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纠缠 by阿彻 >

第15部分

纠缠 by阿彻-第15部分

小说: 纠缠 by阿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虽然同居人已经帮他调了闹钟,但他还是晚估了他该起床的时间。尤其这人正是造成他行动迟缓的元凶,害他又比平常多花了一些时间才抵达医院,差点就赶不上晨会。 

            于是接下来的一天,他便在边暗骂那人边辛苦工作中度过。 
            忙到晚上,写完最后一本病历,他伸展一下已经不那么难受的四肢,缓步踱向电梯,打算到医院一楼的美食商店街买晚饭。 
            要到美食街,得先穿过医院大厅。而几乎是电梯门一开的刹那,他远远就看到大厅里某道倚在柱子旁的醒目身影。 
            「易……」 
            苏聿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话冲口而出到一半又急急咽下。若真把那两字说出来,在这人来人往的医院大厅里,还真不知会引起怎样的骚动。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急忙上前,忍住触碰他肢体的冲动,努力压低声音问道。 
            虽然眼前的男人有刻意改变装束,但一八五的身长和即使用大墨镜也遮掩不了的惹眼面孔,仍招来四周隐隐泛滥成灾的议论声。 
            「你手机又没带了,我只好跑来这里碰运气。」易璇笑了笑,相对于情人的紧张,他仿佛对周身的波涛汹涌全然没感觉般。「我今晚的事临时取消,想找你吃个饭,顺便去郊外晃晃。方便吗?小雅。我们好久没一起出去了。」 

            「啊?」苏聿雅闻言一怔。「可是我今晚得值班,不太方便离开医院……」 
            「没关系,那我也买一份晚餐好了。你要在哪儿吃?我和你一起。」 
            怎么一起啊?这男人想害死他是不是?苏聿雅瞪他一眼,见周遭围观指点的人群似乎有扩大趋势,只好小声丢下一句:「跟……跟我过来啦。」说罢转身就走。 

            本来想买食物回病房的值班室吃,但那儿医生护士人来人往,多了这男人在,这下子是不可能过去了。苏聿雅想了想,最后决定回医院配给的宿舍房间。 
            他和室友都另有住处,晚上很少待在医院宿舍里,通常都只有中午时才会回去歇息一下。 
            「咦……张、张医师?」他推开房门,不意却见到里头已有人在,不由得错愕一下。 
            张岱晨正在玩电脑游戏,看到他进来,也吓了一跳。 
            他本身并没有申请医院宿舍,晚上若有值班,多半是借住在同事好友李医师的寝室里。他知道好友和苏聿雅住一间,只是从没在晚上于寝室遇到过他,这会儿突然撞见,当然吃惊。 

            「苏医师?真是稀客啊!」他说着噗嗤一笑。「怎么说得好象我才是这房间的主人似的。你今天也有值班?」 
            「嗯……」后头的男人已一脚踏进门,看见张岱晨变得更惊讶的表情,苏聿雅难掩尴尬的低声介绍:「这个……是……是我朋友,他来医院找我……」 
            「喔……你好。」明知无礼,张岱晨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直往男人脸上转的视线。 
            「那个……冒昧请问一下,有没有很多人说你长得很像某位明星?」 
            「有啊。」易璇神色自若的笑笑。「我还上过『超级明星脸』,最俊拿了冠军呢,呵呵。」 
            张岱晨跟着笑了几声。「……原来如此。」明白对方意思,他也就识趣的不再问下去。 
            在桌前坐下的两人正要拆开晚饭袋子,忽然一阵「天鹅湖」的音乐声响起。苏聿雅和张岱晨都是反射性的身体一绷。 
            「是call我的。」苏聿雅拿出call机一按并看看留言,随即用寝室电话打去他今晚值班的病房。 
            「怎么了?」易璇在他放下话筒后问道。 
            「有个病人忽然发烧,要做血液培养,我得过去一趟。」他皱眉,动作快速的重新披上白袍。「抱歉……你先吃吧,我马上就回来。」 
            「没关系,你忙你的。我没有很饿。」易璇道,随手拿起桌上一本书翻阅。 
            苏聿雅走后,整间寝室就只剩电脑发出的游戏音乐声响。大概是心神无法集中,随便乱玩一阵后,萤幕很快的打出「GAME 
            OVER」几个大字,张岱晨「啧」一声,索性关掉视窗,用眼角偷觑着一旁不吭声的男人。 
            「有什么事吗?」 
            不意那人突然出声,吓了张岱晨一大跳,被当场抓包的他只好搔搔头傻笑。 
            「没什么,我在想你和苏医师似乎是交情很好的朋友……」 
            「算是吧。」易璇头也不抬的淡淡回道。 
            问题是这两个生活圈天差地远的人怎么会兜在一起?眼前这男人可不是普通等级的明星,女粉丝之多集结起来可以踩平这座医院,如果苏聿雅定年轻漂亮的女医师也就罢了,偏偏他不但是男的,还是那种对流行事物一问三不知的古板人类…… 

