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纠缠 by阿彻 >

第10部分

纠缠 by阿彻-第10部分

小说: 纠缠 by阿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ざ腿谎锲鸬某楹吧U庖皇滓焐涞髑欢匣氐丛谙顺静蝗镜姆坷铮坪跤涝睹挥行葜故焙颟ぉぁ

            是易璇先离开的,他还有事。 
            当他走出这犹飘散着悖德气味的房间时,床上的人儿,被安稳包裹于重新拉拢整齐的被褥中,宛如一尊在呵护中沉睡的洋娃娃。 
            而当他再度回来时,不只床上,连整间屋子里都空无一人了。一些书籍物品被收走了,大部分的大型对象则似乎来不及搬离。 
            易璇轻抚着床单,上头紊乱的秽色痕迹还在。他闭上眼,陷入仍鲜明的旖旎回想。 
            该到手的,都到手了。若是游戏,这样总该够了吧? 
            真的够了吗? 
            可是想要的,好象不只身体而已呢…… 
            苏聿雅以一种前所未见、令所有人皆目瞪口呆的样貌,提着简便行李和笔电一言不发进驻宿舍。 
            再迟钝的人都看得出他的脸色难看到不行,亚麻色的柔顺发丝,被外头突然飘起的阴冷绵雨淋得半湿,沾了雨水的单薄上衣黏贴在苍白得吓人的肌肤上,连走路的步伐都不甚稳,整个人看起来虚弱无比,似乎随时会倒下。 

            毫无血色的雪颜上,只有两片异常殷红的唇瓣,勉强添了些许生气。 
            面对室友们的关心疑问,苏聿雅一律采取沉默摇头的回避态度,绝口不提自己究竟发生了何事,又为何突然毫无预兆的搬进医院宿舍来。 
            快速整理好行李后,他便直奔淋浴间,在里头一待就将近一个小时,直到其它室友们甚至开始担心他是不是出了状况时,他才终于缓缓走出。 
            「喝杯热茶吧。」 
            蒸腾的热气模糊了木然的视线。他迟缓回神,看见范君晔那张和平常一样平板无表情的面容。 
            「……谢谢。」他接过,冰冷的五指触上高温的杯面,不由得震动了一下。 
            范君晔沉默看着他垂下眼睑慢慢啜饮,忽道:「听说今天下午的外科学要临时抽考,你知道吧?」昨晚BBS站上突然公布的消息,不知他有没有看到。 
            「喔。」苏聿雅没有抬眼的应了声。 
            「你……没问题吧?」范君晔犹疑了下,又问。 
            「我很好,不用担心。」 
            想勉强扯出一点笑容以安抚同学的担忧,但苏聿雅发现自己还做不到,只好作罢。见范君晔微皱着眉终究还是踱回自己的座位,他也拿出下午要考的科目开始读了起来。 

            宿舍房间又恢复考试前贯常会弥漫的肃穆气氛。但与平常不同的是,这里多了平时极少出现的名人苏聿雅,而且似乎陡遭什么变故的他,全身还散发着极度异样的气息。满腹好奇的其它室友们纵然想再探问,也完全不得其门而入。 

            悄悄的耳语又开始在封闭的校园内散布开来…… 
            之后一个礼拜,苏聿雅未曾再踏出校门一步。 
            三餐学校餐厅解决,没课的时候,他甚至连宿舍都不出,一上完课就直接回寝室。需要什么生活用品,他也只上学校福利社购买,贵一点无所谓。 
            两腿间说不出口的不适,在第三天后就渐渐消失……但取而代之的是胸口阵发性的莫名闷痛感。每当那一幕幕秽乱疯狂的不堪画面,突然失控的自记忆最深处跳出时,就会发作。 

            他知道他还完全无法去面对那个人。连当面骂他一顿、甩他一巴掌都做不到。 
            有时候半夜躺在床上,周遭尽是室友的鼾声,他却犹张大眼瞪着天花板时,他会暗自咬牙诅咒那个人最好去死,永远别再让他看见,然后马上又反悔的收回这个念头。 

