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纠缠 by阿彻 >

第2部分

纠缠 by阿彻-第2部分

小说: 纠缠 by阿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亲爱的老婆,一个月没见了,你非要用这么『迷人』的眼神来欢迎我吗?」 
            易璇微笑着,除下身上外衣,一件件朝正瞪着他不语的苏聿雅抛去,顺便一把抽走他手上那本看了就碍眼的书。抓住那单薄的下颚才想索吻,一只手随即伸来,覆住了他的唇。 

            「等等,先点蜡烛吧!十二点就要到了。」苏聿雅低声说道。若真吻下去,绝不会光只是一个吻而已,这点他再清楚不过。 
            感觉掌心被舔了一下,他如被火烫着般的缩回手,气恼的捶他一拳。 
            「好好好,听小雅的。真怀念,好久没有人买蛋糕帮我庆生了呢。」易璇坐进沙发,眼里含笑看着一桌摆置。「你等很久了吗?我好感……」 
            「才没有。」苏聿雅很快的否认,背过身将男人的衣服一件件挂好,发现上头居然没半点烟酒味,有些讶异。「你洗完澡才回来的?」 
            「嗯,在庆功宴上想提早走人,可没那么容易。」尤其他还身为主唱,此话一出口,大伙儿几乎是群起而攻之。「最后我被香槟淋得全身湿透,那群家伙才肯放我走,不得已只好借饭店房间冲个澡,换完衣服再回来。」 

            「你该不会是一路飙车到家,直接跑楼梯上来的吧?」 
            「是啊。」 
            苏聿雅走回桌前,拿起打火机开始点蜡烛。 
            「不生气了?」易璇凑过来在他耳边轻声道。 
            「……」 
            他笑了笑,突然吹口气,将恋人点到一半的蜡烛全部吹熄。 
            「喂,你做什么……」 
            「这种仪式就不必了,反正我不信这套,也没什么愿望想许。」他说着挨近对方,手开始不安分。「真要说的话也只有一个,就是赶快和许久没见面的老婆──」 

            「等、等一下啦!至少先把蛋糕吃完嘛!」 
            「……小雅,你真的很不老实。」 
            才一摸,身体就颤抖成那样了,嘴里却偏偏还在矜持。易璇无奈的叹口气,住了手。 
            「忘了告诉你,其实我对奶油蛋糕没办法的。」他望蛋糕兴叹。 
            「咦?怎么会……你不是不排斥甜食吗?」苏聿雅讶然。和易璇同住,三餐都是他在打理,一年下来,他自认应该已大致摸清同居人的饮食习惯。 
            「奶油太多的就不行。」 
            「奶油?」他一愣。他没想那么多,当初蛋糕店推荐这款明星商品给他,他就订了。现在仔细一瞧,奶油的确多得夸张了点。 
            「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我吃好了。对了,我还另外煮了几道菜,看你要不要吃。」他说着站起身来,却被拦住一把拖回男人怀里。 
            「别忙,我没说我不吃啊。况且这么多,你一个人哪吃得完?」 
            「可是……」 
            「如果是这种吃法……那吃再多我也愿意喔。」易璇眯起眼一笑,突然挖起一团奶油就往他裸露的胸前涂去,另一手顺便拉下浴袍,暴露出更大面积的白里透红肌肤。 

            「啊……你干嘛?别闹了!住手!」愣了几秒后才回神挣扎,早已来不及了。 
            全身黏腻腻的沾满奶油,罪魁祸首还兀自笑得开心不已,气得苏聿雅满脸涨红,简直不敢相信这种幼稚的行为,竟是出自一个已经二十五岁的青年之手。 
            「脏死了!你到底在想什么……」 
            胡乱挥出的拳被轻易握住,随即失陷的是双唇。易璇毫不客气的吻到他几乎断气,才放开唇一路往下,埋首在敏感的颈项间厮磨啃咬。 
            苏聿雅喘着息不断闪避,脸上犹带愠色的骂道:「混蛋……放开我!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 
            「小雅……」 
            「呜!不要咬那里──不要舔!」 
            「小雅……」 
            「叫你放开我啦!脏鬼、大色鬼!」 
            「我好想你……想死你了。」低柔的喟叹。「你呢?想不想我?」 
            「你……你别以为这样……」喉头突然莫名哽住,再也说不下去了。 
            原本因情人的恶作剧行为而大动肝火的苏聿雅,瞬间就被几句话给轻易击败了。 
            全身像化开了般绵软无力,他不再挣扎,甚至主动伸展双臂,环住了那熟悉而坚实的肩膀,任由易璇一口口舔舐他身上的奶油,唇舌肆无忌惮四处游走,直到积累一个月不曾宣泄的欲火,将他们俩焚烧殆尽为止…… 

