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纠缠 by阿彻 >

第11部分

纠缠 by阿彻-第11部分

小说: 纠缠 by阿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膊焕狻!

            「喂,好歹你和易小璇也曾『相濡以沬』过,别这么冷淡嘛!」苏聿绮嘴里说的虽是嘻笑话,神情却有些凝重。「人家现在可是出了大事喔。」 
            苏聿雅对老姐的无心话语全没半点反应,只垂首道:「大事?什么大事?又有哪个女星迷上他了?还是他搞大了谁的肚子?」 
            话一出口,他就想咬掉自己舌头。 
            苏聿绮闻言也皱起眉:「喂!你怎么搞的?这不像你会说的话……你就那么讨厌他啊?别这样啦!人家刚死了父母妹妹,很可怜的──」 
            什么?苏聿雅瞪大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老姐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他连手里的拖把掉落在地也没发觉,双腿像有自己意识般,快步走到电视机前。 
            「有架私人飞机爆炸掉入海里,上头坐的就是易璇的父亲和他同父异母的妹妹,虽然人还没找到,但生还的机率几乎是……然后消息一传出,易璇那个患有精神病的母亲,也跟着在看护病房里上吊自杀了。方才确定已经不治。」 

            不是她不肯帮忙扫除,而是大条的新闻一个接着一个,让她的眼睛根本就离不开电视萤幕啊!实在是太惨了── 
            「精神病?上吊自杀?」苏聿雅喃喃重复。「……看护病房应该都有人在照顾着吧?怎么会任由这种事情发生?」 
            「谁知道?」苏聿绮耸耸肩,问她她问谁啊?「一个人真的想寻死的时候,是怎么防也防不了的……啊!出来了!你看,易璇总算出来开说明记者会了!」 

            镜头由原本的精神病院背景切换至一混乱场面,在大批记者蜂拥推挤下好不容易走至台前的易璇,由团员及唱片公司人员陪同,公开说明现今状况。他只做简短叙述,并不接受记者的提问。 

            「……谢谢大家关心。由于发生这些事,春节又快到了,天璇星乐团的所有活动将会暂停一段时间,等过年后再择期恢复……」 
            苏聿雅默然看着萤幕上被一片此起彼落镁光灯所包围的男人。墨镜遮去他一半表情,听不出情绪的声音低低诉说着,似乎较平时略微气弱,脸色似乎也有那么点憔悴。 

            这样的易璇有点陌生,不,是非常陌生…… 
            耳边不断传来姐姐长吁短叹喊心疼的声音。他怔怔站着,竟一时无语了。 

            第六章 
            接到易璇打来的电话时,正好是除夕夜,家家户户团圆围炉的时候。 
            他已经不想再去质问他为何会知道他老家的电话号码了。僵硬的拿着话筒,他心想应该立刻把它挂掉才对,不明白为什么他还拿着它不放。 
            「小雅,我一个人在公寓吃火锅好无聊,你来陪我好不好?」 
            他微一气窒,突然有某种怪异感直涌上心头,一缠住后,便再也挥之不去……他甩甩头,强自咽下种种疑问,只冷道:「不要。」 
            接着他告诉自己就是现在,他该挂电话了。可是过了几秒钟,他发现他竟仍拿着话筒,彼端易璇带笑的声音不疾不徐传来:「小雅,你这么久没出现,房东都在问了呢。」 

            「咦?」他一呆。 
            糟!他都忘了月底房东会来收房租。可是房东应该有他的手机,怎么都没联络他?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先帮你付了。」易璇马上提供了解答。 
            「你!用不着你鸡婆,我不想欠你钱!」他火气陡地上扬。谁要他多管闲事?他一点也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瓜葛! 
            「那你就来这里还我啊。再说你总不能逃避一辈子吧?这房间要不要续租下去,决定权在你。你再躲着不出现,我就告诉房东你毁约不租了,叫他把里面的东西都丢掉租给别人。当然,房东若觉得麻烦,我也很乐意代劳。」 