            张岱晨纵有满腹疑问,在这种气氛下也只能暂时按捺在肚里。他转转眼睛,索性先从别的话题切入:「说到苏医师,真的非常优秀,在我们医院很出名呢!他不但是万年第一名,还从学生时代就开始写论文,量多品质又好,连国外名校的教授都很赏识。既然你跟他交情不错,那你知道为什么他要拒绝贺小二博士的邀请吗?」 

            这件事也算医院最近的热门话题之一,据说身为推荐人之一的王教授拉下老脸劝了半天,苏医师就是不肯答应,气得老人家跳脚不已。 
            易璇手里翻页的动作顿了顿。「……贺小二博士的邀请?那是什么?我不知道啊。」 
            「啥?你不知道?那你总该听过贺小二博士吧?他的爱滋研究独步全球,多少人挤破头想加入他的研究团队,苏医师竟然不把握,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换作是我,什么都可以抛弃了,用游的也要游到美国去啦!」 

            「是吗……没听他提过,我也不清楚。」易璇轻轻打了个呵欠,阖上书本。「我们很少聊到工作方面的事,反正也听不懂。」 
            「哈哈,难道易先生都跟他聊乐团的事吗?」 
            「不好意思,我也不做对牛弹琴的事。」 
            「那我真想不出你们可以有什么话题了。易先生听了请别生气,老实说苏医师那么正经八百的人,我真难想象他居然会有你这样『特别』的朋友。」 
            「呵,你说的是事实,我干嘛生气?」 
            「你应该是还没出道前就认识苏医师了吧?现在还能维持这么好的友谊,真不简单。」 
            「这个嘛,他这么优秀,以后一定是厉害的大名医,我当然要紧抓着不放啊,下半生的幸福就靠他了。」易璇悠然一笑。 
            「喔……」张岱晨忍不住扭了下嘴角。不愧是艺人,打太极的功夫一流,什么话都套不出来。 
            此时换他的call机响起,他心里一阵叫苦,连忙翻出查看,同时房门也被打开,去而复返的苏聿雅走了进来。 
            「要命,是急诊刀。」张岱晨哀号,连忙将电脑萤幕随手关了,起身找来医师服套「保重。」苏聿雅拍拍同事的肩表示同情,接着脱掉白衣,重新在易璇的身旁坐下。见桌上便当都还是完好的,他忍不住皱起眉。 

            「你怎么不先吃──」 
            「碰!」房门被匆忙奔出的人重重阖超,发出轰然巨响。他一怔,顿住了话尾。 
            同时,一只手忽然伸来,以强硬不容反抗的力道,密实揽住较一般男性更纤瘦许多的腰。 
            「喂……」苏聿雅吃了一惊,根本来不及挣扎,那手已娴熟拉出他的衬衫下摆,伸进去一路疾伸向上,精准捻住其中一处突起。粗糙的拇指及食指指腹各往相反方向,没有怜惜的狠狠一拧── 