            客厅依稀传来了手机铃声。 
            「……谁啊……」 
            苏聿雅皱着眉,在温暖的怀抱里翻个身子。他把手机遗留在客厅忘了关了吗? 
            会在这种时间我行我素打电话来的人,怎么想大概也只有那一位了。 
            无声叹口气,他将横陈在腰际的男人臂膀轻轻拿开,起身披件外衣走出房间。 
            期间铃声曾断过一次,但不出所料,过了三秒钟马上又阴魂不散的响起。 
            「姐,你知道现在这里是几点吗?」他拿起手机叹道。他的家人半年前就移居美国,与他在大学任教的美籍姐夫同住,剩他一个人留在台湾。 
            「谁管你这个!」娇媚却跋扈的女声劈头就砍了过来:「我都从王教授那边听说了!你这个蠢蛋,竟然拒绝这么好的机会?你知道你姐夫为了帮你牵这条线,费了多少功夫吗?」 

            「我知道。姐夫把我推荐给贺博士这么好的老师,我真的非常感激,可是我以后想从事的领域,并非贺博士擅长的病毒研究,而是偏临床方面……」 
            「为什么?以前你在学校不是很热衷做研究吗?我以为你会想走学术路线的。」 
            「我已经改变主意了。」 
            「好吧,就算你想走临床,这里的环境也绝对比台湾好,我不信你不心动!爸妈他们也希望你毕业后能来美国,一家团圆。」她哼道:「你不肯来,说穿了还不是为了那个人,对不对?」 

            「……」 
            「你真傻!你现在还跟他住在一起吗?」 
            「……嗯。」 
            「你啊!你真是……@#¥%……我真后悔我当初……#¥&#……」 
            苏聿雅一动也不动的站着,默然听着老姐用昂贵的长途电话叨叨狂念,不吭一声。 
            好不容易,他终于听到一句重点。握着手机的五指紧了紧。 
            「什么?你、你跟爸妈他们说了?」 
            「稍微暗示一下而已。再不说,他们两老可是喜孜孜的一直在找媒婆物色对象,打算等你一毕业就抓你去相亲。」她叹口气。 
            「老实说,姐也不是反对你和男人……如果你坚持,我甚至有自信可以帮你说服爸妈他们。可是,你也要找个有信服力一点的对象啊!居然跟『那样的男人』在一起,你脑袋也清醒点!他根本就不可能和你长久的……」 

            「抱歉,姐,下次再谈,我先挂电话了。」苏聿雅忽道,不顾对方的哇哇大叫直接切断手机,再把电源关掉。 
            接着他转过身来,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门口的同居人。 
            「……怎么起来了?」他问,口气尽量保持平淡。 
            易璇只是微笑,缓缓朝他走近。「在这种时间打电话来……是你姐吧?有什么要紧事吗?」 
            「没什么,她老是这样。」苏聿雅含糊说着,绕过他打算步入浴室。「你继续睡吧,我去冲个……啊!」 
            后方突然一股力量袭来,他措手不及,登时被压倒在地毯上,动弹不得。惊愕之余还来不及挣扎,身体忽然一凉,衣服竟被硬生生扯了下来。 
            下一瞬间,男人的猛刃已从背后进入了他。 
            「呜!」连点缓冲都没有,一举就直接挺进到最深处,就算甬道仍残存先前交欢遗留下来的液体,也禁不起这般毫无保留的无情冲击。 
            身体在瞬间被撑到极限,痛得他几乎要断气,简直想杀了身后那个像颗不定时炸弹的变态家伙泄恨。 
            「抽……抽出来……王八蛋……」 
            十指在地毯上抓了又抓,痛苦的喘息着,感觉那巨大的炙热不安分的在他紧窒的体内跳动,其中蕴含的刚猛力量像是之前未曾发泄过似的,一股惊惶霎时升起,而他绝不承认那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暧昧的兴奋…… 