            而,很诡异的,易璇也始终不曾再出现过。 
            他一直有着那变态会堂而皇之直接进来校园找他的恐惧,毕竟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但日子一天天过去,他始终平稳的过着重复念书、考试、念书的生活,那家伙像是彻底自他生命中消失似的,之前如恶梦般的经历,真的就好象只是一场梦般。 

            从「那晚」之后,已经快要两个礼拜了。自从遇上易璇后,未曾这么久没见到他过。 
            当他以为自己终于能摆脱他的纠缠,甚至打算鼓起勇气悄悄回租赁公寓一探时,电视上、报纸上、网路、广播、大街小巷……竟开始出现了那个人的身影── 

            随着第一张专辑推出,「天璇星」正式出道了。 
            他们的魅力以惊人之势迅速席卷了全国的年轻族群,乐迷人数呈等比级数高速成长累积,而且都是疯狂支持、死心塌地的那种。随便一场宣传活动,都能轻易攻占娱乐新闻头条。 

            而这股延烧不止的摇滚热潮,似乎连犹如化外之境的医学院也无法幸免。 
            「不好意思,我放个音乐,会不会吵到你?」室友之一从电脑前抬头,傻笑的看着正从图书馆回来的苏聿雅。 
            「不会……」他头摇到一半,突然听清楚回荡在房内的究竟是什么音乐,身体不禁微微一晃。 
            「就怕你听不惯这种的。」室友尴尬搔了搔头,曾是学校管弦乐团小提琴首席的苏秀才,想必都只听古典音乐吧? 
            苏聿雅没有吭声,默默走至桌前将书放下。 
            「咳,还不是我家那只死三八!」室友呐呐的解释起来:「她自己买了两片还不够,硬逼我也要买一片来听,还不准用下载的,真是拿她没办法……呃!」 

            他突然张着嘴定格,想起眼前这个脸色忽然变得不甚好看的同学,不久前似乎才刚和交往不到三个月的女友分手,这则超级八卦前一阵子还传得沸沸扬扬,据说是女方先背叛…… 

            「欵──那个──」为了避免刺激到对方,他连忙转变了话题:「我想说既然买了,不听也是可惜嘛,而且我听了后觉得其实还不错呢!台湾很难得能出现这么有实力的摇滚乐团,主唱声音的爆发力真不是盖的…… 

            「对了,你瞧,这是那三八硬塞给我的海报,她还叫我一定要把它贴在房门口,不过你们一定不会答应的吧,哈哈哈……」 
            完了!怎么说着说着又放起自家的闪光弹了……他心里一阵喊糟。 
            苏聿雅一直瞪视着海报,瞪到室友拿着海报的手都快要发起抖来了,才轻轻说道:「我要去餐厅买晚餐,需要我帮你带什么吗?」 
            「呃……不用了……」 
            呆呆目送苏聿雅独自离去的背影,室友忙不迭把海报收起,原本还想说不定有机会可以把它贴起来的,看来是无望了。 
            学校餐厅里,毫无食欲的苏聿雅随便在面包部买了个三明治。付完钱正要离开,一抬眼就看到孙爱禾刚好也踏进餐厅来。 
            这种情况在狭小的校区内,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他脸色变也未变,一如往常,毫不犹豫的转头就走。 
            孙爱禾露出受伤的眼神,明知学长绝对不会理她,她仍是不顾身旁友人的劝阻,急急追了上去。 
            原以为这次又是枉然,没想到学长竟突然停步,她大喜,连忙凑近他身边。 
            「学长,你在看什么……」她好奇随学长僵直的目光看去,俏脸登时变色,张口结舌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苏聿雅的脸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已经快疯了……原本执意要摆脱学妹,可一转身,看到餐厅的电视萤幕正在播出关于天璇星乐团的消息,不知怎地他的脚便如同生了根似的,再也动不了了,目光完全不受控制的,胶着在── 