            「啊!」 
            他吃痛的蹙眉,甚至没办法去拉开在身上肆虐的手,只能急忙掩住嘴,怕单薄的宿舍墙壁泄漏房里的丝毫异响。 
            「易璇……你干什么?这里随时会有人进来……」他着恼的侧目瞪他,不知道这男人又在发什么神经。在外头,易璇向来都是比他还谨慎的。 
            「好吧。小雅亲我一下,我就放开。」易璇轻拨箝在指尖的乳首,懒慢说道。 
            「神经病!」苏聿雅怒嗔他一眼,脸微微发热。 
            警觉那手似乎有往下探去的企图,他抿紧唇,缓缓贴近男人,在他脸颊上轻轻碰了一下。 
            「易……唔……」才想迅速退开,双唇随即被扳向另一个角度,与另外两办紧紧密合。 
            「嗯……」 
            虽然察觉对方言行有异,但情感终究压过了理智。他没有阻止男人进一步的侵略,反将手指插入他发中,放纵自己短暂沉迷于这个随时可能被人撞见的唇舌交缠里。 

            一吻结束,他微喘的伏在易璇怀中,任他把玩他的头发,仍懒懒不想起来。 
            「你再过几个月就要毕业了。」易璇怱道:「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 
            「先去当兵吧!」他略一迟疑,又道:「我下个月会去考预宫,当医宫可以自由进出营区,周末也有放假。」 
            他说着脸有些发红,觉得自己好象在特意解释什么。 
            「你近视不是有一千度左右?」易璇随手摘下他的眼镜。「只要再点个散瞳液,就能验退了吧?」 
            「我不是很想这么做……」他眯起眼,抬头仰望男人模糊不清的脸孔。「你不希望我去服兵役?」 
            「我不希望你理个大平头。」 
            「什么无聊理由。」 
            易璇笑了笑,忽然轻叹口气。「小雅,你今天真的一定要值班吗?真的完全不能离开医院一步?」 
            「值班就值班,哪有真的假的?病房或开刀房随时都有可能call人,我得五分钟内到达才行。」 
            「可是我现在好想要。」易璇挪了下坐姿,让相贴的另一副躯体清楚感知到某处的变化。「怎么办?小雅。」 
            「你……昨天不是明明才……」他无法自抑的涨红了脸,简直不敢置信。这家伙昨天早上睡足醒来,又压着他继续讨清一个月的债,书他一整天的假期泡汤,到现在腰还直不起来。这样他还不餍足? 

            「昨天是昨天啊。再说,我明天就得开始忙跨年的活动了,下个礼拜又要去大陆,接下来还要录制新专辑,不知道又要多久才能抱你。这样吧,你只要用手帮我解决它就好,当然,用嘴我更欢迎。」 

            「白痴。就算只用……还是很危险好不好?」这时门外忽然有阵脚步声经过,苏聿雅连忙推开他,面红耳赤的小声说道。 
            「还是不肯答应啊?」易璇叹气。「那就算了,只好借这里的浴室一用罗。」他说着欲起身,却被人从后拉住,同时掌心塞进一串丰田的车钥匙来。 
            「?」他扬眉甩了甩钥匙,以示询问。 
            「那个……我车子停在这栋大楼东面的停车场里,那里晚上没什么人……」苏聿雅吞吞吐吐道:「你先过去,我……我先去处理一些事,等一下就到。」 
            语毕,他抓了医师袍,头也不回的急步离开房间。 
            易璇有些愕然的看着他背影迅速消失,蓦地明白他在说什么,忍不住摇头低笑起来。 
            随即他收起笑容,将星芒形状的钥匙圈放到了唇边,闭目轻轻一吻。 
            客厅依稀传来了手机铃声。 
            「……」 
            不会吧,他又忘了关手机吗? 
            苏聿雅呻吟一声,无奈的在稍嫌空荡的大床上翻个身子,脸埋入厚重的棉被里,试图忽略那细微的噪音。 
            本以为响了两通后应该就会安静下来,没想到第三通、第四通又接连着响起。他叹息,认命的坐起身,点了灯走到客厅接电话。 
            按下接听键前他望了眼时钟。凌晨三点……真是个叫人无言的时间。 
            「姐,拜托你……」他身为弟弟的一句小小请求都还没说完,立时就被近乎尖叫的急躁吼声打断。 
            「阿雅!惨了啦!完蛋了完蛋了!」 
            「?」苏聿雅将手机拿远了些,几秒后才贴回耳边道:「怎么了?」 
            「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