。

    “兰兰,我娘上山去割山花椒了,你家不是天天呼肉吗?你们不去割点?”

    正在擦地瓜片的墨兰听到刘虎在喊她,山花椒?山花椒是什么?花椒吗?墨兰心里疑惑不解。

    “虎子哥,俺家买了不少花椒,就不用再去割了吧?”墨兰有些犹豫的说着,花椒还用割的?不都是从花椒树上摘下来的吗?

    “兰儿,虎子说的山花椒和咱家的花椒不是一回事。你要是想去就跟虎子去吧。”邱氏在旁边接了一嘴。

    “可我不认识山花椒啊,虎子哥,你认识不?”墨兰问着刘虎。

    “我,我,我娘拿回来的我见过,可山花椒树我也不太认得。”刘虎说的有些脸红,他不认识墨兰前很少进过山,并不是什么都认得。

    “得了,娘和你们一起去,不然怕是你们两个走丢了也找不着。”邱氏把漏板放下,把晒地瓜片的活计交给了王氏和刘氏,她换衣裳陪刘虎和墨兰进山。

    进了山,邱氏带二人不住的转着,墨兰也不认识,他们就随着邱氏走,偶尔采点蘑菇,捡个塔子啥的,也不无聊。

    “虎子,兰兰,快过来,这里有两颗山花椒树。”

    正在找塔子的墨兰听得娘一声的喊,急忙跑了过来,一看她愣住了。

    这就是山花椒?可这明明就是五味子的树啊,树上那一串串密密麻麻的红色的五味子挂在上面,看着甚是喜人。

    五味子,墨兰还是知道的,她那世见婆婆晒过,说是药材,能治病的。

    五味子墨兰还是知道的,她那世见婆婆晒过,说是药材,能治病的。

    她还记得当时她怕婆婆说的不对,专门回家查了资料,书上这样写道:五味子味酸,性温;归肺、心、肾经;敛降。

    适宜盗汗者、心悸、多梦、失眠者、遗精、滑精者。

    具有收敛固涩,益气生津,补肾宁心安神的功效。

    主治久咳虚喘、梦遗滑精、尿频遗尿,久泻不止、自汗盗汗、心悸失眠、津伤口渴。

    看到这些她的心才放下,也从而认识了五味子,眼前这颗树上的果实和婆婆晒的五味子是一样的,难道说这就是五味子的树?

    墨兰仔细打量这小树,树干是灰褐色,树皮上多刺,小树枝很平滑,颜色是紫红色,树结的部分有刺。花粳比花短,叶片是五,花瓣是五,长圆形,上面长满了圆圆小小的小浆果,颜色为鲜红色。

    墨兰知道干燥成熟的果皮可以入药,温中散寒、驱虫。止痒。对于脘腹冷痛、呕吐、腹泻、蛔虫病都有疗效。

    墨兰看着母亲开始拿镰刀割着五味子树的皮,割一些就放进篮子里,这皮就是他们嘴里的山花椒?墨兰无语,这明明就是药材嘛,把好东西舍弃了,把树皮割回去炖肉吃。虽然这皮也不错,不过哪比的五味子啊。这可是天然的药材啊,应该还是值钱的。

    “娘,我要那上面的果实,你们给我钩点。”墨兰垫脚试了几次也没有够着。只得求助娘亲。

    “要那做啥?那果看着好看,味酸的很。”邱氏一边割着山花椒一边答着闺女。

    “好看啊,我们弄回去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