            「遵──命,小雅说什么,我当然都听罗。」易璇悠然轻笑着,真的就从身下人儿的体内退了出来。 
            咦?苏聿雅讶异的睁大眼,一时不敢相信。那处陡一松弛,原本僵硬如石的身躯立时也放松软化下来,但其实易璇的欲望仍有一小部分还埋在他体内。 
            近一分钟过去了,身后那男人却始终没半点动静。 
            慢慢的,一种莫名的空虚感竟悄然爬升上来……攫住了他。令他不安的开始蠕动起身子,四肢细细打颤。 
            「易……易璇……」他迟疑的低唤。 
            「嗯?怎么了,小雅?」好整以暇的声音。 
            什么也说不出口,他只能在心里一遍遍的咒骂,全身难受得几乎要哭出来。 
            「呵……别逞强了,其实你也很想要吧?想要我再进去用力的动,对不对?」 
            恶魔般的声音在敏感的耳廓旁轻柔说着,一只手甚至覆上他已有点抬起的弱处来回滑动,同样只摩擦几下后,便狠狠一把掐住,差点让他尖叫出声。 
            「想要的话,就老实求我啊。」 
            「……」 
            「什么?我没听见。」 
            「不要……」 
            「哦?你不要?那好吧。」又退出了点。 
            有着柔顺浅色发丝的小头颅登时猛摇起来。「不、不要……停下来……求你……」 
            他将整张脸埋进手臂里,完全不敢抬起,双眼更是逃避现实的紧紧闭着,耳根子整个红透。好丢脸……才这样就屈服了。 
            因为是背对的姿势,所以,自始至终他都没看见身后男人的表情究竟为何。 
            如果他有看见,打死他都不会说出那些投降的话── 
            「遵命。」轻佻的谑语里多了些粗喘,但他并没有机会察觉到。以雷霆万钧之势再次贯穿他的欲望来得又凶又急,令他猛地仰起脸,高声喊了出来。 
            「呜、啊……不……不行……了……」 
            全身的感觉只剩下那火焚般的一点,巨大的凶器像失控的野兽,不断翻搅他的内部,重复浅浅抽出再深深顶入的残忍动作,他一时承受不住,几乎趴伏着就要昏去。 

            「撑着点,小雅……再忍一下。」 
            易璇爱怜的亲吻着恋人光滑的背脊、肩膀、后颈,一路来到脆弱的耳垂,下身凶猛的攻势却丝毫未减缓,一下又一下强而有力的在那紧得过分的窄壁里抽送着,狂乱失序。 

            「你的贪婪吞没我的贪婪……深不见底的黑暗里……上下浮潜……月光悄悄淌出……向更深处蔓延……」 
            在仿佛就要被折磨至死的此刻,耳边竟又响起那首歌,苏聿雅无力的动了动手,发现根本抬不起来好掩住双耳,句句露骨无比的歌词就这样随着炽热的气息,飘进他已然不堪一击的昏沉脑里。 

            「住口……不要唱,可恶的大变态……」 
            宣称是从和他做爱中得到的灵感,写出这种无耻的歌,居然还敢在数以万计的歌迷前公开演唱。每次他都想逼迫自己忘了这件事,就算这首歌早已该死的成为天璇星最着名的曲子,他也叫自己尽量别去看别去听,偏偏当熟知他所有弱点的某人存心想整他时,就一定会故意…… 

            「怎么?不喜欢听吗?」易璇突然就着还在他体内的姿势将他身子一翻,让他的正面完全暴露在他带笑的眼前。 
            「可是,你这里好象还满喜欢的呢?」 
            膨胀的欲望被陡然用力一掐,苏聿雅惊喘一声,浑身更是剧颤不已。透明的液体汩汩从顶端渗出,沾满了那只恶劣手掌。 
            「呜……放……放手……」他涨红了脸,气自己不争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