            那个正温和浅笑着对采访记者说话的男人……他真想一拳打掉他的假面具,然后再狠狠抓起他衣领,质问他究竟要逼迫他到何种地步? 
            「原来『那个男人』是乐团歌手……」孙爱禾咬咬唇,小心的打破沉默道:「学长,他……很恨你吗?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过节啊?所以他才……才……」 
            明目张胆抢你女朋友。她一阵心虚,后面几个字自然说不出口。 
            那个男人「恨」他?苏聿雅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 
            「什么?」学长的声音太小,她一时听不清楚。 
            「没事……」萤幕跳至广告,他拉回视线,叹了口气。「爱禾,你以后别再来找我了。」这也是为了她好。 
            「对不起!学长,我知道我错了!」孙爱禾闻言,眼泪几要夺眶而出。她最喜欢的人还是学长,她真的不甘心……就这样被宣判死刑啊!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我们真的不能再从头来过吗?我保证、我保证绝对不会再──」 
            「我没有不原谅你,你真的不用道歉。」苏聿雅摇头道:「爱禾,学校里条件比我更好的男生还有很多,你很快就会找到下一个比我更值得交往的对象。」 

            「不要!我就是只喜欢学长!」不顾大庭广众,她的泪水如泉涌扑簌簌流下。这种时候,尊严什么的都无所谓了。「这次我绝对不会再抱怨学长老是不陪我了,也绝对不会再背着你乱来,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不行的……」漂亮如昔,却又仿佛少了些什么的眼眸里泛过一丝空洞。「对不起,我真的没办法再继续和你交往下去了。不是因为你的缘故。」 
            「你骗人……我知道,你还是不肯原谅我……」 
            女孩在他面前嘤嘤哭泣了起来,他无奈的视线茫然越过重重来去、窃窃私语的人群,望向窗外黑沉的夜幕。 
            在这里,是连一颗星星也见不着的…… 
            接替在期末考后,是短暂到几乎只剩下春节的寒假。 
            高年级的医学生已经没有所请的长假可言了,像苏聿雅今年就申请去三个大医院见习,冠于全系的紧凑行程塞满整个假期。他不知道这种看在别人眼里接近自虐的行为,又再度引起校园八卦圈内的一阵骚动揣测。 

            「姐,你好歹也帮忙擦个桌子好吗?」 
            刚从教职退休的父母相偕出国去散心,除夕前老家大扫除的重担便落在苏家姊弟身上──不,更正确一点来说,是全部由苦命的小弟苏聿雅包办,另一个人是什么也不做的。 

            「少罗嗦!现在新闻正播到重点呢!」 
            苏聿绮一反原本毫无形象摊在沙发上嗑花生的懒样,正襟危坐于电视机前,一脸严肃的观看新闻报导。 
            「你看的新闻能有什么重点?」苏聿雅淡淡说道,拿着拖把一路从房间拖到客厅来。 
            经过最近这半个月的轰炸,他已经练成无论何时何地听闻到「那个人」的消息,都能八风不动面不改色的境界,就算回到家,面对一个天天把那人乐团的大小事挂在嘴上照三餐念的超级歌迷,他也都无所谓了。 

            关于他们的消息,几乎天天都可在报纸、电视上看到,这也算是厉害的一种吧? 
            从其中那位叫昊的鼓手坚持绝不公开自己的长相,到吉他手Kevin虽未婚但其实已是两个孩子的爸,还有最会惹新闻的那位…… 
            才出道不久,就有两位女明星不顾形象为他争风吃醋,随后竟又有某富商之女疯狂迷恋上他,一举买下一万张专辑表示支持,轰动整个唱片界。连带牵扯出出身地下乐团界、在Pub驻唱已久的易璇,其实是某财团总裁独生子的惊人消息。 

            更惊人的是这对亲父子早已断绝关系多年,据说是因为当年易总裁抛弃易璇生母另娶新欢的缘故。但第二任妻子始终未能生下儿子,所以易总裁一直盼望独生子易璇能重回他身边继承家业,只可惜释出善意多年,仍未曾得过任何回应。 

            至于易璇本人,对这些八卦是不承认也不否认,只微笑着说拜托所有正努力不懈挖他新闻的狗仔记者们,能行行好饶他这一次。 
            而想当然耳自这一天开始,全国迷恋他的不管是少女或女人,看他的眼神里除爱心外,还多了满满的金钱符号,他那不断尖叫着「白马王子!白马王子!」的老姐自然也不例外。 

            「喂,好歹你和易小璇也曾『相濡以沬』过,别这么冷淡嘛!」苏聿绮嘴里说的虽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