            「你……你敢!」 
            「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小雅。」 
            「……!」他一口气梗在胸口,发不出半点声音。 
            这个人还是「一点都没变」,用温和的口气说着威胁的话,他几乎可以想象他此刻一脸笑咪咪的模样。 
            心有点泛冷,让他小小的打了个哆嗦。 
            「过来。」易璇忽然在那端抛下一句,便挂了电话。 
            他拿着嘟嘟响的话筒发了会儿愣,随即匆忙放下,转身冲上二楼。 
            「喂!你干嘛?」苏聿绮傻眼的看着弟弟奔进房里又奔出,然后头也不回直往玄关走去。 
            「我去一趟台北。」他弯身穿鞋,脑里思索着最近一班北上的车大概是几点。 
            「现……现在!?」这是哪一国的玩笑?他头壳坏去了吗?「老弟,你不会忘了今晚是除夕夜吧?我们要去大伯家围炉的不是吗?」 
            如果他真忘了,她可以好心再提醒一次。 
            「抱歉,帮我跟大伯他们说我有急事没办法去了。」苏聿雅不顾大姐跳脚,坚决的拉开门:「有事再用手机联络。我走了。」 
            「什……苏聿雅你给我回来!你竟敢丢下我一人?到底有什么急事会比除夕围炉还重要?对长辈如此无礼的事你也做得出来,你最近真是越来越怪异了──苏、聿、雅!@#%……」 

            背后骂声不绝,对他完全没造成半点影响。他换了几趟车,于一个半小时后抵达那栋已有月余没有踏进过的公寓时,气息还是微喘的。他站在易璇房门前努力把呼吸调匀,犹豫了好几下后,终究还是举手敲了门。 

            ……他只是来还钱的。 
            当门很快的被打开时,苏聿雅喃喃在心里补了这么一句。 
            「好久不见!小雅,我好高兴你终于肯来了。火锅刚刚煮好,一起来吃吧!」 
            易璇热情的招呼着,对苏聿雅一脸惊疑不定的神情似乎全没瞧见,兴冲冲的就要拉他进来。但才一握住那只清瘦手臂,立刻就被反应激烈的用力挣开。 
            「别那么紧张嘛。」他耸肩,笑笑的摊开双臂。「今晚咱们纯吃饭,OK?」 
            「还完钱我马上就走。」 
            心的温度似乎又开始缓缓下降……苏聿雅刻意忽视胸口阵发的闷痛,眼神左闪右避,就是不看向面前高大的男人。他不想看见那张不变的笑脸。 
            忽见那热气蒸腾的锅炉旁摆了两副碗筷,他忍不住荒谬的曲起嘴角,冲口而出:「搞什么?难道你真要跟我在这里吃年夜饭?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年夜饭是和家人一起吃的吧!」 

            易璇闻言,呵呵笑了起来。「我没听错吧?你居然问我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闭嘴!你这混蛋!」苏聿雅火大的痛斥,当下有股冲动想什么都不管扭头就走人。但僵了几秒,他还是勉强缓下语气道:「……你明明还有亲人的不是吗?你……家里有事吧?为什么不回家去?」 

            就算他们家今年没心情过年,他也不该出现在此处!还一副……一副…… 
            易璇挑挑眉,不打算回答他这个问题。「你不是要还我钱?拿来吧。」 
            「你不要转移话题。」 
            「什么转移话题?你来这儿的目的不就只是为了还钱?」 
            苏聿雅瞪着他完全看不出心绪的眼半晌后,气馁的决定放弃。他掏出皮夹里备好的钱,递给对方。 
            「一半就够了。」易璇又塞了几张钞票回去,见他推拒,他耸肩道:「房东就只收你这么多啊,不信你问他老人家。」 
            推让之间手的肌肤难免会有碰触,不想继续这样下去的苏聿雅,最后只好选择让步。 
            他收起皮夹,心想他该回去了,正要转身离开,忽地一抬眼,对上了易璇带笑的眼眸。 
            他背脊一阵发寒……发现自己竟无法就这么一走了之。 
            为什么?为什么他还能这样笑?他不是才刚一下子失去好几个至亲吗?他到底是哪一根筋不对劲了?他早知易璇这个人性格极差,但也不至于到没有心的地步啊!为什么?为什么他还笑得出来? 

            为什么?他也很想这么问自己。明明这人根本就毫不掩饰对他的企图,他干嘛还自投罗网?这会儿又僵在这儿不走,他究竟想干什么?难道上次被……的惨痛经验还不足以为教训吗? 

            直至那双眼眸浮起一丝愕然,他才惊觉自己居然已把心里想的问出口了。 
            「你之所以肯来这里,想必是看了那些报导的关系吧?」易璇自己也很清楚,了然的环臂笑睇他。「那我可以告诉你,我好得很,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谁担心你了?」苏聿雅忿然反驳。「我只是……觉得你很奇怪!」 
            「其实我一开始没抱太大希望的。没想到,你真的赶来陪我……」 
            「我才没有『赶』!我说过,我只是来还钱,顺便……顺便问问你家里的情形而已!」 
            「小雅,你心肠真软。像你这样的人适合当医生吗!」 
            「你……到底说不说?那些报导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你就不该待在这里!」头七都还没过啊! 
            「你是说哪个?名主播甩掉小开和某歌手交往?某玉女明星喜好玩3P还是双性恋?还是谁谁谁外遇又闹自杀?」易璇笑道:「那干我屁事?」 
            「拜托你……」苏聿雅叹息,揉了揉额角,真的疲惫。「不要再顾左右而言他了。就今天晚上,我可以听你说。你不说,那我就要走了。」 
            「原来你想当心理医生吗?挺适合的,不过建议你别把那套用在你爱人身上喔。」 
            汤水已经滚了一阵子,易璇走至小桌旁席地坐下,将炉火调小。 
            「吃吧。」他夹了一大碗的火锅料,递向仍像石柱般立在一旁不动的苏聿雅。 
            四目相对。探索、焦躁的眼,无隙、平静的眸。在袅袅白烟中无言对视了数秒。 
            「再那样看我,我就要强暴你罗。」 
            见苏聿雅脸色登时遽变成惨白,易璇大笑了起来。 
            「开玩笑的啦,听不出来?」他说,收回半空中的手,将盛满的碗横过火锅放至对面桌上。再抬头时,他的眼里唇畔已无丝毫笑意。 
            「如果你真的担心我,就坐下来,陪我吃完这顿饭。」易璇面无表情道,这表情苏聿雅是第一次瞧见。「其它什么,都不要问。」 
            「……你去死。」苏聿雅咬牙道。为什么……为什么他还要提起「那件事」!? 
            易璇好似没听见,拿起另一只碗继续盛装食物。 
            苏聿雅手指无法自抑的轻颤,握了又放,放了又握。最后,终于毅然抓住身后的门把,转身── 
            「死吗?好主意,那就如你所愿吧。死了多好,一了百了……」 
            见苏聿雅霍地转身震惊的瞪视他,易璇慢慢喝了口汤,悠然道:「呵,也是开玩笑的,听不出来?」 
            苏聿雅眯起眼,目不转睛。 
            「去死吧你!易璇……前提是只能由我来动手。」他从齿缝中进出话,摔上门,大踏步走至易璇对面坐下,拿起碗筷埋头便吃。 
            赌气的囫囵咽了几口,他突然发现对面安静得奇怪。抬头一看,只见那一旦不笑了就突然变得很陌生的男人,已经放下筷子,迳自看着锅炉出神。 
            过了良久,易璇始终一言不发,也没有任何动作。苏聿雅本想唤他吃饭,话到了舌尖却又作罢,低头默默吃起自己的东西,偶尔抬眼偷觑那张面具般的脸一眼。 

            白雾逐渐散去,瓦斯已经快燃尽了,锅里的食料在仅有他一人的努力下,仍剩了一大堆。他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动也未动的易璇。 
            「你还要吃吗?」他问,一如预期的没得到对方回应。见汤汁蒸得快见底,他干脆熄了火,开始善后。 
            虽然公寓没有附设流理台,但苏聿雅自己一个人住时,偶尔也会利用小瓦斯炉简单的开个伙,所以房里厨房用具一应俱全。他把锅里的汤汁沥干后,用保鲜膜包起放进冰箱保存,其它用过的碗盘匙筷全拿回自己房间清洗。 

            等他将清出的一小袋垃圾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